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力雄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王力雄作品选编]->[是否可以把西藏扩大一倍]
王力雄作品选编
·中国的崩溃可能不期而至
·“专制亡于内”的原理
·经济文革与政治动乱
·中国已无毛泽东
·“党内民主”是行不通的一国两制
·村民选举与政权断裂
·答冼岩——附西藏一国两制失败的教训
·中共为何不能变成社会民主党
·黄河上的木头垛
·永动机和永动机患者
《递进民主制》
·递进民主制概述
·《递进民主制规则》(草案)
·递进民主制怎样划分“层块”
·为何要对“层块”规模进行限制
·递进民主制的“层块”不对等
·递进民主制“层块”不对等的合理面
·递进民主制公民的多重参与
·履行公务的职能人员不实行递进民主
·递进民主制不实行三权分立
·递进民主制变一维分权为多维分权
·递进民主制的递进立法
·递进民主制下司法独立的界限及保障
·递进民主制的选举认定和法律审察
·以“递进民主”为中国政治转型的手段
·递进民主制怎样成为“矢量型求和结构”
·中共为实行递进民主制所做的准备
·递进民主制与社会主义
·递进民主制保证民主立足于“经验范围”
·结语:请上帝发笑
其它
·答海壁——关键在于社会权力是公有还是私有
·如何真正实现主权在民——答冼岩、海壁(上)
·任免权不应该定期行使——答冼岩、海壁(中)
·除非贿赂了全体人民——答冼岩、海壁(下)
·从嬉皮士到反抗者
·如何以非暴力结束专制政权(一)
·如何以非暴力结束专制政权(二)
·如何以非暴力结束专制政权(三)
·如何以非暴力结束专制政权(四)
·个人意志应该表达为矢量
·西方民主制无法成为“矢量型求和结构”
·个人意志如何进行矢量求和
·矢量求和需要“和载体”
·矢量求和的关键是体现少数
·为中共主动政改创造条件
·让大坝的每块砖上都有闸门
·对政党政治釜底抽薪
·中共的涅槃
·中共如何一揽子免去所有历史责任
·主动转型能让中共高层掌权时间更长
·高层改革者如何摆脱官僚集团制约
·找到“大是非”,占据制高点
·规模是民主最大的难题
·选举的“超经验范围”
·代议制民主解决不了规模问题
·“代表”与被代表者的差别
·西方民主制中的直接民主
·西方民主制的重大缺陷
·大规模民主中的公众局限
·大规模社会是专制制度得以形成的基础
·西方民主制如何解决规模难题
·“小是美好的”
·人民在经验范围外没有智慧
·要把决策者与人民之间隔开层次
·防止“个人”变成“群众人”
·选举结果不应该只取决票数
·什么样的民主能避免对台湾动武
·如何判断警察行为得当与否
·一种“嵌套式”的自治形式
·迄今的自治和联邦皆为徒有虚名
·什么样的联邦能把平面自治变成立体自治
·成立世界政府需具备的前提
·民主转型是民族冲突的催化剂
·民族主义是精英操纵的结果
·多民族混居状态下如何保持民族特性
·让少数民族失去独立动力
·是否可以把西藏扩大一倍
·从嬉皮士到反抗者
·西藏在中国之内的“合纵连横”
·如何防止西藏民主受神权操控
·最适合西藏的选举方法
·新疆独立是新疆继续分裂的开始
·维吾尔族没有能力控制新疆全境
·新疆未来的出路
·被滥用的称呼——“委员会”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为何只能由寡头把持
·代议制难以实现人民监督
·能够包容全体社会成员的委员会
·中国人大制度的虚假性
·当人民成为权力任免的源头
·民意何以实现"自组织"
·官场上的多米诺
·关于鸡蛋汤的汤的汤的汤的汤
·除非贿赂了全体人民
·美国的军队会政变吗?
·把社会直接建立于人性之私
·海壁:为什么《递进民主制》得不到广泛重视──向王力雄先生提个建议
·如何抓住“一天等于二十年”的历史时机——兼谢海壁先生
·如果89天安门实行另一种民主
·人类需要一辆自动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是否可以把西藏扩大一倍

   对达赖喇嘛提出的“整个藏区”统一,中国目前是不放心的。“整个藏区”共有240多万平方公里(比“西藏自治区”大一倍),占中国面积的四分之一。清代以来的数百年,中国政府一直在有意识地将“整个藏区”分割为两个部分,把其中一半面积分置于西藏周边四个省(川、青、甘、滇)管辖。这种格局已形成百年以上,让中国同意改变这种历史沿革的“治藏”方略和成果并不容易。

   中国如此分割西藏,前提就在于担心西藏独立。藏区统一将使藏族的领土、经济和行政成为一体,不仅实力大增,而且万一出问题,给中国带来的损失也扩大一倍。反过来说,只要消除了西藏独立的可能,藏区统一的问题就降为一个区域划分的技术问题,中国让步的可能性就会增加。因此,实行递进民主制等于给藏区统一铺平了道路。

   递进民主制不仅使西藏失去独立动力,其递进结构也决定了规模扩大不会导致“野心”随之增加。因为每个单元都是自治,自治的本质就是寻求自身利益而拒绝为自身之外的事物“奉献”,因此实行递进民主制不会使西藏成为统一体,反倒等于把它分成不同层面的多个自治体。其中每个自治体都保持“高度自治”,都谋求自身利益而非整体目标。所有藏区合并成“大西藏”,这个性质也不会改变。

   反之,合并为“大西藏”倒可能有利于中国。根据第四次人口普查资料,西藏自治区的藏族人口占总人口的95.46%,如果单独实行“高度自治”,几乎就是一个单一藏民族组成的自治体。而川、青、甘、滇四省藏区,藏族人口只占总人口的57.93%,把西藏自治区与四省藏区合并为“大藏区”,藏族人口的比例为70.84%(据中国藏学出版社《当代中国西藏人口》计算),非藏族居民的比例大大提高。从中国对西藏的主权出发,这种提高显然是有利的。另外,整个藏区统一还可以避免对同一藏族实行不同政策,这种问题曾造成过灾难性后果,如二十世纪五十年代西藏自治区保留传统制度,四省藏区却实行“民主改革”,结果导致发生“叛乱”,留下至今难解的“西藏问题”。

   还有一个因素应被考虑在内——递进民主制比西方民主制容易被北京接受。如果在西藏实行西方民主制,肯定是达赖喇嘛一方的人上台,中共方面的官员下台。这种结局是不能被共产党接受的。递进民主制则没有事先确定的输赢。流亡藏人即使回到西藏,也不能以流亡集团的身份掌权,因为经验范围内的递进民主是不受宏观层面和大众传媒操纵的,因此不会有政治集团立足的基础。每个希望当选的人都得进入实际生活。在那里,流亡者和共产党员完全平等。

   因此,如果达赖喇嘛把他的“中间道路”改一个词,变成“留在中国以递进民主制实现整个藏区的高度自治”,也许能够让北京多一些弹性,双方的对话也会变得容易一些。

   

   王力雄系列政论随笔:《递进民主—中国的第三条政治道路》第三篇 递进民主制可以实现中国的平顺转型第三章 不同民族与族群的共赢第三节 递进民主制如何解决西藏问题(之二)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