析世鉴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广斫鉴
[主页]->[析世鉴]->[广斫鉴]->[萬耀煌: 豫鄂皖邊區剿匪與國難 ]
广斫鉴
·冷 生: 共黨夏曦之生平
◆ 劉伯承 ◆
·廖遠晨: 劉伯承逸事
·王谷泉: 關於劉伯承
◆ 彭德懷 ◆
·何士良: 馬弁劣迹憶當年——強姦民女的彭德懷(書簡)
◆ 黄公略 ◆
·競 華: 記赤匪健將黃公略
◆ 康 生 ◆
·慎 重: 趙容之鬥爭新法——美人計
◆ 中共叛亂之初 • 陷長沙 ◆
·乘 輿: 長沙陷落記
·王东原: 八五收復長沙
◆ 地方首腦 • 周西成 ◆
·劉健群: 貴州怪軍人周西成
·楊 森: 也談周西成
◆ 蘇俄在中國 • 東北邊衅 ◆
·池仲九: 五十年前中蘇海戰回憶
◆ 南府政爭 • 寧粤分裂 ◆
·馬超俊: 主持華北黨務與身歷寧粤分裂
◆ 中國國民黨黨務 • 山西黨務 ◆
·劉象山: 漫談黨政人事
民國十九年的中原大戰……這次戰役,影響至爲深遠。表面上是閻、馮敗了,中央政府獲勝,實際上,兩方都是輸家,共產黨才是贏家。……今天,共產黨在中國大陸高喊民族大義,實際上最沒有民族大義;最不夠資格喊民族大義的,正是中國的共產黨。
中共禍國殃民的史實,不是高喊民族大義就能瞞騙過去的,它雖然已建立政權,相信這些史實已記錄在案,且廣爲傳播,全世界各大圖書館都可查到。我今天再以過來人、目擊者的身分,在此重說一遍,目的在提醒大家,不要忘記中共的禍國罪行,不要受中共的謊話欺騙。
這一戰役除使共產黨坐大外,國家的建設也因而延後。在國際間,最不希望中國統一的國家是日本。是故閻、馮宣告失敗,即顯示中央政府的力量已能控制全局,兼之張學良一心歸順中央,日本惟恐中國國力日益強大,乃於次年發起「九一八」事變,強占東北,而中央政府因連年內戰,元氣尚未恢復,兼之受共產黨的拖累,實已無力對付日本,如果自民國十七年完成北伐以後就沒有內戰,國家的建設必有可觀的績效;如果沒有中原大戰,中共當沒有機會迅速擴展其實力,「九一八」事變即可能不會發生,中國也可能不會有如今的局面。
勞聲寰: 中原大戰退思
◆◆◆◆ 南府政爭 ◆◆◆◆
◆◆◆ 中原大戰 ◆◆◆
◆◆ 戰事綜述 ◆◆
·浮 雲: 韓復榘叛馮、东北軍入關——憶一九三零年的一次大規模内戰
◆◆ 閻錫山系晉綏軍 ◆◆
◆ 高級官員回憶 ◆
·徐永昌: 民國十九年之憶
◆◆ 馮玉祥系西北軍 ◆◆
◆ 高級官員回憶 ◆
·熊斌先生談馮玉祥部與中原大戰
·劉汝明: 中原大戰前後
◆◆ 蔣中正系中央軍 ◆◆
◆ 高級官員回憶 ◆
·賀國光: 十九年討伐閻馮之役
·李文彬: 中原討逆之戰
·馬鴻逵: 中原大戰前後的回憶
◆ 中級官員回憶 ◆
·萬耀煌: 民國十九年中原大戰述聞
·張喬齡: 歸德智擒萬殿尊
·康 澤: 隴海路護路擒諜
◆ 下級官員回憶 ◆
·黃 通: 中原大戰砲兵見聞
·石 覺: 討逆戰爭
·張緒滋: 參加中原大戰
·勞聲寰: 中原大戰退思
◆ 縱橫捭闔 ◆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萬耀煌: 豫鄂皖邊區剿匪與國難

★【析世鑒】製作組,提醒任何意圖對【析世鑒】有關發佈內容做再傳播者,請務必閱讀我們關於【析世鑒】發佈內容的各項聲明: http://boxun.com/hero/xsj2

