析世鉴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成败之鉴
[主页]->[析世鉴]->[广斫鉴]->[刘 峙: 豫鄂皖边区剿匪之役]
广斫鉴
◆◆ 征人回首來時路 ◆◆
◆ 空軍往事 ◆
·徐康良: 投軍之初
·夏功權: 空軍雜談
◆ 陸軍往事 ◆
·黃 杰: 黃杰自述
·舒適存: 如此一生
·熊 斌: 六十年的回憶
·黃秉衡: 黃秉衡八十自述
◆◆ 軍界聞人 ◆◆
◆ 關麟征 ◆
·張晴光: 悼念關麟征將軍
·黃 杰: 悼關雨东將軍
·梁 愷: 悼關雨东戴海鷗兩將軍
·王禹廷: 悼抗日名將惋念關麟征
◆ 杜聿明 ◆
·張緒滋: 我最崇敬的長官——追懷杜聿明將軍
·張緒滋: 杜總司令與我——昆明往事
◆◆ 征人回首來時路 ◆◆
◆ 同袍憶舊 ◆
·廖明哲: 我經歷過的長官
·張贛萍: 追懷壯烈成仁的老長官張績武
·張緒滋: 我與陝西長官
◆ 書生報國 ◆
·琮 予: 血染的丰采——青年軍往事
·孔令晟: 從北京大學到王曲軍校——投筆從戎前後
◆◆ 戡亂戰爭 • 大陸撤守 ◆◆
◆ 義民往事 ◆
·張世傑先生訪談錄(外一種)
·蹇敦喜先生訪談錄
·張寒松先生訪談錄
·陳寶善先生訪談錄
·于 衡: 在那個風雨飄搖的時候——大陸逃難與赴台之初的見聞
……1949年(民國38年)當共產黨進入河南,占領我的家鄉襄城縣後,就開始實施所謂的「清算鬥爭」。共產黨鬥爭是很厲害的,他們在還沒占領一地時,就會先招募那個地方的地痞流氓,作爲該地的情蒐組織;蒐集地方上有頭有臉人士的家世背景和過去所作所爲,並教導他們鬥爭國民黨員及有產階級之手法。待共產黨眞正占領該地方後,那些受過鬥爭訓練的當地地痞流氓就紛紛冒出頭來,迅速地被他們上級賦予該地政務委員的職務。因爲這些人對當地的狀況很瞭解,就由他們來清算鬥爭當地的地主階級與國民黨員,即所謂之以當地人來鬥爭當地人。於是他們捏造各種眞眞假假的事實與藉口,來清算當地地主和國民黨員,其鬥爭手段是相當驚悚而可怕的。因爲我家在當地是地主階級,而父親又是國民黨員身分,更擔任過省府官員,所以很怕被抓去鬥爭。於是把家中妻小通通疏散到鄉下農戶的家裡,隱姓埋名,不敢聲張,以避開共產黨的耳目。那種改名換姓的日子,及不能說出自己眞實身分的苦楚,現在回想起來仍令人覺得悲悽。
記得當時我跟四弟避居到一位張姓農戶家裡,暫時隱姓埋名,張家的大人不斷告誡我們要跟人家說我們姓「張」,而不是姓「蘭」。印象中還記得那時正值夏天,天候相當炎熱,一般的農家中午通常都有睡午覺的習慣,但我和弟弟很調皮愛玩,常趁大夥都在睡覺時偷跑出去。有天中午,我們聽到屋子外面敲敲打打的,心裡納悶,也頗感好奇。於是就偷偷地跑出去看看什麼叫「鬥爭會」。那「鬥爭會」的場面仿彿像唱野臺戲一樣。先搭個臺子,再把抓來的當地地主全身上下五花大綁地架在臺上,由共產黨的幹部公布他的罪狀,然後要臺下圍觀的民眾報仇。臺下被安排好的民眾一個個魚貫上臺用棍子打那個被鬥爭的地主,把他打得頭破血流,情狀十分悽慘可憐。忽然間我看到有個人似乎是想減輕那個地主的痛苦,一棒子打在他的腦門上,那地主頓時腦漿进裂,結束了生命。這樣血淋淋的場面,在我幼年記憶中留下極爲深刻的印象;家鄉裡這樣的鬥爭場面,我那時也見過好幾次。這樣的目睹經驗,導致日後在撰寫劇本「寒流」影集的時候,對於描寫共產黨鬥爭的場景能有深入的刻劃。……
蘭觀生先生口述訪談錄
……這令人印象深刻、驚險萬分的遷江之役,我曾在北岸陣地親眼目賭我方守橋的機槍兵,面對一波波的共軍打得兩手發抖,閉著眼睛胡亂掃射,我問他爲什麼要這樣?他回答說:「他們過去都非親即友,我實在於心不忍呀!」這樣的心情,我很能體會。老實講,林彪部隊中有很多都是過去國軍昔日袍澤與弟兄,基於這樣的關係,那裡扣得下機槍的板機呢!但演變這成骨肉相殘,兄弟閱牆的局面,誰之過呀?
駱鵬先生口述訪談錄
◆◆◆ 戡亂戰爭 ◆◆◆
◆◆ 大陸撤守 • 入越國軍 ◆◆
◆ 大員述往 ◆
·黄 杰: 海外羈情——湘桂撤守与國軍避戰入越〖校勘本〗
·黄旭初: 國軍戰敗避入越南經過詳情
·黄旭初: 國軍戰敗避入越南經過補遺
◆ 第1兵團餘部 ◆
·黄運球先生口述訪談錄
·駱鵬先生口述訪談錄
·鍾 岱先生口述歷史訪問紀錄
◆ 第46軍餘部 ◆
·石鑑輝先生口述訪談錄
◆ 第26軍餘部 ◆
·楊蓁先生口述訪談錄
◆ 北方義胞 ◆
·蘭觀生先生口述訪談錄
◆ 推薦閲讀 ◆
鄭爲元: 撤台前後的陸軍整編(1949—58)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刘 峙: 豫鄂皖边区剿匪之役

