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新文明论坛
[主页]->[百家争鸣]->[新文明论坛]->[牟传珩:(1)喋血在新文明的起跑线上——一套百万字学术著作被封杀内幕]
新文明论坛
·新文明圆和宣言
·“雅尔塔”格局大崩溃
·牟传珩: 我是枫叶编辑的书——民主墙时期回忆录
·我所认识的牟传珩
·探索新文明的足迹--推介牟传珩书稿《后对抗时代--世界变局与中国变革〉
·高智晟 ——刷新中国律师界的公耻
·牟传珩:从“98民运晓阳春”走来
·牟传珩:摧毁人脑监狱 ——“二合出三”圆和论
·牟传珩:自由之路(难狱回忆录)内容提要与目录
·牟传珩:高扬「人权高于主权」的旗帜
·牟传珩:今日中国的政治出路——“内圆外和”相容天下
·牟传珩:启动海峡两岸民主谈判新思路——主权共有 两岸自治
·牟传珩:后对抗社会三大思潮
·牟传珩:我们的思维方式急需转变 ———头脑是社会变革的第一战场
·牟传珩:“一加二”创造历史溯源
· 牟传珩: 走向后对抗时代(之1)
·林牧、牟传珩:新文明理论通信
·牟传珩:社会自然主义国家说
·牟传珩:经济全球化必将导致政治世界化
·牟传珩:新文明圆和思想之诞生
·牟传珩:中国加工了多少“政治敌人──“对抗意识形态”与“和谐社会”有多远
·牟传珩:政治改革应“城市包围农村”——创立“政治特区”之我见
·牟传珩:对抗时代的黑色文明
·牟传珩:问题与对抗
·牟传珩:“世界是个圆的整体”
·牟传珩:新文明圆和原理
·牟传珩:新文明社会变革的策源地
·牟传珩:怎样从哲学本体論意义上理解圆和新学说—— 对法国国际广播电台记者雅克采访的续答
·牟传珩:柏林墙倒塌下的反思(引语)
·牟传珩:柏林墙倒塌下的反思(—)民德部长会议的一个划时代决定
·牟传珩:柏林墙倒塌下的反思(2)
·牟传珩:柏林墙倒塌下的反思(3)
·牟传珩:柏林墙倒塌下的反思之四
·牟传珩:冷战结局的新解读
·牟传珩:问中国汕尾血案——是谁击落鸿燕
·牟传珩:对抗是旧文明国际秩序的主题之一
·牟传珩:对抗是旧文明国际秩序的主题之二
·牟传珩:对抗是旧文明国际秩序的主题
·牟传珩:对抗是旧文明国际秩序的主题之四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引言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之一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之二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之三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之四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之五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之六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引言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一
·牟传珩:(2)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二
·牟传珩:(2)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二
·牟传珩:(3)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三
·牟传珩:(4)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四
·牟传珩:(5)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五
·牟传珩:(6)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六
·牟传珩:(6)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六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的国际格局引言
·牟传珩:(1)后对抗时代的国际格局之一
·牟传珩:(1)后对抗时代的国际格局之一
·牟传珩:(2)后对抗时代的大国政治之二
·牟传珩:(3)后对抗时代的国际格局之三
·牟传珩:(4)后对抗时代的大国政治之四
·牟传珩:(5)后对抗时代的大国政治之五
·牟传珩:(6)后对抗时代的大国政治之六
·牟传珩:(7)后对抗时代的大国政治之七
·山东“不结社之友”悼王鲁先生/牟传珩等
·牟传珩:(1)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一
· 牟传珩:(2)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二
·牟传珩(3)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三
·牟传珩:(4)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四
·牟传珩:(5)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五
· 牟传珩(6)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六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引言)
·牟传珩:(1)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一
·牟传珩:(3)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三
·牟传珩:(4)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四
·牟传珩:(5)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五
·牟传珩:(6)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六
·牟传珩:(7)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七
·牟传珩:建立补充和制约联合国机制的有效组织
·牟传珩:(8)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八
·牟传珩:走向21世纪中国“异端审判庭”——法庭辩论纪实
·牟传珩:人类价值观的世纪之争—— 后共产中国制度建构必将陷于自由主义与共和主义之争
·牟传珩:人权的世纪 ——写在中国汕尾血案与国际人权日
·牟传珩:人生一战——初到青岛
·牟传珩:我不会结束
·牟传珩:翅膀的归宿只能是蓝色的天空
·牟传珩:是谁撕裂了意识形态围堵——“民主墙”语话横扫中国主流媒体
·牟传珩:胡景涛何时三鞠躬? ——《中国青年报》走出胡耀邦的脚印
·牟传珩:走出大墙—我在监狱最后的日子里/
·牟传珩:坦克履带下的反思—— 秩序与变革
·牟传珩 构建“自由人社会”的必由之路──中国体制内学术研讨会新动向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中国十大隐患
·牟传珩:寻找慧真法师
·牟传珩:中共三代外交探索
·牟传珩 :对温家宝先生“推进民主,需要时间”的异议
·牟传珩:中国是个法制国家吗——从牟传珩、燕鹏政治冤狱看大陆司法现状有多荒唐
·牟传珩: 狱中反思奴态文化
·牟传珩:长诗三歌
·牟传珩:“只有搞民主才不会乱”-- 且看60年前中共怎么说
·牟传珩:(1)喋血在新文明的起跑线上——一套百万字学术著作被封杀内幕
·牟传珩:(2)喋血在新文明的起跑线上(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牟传珩:(1)喋血在新文明的起跑线上——一套百万字学术著作被封杀内幕


