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力雄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王力雄作品选编]->[如何真正实现主权在民——答冼岩、海壁(上)]
王力雄作品选编
·西藏问题的文化反思
·逐层递选制与民主制:解决西藏问题的方法比较
·退出中国作家协会的声明
·渴望堕落:谈当代中国知识分子的痞子化
·就阿安扎西案的三项疑点呼吁最高院提审
·90多位汉藏朋友送给王力雄的话
·【旧文重读】武器消灭不了仇恨
·联邦制的问题与解决——以西藏为例
·灵魂纪念馆
·中国的宗教政策正在毁灭藏传佛教
·网上签名的技术思考
·专制政权如何保证“内部人”效忠
·中国的崩溃可能不期而至
·“专制亡于内”的原理
·经济文革与政治动乱
·中国已无毛泽东
·“党内民主”是行不通的一国两制
·村民选举与政权断裂
·答冼岩——附西藏一国两制失败的教训
·中共为何不能变成社会民主党
·黄河上的木头垛
·永动机和永动机患者
《递进民主制》
·递进民主制概述
·《递进民主制规则》(草案)
·递进民主制怎样划分“层块”
·为何要对“层块”规模进行限制
·递进民主制的“层块”不对等
·递进民主制“层块”不对等的合理面
·递进民主制公民的多重参与
·履行公务的职能人员不实行递进民主
·递进民主制不实行三权分立
·递进民主制变一维分权为多维分权
·递进民主制的递进立法
·递进民主制下司法独立的界限及保障
·递进民主制的选举认定和法律审察
·以“递进民主”为中国政治转型的手段
·递进民主制怎样成为“矢量型求和结构”
·中共为实行递进民主制所做的准备
·递进民主制与社会主义
·递进民主制保证民主立足于“经验范围”
·结语:请上帝发笑
其它
·答海壁——关键在于社会权力是公有还是私有
·如何真正实现主权在民——答冼岩、海壁(上)
·任免权不应该定期行使——答冼岩、海壁(中)
·除非贿赂了全体人民——答冼岩、海壁(下)
·从嬉皮士到反抗者
·如何以非暴力结束专制政权(一)
·如何以非暴力结束专制政权(二)
·如何以非暴力结束专制政权(三)
·如何以非暴力结束专制政权(四)
·个人意志应该表达为矢量
·西方民主制无法成为“矢量型求和结构”
·个人意志如何进行矢量求和
·矢量求和需要“和载体”
·矢量求和的关键是体现少数
·为中共主动政改创造条件
·让大坝的每块砖上都有闸门
·对政党政治釜底抽薪
·中共的涅槃
·中共如何一揽子免去所有历史责任
·主动转型能让中共高层掌权时间更长
·高层改革者如何摆脱官僚集团制约
·找到“大是非”,占据制高点
·规模是民主最大的难题
·选举的“超经验范围”
·代议制民主解决不了规模问题
·“代表”与被代表者的差别
·西方民主制中的直接民主
·西方民主制的重大缺陷
·大规模民主中的公众局限
·大规模社会是专制制度得以形成的基础
·西方民主制如何解决规模难题
·“小是美好的”
·人民在经验范围外没有智慧
·要把决策者与人民之间隔开层次
·防止“个人”变成“群众人”
·选举结果不应该只取决票数
·什么样的民主能避免对台湾动武
·如何判断警察行为得当与否
·一种“嵌套式”的自治形式
·迄今的自治和联邦皆为徒有虚名
·什么样的联邦能把平面自治变成立体自治
·成立世界政府需具备的前提
·民主转型是民族冲突的催化剂
·民族主义是精英操纵的结果
·多民族混居状态下如何保持民族特性
·让少数民族失去独立动力
·是否可以把西藏扩大一倍
·从嬉皮士到反抗者
·西藏在中国之内的“合纵连横”
·如何防止西藏民主受神权操控
·最适合西藏的选举方法
·新疆独立是新疆继续分裂的开始
·维吾尔族没有能力控制新疆全境
·新疆未来的出路
·被滥用的称呼——“委员会”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为何只能由寡头把持
·代议制难以实现人民监督
·能够包容全体社会成员的委员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如何真正实现主权在民——答冼岩、海壁(上)

   首先衷心感谢冼岩和海壁两位先生对我文章的回应。

   两位先生对递进民主制的批评,有两点是相似的,一是普通民众在这种体制中没有参与宏观决策和直接制约上层的权力;二是因此无法避免权力上层结成利益集团,背叛乃至剥夺民众利益。两点中的前一点是原因,后一点是结果。