   

   

   

   

    「九一八」以后,國家处境危难,而盘据鄂豫皖境边区的赤匪,虽屡经中央重兵围剿,未奏肤功。此时更乘机蠢动,到处烧杀掳掠。我对此甚为忧虑,遂派第廿路总指挥张钫为豫南特区剿匪总指挥,指挥七个步兵师,一个骑兵师,全力进剿,奈部队复杂,又因鄂东皖西方面联络未臻切实,致敌仍能负隅顽抗,声势猖獗。

    民國廿一年五月,軍事委员会委员长蒋公亲自任鄂豫皖三省剿匪总司令,驻节武汉。可见当时此一方面共匪,实较江西方面朱毛为害尤大。六月蒋公宣布「三分軍事,七分政治」之剿匪方针后,大举清剿的序幕遂告揭开,我到明港、罗山,指挥张钫、陈继承、马鸿逵、张印相、上官云相、卫立煌、钱大钧、万耀煌、萧之楚、张振汉、刘培绪等十一个纵队,大举进剿。其进展之经过如后:

    (一)首先我对窜扰平汉铁路以东地区的红軍第九軍进攻,匪为避免牺牲,向宣化店方向退却,我第二纵队陈继承即以李玉堂、黄杰等师向宣化店挺进,第六纵队卫立煌则以李默庵、汤恩伯等师向小河溪、长轩岭一带包围搜剿,终将三里城、大新店、宣化店、小溪河、长轩岭等匪区次第克复。

   (二)自罗山至黄陂之线,经我軍逐渐打通后,匪改变方针,以新集为总巢,对平汉

   方面,则以黄安之七里坪为根据地,以河口镇为前进据点。时守河口黄安之匪軍,为伪第十一、十二、七三师及独立师,是红軍精锐部队,幷附赤卫队等农匪近四万,经我卫立煌纵队痛击,尘战数日,匪伤亡万余,乃于八月十四放弃黄安要地。

