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新文明论坛
[主页]->[百家争鸣]->[新文明论坛]->[牟传珩:我捍卫人的本性——回忆山东省高级法院提审]
新文明论坛
·牟传珩:司法部为薄熙来背书——李庄案舆论交锋再起
·牟传珩:阉割科学本质的“科学发展观”——胡锦涛逆“五四精神”而行
·牟传珩:刺向公权力的剔骨刀 ——辽宁拆迁血案再启示
·牟传珩:温家宝三哭胡耀邦
·牟传珩:杨佳血案诠释温家宝“尊严论”
·牟传珩:反普世价值声浪又起——红墙大内精神再分裂
·牟传珩:太子党、共青派与《零八宪章》——中共“十八大”前价值观对决
·牟傳珩:中南海已陷入「維穩怪圈」─世博會一片風聲鶴唳
·牟传珩:上海灯火辉煌下的污垢
· 牟传珩:红色文化桎梏下的官场生态——习近平用党八股批党八股
·牟传珩:红色文化桎梏下的官场生态——习近平用党八股批党八股
·牟传珩:世博上访到校园血案
·牟传珩:司法刑讯逼供黑幕——“后李庄时代”律师大阉割
·牟传珩:烽火环围紫禁城——“收入分配改革”冲击波
·“牟传珩:北京模式”走到了尽头——中国工潮蔓延催生独立工会
·牟传珩:中南海“维稳”在破局——恶性事件天天都有新纪录
·牟传珩:在逆境中升华的燕鹏——用信赖与支持为你喝彩
·牟传珩:“七、一”到来风云突变——紫禁城里烽烟再起
·牟传珩:又一个“中国特色”的牺牲品——刘贤斌被捕案件再启示
·牟传珩:苏州群体事件向政府要说法——“乘凉式散步”维权新模式
·牟传珩:中国的现代化转型困境——北京发展模式错在哪里?
·牟传珩:北京政治中心大纹裂——多元化发声常态化
·牟传珩:北京政治中心大纹裂——多元化发声常态化
· 牟传珩:政治改革不能继续延误—— 政府尊重人权一刻不能懈怠
·牟传珩:城市“局外人”的尴尬境地——谁剥夺了农民工的文化权利
·牟传珩:谢韬老撒手人寰——留下“民主社会主义”冲击波
· 牟傳珩:温家宝「南巡」背後玄機
·牟传珩:破译共产文化分裂人性,控制精神魔咒——“党性”、“阶级性”、“被代表”与“被解放”批判
·牟传珩:李长春呼应薄熙来——重庆“唱红”文革主旋律
·牟传珩:胡锦涛温家宝对比阅读——两个“重要讲话”分歧在那里?
·牟传珩:镣铐哗啦中秋难——中国异见人士没有“团圆节”
·牟传珩:温家宝“政改”呐喊舆论冲击波
·牟傳珩:民怨擊鼓中南海——重慶刑訊逼供震驚中國
·牟传珩:中共给刘晓波获诺奖投了关键一票
·牟传珩:世界为中国异议人士喝彩——呼吁团结在诺贝尔和平奖的旗帜下
·牟传珩:刘晓波获诺奖令中国当局失措
·牟传珩:亮出旗帜:时不我待勇者胜——致温家宝总理的民间谏言书
·牟传珩:谁策划了拒绝政改“宣言书”?——党喉舌蓄意反击温家宝
·牟传珩:谁在抢夺舆论发球权——《人民日报》异声突起为哪般?
·牟传珩:薄熙來挑戰國家立法權威——重慶欲設「袭警罪
· 牟传珩:反“政改”声浪为何戛然而止
·牟传珩:阉割“自由思想”的杀手在哪里?——反思中国文化专制的苦难历程
· 牟传珩:寻找宪政共识的“刘晓波代价” ——诺奖为《零八宪章》群体塑雕揭幕
·牟传珩:中国制度内维权死路——公权力遭遇公民剔骨刀
·牟传珩:意识形态烟雾掩护下的权力世袭 —— “红二代”重庆聚首唱红中国
·牟传珩:诺奖折射北京立场的龌龊表达——人权日国内大规模侵犯人权
·牟传珩:应对中国特色的“合法性危机”——“普世民主”姓“宪政”
·牟傳珩:中南海「政改」泡沫破滅──「胡温新政」概念股無人再炒
·牟传珩:沉积成苔藓的囚徒故事——写在狱中的散文诗
·牟传珩:谁锁上了总理发声频道?——温家宝“两会”能否最后一搏
·牟传珩:失去正义阳光的国家——“全民弱势时代”呼唤公民社会
·牟传珩:中国特色一大怪:越反腐败越腐败——“美丽屁股”打败“绝对领导”
