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力雄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王力雄作品选编]->[赵紫阳的等待 ]
王力雄作品选编
·王力雄简历
·坚持正义是写作自由第一要义--领取首届写作自由奖答谢辞(带图片)
·坚持正义是写作自由第一要义--领取首届写作自由奖答谢辞
·“西部大开发”的代价
·毛泽东主义与人间天堂
·西藏问题的文化反思
·逐层递选制与民主制:解决西藏问题的方法比较
·退出中国作家协会的声明
·渴望堕落:谈当代中国知识分子的痞子化
·就阿安扎西案的三项疑点呼吁最高院提审
·90多位汉藏朋友送给王力雄的话
·【旧文重读】武器消灭不了仇恨
·联邦制的问题与解决——以西藏为例
·灵魂纪念馆
·中国的宗教政策正在毁灭藏传佛教
·网上签名的技术思考
·专制政权如何保证“内部人”效忠
·中国的崩溃可能不期而至
·“专制亡于内”的原理
·经济文革与政治动乱
·中国已无毛泽东
·“党内民主”是行不通的一国两制
·村民选举与政权断裂
·答冼岩——附西藏一国两制失败的教训
·中共为何不能变成社会民主党
·黄河上的木头垛
·永动机和永动机患者
《递进民主制》
·递进民主制概述
·《递进民主制规则》(草案)
·递进民主制怎样划分“层块”
·为何要对“层块”规模进行限制
·递进民主制的“层块”不对等
·递进民主制“层块”不对等的合理面
·递进民主制公民的多重参与
·履行公务的职能人员不实行递进民主
·递进民主制不实行三权分立
·递进民主制变一维分权为多维分权
·递进民主制的递进立法
·递进民主制下司法独立的界限及保障
·递进民主制的选举认定和法律审察
·以“递进民主”为中国政治转型的手段
·递进民主制怎样成为“矢量型求和结构”
·中共为实行递进民主制所做的准备
·递进民主制与社会主义
·递进民主制保证民主立足于“经验范围”
·结语:请上帝发笑
其它
·答海壁——关键在于社会权力是公有还是私有
·如何真正实现主权在民——答冼岩、海壁(上)
·任免权不应该定期行使——答冼岩、海壁(中)
·除非贿赂了全体人民——答冼岩、海壁(下)
·从嬉皮士到反抗者
·如何以非暴力结束专制政权(一)
·如何以非暴力结束专制政权(二)
·如何以非暴力结束专制政权(三)
·如何以非暴力结束专制政权(四)
·个人意志应该表达为矢量
·西方民主制无法成为“矢量型求和结构”
·个人意志如何进行矢量求和
·矢量求和需要“和载体”
·矢量求和的关键是体现少数
·为中共主动政改创造条件
·让大坝的每块砖上都有闸门
·对政党政治釜底抽薪
·中共的涅槃
·中共如何一揽子免去所有历史责任
·主动转型能让中共高层掌权时间更长
·高层改革者如何摆脱官僚集团制约
·找到“大是非”,占据制高点
·规模是民主最大的难题
·选举的“超经验范围”
·代议制民主解决不了规模问题
·“代表”与被代表者的差别
·西方民主制中的直接民主
·西方民主制的重大缺陷
·大规模民主中的公众局限
·大规模社会是专制制度得以形成的基础
·西方民主制如何解决规模难题
·“小是美好的”
·人民在经验范围外没有智慧
·要把决策者与人民之间隔开层次
·防止“个人”变成“群众人”
·选举结果不应该只取决票数
·什么样的民主能避免对台湾动武
·如何判断警察行为得当与否
·一种“嵌套式”的自治形式
·迄今的自治和联邦皆为徒有虚名
·什么样的联邦能把平面自治变成立体自治
·成立世界政府需具备的前提
·民主转型是民族冲突的催化剂
·民族主义是精英操纵的结果
·多民族混居状态下如何保持民族特性
·让少数民族失去独立动力
·是否可以把西藏扩大一倍
·从嬉皮士到反抗者
·西藏在中国之内的“合纵连横”
·如何防止西藏民主受神权操控
·最适合西藏的选举方法
·新疆独立是新疆继续分裂的开始
·维吾尔族没有能力控制新疆全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赵紫阳的等待

   

   王力雄

   

     几天来,我被警察软禁在家。对我要求出示合法手续,警察的回答是“上级指示”。作为执法者,那些警察无视法律,他们的“上级”则是超出法律之外的。对此,我只有这样安慰自己,连他们的总书记都被非法软禁了十六年,我又算得了什么?

