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新文明论坛
[主页]->[百家争鸣]->[新文明论坛]->[牟传珩:(3)喋血在新文明的起跑线上(三)]
新文明论坛
·牟传珩头顶"红色记忆"、脚踏"中国特色"-- 谁让"太子集团"享受特权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全球化大震荡
·牟传珩:聚焦西藏暴力事件
·牟传珩:温家宝大言"三不足"引发的联想
·牟传珩:温家宝大言"三不足"引发的联想
·牟传珩:两岸统一的障碍在中南海 —— 台湾新一届总统大选联想
·牟传珩:两岸统一的障碍在中南海 —— 台湾新一届总统大选联想
· 牟传珩 :今年两会军费高增焦点——中国军事崛起背后的民生之忧
·牟传珩:点击中共“解放思想”背后的禁区——对中国改革开放30年的反思
·牟传珩:中国政府创新蓝皮书出笼-- 俞可平大胆颠覆"保稳定"观念
·牟传珩:网络“民主墙”时代的到来——信息革命对中国民主化的影响
·牟传珩:杜世成政绩下的阴影——青岛“PX”维权冲击波
·牟传珩:北京应履行《奥林匹克休战决议》
·牟传珩:中国大汉族情结在发酵 —— 为西藏少数民族权益声辩
·牟传珩:中国大汉族情结在发酵——为西藏少数民族权益声辩
·牟传珩:掀开政府捂着的钱袋——曝光中国财政制度黑洞
·牟传珩:北京“大国崛起”欲望的副产品——民族“新对抗主义”浪潮兴起
·牟传珩:通货膨胀真相还能掩盖多久-- 今后的中国是谁的中国?
·牟传珩:青岛因王千源而自豪——胡锦涛为何不道歉?
·牟传珩:中国“青年节”放假意在何为?--“五四精神”被误导、阉割
·牟传珩:2008——危机在向北京迫近
·牟传珩:2008——危机在向北京迫近
·牟传珩:奥运倒计一百天——北京在微笑吗?
·牟传珩:汶川地震考验《政府信息公开条例》
·牟传珩:解放思想还是统一思想-- 北京真理标准讨论30周年悖论
·牟传珩:奥运圣火中止奔跑——国旗终于低下了高贵的头颅
· 牟传珩:揭开新华社的“舆论”面纱——从“记者无国界”被攻击谈起
·牟传珩:北京脸谱“新气象”——官媒借国外舆论歌功颂德
·牟传珩:灾后中国凸现“六四纪念日”——让“被扭曲的历史集体记忆,摊开在阳光下”
·牟传珩:汶川大地震凸现“类化”意识——党性价值走向末路
·牟传珩灾后中国能有多大改变-- 北京会“告别过去”吗?
·牟传珩:“文化太监”余秋雨——中国御用文人的一面镜子
·牟传珩:中国板块大纹裂——"5、12"汶川地震撞击政府责任
·牟传珩:谁能决定东海油田“共同开发”——台北当局何不发声?
·牟传珩:谁能决定东海油田“共同开发”——台北当局何不发声?
·牟传珩:揭秘中国特色政府职能——聚焦安监局"经营性"盖章
· 牟传珩: 北京奥运前的民众上访难局
·牟传珩:荡漾在胶州湾的绿色幽灵——奥运青岛海藻爆发
·牟传珩:新华网救灾中“加工敌人”
·牟传珩:“谁来保护警察安全”——央视在灌输什么主题?
·牟传珩:"周老虎真相曝光"掩盖权力黑幕
· 牟传珩:透视当今中国媒体文化生态
·牟传珩:邓小平第三次复出韬略轨迹——否定“两个凡是”与坚持“四项原则”
·牟传珩:贵州瓮安"欢迎采访"谜局-- 最新版的"中国特色新闻监控"模式
·牟传珩:中国特色的“言塞湖”在哪里——“汪洋激流”能否冲开言禁?
·牟传珩:官民冲突召唤宪政变革
·牟传珩:官民冲突召唤宪政变革
·牟传珩:北京奥运:人民担不起的政治工程——大众支持率在迅速下降
·牟传珩:必须给"大警察权"套上笼头