·牟传珩:《让子弹飞》冲击“主旋律”——恶搞“红色记忆”为谁献礼
·牟传珩:温家宝接见访民掌掴谁?——这样的“作秀”多多益善
·牟传珩:中南海舆论管控新动向——北京进入权力密室交易期
·牟传珩:世界“让茉莉花飞”——中国“央视”谎言还能维系多久
·牟传珩:我的《 “让茉莉花飞”》文章被封杀了!
·牟传珩:薄熙来“唱红”给谁听
· 牟传珩:在黑暗中寻找正义的阳光——迫害陈光诚召唤“茉莉花革命”
· 牟传珩: 正当性抗争伦理——“茉莉花革命”见证公民力量
· 牟传珩: “人大”代表缺席冲击波——中国特色“代议制”从内部纹裂
· 牟传珩:“茉莉花”香开中国两会 ——党报向代表委员传递政治暗喻
·牟传珩:温家宝答记者“最大危险在腐败”——“新四个坚持”叫板“五个不搞”
·牟传珩:北京拿什么确保“核安全”——中国核电 “大跃进”之忧
·牟传珩:“中南海声音”被世界边缘化——北京踩国际联军脚后跟
·牟传珩:有道伐无道,善莫大焉——“主权至上”与“人权干预”
·牟传珩:“改善民生”面对军方压力——透视国防预算攀升背后
·“加强创新社会管理”的玄机
· 牟传珩:中国红色文化的绝唱——重庆卫视舆论叫春遭唾弃
·牟传珩:“枪杆子政权”兔死狐悲——“票箱民主”席卷全球
· 世界绽放“艾未未微笑”——“中国特色”不容“特立独行”
·李庄PK薄熙来——中国律师遭遇政治天敌/牟传珩
·牟传珩:在“法律不是挡箭牌”的中国——“我爸是李刚”让法律“飞”
· 牟传珩: 我被“以言治罪”,两次重复起诉——公检法合伙制造政治冤狱
·牟传珩:中国人权恶化令世界诟病 ——白宫点击中南海敏感神经
·牟传珩:重庆“唱红打黑”全面崩盘——中南海力挺薄熙来遭阻击
·牟传珩:国内食品安全失控——中南海执政能力见底
· 牟传珩: 中国人权恶化令世界诟病——白宫点击中南海敏感神经
·牟传珩: 中国特色的“自杀式袭击” ——“政权机器和炸弹赛跑”
·牟传珩:中央政法委政治亮剑——“公民社会陷阱论”炮制出台
·牟传珩: “唱红”背景下“公诉团”飞蛾扑火 ——中南海立场纹裂烽烟再起
·牟传珩:中共政治纪律出现大问题 ——“谣言”迭起的危险信号
·牟传珩 :薄熙来把红地毯铺向北京——中国“红”灾违逆世界潮流
·牟传珩:内蒙民众正当性抗议遭镇压 ——“六四”维稳模式是一盘死棋
·牟传珩:“唱红中国”的民间伴奏 ——“爆炸声音”与群体事件遍地开花
·牟传珩:“唱红中国”的民间伴奏 ——“爆炸声音”与群体事件遍地开花
·牟传珩:北京为什么朋友越来越少——也为中共建党90周年献礼
·牟传珩:中央纪委发文背后的玄机——中南海的三个发声频道
·牟传珩:“拉开记忆的纱窗”——向每个失眠的夜晚宣战
·牟传珩:“拉开记忆的纱窗”——向每个失眠的夜晚宣战
·牟传珩:中共建党90周年上访潮冲击波——“光辉旗帜”为何冤民云集
· 军方反“三化”新动向——北京“政治斗争”升级 军方反“三化”新动向——北京“政治斗争”升级 牟传珩:军方反“三化”新动向——北京“政治斗争”升级
·牟传珩:辛亥革命百年反思——只有宪政才能给政治斗争有序空间/牟传珩
·国内异见人士“被”窒息——中国人权成为“沉没的声音”
·国内异见人士“被”窒息——中国人权成为“沉没的声音”
·牟傳珩:如此造假的「輝煌工程」──「七一」重黨輕民的膠州灣獻禮
·牟传珩:汪洋和薄熙来大扳腕——聚焦中共“十八大”前沿战
·牟传珩:汪洋和薄熙来大扳腕——聚焦中共“十八大”前沿战
·牟传珩:“康梁维新”功不可没
·牟传珩:“康梁维新”功不可没
·牟传珩:“类化”意识、普世主义与新对抗逆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牟传珩:我捍卫人的本性——回忆山东省高级法院提审