   

   只有这个时候,相同的软禁使我和赵紫阳先生有了比较直接的联系。以往多年,他对我只是一个概念,承载着一段宏观的历史。我对他的改革之道并非全然认同,对他拒绝镇压民众也看作是当权者的起码道德。我对紫阳先生的敬佩是随时间产生的,一时的选择可能出自各种因素的组合,然而经受十几年迫害坚持不悔就成了伟大。

   

   不能出门,我每天只有通过网络关注赵的身后之事。看到去过赵家吊唁的人写赵书架上有我的《黄祸》和《自由人心路》,使我产生了与他神交之感。三年前,赵监禁期间惟一能保持往来的宗老曾约我见过一面,告知赵看了我的《底层毛泽东与经济文革》,并有相当认同。那时我和宗老约定,“松一点”的时候去拜访紫阳先生。然而“松一点”的时刻一直没来,与紫阳先生再没有此世见面的机会。

   

   宗老当时曾问,赵还能做些什么?事后我常回想这个问题。其实何止是赵,我们很多人都面临同样问题。即使我们没有十六年如一日地被警察看管,却是生活在一个形同监禁的国度。

   

   有人责备赵做得不够,有人认为即使他在监禁中也可以做得更多。或许那些看法各有道理。赵发出的声音会比其他声音传得更远。然而即使他能发出声音,也顶多是声音而已。以赵的经验和智慧,对此比任何人都清楚。人想说话是因为抱有希望,如果终归只能对牛弹琴,又何必枉费口舌?

   

   我相信赵在十六年的漫长岁月所做的就是等待。我无法知道他等待的具体内容。以他的位置,最可能是在等待中共党内发生变化——等邓小平寿终,等李鹏下台,等江泽民退位,等一个“某某新政”……然而邓小平死了,李鹏下了,江泽民退了,“新政”变成时髦之词,他所希望的变化却始终没有等到。无数中国人都是如此一轮一轮地等待,从希望到失望往复循环,真好比在放大的舞台上重演“等待戈多”的荒诞剧。

   

   但除了“等待戈多”,我相信赵还在自觉不自觉地等待一个更大的结局。那结局或许不是他所希望,却是站上了他的高度不可能不正视的——一个只有用镇压和贿赂维系的政权,注定将会垮台;一个只有党棍而无伟人的政党,注定逃不脱灭亡。这结局,赵先生同样没有等到,不过免于目睹他为之奉献终生的党国灰飞烟灭,也许对他不是坏事。

   

   今天,我也在等待。既在等待“戈多”,也在等待那个大结局。我不能预测最终结果会是哪个,然而必定会有一个结局,而且相信在我此生就能等到。我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感觉中国已经接近“to be or not to be”(生存或毁灭)的结局。这使我生出莫大兴趣,甚至成了吸引我生活的主要内容。如果只从一个看客角度出发,有什么能比看到中国这场大戏怎样收场更不负此生呢?

   

   我遇到过一些智囊、专家,他们能以各种逻辑和数据精密地论证党国的乐观前程。的确,他们掌握的信息令我望尘莫及,但是我只用一句话回答——我相信天理!

   

   历史已经反复证明:一个专制而且腐败的政权必定天理不容。哪怕它能把社会控制到天衣无缝,最终也逃不脱天理的惩罚。实际上,在那践踏自由的铁蹄之下,我们环顾四周,它的每块基石都在松动,摇摇欲坠。如果有一天那巨无霸般的躯体被一个轻微震荡掀得轰然倒塌,我丝毫不会感觉意外。

   

   紫阳先生,虽然你没在现世等到结果,但你本人已经化入天理之中。天网恢恢,施加于你的迫害必得报应!你在天堂的灵魂,和我们一起等待那天理伸张的时刻吧。

   

   2005年1月21日写于软禁中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