·牟传珩:解读北京奥运“西红柿炒蛋”——让世界目光接受红色文化洗礼
·牟传珩:谁在制造北京奥运神话 —— 中国人会变成“世界公民”吗?
·牟传珩:重读米洛斯人的千年追问——寻找“政治正当性”的脚印
·牟传珩:北京奥运官员的阿Q心态-- 指责少数人到中国"挑毛病"
·牟传珩:中南海的“北京主义”奥运梦 ——从“北京共识”到“中国标准”
·牟传珩:走近中共“左王”柯庆施
·牟传珩:奥运走了梦难圆——中华百年追求在宪政
·牟传珩:杨佳案锁定俞正声政绩污点——上海司法黑幕千夫所指
·牟传珩:“言者无罪”剑指哪里?
·牟传珩:“五四精神”的世纪误读
·牟传珩:京奥绚丽焰花背后的焦虑——“谁逼死了中小企业”?
·牟传珩:“三鹿”事件引爆中国“三特”:特色、特权、特供
·牟传珩:“周老虎”又回来了”——“祝咏兰”的“谎”撤大了
·牟传珩:腐败屁股的“高度”解读——“红颜祸水”来自“红色记忆”
·牟传珩:宪政视角中的公民社会——寻求权利与权力的对治
·牟传珩:中国“警民冲突”局势观察
·牟传珩:产品不能免检,新闻应当免查——谁是“三鹿”的主要责任者?
·牟传珩:解读“郝劲松黑伞”
· 牟传珩: 来自民间的耳光转赠了谁?——阎崇年最新回应泄天机
·牟传珩: 中南海突围 “改革”困局信号——“三中全会”幕后解读
·牟传珩:中国政治腐败难守耕地红线 
·牟传珩:中国官办工会的“性”无能
·牟传珩:兵团岁月的知青记忆——“樱桃园驻军四连”
·牟传珩:杨佳悲剧凸现“尊严”意识
·牟传珩:周永康要律师“三个至上”——中国唱响“党的利益高于天”
·牟传珩:追问“选择性”信息公开幕后 —— 政府已陷入谎言海啸
·牟传珩:追问“选择性”信息公开幕后 —— 政府已陷入谎言海啸
·牟传珩:“异议人士”的时代脚色——从胡佳获奖谈起
·牟传珩:新华网炒作“政治算命”忽悠谁——中国未来十年“很稳定”吗
·牟传珩:党报重燃“意识形态斗争”狼烟
·牟传珩:中国拉响“管治危机”警报——2008年警民冲突频发盘点
·牟传珩:"解放思想"遭遇寒流袭击
·牟传珩:中国模式“辉煌”的沉重代价——写在“改革开放”30周年
·牟传珩:从“正龙拍虎”到“法庭审虎”
·牟传珩:花瓶人权大使“不辱使命” —— 黄孟复“唱支山歌给党听”
·牟传珩:展开“社会对治谈判”的两翼——中国罢工浪潮与群体事件启示
·牟传珩:“红色记忆”的世纪传承——杨师群被谁构陷“反革命”?
·牟传珩 :“世界人权日”的北京回响—— 中华民族“百年梦想”再喋血
·牟传珩:“王蒙现象”的聪明与世故——“国人批判得够狠了”吗?
·牟传珩:《零八宪章》一石激起千重浪——大陆毛式“左派”也疯狂
·牟传珩:谁吹响了“市场经济”的号角——铭记“民运”长老汤戈旦兼纪念“民主墙运动”30周年文章
·牟传珩:「杨佳袭警」与「道亮杀官」
·牟传珩:罢教浪潮席卷中国——国务院紧急下达“怀柔”意见
·牟传珩:群体性事件浪击中国——媒体、学者痛批政府“寻找敌人”
·牟传珩:“爱国”愤青们的尴尬
·牟传珩:《零八宪章》横空出世——当代中国宪章派群体揭幕
·牟传珩:中南海的真正“敌人”在哪里?——《零八宪章》遭打压启示
·牟传珩:政府政策的屁股坐向哪里?——中国“改革开放”30年新动向
·牟传珩:中国GDP“保八争九”之忧
·牟传珩:2009治安隐患“碰头叠加”
·牟传珩:2009年开岁政治冲击波——中国的三个派别与三条道路
·牟传珩:2009年开岁政治冲击波——中国的三个派别与三条道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牟传珩:(3)喋血在新文明的起跑线上(三)