    随着又一年冬雪飘飘撒落,2002年即将过去了。看守所内又开始酝酿 一场大变动,狱内谓之改革,即要把所内所有在押犯,按所处不同诉 讼阶段分别关押。一楼全押侦察程序中的;二楼关押已审判的;而三 楼则关押审查起诉的。这一改革将极大影响我的切身利益。由于所里 空闲的三楼,要被全部启动关押犯人,我在三楼上清静与自由的生 活,将从此结束。那些日子我整天担心再回到205号监室中的苦难, 情绪随之消沉了许多。

    2002年12月23日下午,刚一上班,三楼楼廊里的门哗啦被打开了,随 之管教便喊我的名子,我断定是案子有了进展。提我的管教说,是律 师会见,嘱咐我外面很冷,要多穿点衣服。我随手被了件大衣,心里 七上八下地随管教走下楼来。尽管那天格外寒冷,呼气都带着冰渣, 但我走出牢笼,就觉得清爽、舒展,仿佛置身于山野空谷似的。我仰 面贪婪地大口吸气,真不知“共和国”的首脑里怎么想的,他热爱自 由的公民,竟连这样喘息的权利都没有了,还谈什么文明与进步。

    我正想着,不觉已拐进提审室小院,还离提审室有20几步之遥,我一 眼就看见站在门前的一男一女,都是近40的人了。我为之一愣,怎么 不是郝律师了?入狱以来,我的视力下降不少,看什么都有些模糊。 我加紧走了几步,视线里的轮廓才清晰起来,原来是烟台律师钟海潮 与王明珠。他们当年跟我大哥从事司法实践,而今都是烟台市律师界 的主将了。当年我间或从事律师业务时,曾与他们一起办过案,讨论 过案情,还算有些交情。特别是钟海潮律师,与我在烟台的住宅同楼 层,关系甚密。他们是我大哥的徒弟,按辈分习惯上称我“小叔”。 他们一见我走来,老远就喊“小叔”,赶前几步,把我迎进提审室。 大家坐定之后,海潮才说,他被公派去英国进修了一年多,才回国, 要不早来了。

    海潮与王明珠能来,我就由衷地感激与高兴,只是在此环境中,相互 的处遇让人有些尴尬。海潮不想表现出身分的区别,刻意与我并肩而 坐,彼此寒暄起来。谈到案情时,他转告了我大哥的意思,说高法来 人提审时,一定要注意态度,让他们能有台阶下。随后,我向他们简 要复述了一下案情,让他们记了几个上诉要点。他们表示仍将做无罪 辩护。临行时,他们再三嘱咐我保重身体,海潮还特别转给我从英国 带来的“脑白金”,说让我补脑安眠。我向他们频频致谢,相互告 别,恋恋不舍地分手了。

    律师会见,多少激活了我近几日沉闷、死寂的心情,最其码我知道了 可能争取到高法来人提审。尽管我对上诉不抱希望,但总还是想能与 高法审判人员会一会的。

    2003年新年伊始,劈头就袭来一场更为严酷的寒流,岛城温度骤然降 至连续多日的零下九度。看守所整个三楼仅有四人,又没有任何取暖 设备,寒冷的连水管都冻固了。当时我手脚发麻,鼻耳脸面忍痛,根 本无法坐下写作。我唯一可用的取暖方式,就是来回踱步。但随着这 场寒流的袭击,我最担心的事也发生了。看守所里开始上下大调整, 三楼上的每个监室都被打开,齐呼啦地塞满了从各廊里调来的人。所 里也不可能再为我保留一个单间了,于是他们就把我与王鹏等四个病 号,并为一室,人是少了,也算区别对待,组成了一间真正的病号 室。三楼上所有监室的门都上了锁,我再也出不了房间了。我将重新 被陷入烟熏、失眠的境地,一种窒息的感觉,再次令我绝望。仅仅才 是一个上午,我就又焦虑不安起来。为此,我不得不再次找了张队 长,请求单独关押。张队长还真帮忙,当即与所领导磋商,又把三楼 最西头的305室腾出来关我。但三楼已押满了人,各监室不能相互走 动,我只能被锁进一间屋子里,这已然是不少的照顾了,以至于马所 长交接班时开玩笑对我说:“老牟,你要交单间费了!”