   (三)继续向新集匪总巢穴进击,自八月下旬至九月上旬,前后约三个星期,经我各纵队猛攻,飞机集中轰炸,使红軍第四、九、廿五軍及独立师,伤亡过半,乃于九月八、九两日,纷向新集东北方向溃退,我遂克复新集匪徒总巢穴,夺获匪马克斯、列宁号飞机两架,軍用品无算。

   (四)时盘据商城南方余家集一带之红軍第十师、独立师等亦号称数万。经我第六纵队卫立煌猛击,先占领余家集,九月十三日晚,我第一、二纵队又轻装急进向商城奇袭,匪猝不及防,我一举突入西南关,共匪一时秩序大乱,争相逃命,自相践踏,死伤无数,被击毙者亦甚多,其突围逃出城外者,均被截获缴械,俘匪数千名,遂收复商城。

    (五)时由蚌埠经寿县、霍丘进剿之第四师(师长徐庭瑶),在霍丘一役破匪之数万援軍,攻入霍丘,俘获匪二十五軍邝继勋部四千余人,缴枪三千余支,予匪以严重打击。残匪逃向豫鄂皖边区的最后巢穴金家寨,我卫纵队继续跟踪猛打,使匪伤亡遍野,计毙匪万余,缴枪六千余枝。至此已将匪大部肃清,残余小部逃窜至陕南川北,其进展情形如要图。

    蒋公委员长为使此三不管之边区不再潜滋伏莽,遂新建两县,一日「立煌」属安徽,一曰「经扶」属河南,以为我舆卫立煌剿匪建功的纪念,我几次请蒋公将经扶县改用他名,未蒙接纳。

    这次进剿胜利,实是为河南解除一大祸患,消灭了共匪一个大「苏维埃」区。蒋公委员长嗣后纔得专心对江西朱毛匪帮的进剿。

    民國廿二年春,日寇甚为猖狂,北方风云紧急,蒋公委员长对于三省剿匪事宜,颇感难于兼顾,曾要我到保定,面令代理豫鄂皖三省剿匪总司令,我以资历关系不敢受命,诚恳坚辞。四月八日,我到江西出席豫、鄂、皖、陕、甘、苏、浙七省治安会议后,蒋公又要我兼任江西抚河剿匪督办,对于抚信两河及赣江各方面剿匪中路軍部队,都归我节制指挥。四月十二日我到抚州,召开軍事会议,到軍师长以上将领,有陈诚、郭思演、周浑元等,议定对境内共匪之作战计划,猛烈进剿,连克金溪绍、宜黄、进贤等各要点。幷乘作战余暇,于五月九日返我阔别廿二年的故乡——吉安一行,旋因河南軍政要务待理,匆促返汴,而中央再派我担任赣、粤、闽、湘、鄂剿匪軍北路总司令,亦因无法分身,后乃改派顾祝同继任。

   

   

   

   ■■■■■■■■■■■■■■■■■■【以上摘录内容完】

   

    以上《豫鄂皖边区剿匪之役》,是以刘峙《我的回忆》(台北:文海)的《第五 平亂、抗日、剿匪之戰無役不從》内容为发布底本完成数字化处理;首发博讯析世鉴。

   

   

    ◆除特别注明者外,析世鉴各系列内容均是由HGC成员完成数字化处理与发布制作。

    ◆除特别注明者外,凡简体字发布内容,原文均为繁体字。除有时对若干内文标题序数作技术性处理及将繁体字原文转换为简体字外,HGC成员对所有发布内容的正文均未作任何改动。凡原文固有讹误,均一任其旧不作改动,另在发布文本中以符号“【 】”插入HGC校勘说明。

    ◆欢迎转载析世鉴各系列内容以广流传,但请务必保留原著有关重要信息(如发表原文的期刊名称与期数等)并阅读HGC关于发布内容版权的声明!

    ◆析世鉴各系列内容,HGC成员在且仅在博讯、新海川及海纳百川进行发布。转发者从以上三地转载时,请注明来源。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