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力雄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王力雄作品选编]->[任免权不应该定期行使——答冼岩、海壁(中)]
王力雄作品选编
·递进民主制不实行三权分立
·递进民主制变一维分权为多维分权
·递进民主制的递进立法
·递进民主制下司法独立的界限及保障
·递进民主制的选举认定和法律审察
·以“递进民主”为中国政治转型的手段
·递进民主制怎样成为“矢量型求和结构”
·中共为实行递进民主制所做的准备
·递进民主制与社会主义
·递进民主制保证民主立足于“经验范围”
·结语:请上帝发笑
其它
·答海壁——关键在于社会权力是公有还是私有
·如何真正实现主权在民——答冼岩、海壁(上)
·任免权不应该定期行使——答冼岩、海壁(中)
·除非贿赂了全体人民——答冼岩、海壁(下)
·从嬉皮士到反抗者
·如何以非暴力结束专制政权(一)
·如何以非暴力结束专制政权(二)
·如何以非暴力结束专制政权(三)
·如何以非暴力结束专制政权(四)
·个人意志应该表达为矢量
·西方民主制无法成为“矢量型求和结构”
·个人意志如何进行矢量求和
·矢量求和需要“和载体”
·矢量求和的关键是体现少数
·为中共主动政改创造条件
·让大坝的每块砖上都有闸门
·对政党政治釜底抽薪
·中共的涅槃
·中共如何一揽子免去所有历史责任
·主动转型能让中共高层掌权时间更长
·高层改革者如何摆脱官僚集团制约
·找到“大是非”,占据制高点
·规模是民主最大的难题
·选举的“超经验范围”
·代议制民主解决不了规模问题
·“代表”与被代表者的差别
·西方民主制中的直接民主
·西方民主制的重大缺陷
·大规模民主中的公众局限
·大规模社会是专制制度得以形成的基础
·西方民主制如何解决规模难题
·“小是美好的”
·人民在经验范围外没有智慧
·要把决策者与人民之间隔开层次
·防止“个人”变成“群众人”
·选举结果不应该只取决票数
·什么样的民主能避免对台湾动武
·如何判断警察行为得当与否
·一种“嵌套式”的自治形式
·迄今的自治和联邦皆为徒有虚名
·什么样的联邦能把平面自治变成立体自治
·成立世界政府需具备的前提
·民主转型是民族冲突的催化剂
·民族主义是精英操纵的结果
·多民族混居状态下如何保持民族特性
·让少数民族失去独立动力
·是否可以把西藏扩大一倍
·从嬉皮士到反抗者
·西藏在中国之内的“合纵连横”
·如何防止西藏民主受神权操控
·最适合西藏的选举方法
·新疆独立是新疆继续分裂的开始
·维吾尔族没有能力控制新疆全境
·新疆未来的出路
·被滥用的称呼——“委员会”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为何只能由寡头把持
·代议制难以实现人民监督
·能够包容全体社会成员的委员会
·中国人大制度的虚假性
·当人民成为权力任免的源头
·民意何以实现"自组织"
·官场上的多米诺
·关于鸡蛋汤的汤的汤的汤的汤
·除非贿赂了全体人民
·美国的军队会政变吗?
·把社会直接建立于人性之私
·海壁:为什么《递进民主制》得不到广泛重视──向王力雄先生提个建议
·如何抓住“一天等于二十年”的历史时机——兼谢海壁先生
·如果89天安门实行另一种民主
·人类需要一辆自动车
·盘点中共政权的资源
·代议制难以实现人民监督
·西方民主制只能“剧变”
·如何解决村民自治的最大障碍
·对中共建立的管理系统去党化
·胡平、王力雄分析中共“六四困境”
·肢解官僚机器
·中国村庄是否要物业公司管理
·处于困境的国有企业职工自救
·传统组织形式的NGO之危机
·在NGO中应用递进民主制
·关于NGO应用递进民主制的一些问题
·乡村宗族的黑帮化
·如何消解宗族势力
·反制村霸需用民主的暴力
·西藏面对的两种帝国主义——透视唯色事件
·赵紫阳的等待
·新疆追记
·《新疆追记》全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任免权不应该定期行使——答冼岩、海壁(中)

   ◎ 随时选举——递进民主的关键

   如果一个皇帝只能四年任免一次手下大臣,可想而知他的权力要大打折扣。即使大臣总体上还得服从,但在很多具体问题上都可以(而且必然会)按照自己的意志而不是皇帝的意志做。皇帝的权力之所以是绝对的,很大程度就在于他对官员的任免是随时的。

   民主制度是以民众选举为权力源头,但西方民主制下民众的权力之所以有限,原因之一就在于不能随时选举,只能间隔数年进行一次,因而给了当选者脱离民众意志的可能。

   之所以不能随时选举,是因为西方民主制的选举是一种大规模选举,每次选举都是大动干戈,成本高昂,而且必须有选举机构主持。递进民主制的选举却是在小范围进行,无论是在一个自然村,还是在三十一个省长组成的国家管理委员会,选举随时都可以方便地举行。村里人可以端着饭碗聚到村头,省长们则可以开电视会议。因为这种选举成本极为低廉,随时选举就成为可行,从而也就能够制约当选者必须随时服从选举者。