   
    1996年4月,面对东西方和解,冷战结束,柏林墙一夜之间颓然委地的世界性民主大演进,饱经阶级斗争之害的中国大陆,朝野上下,人心思新,国家最高决策层不得不将其改革的立足点,维系在保持权力稳固的政治砥柱之上,但却大有进退维谷,举措两难之忧。改革开放已历时18载的今天,守旧势力依然时隐时显,盘根错节,总有那么一些见不得阳光,专以整人、害人为业者,不甘退出历史舞台,一遇气候,便死灰复燃。他们不思进取,毫无建树,却惟恐天下不乱,失掉饭碗,不时地无事生非,制造对抗,侵害公民权利,破坏国家法制秩序。这不能不说是中华民族至今无法摆脱的一种悲剧。一套创立新文明思想体系,推动社会全面和解的百万字学术著作,出版前后两度因所谓“政治问题”惨遭封杀,使作者与出版社共同喋血在新文明的起跑线上,且封锁消息,掩盖真相,最终导致国际新闻媒体纷纷报道与关注。那些见不得阳光的迫害狂们,上下串通,刻意扼杀公民学术自由和出版权利的时代大困惑,已写进当今中国当权者侵犯人权的新病例,注定要曝光于公众舆论的透影屏上,接受新文明意识的再审视。 (博讯 boxun.com)
   
   
   
   
    请看“6、4”天安门事件之后的中国,最高决策层紧急封杀高校出版社正式出版的百万字学术著作内幕。
   
   目录
   
    之一:“说不清”的背后 ——“国家教委来的电话”
   
    之二:“树欲静则风不止” ——作者其人其事
   
    之三:眼望秋去冬已来临 ——雪花飘飘飞
   
    之四:“首套谈判丛书,国内拓荒之作” ——谈判系列丛书姗姗来迟
   
    之五:“共和国”我为你哭
   
    之六:秘密太沉重
   
    结束语:写在共和国档案里的备忘录
   
   
   系列纪实之一:“说不清”的背后——“国家教委来的电话”,
   
    一、我麻木地拖着沉重的双腿,在丈量这片古老的土地
   
    1995年6月——一个黑色的月份。我刚按约完成了谈判系列丛书5部手稿不久,86岁的家母饭水不进,生命垂危。我正在家乡烟台日夜守于病榻之前,却被中国海洋大学出版社一位社长电话约回。当时该位社长兴致有加地说:谈判系列丛书5部封面全部设计好了,相当精美。出版社将印彩页广告,由北京新华书店代理向全国发行;并决定在费用极高,质量最好的德州印刷厂印刷。万事俱备,只待开机。为了加快出版,他拿出我的第四部书手稿出版清样,催我第二次审核,然后出版社只根据我最后红笔修订,“对红”成书。我当时捧着这部穷尽10年心血,近30万字的厚厚书样,悄然心酸。为使它能早日面世,我远离家母,不能尽子女之责,似有一种负罪感,但却夜以继日,连每个标点都要订正。我永生无法忘却这年黑6月的最后一日,星期五。那天我审完清样,便在家里拨通了出版社的电话,要去送样书,话机里那位社长的回音却一反常态,变得凝重而忧郁。他说:“出版出问题了。”我听后有意要玩味对方的幽默,但对方却很严肃地说:“接到上级通知,要我们停止出版。”
   
