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新文明论坛
[主页]->[百家争鸣]->[新文明论坛]->[牟传珩:(6)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六]
新文明论坛
· 牟传珩:网络时代点击民主——中国变革没有退路
·牟传珩:曾庆红会出任国家主席吗——中国元首制发展趋势
·牟传珩: 新自由主义在大众化
·牟传珩:“逼上梁山”一声吼——由章诒和《声明》引发的共鸣
·牟传珩 :大海的早晨(外一首)
·牟传珩:解读中共三代党权政制演变历程
·牟传珩:“中国知识分子精神和良知”在哪里?—由公务员考试引起的思考
·牟传珩:“春江水暖鸭先知”——民主从多元化发声中产生
·牟传珩:倡人权、迎奥运——呼吁政府释放所有政治犯
·牟传珩:冲击“政改”瓶颈的“公民参与”——为俞可平民主喊话再擂战鼓
·牟传珩:从郎咸平教授清华演讲谈起——盘点世界民主化进程
·牟传珩:“不光彩的世界之最”——聚焦中国教育制度的不平等
·牟传珩:李肇星“答记者问”再念歪经
·牟传珩:中国“两会”设计议题陷阱——回避民权何保民生?
·牟传珩:温家宝撰文的政治玄机——“初级阶段论”难逃宿命
·牟传珩:军费连年高增不是民生福音——对军事强国路线说“不”
·牟传珩:温家宝记者招待会刻意谈民主——从需要“时间”到需要“经验”
·牟传珩:两极分化割据中国——揭秘刘吉所谓的“历史真相”
·牟传珩:风在寻找起跑线(外两首)
·牟传珩:民主文化的世界性认同
·牟传珩:普世民主时代的新文明自由主义
·牟传珩:年年杏花又杏花——写在清明的“四•五记忆”
·牟传珩:打开国家领导人收入的暗箱——让社会的阳光透视公权“私隐”
·牟传珩:普世主义与新对抗主义
·牟传珩:《民主论坛》岁月
·牟传珩:当今中国社会结构呈现三大特征
·牟传珩:当今中国社会结构呈现三大特征
·牟传珩:胡锦涛应向“政治受难者”三鞠躬——我代右派父亲再鸣放
·牟传珩:中共军方发起反“三化”新围剿——透视“坚持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违宪本质
·牟传珩:邓小平阴影下的反右50周年
·牟传珩:揭开历史尘封的《整风运动报告》—— 邓小平反右极左言论批判
·牟传珩:揭秘“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制——从《米高扬秘密报告》谈起
·台湾中央社青岛特稿:也是最牛: 青岛异议人士牟传珩——他是中国提出「双赢」政治哲学的第一人
·牟传珩:中国上访潮新动态——写在新《信访条例》实施两周年
·牟传珩:走向海滩
·牟传珩:体制内正义力量的良心觉醒——一个中国警察的反省
·牟传珩:中国邮政蔑视通信自由——信件丢失拒不负责
·牟传珩 :多年前的小屋一个小小的编辑部
·牟传珩:当年滋生右派的大本营在崛起——中共如何应对“新社会阶层”
·牟传珩:青岛“六四”记忆
·牟传珩:中南海困于“忧患意识”——中共“17大”面对执政危机
·牟传珩:解密中共的“敌对势力”
·牟传珩:少年往事见证中国——对“红色记忆”再反思
·牟传珩:少年往事见证中国——对“红色记忆”再反思
·牟传珩:执政危机来自于“绝对领导”
·牟传珩:“六四”情节还在演绎着
·牟传珩:寻找宪政价值的公共认同
·牟传珩:中国户籍制度制造不平等——现代文明呼唤迁徙自由
·牟传珩:中国变革的两种宪政观冲突
·牟传珩:发生之发现原理——东方圆和新哲学(概要)
·牟传珩: “太湖蓝藻”的政治启示——点击“发展就是硬道理”的死穴
·牟传珩:台湾民主政治大智慧——“一制”对“两制”是一步高棋
·牟传珩:中国网站悬赏“找关系”—“贪渎文化”的“潜规则”传承
·牟传珩:中国网站悬赏“找关系”—“贪渎文化”的“潜规则”传承
·牟传珩:“腐败分子反腐败”——从县委书记炮轰纪委谈起
·牟传珩:意识形态前沿交锋评述——中共“十七大”站在风口浪尖上
·牟传珩:邓小平“一国两制”紧箍咒——写在香港回归10周年
·牟传珩:公共权力的中国化癌变——“绝对领导权”岂能“执政为民”?
·牟传珩:揭开中共“十七大”面纱——胡锦涛“6.25”讲话评述
·牟传珩:胡锦涛会否定江泽民吗?
·牟传珩:“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不是个好东西
·牟传珩:为什么“无直接利益冲突”会遍及中国
·牟传珩:温家宝“勒令”难敌制度铁律——中共“审计风暴”再次画饼充饥
·牟传珩:当代“民主控权制度”之道——内调外治“五法三禁两方面”
·牟传珩:深入公务员收入的“隐性黑箱”-- “它注定会威胁到社会的稳定”
·牟传珩:胡锦涛脚踏“中道”左右排斥
·牟传珩:政府政策摆不平社会公正
·牟传珩:中国物价飙升的忧患
·牟传珩:呼唤人道环境的创建
·牟传珩:中国传统主流媒体地位正在沦陷
·牟传珩:致巴黎友人——薛超青
·牟传珩:透视中国“表达意见大会”的性质 ——从历史的角度审视“人大”
·牟传珩:走进中国“政绩造假”的内幕——“如此国泰民安”
·牟传珩:中国人大地位演变新解读——从李鹏的“第二把交椅”谈起
·牟传珩:谁阉割了媒体的独立精神——从晚清报业看过来
·黑心国企4000元解雇职工
·牟传珩:见不到人权阳光的死角——“改革中的弱势群体”在“崛起”
·牟传珩:敢于挑战毛泽东权威的人——杨献珍与哲学“罪案”
·牟传珩:三问中共“十七大”
·牟传珩:三问中共“十七大”
·致法国朋友蔡崇国先生的慰问函
·牟传珩:文化自由、宽容与批判
·牟传珩:季羡林“抬孔”与国学热炒
·牟传珩:“华文传媒论坛”的焦虑何在——大国崛起还是弱势心态?
·牟传珩:中共意识形态与执政方式的演变
· 牟传珩 ; 等待春天
·牟传珩:毛泽东吹捧鲁迅为“一等圣人”
·牟传珩:重读梁启超的新史学——以史学借鉴导出政治变革的理由
·牟传珩 :诗眼里含着的脚印
·牟传珩:牢狱负枷读胡风
·牟传珩:如何面对血汗月饼-- 中国农民工现状堪忧
·牟传珩:胡锦涛是否为“文革”平反——温家宝的同学爆料批邓反江
·牟传珩:“民权保障同盟”容不得异见——宋庆龄、鲁迅为何开除胡适
·牟传珩:“民权保障同盟”容不得异见——宋庆龄、鲁迅为何开除胡适
·牟传珩:中共“十七大”前风起云涌——又一份“极左万言书”出笼
·牟传珩:“主权至上”与“人权干预”
·牟传珩:人权观念的普世化脚步
·牟传珩:人权与特权的社会冲突
·牟传珩:克林顿的回答:人权与官权谁大
·牟传珩:《文明冲突论》忽略了什么
·牟传珩:十月的北京没有悬念——透视中共十七大政治走势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牟传珩:(6)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六


