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力雄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王力雄作品选编]->[如何以非暴力结束专制政权(三) ]
王力雄作品选编
·以“递进民主”为中国政治转型的手段
·递进民主制怎样成为“矢量型求和结构”
·中共为实行递进民主制所做的准备
·递进民主制与社会主义
·递进民主制保证民主立足于“经验范围”
·结语:请上帝发笑
其它
·答海壁——关键在于社会权力是公有还是私有
·如何真正实现主权在民——答冼岩、海壁(上)
·任免权不应该定期行使——答冼岩、海壁(中)
·除非贿赂了全体人民——答冼岩、海壁(下)
·从嬉皮士到反抗者
·如何以非暴力结束专制政权(一)
·如何以非暴力结束专制政权(二)
·如何以非暴力结束专制政权(三)
·如何以非暴力结束专制政权(四)
·个人意志应该表达为矢量
·西方民主制无法成为“矢量型求和结构”
·个人意志如何进行矢量求和
·矢量求和需要“和载体”
·矢量求和的关键是体现少数
·为中共主动政改创造条件
·让大坝的每块砖上都有闸门
·对政党政治釜底抽薪
·中共的涅槃
·中共如何一揽子免去所有历史责任
·主动转型能让中共高层掌权时间更长
·高层改革者如何摆脱官僚集团制约
·找到“大是非”,占据制高点
·规模是民主最大的难题
·选举的“超经验范围”
·代议制民主解决不了规模问题
·“代表”与被代表者的差别
·西方民主制中的直接民主
·西方民主制的重大缺陷
·大规模民主中的公众局限
·大规模社会是专制制度得以形成的基础
·西方民主制如何解决规模难题
·“小是美好的”
·人民在经验范围外没有智慧
·要把决策者与人民之间隔开层次
·防止“个人”变成“群众人”
·选举结果不应该只取决票数
·什么样的民主能避免对台湾动武
·如何判断警察行为得当与否
·一种“嵌套式”的自治形式
·迄今的自治和联邦皆为徒有虚名
·什么样的联邦能把平面自治变成立体自治
·成立世界政府需具备的前提
·民主转型是民族冲突的催化剂
·民族主义是精英操纵的结果
·多民族混居状态下如何保持民族特性
·让少数民族失去独立动力
·是否可以把西藏扩大一倍
·从嬉皮士到反抗者
·西藏在中国之内的“合纵连横”
·如何防止西藏民主受神权操控
·最适合西藏的选举方法
·新疆独立是新疆继续分裂的开始
·维吾尔族没有能力控制新疆全境
·新疆未来的出路
·被滥用的称呼——“委员会”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为何只能由寡头把持
·代议制难以实现人民监督
·能够包容全体社会成员的委员会
·中国人大制度的虚假性
·当人民成为权力任免的源头
·民意何以实现"自组织"
·官场上的多米诺
·关于鸡蛋汤的汤的汤的汤的汤
·除非贿赂了全体人民
·美国的军队会政变吗?
·把社会直接建立于人性之私
·海壁:为什么《递进民主制》得不到广泛重视──向王力雄先生提个建议
·如何抓住“一天等于二十年”的历史时机——兼谢海壁先生
·如果89天安门实行另一种民主
·人类需要一辆自动车
·盘点中共政权的资源
·代议制难以实现人民监督
·西方民主制只能“剧变”
·如何解决村民自治的最大障碍
·对中共建立的管理系统去党化
·胡平、王力雄分析中共“六四困境”
·肢解官僚机器
·中国村庄是否要物业公司管理
·处于困境的国有企业职工自救
·传统组织形式的NGO之危机
·在NGO中应用递进民主制
·关于NGO应用递进民主制的一些问题
·乡村宗族的黑帮化
·如何消解宗族势力
·反制村霸需用民主的暴力
·西藏面对的两种帝国主义——透视唯色事件
·赵紫阳的等待
·新疆追记
·《新疆追记》全文
·枪杆子已经不能出政权
·西藏面对的两种帝国主义—透视唯色事件
·达赖喇嘛呼吁扭转恶劣风尚
·中国从文革得到什么?
·《以超越者联盟突破精英联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如何以非暴力结束专制政权(三)