    “上级?”我顿感困惑,正欲溯因,话筒里传来的只是一阵阵叹气,“说不清,说不清啊……”
   
    在我960万平方公里的中土上,何以有这多“说不清”呢?我心血潮涌,放下电话,直奔出版社而来。该社第一负责人似有意避我而去,余下两位副社长共同接待了我。他们俩人不时地表白出版社的损失也很大,并说是“国家教委来的电话”,星期一他们将派人去北京交涉,回来后给我正式答复。俩人口径一致,看来是事先商议过了的。
   
    当我拉开出版社沉沉的铁门,挥手一别时,顿觉这书卷气十足的出版社,令人毛骨悚然。抬头望去,天空是阴阴的、黑黑的。我刻意地低下头来,不想让这偶然的环境因素和心绪震荡形成交合效应,以展示我并非一叶经不得浪头的偏舟。然而,我无知的下肢并不顺从脑神经系统的调控,虽然一只手下意识地在裤袋下倒伸着V字形的两指,(此为本书封面的一种标记),但却麻木地拖着沉重的双腿,在丈量这片古老的大地,不停顿地,一尺一尺地量,量它的内容,量它的神秘,量它几多“说不清”?我不知走了多少马路,只觉得很久、很久,很累、很累……
   
    是的,当年我也是这样迈出监狱的铁门时,便从一种方块的逆境,走向另一种圆圈的逆境。我在不公的日历页上,读完了大学,考取了律师。从85年开始,我一面劳心伤神地为生计劳碌奔波,一面苦守心志潜心研究撰写谈判专著,至今已历时10年。我始终慎记一句名言:人在逆境中最好的美德就是忍耐。春夏秋冬,我面壁咫尺寒舍;岁岁朝朝,我最先敲醒太阳。为完成这套百万字的写作计划,我写出了白发,写弯了颈椎,写大了一个儿子,也写去了整整一个青春时代。我背负着一种历史灌注而来的重力,在孤寂、荒芜的沙漠里,艰难地跋涉,一步一个重重的脚印,面对这如同刚刚“分娩”,气带尚连的“婴儿”,想不到它竟被黑影里伸来那只毛茸茸的手,死死扼住了喉咙,我怎能不掩卷浩叹它命运如此多乖,浩叹这古老的土地“说不清”的事情太多、太多。
   
    然而,我为人的执拗,就在于探究这些“说不清”。我不相信国家教委有什么理由禁止一套纯学术著作的出版。为此我特打通了北京一位朋友的电话。两天后,朋友在我指定的时间与电话中愤愤不平地说:国家教委干预出版之事纯系子虚乌有。正可谓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如此一来,又一些“说不清”鱼贯而来:出版社领导们貌似真诚的言谈背后,究竟有何苦衷?是什么人在黑幕里主谋、操纵,奢望把作者玩忽掌心之中?该系列书有何内容会使这些人诚慌诚恐,必欲置于死地而后安?
   