    二、一次神秘的失踪 一“我也有义务做一点”
   

    事件发生两天来,我先后走访了两家书店,并与市委宣传部、青岛海大出版社通了话,基本情况已经摸清。“地震’的震源,最初是从市出版局开始的,有人说是市出版社的人,因嫉妒海大出版社而搞小动作引发的。他们在搞什么名堂?四月24日上午,我又径直来到市新闻出版管理处。接待我的是一位姓孙的处长和一位学生模样的小青年。我开门见山,说我是《谈判系列丛书》的作者,已分别找过书店、出版社和市委宣传部,都建议我到贵处询问封书的法律依据。该处处长虽态度还平和,但并不直接回答我的问题。他反复推说,他们只是管理书店和出版社,而与作者没有关系;说作者有问题应找出版社,提异议也应由出版社出面。那位学生模样的青年则说,有人举报我的书有问题,所以要暂时“下架”,等待处理。他为了证明新闻出版管理处有权这样做,特找出一份市政府的红头文件,指着我看了其中一条,大意是凡属违禁品嫌疑的出版物,他们有权采取紧急查扣措施。我反问道,说一套合法出版的学术著作有违禁嫌疑依据何在?他们却回避说要等省新闻出版局审查定论。事实上我早已得知省新闻出版局已于4月2 2日下达通知,武断这5部书均有“严重政治问题”,要全部收缴,“损失由青岛海洋大学出版社承担”。我之所以要明知故问,不过是想验证一下这些官员们是如何弄虚作假,不能理直气壮的。
    与此同时,那些专门躲在暗地释放冷箭,整人害人者,不仅在非法侦查我的情况,而且竟亲自出面到金城律师事务所,调查我的活动,甚至还了解我朋友的情况。可见,这些人整人害人,不遗余力。结果他们不仅没有“侦查”到我的所谓活动,自己的所作所为,反而在饱经“阶级斗争”之害的百姓之中,暴露无遗。记得那是19 8 9年“ 天安门事件”之后的一天,3个头顶大盖帽的人,手持当地派出所的便条光临寒舍,不知基于何种心态,要与我交换对“天安门事件 ”的看法。我直言不讳地对他们说:不要再搞“阶级斗争”那一套,老百姓已经厌恶极了;而一位姓李的说:“现在我们就要重提阶级斗争,从中央到地方都要提”。由此可见,这些人从来就没有放弃10年浩劫整黑材料,抓“阶级斗争”那一套,从来就没有放弃“非黑即白”的对抗性思维方式。如今中国改革开放这么多年,他们不仅丝毫不具备与各种思想、信仰、文化价值观念和平共处的现代文明意识,且没有半点法制观念。
   
    1996年4月25日这一天,我对非法查封谈判系列书事件向官方做出第一步反应,是给山东省新闻出版局写了一封表示异议的信函,对他们在未经合法程序和听取作者申辩的情况下,便全面封杀一套合法出版的学术著作的做法提出强烈抗议。该函指出:“谈判系列丛书一不是非法出版,二没宣扬色情、暴力,如果有关部门一定要封杀这样一套倡导新文明的学术著作,我敢断言,20年后的今天,宣判它死刑的裁决,一定会像欧洲中世纪异端审判所宣判科学有罪一样,成为历史的笑柄;而为其付出代价的人,将会为社会所永记!”我把这封信同时抄寄了中宣部、全国人大、国家新闻出版署、山东省委宣传部、中共青岛市委、青岛海洋大学出版社等单位。我自知在这块诸多说不清的土地上,寄发这样的信函,仅仅具有一种象征意义,并不会解决实际问题。
   