   三、破解专制镇压的灵丹妙药是“法不治众”

   

   递进民主制能做到和平接管权力,首先在于它的“层块”方式使选举无需主持选举的机构,选举者能够自发进行。这一性质对于专制压制下实现民主突破起决定作用。大规模举离不开组织者、投票站、规定时间、计算选票等因素,必须事先有主持选举的机构。专制权力只要不允许那种机构出现,即便乡一级规模的直接选举都无法进行,遑论全国范围的选举。因此,以直接选举方式实现民主转型,仅为能成立主持选举的机构,都得先在整体上改换政权(或旧政权自我改变)。

   

   递进民主制从基层和最小的局部起步,所有的选举都在人数有限的“层块”范围内举行,因此无需主持选举的机构和程序,也不用政权先发生整体改变。发生对抗的激烈程度会远低于改换政权那种整体对抗。另外,递进民主制的递进委员会使决策总是一种集体行为——因为每个人都是委员会成员,决策是委员会共同制定的。这就构成了专制政权进行镇压的难题——法不责众。专制镇压的一贯思路是“打蛇打头”,抓住个别“黑手”,其他参与者就会瓦解溃散。递进民主制却相反,“黑手”不是个别当选者,而是多数选举者。当选者是被选举者“操纵”的。主动者是多数。镇压机器从来只是对少数有效,面对多数却没有办法。对当选者下手不符合道理,也不解决问题,即使抓走当选的主任,委员会可以立刻再选出新主任。如果扩大镇压面,连委员会成员一块抓,那些委员又是由其下更多的选举者所选。这样层层推下去,最后一层选举者是全体民众。即使是最暴力的政权,也不能把所有民众都抓进监狱吧。从这个角度,暴力对递进民主制就失去了效力。这就是递进民主制对抗镇压的最大力量。

   

   当然,专制当局可以用关押当选者作为一种威慑,杀鸡给猴看,让其他人再不敢当选,递进民主制也就断了发展可能。这时就需要付出一些牺牲,需要有一些在高压下敢于当选并随之入狱的人。这也是甘地曾经提倡的“填满监狱”——抓一个再选一个,只要不停地选下去,当局难道能不停地抓下去吗?那是一场比赛,究竟是暴力能坚持,还是非暴力能坚持。我相信递进民主制最终能赢,今日中国毕竟有了讲法治的门面,并且受着国际社会制约,它不能把“当选”当成多大罪名,也不能像毛时代那样进行无限迫害。而只要代价不是承受不起,敢于入狱的当选者却会由此得到尊重和拥戴,“填满监狱”的运动就有开展起来的基础,当选者也就可以前仆后继,层出不穷。

   

   何况递进民主制除了选举还有其他非暴力不合作手段。举例说,如果通过递进民主产生的乡长被当局抓走,选举了那个乡长的各村主任仍然不会承认当局委任的乡长,也不接受当局通过其下达的指令,结果就相当于当局丧失了与那个乡对话的“接口”,也就失去了对那个乡的控制。这种非暴力不合作对当局的制约是致命的,掐住的是权力之命脉,因此比其他非暴力手段都要有效。譬如收税,当选的村委会可以照做,但是收上的税只能交给村委会主任选举的乡长,而不交给当局任命的乡长。那么当局抓走村委会主任选的乡长,就同时失去了那个乡的税收。一个县有若干这样的乡,财政可能就要难以承受。因此在镇压无效的情况下,县当局不是没有可能做出让步的。

   

   非暴力不合作如果只是单纯不合作也不行,因为那同样会伤害自己,就像罢工使罢工者失去收入而不能持久一样。最有力量的不合作应该是在不与当局合作的同时,能够保持内部的合作与日常运转,才能在坚持的比赛中让当局先败。递进民主制能把对当局的不合作和内部的合作最好地协调起来,从而使乌合之众的百姓能够与组织严密的专制政权进行长期和有效的抗争。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