★【析世鑒】製作組,強烈鄙視任何未經著作人、著作財產權人或著作財產權受讓人等同意而略去原著述人、相關出版資訊等(例如:期刊名稱、期數;圖書名稱、出版機構等。)的轉發者及其相關行爲。

★ 囿於時間與精力,【析世鑒】所收數位文本之校對未能一一盡善,鲁鱼亥豕諒不能免,故我們忠告任何企圖以引用方式使用【析世鑒】文本内容的讀者,應核對有關文章之原載體並以原載體文本内容爲準,以免向隅。

★ 除特別說明者外,【析世鑒】收入的數位文本,均是由【析世鑒】製作組完成數位化處理。

◆ 【彰往可以考來·後顧亦能前瞻】 ◆

豫鄂皖邊區剿匪與國難

萬耀煌口述

1. 豫鄂皖邊區的匪勢

    中原大戰結束,開始剿匪,此時豫鄂皖邊區匪已坐大,極爲活躍。黃安、廣濟、羅田三縣皆陷匪,縣長出亡。黃陂、孝感、麻城常受匪擾。十三師集中在鄂東剿匪,原定師部駐黃州,我旅駐武穴,三十八旅駐麻城、廣濟,縣長來見才知廣濟已陷,黃梅剛失,匪離武穴不遠,蘄春只有江邊的縣城還在,蘄水縣長是軍人,本地人才能保境禦匪。

    我軍收復廣濟、黃梅兩縣,縣城空無一物,百姓被裹脅而去,田賦檔冊燒光。旋又調羅田剿匪,已是民國二十年正月,我在武穴過年。這時剿匪軍事失利,發生了幾件大事。

    一是三十師吉鴻昌主力在金家寨剿匪,大打敗仗,退保商城。一是四十六師范熙績在皖西麻埠、流波石童爲匪所敗,損失了三個團。一是第十八師張輝瓚在江西龍崗剿匪受挫被俘,旋即遇害。這是民國二十年新年前後的事,到三月間,三十四師岳維峻部在新集光山一帶剿匪,匪化裝成難民,岳部隊紀律壞,出門就拉伕,匪把幹部混入民伕中,岳行動不保密,爲共黨預知,嚮導又是共產黨偽裝引入共匪埋伏處而被俘,叫岳下令繳械,部隊不受命即殺岳,繳械後允每人發三十大洋,三團人遂全繳械,岳被俘後不久亦遇害。

2. 鄂東麻城之役

    元月十九日,朱懷冰由麻城專差送信給我,謂麻城以北發現大股匪敵來攻,兵力單薄,欲我率七十三、七十四兩團趕往馳援,留七十八團守羅田。其時七十五團有一營人駐磨家樓及江樹(離麻城三十里),我忽接該營段營長立人電話,說磨家樓被圍,電話即斷。我知匪以大軍圍磨家樓,但我深知我部能守,即調一個團(七十四團)馳援,離磨家樓四里路發生激戰,匪退,潛伏四面,采袋形陣地,讓七十四團進入。第二天匪再合圍。七十三團派一營馳援,仍能進入,匪又合圍。被以四萬多人圍攻,我只有一團兩營堅守,匪用人海戰術,更番攻擊,我方連、營長受傷不少。匪是紅四軍的鄺繼勳部,由鄺親自指揮。我一看形勢即帶補充團到騎龍鋪築工事,調七十三團出來,白天他們在四周山上監視,我方派人徒手進去,抬傷兵出來,匪要誘我方入內,一舉消滅,我們趁抬傷兵溜出很多人,到黃昏跑出二千多人。夜間匪再攻,撲了空。