    二、这一问,我从此与该社系缘
   
    本系列丛书,由《谈判学研究——谈判的理论、方法与技巧》、《再赢一次——谈判的决策与对策》、《走向和局一一谈判的程序操作与要领》、《赢:赢新格局——跨越21世纪人脑大震荡》、《不战而胜——谈判案例评析》5部组成,是一套专事研究谈判哲学、理论、方法与技巧的纯学术著作。我在即将出所的《赢》稿后记中这样写道:我虽草民平生,但向来关注国际时局,执著于对人类社会演变趋势的探索,特别是人类进入全面分裂与对抗的那段历史。这种对人类整体命运长期的朝思暮想,使我逐步确定了一种信念:社会对抗终将走向对对抗时代的否定;全球性军备竞赛与意识形态僵持是断无前途的;人类只有从硝烟弥漫的壕沟,走向铺有绿呢的谈判桌,才能拓开社会发展的另一种历史——用妥协换和解。正是这种现实性的大彻大悟,主导了我将全部精力用于研究弥合人类社会裂痕的谈判,并把谈判作为一种神手补天的创造性思想工具和时代精神来加以弘扬。正是基于这一思路,80年代末期我完成了《谈判学研究》书稿,但受当时极为敏感的政治气候影响,1991年才在北京中国华侨出版公司被删掉了部分内容,以平、精装两种版本推出。该书面世后,国内十余家报刊先后报道、评介,共认为是我国首部从程序到实体,从理论到实践,全面系统地研究谈判的适用性学术专著。法制日报以“一门社会科学的创立宣言——评《谈判学研究》”为题发表书评,称该书的完成:创立了一门与整个历史关系颇大的社会科学——谈判学,并首次对此进行了研究。《谈判学研究》一书,便是其创立这门社会科学的宣言。青岛一位作协副主席在其发表的书评“化干戈为玉帛的学问—一读《谈判学研究》”一文中称:该书不仅仅只限于研究当今世界有关交易谈判技巧,还进行了大胆的尝试,将谈判作为一种人类文明的世界观和方法论,一种普遍适用于人际关系和社会生活多个领域的科学工具,从宏观和微观两个角度进行综合研究。无疑,这是谈判学系统的一大创举。
   
    92年初,我又完成了本系列丛书的第二部《再》稿。当时,我因华侨公司出版质量不佳,且拖欠稿费。一天我路过中国海洋大学出版社,恰巧有位社长走出门来,我随便问起该社的情况,他言谈坦诚、热情,没料到这一问,我从此与该社系缘。该社长在为丛书所加的“编辑的话”这样写道:“丛书的作者是一位年轻人。两年前,是《再赢一次》的书稿使我与他结缘。当时手稿中闪烁的思想火花,使我头脑豁然开朗,其理论的深刻又使我心中震颤不已。从事编辑工作多年,我所接触的书稿,多是从书本到书本的知识搬家,缺少新意,而像这样独树一帜,标新立异的书稿却是较少见到的……
   
    我当时向该社交稿的前提是:保证质量,4个月内见书。该社承诺后,我与他们签了《再》稿一本书的出版合同。后来该社仅在时间上守约,但出版质量不佳,稿酬拖延了半年才付。在此情况下,我便不想将全套丛书手稿再交该社出版。适时,前著《谈》书在省社科研究成果评选中获奖,且被海外学术界发现,多次要求买断版权,国内也有几家出版社愿提高稿酬,重新设计封面,全套出版谈判系列丛书。为此,作者已向华侨公司要出《谈》书的版权使用证明。但当我向海洋大学出版社提出同样请求时,却未能如愿。该社因《再》书销路不错,正要再次印刷,故不仅不同意出让该书出版权,且一再动员我将全套书稿交该社出版,条件是稿酬提高一倍,保证国内最好的封面设计和印刷质量,并列为全社出版重点,保证优先推出。当时我因该社态度至诚,且已有《再》书的独家出版权,故又只好放弃在他社出版的计划,与该社签了五部书的出版合同。
   
    三、致海洋大学出版社的一封公开信:“大道之行,天下为公”
   
    合同签订后,我依约交齐了5部书稿,且亲自审校每一本书稿清样,履行了作者应尽的全部义务。从心而论,该社对这套书的出版的确守信遵约,从社长到责编、美编、发行部门,无不投入;还特约了一位老报人协助工作,以求该套书能为出版社赢得国家出版奖。该社分管社长还特撰写了“编者的话—一站在新文明的起跑线上”,该文写道:这套丛书是在进行了对历史的反思、现实的应用和世界趋势前瞻所构成的三维空间中确立自己的坐标,营造自己的理论体系的……。作者为这套丛书付出了近十年的心血。为了构筑他的理论大厦,他没有做金钱的奴隶,也没有做权势的仆从,只有在寂寞的脚手架上苦苦地挥洒汗水。只要读过这套丛书,哪怕是其中的一本,你就不难发现作者思想的敏锐,视野的开阔,知识的丰富。同时,你也会体察到作者走出局限和突破传统匡范的勇气与胆识。 但该书正待出版发行,却突遭政治迫害。消息传开,不仅我义愤填膺,知情者纷纷不平,就连出版社上下工作人员也极为不服,正可谓“得道多助,失道寡助。”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