    为了进一步了解出版社的情况,我傍晚给丛书责任编辑家拨了电话,但无人接,我便又拨出版社的电话,正巧他在。他告我正在开会,不便谈话。我放下话机,已感觉到出版社所遭受的强大压力。已是晚上 6-7点钟的时间了,他们竟还在开会,而且责任编辑连话都不敢多说一句。
   
    4月25日的夜幕,就这样在我困惑的视线中沉落下来,黑暗涂抹着世界,连影子一起吞噬了。我不知道在这个标榜要建设国际化的都市里,那些自称为改革的领导者们,此刻都在想着什么,是升官发财?好大喜功?灯红酒绿,还是这个国家、这个城市和他的百万民众?如果是后者,怎么可能允许所辖的地域,导演出如此荒诞、丑垢的违宪侵权案件?
   
    这一夜,我几乎没睡。天空刚刚蒙亮,妻子正起身做饭,我的电话被拨响了。妻子拿起话筒一听,告我是责任编辑找我。我急忙接过话筒,对方很沉重的说:“对不起,昨天的场会不便与你交谈。”我说:“很理解,已知你压力很大。”他说:“我刚从省里汇报回来,上面认为丛书观点属资产阶级自由化,有严重政治问题,根本不听任何解释。省新闻出版局那位领导还说我连做编辑都不够格,还干副社长?最后他近似请求地说,千万不要诉讼,这将对出版社和他本人更不利。我听后心里难受地说:“为了你和出版社,我暂切忍耐,但希望你能相信自己,留住底气”。最后他说上面不准他与作者有联系,让我今后多保重。
   
    这一天,我不断地接到一些电话,其中有圈内的朋友、同事,有我青年时代的业校老师和同学。他们听说谈判系列丛书被查禁的消息,有的询问情况,有的表示慰问。但有一点是共同的,都认为丛书掀起这么大的浪花,导致官方如此大动干戈 不惜向为中共兢兢业业工作了多年的出版社领导、编辑兴师问罪,致使一个大学出版社停业,并在全国范围内收缴丛书,可见其威力之大,影响之深。此外,大家又对我今后的处境表示担忧,一定要约我出来商议一下。
   
    这天晚上,增祥又特意从外地赶回。为了摆脱别人的注意,我们辗转来到一家酒店。朋友们询问了各种情况,分析了各种可能,都认为我今后的处境将是相当艰难的。此外,在这次聚会时,我最大的收获是利用他人不被监控的电话,得到一个相当重要的信息,即省新闻出版局用密码的方式,紧急向国家新闻出版署汇报了查禁谈判系列书的情况,说明事态的发展正在进一步恶化。
   
    这天深夜,大家临分手前,增祥把我拉到一旁说:“你和出版社的领导、编辑们都付出了惨重的代价,我也有义务做一点,但我怎么做是我的事”。说完他招手“的士”,没及我回语,便很快消失在茫茫夜色中……。从此他便在朋友圈里消失了,连他的家母、孩子都不知他的去向,大家都非常焦急,四处查询。
   
    三、家庭里的风波 —一一份来自烟台的红头文件
   
    谈判系列书被封禁事件,在知情者中导致了许多传闻:有的说出版社有7人被撤职查办,连海洋大学领导都被波及;有的说作者潜逃;有的说作者被抓。社会上一时间以讹传讹,真假难辨,以至于《生活导报》一名记者来电话询问情况。如此同时香港人权信息中心卢四清先生,拨通了我的宅电,询问我和出版社的近况。紧接着,这一事件也在我的家庭中撞起波澜。
   