    我所在的305室,四壁空墙,屋内仅有一张大通铺和一个小卫生间。 由于地处楼头,更是偏寂、寒冷。我每天面对铁窗,来回踱步,被无 边的寒冷、死寂和孤独折磨着,一天24小时分分秒秒地死熬。本来生 活里的孤独也是一种享受,我曾非常向往孤独中的宁静与美。然而寒 彻透骨的牢狱孤独,就象是在没有窗子的坟穴里呼吸;更象悬挂在峭 壁上的一株孤独独的冰凌;犹如苍鹰撕去了皮肉后被扔弃荒野里的骨 头。然而,面对失眠、烟熏与寒冷、孤独的两种选择,我只能取其后 者,以保护大脑与身体。此时此刻,我以生命为代价,诠释了“生存 是第一需要”的哲理。

    这一晚,我躺在冰窟窿似的被窝里,双脚寒冷的萎缩一团,半宿缓不 过劲来。接近清晨时,我才眯眯糊糊打了个盹儿,忽梦到儿子在风雪 冒烟的天气中放学回家,门上却紧紧锁了把铁锁。他进不了家门,急 得背着沉重的大书包,顶着风雪,四处在寻找、呼喊我,那声音凄凉 的撕裂心肺。而我仿佛就在他身边的冰窟窿里,被大雪复埋着动弹不 得。我能看到他,但他却看不到我。我只能心痛地望着他被风雪袭击 而发不出声响。我就在那种近在咫尺,却判若两界,无法沟通的悲伤 与绝望中猛然惊醒,心就象被撕裂似的在大淌血。那梦中惨烈的心 伤,更加令我酷想儿子,想得让人整日凄憷不安,严重时整个心灵都 在颤抖。那时的感觉,真可以说是刻骨铭心的。

    我被孤寂、寒冷与深切思念三者拧成的绳索缠缚着,又僵持了半个多 月。这年春节又近临了,据说燕鹏被判一年半也已刑满获释了,窗外 偶尔能听到阵阵爆竹声,但二审法院却迟迟未能露面。我为上诉准备 的材料也无法提交,整日心急如焚,但又百般无奈。培根曾说“知识 就是力量”,被全世界都奉为至理名言。但我此刻则深为感悟:知识 之与暴力,简直是太无能,太软弱了。我可谓不是没有真理在手,也 有足够的法律知识,可丝毫都扭转不了不法局面。知识改变不了我的 命运,权力机器也决不听从知识的召唤。面对中华社会自上而下的冠 饰文化与裹足文化杂交出来的惯势,知识更显得那么渺小,那么脆 弱,简直不堪一击,甚至毫无自保力量,常常被暴力亵渎,被权贵强 奸。还是中国老百性理解的透彻,这叫“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 清”。眼望上诉已近四个月,是通常上诉程序所需时间的两倍,二审 法官仍不露面。我不得已想将上诉补充材料交看守所转呈。然而分管 此项工作的罗副队长,平常挺笑面,还时不时套个近乎什么的,但却 视我的申诉材料如炸药包似的不敢接手,竟半开玩笑对我说:“别扒 了我的服装。”真让人啼笑皆非。这本是他分内的事情,却怕担分内 的责任,“一毛二”的小肩牌,就让他学的那么滑头。

    那时,我正陷于上诉无期的日子里,2003年1月20日下午2、3点钟, 我突然被提到提审室,提审室里坐着一个中年便衣,旁边担任记录的 是青岛市中级法院法官,那人我曾见过。那中年便衣人挺客气,说他 是高法来提审的。按说这不合程序,一是他个人来提审有违办案人员 必须由俩人以上的规定;二是与市中院的人合伙来提审,实际上是两 审并一审,属严重违法。但我并没与他计交,这国家违法的事多如牛 毛,根本别把他们看作执法者。充其量他们只是命令的执行者而已。

    省高院来的法官态度和蔼,出语中性,他先是简单问了案情及上诉理 由,言语之中,充满了对我的文才与他所谓的聪慧的褒奖、挽惜与同 情,表现出他职业人的另一面。他很明白这个案子是怎么会事儿,此 来仅是走走形式而已。我们谈话大约进行了一个半小时,他的手机便 响了。他接听时称对方为“闫庭长”。从他们对话中我判断出,是主 审我案子的那个闫审判长,问他提审完了没有,要宴请他,我一听什 么都明白了。此刻,他再无心谈下去,让我匆匆看了下笔录。于是他 们便起身要走,就在他们即将与我分手时,那法官突然说了句令人莫 明其妙的话:“革命者是该有坚定的信念!”

    我说:“不!我不是个革命者;我只是个自由思想者;我也不为捍卫 信念而生活,但我捍卫人的本性”。

    他愣了一下,合上卷宗走了。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