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力雄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王力雄作品选编]->[个人意志应该表达为矢量]
王力雄作品选编
《递进民主制》
·递进民主制概述
·《递进民主制规则》(草案)
·递进民主制怎样划分“层块”
·为何要对“层块”规模进行限制
·递进民主制的“层块”不对等
·递进民主制“层块”不对等的合理面
·递进民主制公民的多重参与
·履行公务的职能人员不实行递进民主
·递进民主制不实行三权分立
·递进民主制变一维分权为多维分权
·递进民主制的递进立法
·递进民主制下司法独立的界限及保障
·递进民主制的选举认定和法律审察
·以“递进民主”为中国政治转型的手段
·递进民主制怎样成为“矢量型求和结构”
·中共为实行递进民主制所做的准备
·递进民主制与社会主义
·递进民主制保证民主立足于“经验范围”
·结语:请上帝发笑
其它
·答海壁——关键在于社会权力是公有还是私有
·如何真正实现主权在民——答冼岩、海壁(上)
·任免权不应该定期行使——答冼岩、海壁(中)
·除非贿赂了全体人民——答冼岩、海壁(下)
·从嬉皮士到反抗者
·如何以非暴力结束专制政权(一)
·如何以非暴力结束专制政权(二)
·如何以非暴力结束专制政权(三)
·如何以非暴力结束专制政权(四)
·个人意志应该表达为矢量
·西方民主制无法成为“矢量型求和结构”
·个人意志如何进行矢量求和
·矢量求和需要“和载体”
·矢量求和的关键是体现少数
·为中共主动政改创造条件
·让大坝的每块砖上都有闸门
·对政党政治釜底抽薪
·中共的涅槃
·中共如何一揽子免去所有历史责任
·主动转型能让中共高层掌权时间更长
·高层改革者如何摆脱官僚集团制约
·找到“大是非”,占据制高点
·规模是民主最大的难题
·选举的“超经验范围”
·代议制民主解决不了规模问题
·“代表”与被代表者的差别
·西方民主制中的直接民主
·西方民主制的重大缺陷
·大规模民主中的公众局限
·大规模社会是专制制度得以形成的基础
·西方民主制如何解决规模难题
·“小是美好的”
·人民在经验范围外没有智慧
·要把决策者与人民之间隔开层次
·防止“个人”变成“群众人”
·选举结果不应该只取决票数
·什么样的民主能避免对台湾动武
·如何判断警察行为得当与否
·一种“嵌套式”的自治形式
·迄今的自治和联邦皆为徒有虚名
·什么样的联邦能把平面自治变成立体自治
·成立世界政府需具备的前提
·民主转型是民族冲突的催化剂
·民族主义是精英操纵的结果
·多民族混居状态下如何保持民族特性
·让少数民族失去独立动力
·是否可以把西藏扩大一倍
·从嬉皮士到反抗者
·西藏在中国之内的“合纵连横”
·如何防止西藏民主受神权操控
·最适合西藏的选举方法
·新疆独立是新疆继续分裂的开始
·维吾尔族没有能力控制新疆全境
·新疆未来的出路
·被滥用的称呼——“委员会”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为何只能由寡头把持
·代议制难以实现人民监督
·能够包容全体社会成员的委员会
·中国人大制度的虚假性
·当人民成为权力任免的源头
·民意何以实现"自组织"
·官场上的多米诺
·关于鸡蛋汤的汤的汤的汤的汤
·除非贿赂了全体人民
·美国的军队会政变吗?
·把社会直接建立于人性之私
·海壁:为什么《递进民主制》得不到广泛重视──向王力雄先生提个建议
·如何抓住“一天等于二十年”的历史时机——兼谢海壁先生
·如果89天安门实行另一种民主
·人类需要一辆自动车
·盘点中共政权的资源
·代议制难以实现人民监督
·西方民主制只能“剧变”
·如何解决村民自治的最大障碍
·对中共建立的管理系统去党化
·胡平、王力雄分析中共“六四困境”
·肢解官僚机器
·中国村庄是否要物业公司管理
·处于困境的国有企业职工自救
·传统组织形式的NGO之危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个人意志应该表达为矢量

   在封建专制社会,个人是不能有自己意志的,全部被统一在君王或领主的意志之下。个人被当成单纯的数量,是“丁”,是“口”,是“万民”。

   民主制度给了人说不的权力,但是把个人意志的表达限定在一正一负两种取向,成为“是”或“否”、“赞成”或“反对”两种对立的数量。

   在古代民主制中,少数必须放弃自己的意志;近代民主制有了进步,少数可以保留自己的意志,但决策只能按照多数人的意志。

   其实不同个人的意志是千差万别的,正负取向只是两个极端,绝大多数的个人意志是处于极端之间的不同位置。仔细区分,世界找不到任何一模一样的个人意志。哪怕是孪生兄弟,彼此的意志也会有不同。

   何况一个完整的个人意志本身就是由众多取向(针对不同问题)组成的。当人对某个单一问题回答赞成时,体现的只是其中一个取向,那取向放在其完整的个人意志中,却可能被其他取向偏转或抵消。例如孤立地问一个少数民族成员是否愿意民族独立,其可能回答愿意,但如果问其是否愿意为此家破人亡,就可能回答不愿意。这种时候,只对单一问题进行表决,把别的问题回避或隐藏起来,实际是一种误导,得到的也是假象。又比如,对同一个总统候选人,同一个选民可能对其某项政策赞成百分之八十,对其另一项政策反对百分之六十,对其第三项政策希望有具体修改……而在西方民主制中,却一律只能简化为或正或负的数量——同意还是反对其成为总统。

   这种取向无限丰富的个人意志不应该被当作数量对待,而应该被当作矢量。矢量和数量一样有大小,但其最主要的特点是具有方向。它可以用一个带箭头的线段来表示。线段长度代表量的大小,箭头表示量的方向。矢量可以指向一个球面的任意方向,因此比起只有正负两极的数量,矢量具有无限的丰富性。

   西方民主制没有能力体现这种丰富性。从对社会成员个人意志进行求和的角度,我把西方民主制称为的“数量型求和结构”。

   作为矢量,个人意志只有方向不同,却无大小之分。如同对人的生命不能分高低贵贱一样,个人意志的平等也应该是一种天赋人权。虽然不同的人对社会所起的作用并不相同,但是个人的作用不是个人意志,而是个人意志的结果。结果的不相等不能说明个人意志的大小不相等。但是西方民主制不能实现这种平等, “数量型求和结构”只能是赢家通吃,而“少数”是由投票无效的人组成。即使反对票占了49.9%,结果也等于是一张没有。在那种情况下,50.1%的赢方之个人意志,大小等于是输方个人意志的两倍。这显然不能被视为是公正的。

   因此,在我看来,西方民主制达到的民主远不够完善。说到这,可想而知的是那些把西方民主视为“历史终结”的朋友会立刻抛出“不是最好而是最不坏”的标准答案。然而,进一步完善民主制度的努力应该因为这种答案就终结吗?既然承认了不完善,就更应该进一步去完善,不能因为事先自认了不完善就可以不再完善,那才令人费解。

   

   王力雄系列政论随笔:

   《递进民主—中国的第三条政治道路》第二篇 递进民主制第三章 递进民主与西式民主的不同第一节 “数量之和”与“矢量之和” (之一)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