   有人认为这种随时选举的实际成本也很高,而且会造成社会处于不停的选举动荡。从累计角度,所有成本加在一起也许不低,然而因为是被众多层块分摊,对每个层块而言成本就低到可以忽略不计。如同累加人类每天消耗于呼吸的能量,结果也肯定惊人,但分散于每个人就成为不知不觉一样。对陷入不停选举的担心也是不必要的。因为有了随时选举的前提,每个当选者(各层块的委员会主任兼行政首长)在进行任何决策和行使职责之前,都会在头脑中首先进行“模拟选举”——即对他的决策和用权,委员会中反对和赞成将会是怎样比例。他总是要力使自己得到多数赞成,并为此随时进行精细的调整和修正。通过这种“模拟选举”对当选者的自我约束,使其作为总是能够获得多数选举者的赞成,现实的选举在很大程度上也就成为不需要实际发生的了。因此我相信,在递进民主制中,很多合适的当选者可以相当稳定地长期保留于当选位置上。

   ◎经验的延伸

   冼岩认为除了第一层级,“在每一环节、每一‘层块’,都存在着尽力削弱来自最底层声音的足够力量和动力……自第二层级以上,这样的利益集团成员,其利益立场就已经与处于最底层民众的利益没有多少共同性……能否当选的关键已不在于你是否有才有德、也不在于你是否为民为公,而在于你能否最大限度满足本‘委员会’小集团的利益”。

   冼岩的看法有普遍性,也是认为递进民主制无法成立的主要根据。这是出于对权力本性的怀疑,是合理的。然而我从来没有把权力设想为是可以自觉“为人民服务”的。对权力永远需要缰绳,而递进民主能不能提供一个不断裂的缰绳呢?

   我从“经验的延伸”来说明这个问题。一个工人可以充分了解自己工段的情况,同时他无疑还可以了解一部分工段的上级——车间的情况,知道车间的大事,对车间其他工段的情况会有听闻,还能通过各种正式非正式的渠道得知其他工段长或车间干部的一些情况。毕竟车间就在身边,一部分经验不难延伸过去。同样,其他层块——如一个地区的县长,他们除了充分了解本地区情况,对省里情况也会有一定知晓(如果接触过今日中国官场的县官,就会知道他们对本省高官的情况经常是如数家珍)。这种经验的延伸是一种必然状态。可以说任何“母子”形式的组织结构,“子结构”成员都有向“母结构”延伸经验的能力。延伸的多少与母子结构各自的规模成反比,规模愈小,延伸愈多。

   只要有一定的经验延伸(对上一层块有部分了解),对递进民主制而言就够用了。村长在乡一级委员会的所作所为,重要事务不可能完全瞒住村民。如果他利用职权为个人谋私利,迟早会被村民察觉,那时他就会被村民随时举行的选举罢免。因此他想当村长就必须克尽职守、不敢谋私。那么,这样的村长又会怎样对待由其选举的乡长呢?首先他不能和乡长结成背叛村民的谋私集团,因为那会被村民发现而遭到罢免。同时他也不能对乡长在本层块和上一层块的谋私装作看不见,任其去做,因为那等于未尽职守,也会被村民发现而遭罢免。他能做的首先是选举一个对本村全体民众最有利的乡长,其次是一旦发现那乡长在本层块或上一层块的作为有损本村民众利益时,就要求对其进行罢免——这是经验延伸带来的任免延伸。当一个乡的每个村长都这样做时,乡长就只有尽心为本乡大多数民众好好服务,才能保持当选的位置。这种“经验延伸”和“任免延伸”可以一级一级不断延伸,中间不会发生中断。因此,一直到最高层——国家管理委员会,都将被这种延伸所约束,都需要对选举其的下级层块负责。而这种层层负责最终的结果就是对民众负责。

   形象比喻就像多米诺牌,第一块牌压住第二块牌,第二块再压住第三块……一直压到第N块。每块牌压在下一块牌上的那部分就相当于“经验的延伸”。即使只压住一点,下一块牌的任何动作也都会传递到前一块牌上。第一块牌是民众,他们的经验延伸只压在第一级层块的当选者上,但是第一级层块的当选者又压在第二级层块的当选者上……直到第N级层块的当选者。这时,虽然民众的经验和任免已经离N级层块当选者很远,但是其却不能摆脱民众的制约。如同第N块牌倒下是因为第一块牌倒下导致的一样,想让第N块牌自由,就必须把前面的所有牌——直到第一块牌——都挪开才能做到。因此,只要民众能够随时进行最低层块的选举,就能通过这种“一层压一层”的关系,控制住所有层块。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