    我故乡烟台,兄弟姐妹七个,两个姐姐在省城济南,四个哥哥都在烟台。我为老小,独居青岛,故倍受照顾。1979年我因参与民主墙运动,多遭磨难,故常令家人提心吊胆。我内心也一直对家人掩藏着深深的疚歉。如今父母双亡,谈判系列丛书又被武断为“严重政治问题”,惨遭封杀,导致整个家庭的精神负担。在烟台的四位兄长得知此事后,怕我再有牢狱之难,忧虑重重,但又无可奈何。大哥身为山东省政协常委,著名律师,已经退休。多少年来,他支持我的写作,帮助我的生活,投入了不少的精力和感情。而今,他认定我已前功尽弃,一夜之间,眼望他的全部付出,付诸东流,满怀悲愤、痛苦和失望等多种复杂心情,于本月26日赶赴省城开会之际,多方了解情况,并将此消息转告了济南的两位姐姐。她们听后心急如焚,夜不能寝,但又不敢与我通话。谁都认为我的电话是被监听的。
   
    我时常扪心自问:我是不是太自私了?竟为了自己的追求,而使整个家庭为我担惊受怕!大哥大姐都已退休在家,安渡晚年了,其他哥姐各有事业,而仅仅多了我这样一个傻瓜小弟兄,便徒增了这多无穷的烦恼。是的,我欠他们的,欠他们许多、许多还不完的感情债。更何况我的妻子,十几年如一日,与我厮守咫尺寒舍,过着社会最底层的艰辛生活,在清贫与风险中,消耗了她的青春年华。还有膝前独子, 出生以来,便与现代化的生活无缘,玩来玩去,床上床下,走来走去,学校寒舍,甚至迟今未给他安一张属于自己的小床,未给他设一方不受干扰的书桌。仅仅是因为一个爬格子人的执著,便如此苦了他们,累了他们。为了深埋这种沸腾于心底的荒歉,我不得不常以“个人为私,家庭亦小,国家为大,天下为公”来聊以安妻慰已。但我常常自感困惑,一个连自己都为不了的人,又如何为国,为天下?我不知如此“共和国”何时才能不让人望梅止渴,画饼充饥,不再
   
    令代代仁人志士,忠孝两难,家国不全。为此,我曾感迫中肠,写过这样一首散文诗《墓前躺着的共和国》
   
    落寞的风雨,沉重的花朵,你把幽远的深紫色藏在夜里。
   
    荒草横肆,乱石东西,面对隆起的捧上,绽开记忆的神经,宛如拉开封闭太久的窗帘,共和国的历史就展开在这里:
   
    信仰剪裁着真理的时装,余下的边角叠成了岁月。 一潮积蓄着的追求,“模特儿”似的走着、走着……
   
    黑洞口下集合的脚印,走向墓前象形的祭文。
   
    共和国啊,你是睡在利刃上的演说词,空把权利释在梦里;自由就像飞不起的翅膀,徒对信念玩弄羽翼。
   
    共和国啊,我为你哭,你这墓前枯萎了的花朵。
   
    共和国的理念久久难以实现,而家人为我的付出又已付诸东流。想想这一切,我已无脸面对家人。然而偏偏凑上家侄结婚的喜日,二哥几次来电话催返。这使我十分难堪。侄子结婚本来是件喜事,无奈巧逢封书事件,我内心正在大流血,又怎么经得住家入的“感情轰炸”,“理性声讨”?然而,这是无法逃避的。
   
    5月6日这一天,我硬着头皮返回烟台。这天下午,我最先见到长兄。正如所料,他一见我,那愤怒的气势如同风卷残云,讨伐我不该背他“期望”而走“弯路”,并声色俱厉地指责我不应触及政治,导致了一场全面封杀。在他看来,我好不容易地走出人生低谷,摆脱了政治监控,而今一夜之间,不仅断送了他的付出,也自毁了个人前程,表现出对我下一步的路子怎么走的极度担忧。
   
    在这片诸多说不清的土地上,家人的愤怒与担忧并非毫无道理,我也自知代价太大。但我却硬撑着腰杆与家兄争辩,要“而今迈步从头越”。我说我把一个完完整整的青年时代,用于对国家和全人类整体命运的探讨与思考,走的就是这样一条又艰又险的路——一条不断在悬崖峭壁上开辟的自由之路。否则,就不是我。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