    到二十九日匪調至我方附近,停一日忽然不見了,業已他竄。再隔了幾天接到情報,匪把七里坪的一團人吃掉了。在鄂東幾個月只打這一仗,匪傷約四千人死一千餘人,屍集如山,我三個團的土兵傷亡亦不少,單營、連、排長就陣亡了二十餘人,戰事之激烈可知。以後共匪對十三師便心有畏懼,打不過,就說是使十三師擱淺。但剿匪並無效果,我只能做到在防區內無匪,做到軍民一體,至於消滅共匪則無此能力,因此我在麻城一帶只能消極的防匪,不能積極的完全消滅。雖然恢復幾縣,但匪情依舊猖獗。受命之初,武漢行營限一月內將匪肅清,可見對匪情並不瞭解,許多部隊剿匪時到匪區走一次,回來報告說肅清共匪了。這怎算數呢?武漢行營以耳代目,新聞記者更不知匪。自唐生智在駐馬店稱兵,加上閻、馮作亂,而導致共匪坐大,已成星火燎原之勢。

    吉鴻昌吃虧以後,始終不剿,吉離部隊後,張印相格外不剿,他們承馮玉祥「保全實力」的衣鉢眞傳。剿匪是消耗戰,無法補充,只好任其蔓延,處處居於被動。至於何成濬主持武漢行營而剿匪無功,由於何自己不懂匪情,對我的建議如春風過耳,也未嘗不是原因之一。

3.「九一八」事變與國內政潮

    民國二十年「九一八」事變發生時,我部隊駐在鄂東,我本人在漢口,十九日漢口尚不知情,連武漢行營都不知道,二十日才在報上看到。當時消息之不靈通,有如此者。日本覬覦東北三省已久,至此原形畢露。全國男女老幼無不悲憤填膺,繼之發起抵制日貨,事實上漢口的日本租界當局早有部署。十九日那一天,所有僑民全部避入租界,日艦停泊漢口江面的,也都卸去炮衣,作戰時的準備,形勢緊張,敏感人士紛紛揣測,不知將有何舉動,及至九一八事變消息傳來,才恍然大悟。

    在九一八事變之前,國內政局一直杌隉不寧,胡漢民爲反對召開國民會議,於三月間被扣於湯山,激起西南兩廣中委的反感,另組國民政府及中央黨部,與南京對立,並於九月派粵桂軍入湖南衡陽,中央軍緊急抽調江西剿共軍六師赴湘抵禦,第十三師及四十四師原亦奉有調湘之命,雙方在湘潭、湘鄉、醴陵一帶相持,戰事一觸即發。及至「九一八」事變既起,國難嚴重,雙方懍於團結禦侮之必要,遂開始和談。到十一月間經過蔡元培、張繼、陳銘樞等多次的奔走,和平有了眉目,並釋放胡漢民赴粵。又在上海、南京、廣州三地,召開第四次全國代表大會。三方面選出的中委均算合法,蔣先生則於十二月十五日辭去國民政府主席。同月二十八日四屆一中全會在南京舉行,舊帳一律不提,共赴國難。並選舉年長的林森擔任國民政府主席(不負實際行政責任)。張繼爲立法院院長、于右任爲監察院院長、戴傳賢爲考試院院長、伍朝樞爲司法院院長、孫科爲行政院院長、陳銘樞爲行政院副院長兼交通部長、何應欽爲軍政部長、黃漢梁爲財政部長,至此國內政潮紛擾多時,才告一段落。

4. 調赴信陽

    蔣先生下野前,把第一、二、三、四四個師集結徐州、鄭州,第十三師調到信陽。何成濬發電報要留我們在湖北,同時又派參謀處長徐永熙赴南京請求,蔣先生不肯,我們接到命令於十月三十日開拔,由李鳴鐘的第三十師八十九旅接防。

    我於十一月三日到信陽,命七十四團在武勝關警戒,其時豫鄂邊境有股匪萬余人,匪首爲崔二旦,縱橫桐柏山區,無人敢加以剿擊,信陽縣縣長向我報告,我派七十七團前往進擊,出乎匪意料之外,我們進攻,匪逃竄,打下了一千多「肉票」,分別放回返家,我們一直把匪追到隨縣潰散,但並未完全消滅,因爲繳的槍械不多,信陽地方人士因我能清匪患,莫不感激,尊爲萬家生佛。