六、后对抗时代全球化大震荡

   
    后对抗时代是圆动工具全球化变革导致新旧文明大更替、大冲突、大震荡的时代。电信革命与网络经济,是贯通社会生产、文化消费与价值取向全面世界化的物质力量和宣告旧民族国家观念与敌我对抗政治原则走向死亡的自然判官。新兴电信业的发展,致使烟囱工业司空见惯的固定化、强制性、封闭式的商品生产、劳动服务彻底改观。今天的网上交易、跨国劳务,完全突破了传统时空界限,而且成本低廉,效率倍增。它不仅扰乱了黑白分明的劳资对抗秩序,而且正在消解传统国家的政治影响力,并威胁着在旧文明秩序中挣扎的统治集团的资金和权力源泉。全球化时代的到来,将一个接着一个地改变结构现代民族社会的物质条件与政治原则的宪法与政策体系。
   
   眼下,作为国家旧传统的经济挑战者——跨国公司,正把工作机会转向世界上劳动成本最底,对工作场所束缚最少的地方;而计算机的广泛应用,则可以把分散各处的资源与劳务有机统一起来,并使其更有效地分散在最需要它的领域和位置上赢得利润。在这样一个全球化生产与交易的过程中,所有跨国公司的首脑都是非国家观念化的,支配他们投资决策方向的不是国家统治意志和政治原则,而是自然运动的“节约法则”,即在最具投资利润诱惑,但最少花钱,基础设施适宜,且尊重“经济人”价值观的环境中发展。同样,这些跨公司的资本所有者,总是选择信息最畅通、新闻最自由、娱乐设施最完备、税收待遇最优惠的国家定居,而不管你拥有多少核武器,或能在联合国讲台上说多少“不!”。无论何国的议会、政府,还是法院,都无法制控全球化“弄潮儿”们的大脑。他们只服从属于市场法则规定的“经济人”的利益需求,和自然法则规定的自然人的自由意志。