   这是直捣核心的批评。这么多年,几乎每个刚接触递进民主制的朋友都会提出与此相似的怀疑。如果真会发生这样的情况,递进民主制当然就毫不可取。

   我在构思这个文章系列时,曾想是否先解答这个问题。后来没有那样做的原因,是觉得应该把递进民主制的规则交待清楚,然后按照逻辑顺序进行论证,循序渐进地进入到核心。因为不在前面交待清楚整体的逻辑,单纯就事论事地解答问题,必然招致诘问的步步进逼,最终还是需要把整个逻辑体系讲清才能完成解答。不过现在看,顺序论述的方式缺乏互动,没有生气,容易显得枯燥。借冼、海两位先生的质疑,我先在这里以答辩方式交待一些概念和逻辑,也请两位先生进一步指教。

   冼岩先生描述递进民主制可能出现的糟糕前景,逻辑上都是通的,我挑不出毛病。我们的不同不在后面的逻辑,而是最初的前提。这个前提就是——递进民主制只给予民众“最底层次公共事务的决策权和选择权”,是否“堵塞了他们参与对于他们切身利益更为重要的上面诸多层次政治决策的渠道”(引号为冼岩语)?如果是,冼岩后面的推导就成立,如果不是也就不成立。

   ◎ 在递进民主制中,民众拥有的是最小权力还是最大权力?

   表面看,在递进民主制中,民众只能作为最基层的管理委员会成员,选举最基层的领导者,因此被认为只拥有最小权力。这种对权力大小的衡量标准是管事多少。但是权力大小真正标准应该是服从关系,也就是谁服从谁。所谓一级压一级,离权力源头越近,权力越大,最大的权力当然就是权力源头——也即主权。

   递进民主制与极权专制的权力源头正好相反,专制的权力源头在金字塔顶尖,而递进民主制的权力源头在金字塔底座(或者非要以上下形容的话,递进民主制的权力结构可比喻为“倒金字塔”)。这不仅仅是一种形容,具体讲,任免者比被任免者的权力大,这是公认常识。在一个权力序列中,只任免而不受任免者就是权力源头。在递进民主制的权力序列,民众就是这个只任免而不受任免的源头。他们任命(选举)基层领导人,而基层领导人再任命(选举)高一层领导人,权力就是这样一层一层被决定。这就跟在极权专制社会,君主任命高层重臣,重臣任命中层官员,中层官员任命低级官吏一样,也是一层一层被决定,只不过二者方向相反,一个是自下而上,一个是自上而下。

   递进民主制的主权不是单一的,而是被众多民众分摊。这与“朕即国家”那种简洁明了的主权归属相比不那么容易把握。然而民主制度发展的一个特征就是主权趋于分散。递进民主制把主权分散于全民,是对“主权在民”的实现。

   ◎ 民众的权力与君主的权力

   在专制社会,君主并不需要把任命权延伸到权力序列末端(不指那种象征性任命),只需通过任免最近一层的几十个官员,就可以利用权力任免的序列使其意志在各层得到实现;那么,在递进民主制社会,民众为什么不可以通过任免最近一层的几百万个官员,再利用权力任免的序列,使民众意志在各层得到实现呢?二者的逻辑本是一样的。

   事实上,自下而上的权力序列,应该比自上而下的权力序列更能体现权力源头的意志。因为自上而下的权力序列是一种以少制多的结构,少数上级无力充分看管多数下级,也难以与其保持信息对称,因此总是免不了阳奉阴违,“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以及贪污腐败、假公济私等。而自下而上的权力序列却是一种以多制少的结构,能保证权力源头的意志在层层传递的过程中把损失减到最小。

   ◎ 下级层块服从上级层块意味什么

   有人会这样质疑:“你说递进民主制的民众有最大的权力,又说权力大小根据服从关系而定,而《递进民主制规则》第八条规定——‘公权组织委员会制定的法律或法律性决定对辖区所有组织(包括众权组织和私权组织)及个人有效。下级层块与各类组织通过的法律或法律性决定如与所属上级层块的法律或法律性决定相违反,上级层块有权予以撤销,必要时给予制裁。’那么民众所处的层块是在最底层,就等于要服从其上每一级层块,怎么能说民众拥有最大权力呢?”

   这个质疑的确不易回答,因为需要使用一个“矢量和”的概念。那个概念要经过比较复杂的论证才能说清。后面我会按顺序逐步说明,《溶解权力——逐层递选制》一书(http://www.dijin-democracy.net/wanglx/index.html)也有对此的论述。这里先做一个简单解释:

   在递进民主的体制中,层块不是个人,而是代表民众结成的集合体。低的层块集合的是数量少的民众,高的层块集合的是数量多的民众。所以低层块服从高层块,不等于民众服从当权者,而是少数服从多数,也即耳熟能详的“多数原则”。当一个民众集合体中的少数要违背整个集合体达成的协议(立法),当然是不应该允许的。如果其坚持要破坏多数原则,对其制裁也是合理的。

   质疑者会接着追问,凭什么说高层块就是多数民众的代表,所有高高在上的专制者不都说自己是人民的代表,并且以多数的名义镇压少数吗?——这就是递进民主制的不同,递进民主制推举的代表是不可能脱离民众与假冒民众的,原因就在于递进民主制以“随时选举”进行任免。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