    此時豫鄂皖邊區共匪已坐大,第二師湯恩伯師長(副師長韓德勤)在潢川剿匪,糧餉彈藥後繼不上,湯、韓赴省會謁劉峙,劉不支持,湯、韓束手無策,正好蔣先生宣佈下野,無暇及此。向來蔣先生在下野以前,必先把軍事和財政預作安排才宣佈下野,此次亦然。孫科擔任行政院長,在財政上毫無辦法,軍政各費均發不出,走頭無路。何應欽只對中央直轄部隊每月匯出幾萬塊錢,一切尚未接上頭。我與湯部都沒有辦法,我比湯稍好,乃把棉衣借與湯部,可見他那時的狼狽情形,湯部正吃敗仗,他天天到我處吃飯,以後過了很久,軍餉才到,另外常來我處的是陳耀漢,帶了一個獨立師,大概是新編三十三師。

    蔣先生下野之後,剿匪系統略有變更,以張鈁爲豫南剿赤總指揮,統率豫南各部隊,我師則歸入鄂東剿赤總指揮李鳴鐘統轄,因此奉命移防先赴漢口。來接替我防務的是張鈁所部七十六師,其旅長李萬林原是河南紅槍會會匪,從前是我追剿的對象,現在竟然擔任清剿共匪的工作。他們來信陽接防,人民敢怒不敢言,想留我們又不敢表示出來。

5. 接任師長與回駐武漢

    二十一年元月十五日,夏斗寅呈辭第十三師師長兼職,保我繼任,國民政府照準於同月二十三日正式任命,並以盧本棠爲副師長,當時只有一至十三師是正式的方印,是固定的建制,戰略單位,下轄兩旅,印工的文是「陸軍第十三師師長之印」,軍長、總司令都是臨時的,所以用關防。我於同月二十七日在信陽正式就職,次日就是「一二八」事變。

    其時,孫科已於元月二十五日辭職,他只做了一個多月的行政院院長,即行下臺,財長黃漢樑亦聯帶去職,改由汪精衛擔任行政院長,孔祥熙爲財政部長。蔣先生亦由杭州入京,是爲蔣、汪合作。孫科任院長時,有件事非常好笑。由於馬占山在東北抗日,兩廣在西南高呼援助,孫院長居然電令我等若干師「迅速開赴東北援助馬占山」。我們接到電報,啼笑皆非,他不懂軍事,大少爺當慣了,糊里糊塗亂發電報。

    我於二月十二日,離開信陽,率領部隊開赴武漢。臨行,信陽歡送規模甚大,我秘密先行。此時夏斗寅以第十三軍軍長兼任武漢衛戍司令,又兼二十一路總指揮,我們由信陽交防返回武漢,是應何成濬的要求才這樣辦的。

   「一二八」事變時,政府遷都到洛陽,重要軍事重心移到鄭州,軍事參議院也移到洛陽,由唐生智擔任院長,夏斗寅曾赴洛陽晤汪、唐,有所活動。我在他回來之後,往晤問他:「怎麼可以去洛陽看汪精衛、唐生智等人,多少年來我們追隨蔣先生,忠貞無二,蔣先生對我們也加意培護。此時汪、蔣雖在一起,面和心不和,你縱想擔任湖北省政府主席,怎可找汪、唐推薦?何況現任主席爲何成濬,你怎能謀此位置?何寧可不做武漢行營主任,也不肯放棄省主席。」他默不作聲,原來他自己有把握。三月一日四屆二中全會在洛陽舉行,曾議決要軍事與政治分開,暗中要撤換湖北省主席,因爲不滿意何的人很多。其時蔣先生已由中央政治會議決議任爲軍事委員會委員長,打電報暗示何辭職,要何保舉四人,其中就有方本仁和夏斗寅,蔣委員長遂電夏赴京,我聞訊去看何成濬勸他打消辭意,並且認爲不當保夏。何說:「你不知內情,我還要保你做武漢警備司令。」我說:「我決無心行政,只想把十三師練好就滿意了。」何乃保薦葉蓬擔任武漢警備司令。

6. 湖北省府改組

    三月二十二日,行政院決議改組湖北省政府,由夏斗寅擔任主席,省府委員李書城、孔庚、晏勳甫、朱懷冰、程汝懷、蔣友文、程其保、沈肇年等人,我一看名單,知道與何成濬不會相容,因李書城、孔庚等對何成濬之投靠蔣委員長始終不滿,果然以後夏斗寅與何距離日遠。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