   
   在由通讯革命、网络经济所导演的全球化大震荡过程中,最具本质意义的是致使以产品和财产所有权商品化为中心的资本主义世界性扩张时代,转变为以消费文化需求本身为特征的新消费型资本主义时代。在这一时代,文化本身已成为了商品。无论是传统音乐、民族舞蹈、时装表演、地方节日、风味小吃、人文景观、健身娱乐、书籍杂志,都是可以被包装成商业娱乐产品和花钱享受的消遣节目。拥有涵盖世界各地信息网络的文化产业公司,正在世界各地挖掘当地的文化资源,并将他们认为可以转化为满足人们“需要”的文化,进行知识创意,重新设计、包装,使它成为最大值交换货币的商品。即使在中国大陆这样保守的土地上,毛泽东头像也不再具有政治意义,而是被作为文化商品在公开拍卖。而到“毛家湾饭店”就餐的顾客,已经不是在仅仅品尝饭菜口味,而是在消费“毛泽东文化”所具有的特定性怀旧需要。我敢断言,奥斯特洛夫斯基及其《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在中国流行,不是爱国主义深入人心的例证,而是被当作满足特定人群怀旧需要的文化商品充塞媒体、影视的。
   
   今日世界上经营文化产业的公司 ,正在通过控制天南海北之间的交流渠道,借助各种媒体、影视、因特网上传送文化消费内容。这对世界所有角落都会产生影响,而不以政府意志为转移地规导、控制着人类主流社会的文化需求与交流。
   
    这一全球化大震荡,正在浪击民族国家“主权至上”观念和划分敌我阵线的政治原则。它在把传统文化汲呐到经营活动的同时,也导致了两种文明之间的冲突。即世界上有百分之二十的人正在成为网络经济的操纵者和受益者,从思维观念、文化需求到现实利益都发生了根本性的变革,开始走向新文明的历程;而另外一部分人,却依然挣扎在旧文明思想封闭、物质匮乏和狭隘的民族主义孤愤之中。他们的视野,或者说仅仅是他们的意识,还远离手机、电脑、光纤、卫星等太空联系和网络世界,因而便在应对全球化世界所导致自由创造财富和民主分配财富的新规则时,仍抱残守缺,不思进取。不言而喻,他们所代表的正是走向死亡的旧文明。
   
    今天,由于新的数码通讯网络无所不包,囊括一切,已建立起一种崭新的、旋转的、多彩的、完全开放的生存空间,由此而与自我封闭,分裂对抗的另一种生存空间拉开了距离,并以一种前所未有的方式发生着潜移默化的冲突。后对抗时代的国际性竞争,已经不是旧文明时代各自为政的“极”的对抗,而是新文明在突破旧文明框范的“元”的竞赛了。美国著名学者里夫金曾不无慧眼地剖析道:“在工业化时代,地缘政治斗争是围绕着控制当地的自然资源和劳动工具而展开的。所有权和财产权问题确定了民族和国家之间争斗的性质。在新时代中,地缘政治斗争正越来越大的程度上是围绕着获得地方和全球文化和以商业形式携带文化内容的通讯渠道而行的。”
   
    千百年来,国家一直都是作为政治、经济、思想、文化统治的中心,是每个公民生活的最大领域;国界就是人们生活的最外层次圈定。在旧文明世界上的绝大多数人,一生都没越过国界,只在一种思想、一种语言和一种制度中生存。如今却大不相同了。网络时代不仅使经济、科技,而且使思想、文化、生活方式各个领域,像空气一样在打开的窗户中自由流通。今日世界最积极、最活跃部分的公民,都拥有多种语言、多种货币和多种价值观念,不再认为只有一个中心、一个太阳和一种思想。今后圆动工具发展所推动的全球化大震荡,将以席卷全球的能量,彻底摧毁旧的民族国家观念和敌我对抗的政治原则,最终抹平新旧文明两个世界之间的鸿沟。在这样的时代,信息封闭与权力垄断还能维持多久?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