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力雄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王力雄作品选编]->[处于困境的国有企业职工自救]
王力雄作品选编
·黄河上的木头垛
·永动机和永动机患者
《递进民主制》
·递进民主制概述
·《递进民主制规则》(草案)
·递进民主制怎样划分“层块”
·为何要对“层块”规模进行限制
·递进民主制的“层块”不对等
·递进民主制“层块”不对等的合理面
·递进民主制公民的多重参与
·履行公务的职能人员不实行递进民主
·递进民主制不实行三权分立
·递进民主制变一维分权为多维分权
·递进民主制的递进立法
·递进民主制下司法独立的界限及保障
·递进民主制的选举认定和法律审察
·以“递进民主”为中国政治转型的手段
·递进民主制怎样成为“矢量型求和结构”
·中共为实行递进民主制所做的准备
·递进民主制与社会主义
·递进民主制保证民主立足于“经验范围”
·结语:请上帝发笑
其它
·答海壁——关键在于社会权力是公有还是私有
·如何真正实现主权在民——答冼岩、海壁(上)
·任免权不应该定期行使——答冼岩、海壁(中)
·除非贿赂了全体人民——答冼岩、海壁(下)
·从嬉皮士到反抗者
·如何以非暴力结束专制政权(一)
·如何以非暴力结束专制政权(二)
·如何以非暴力结束专制政权(三)
·如何以非暴力结束专制政权(四)
·个人意志应该表达为矢量
·西方民主制无法成为“矢量型求和结构”
·个人意志如何进行矢量求和
·矢量求和需要“和载体”
·矢量求和的关键是体现少数
·为中共主动政改创造条件
·让大坝的每块砖上都有闸门
·对政党政治釜底抽薪
·中共的涅槃
·中共如何一揽子免去所有历史责任
·主动转型能让中共高层掌权时间更长
·高层改革者如何摆脱官僚集团制约
·找到“大是非”,占据制高点
·规模是民主最大的难题
·选举的“超经验范围”
·代议制民主解决不了规模问题
·“代表”与被代表者的差别
·西方民主制中的直接民主
·西方民主制的重大缺陷
·大规模民主中的公众局限
·大规模社会是专制制度得以形成的基础
·西方民主制如何解决规模难题
·“小是美好的”
·人民在经验范围外没有智慧
·要把决策者与人民之间隔开层次
·防止“个人”变成“群众人”
·选举结果不应该只取决票数
·什么样的民主能避免对台湾动武
·如何判断警察行为得当与否
·一种“嵌套式”的自治形式
·迄今的自治和联邦皆为徒有虚名
·什么样的联邦能把平面自治变成立体自治
·成立世界政府需具备的前提
·民主转型是民族冲突的催化剂
·民族主义是精英操纵的结果
·多民族混居状态下如何保持民族特性
·让少数民族失去独立动力
·是否可以把西藏扩大一倍
·从嬉皮士到反抗者
·西藏在中国之内的“合纵连横”
·如何防止西藏民主受神权操控
·最适合西藏的选举方法
·新疆独立是新疆继续分裂的开始
·维吾尔族没有能力控制新疆全境
·新疆未来的出路
·被滥用的称呼——“委员会”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为何只能由寡头把持
·代议制难以实现人民监督
·能够包容全体社会成员的委员会
·中国人大制度的虚假性
·当人民成为权力任免的源头
·民意何以实现"自组织"
·官场上的多米诺
·关于鸡蛋汤的汤的汤的汤的汤
·除非贿赂了全体人民
·美国的军队会政变吗?
·把社会直接建立于人性之私
·海壁:为什么《递进民主制》得不到广泛重视──向王力雄先生提个建议
·如何抓住“一天等于二十年”的历史时机——兼谢海壁先生
·如果89天安门实行另一种民主
·人类需要一辆自动车
·盘点中共政权的资源
·代议制难以实现人民监督
·西方民主制只能“剧变”
·如何解决村民自治的最大障碍
·对中共建立的管理系统去党化
·胡平、王力雄分析中共“六四困境”
·肢解官僚机器
·中国村庄是否要物业公司管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处于困境的国有企业职工自救

   除了产业结构的问题,国有企业陷入困境的主要原因在企业领导层。中国国企领导人本质是官员而非企业家,企业是其官场阶梯,其心思都围绕讨上级欢心的“政绩”,充斥短期行为、好大喜功、竭泽而渔,再加上腐败渎职、捞取个人好处,往往造成与企业职工的严重对立;一旦企业陷入困境,通常做法是赶走工人,再把企业吃光偷光,从而使今天的国有企业变成滋生怨气的温床,把不稳定扩散到社会,再转嫁给政府。
   
   中国现有国有企业15.9万个(2002年),虽然不断减少,数量仍然可观,如果找不到出路,这些企业相当一部分只能自消自灭,转化成社会问题,造成社会性质变化和国有资产丧失,大量国企职工被抛向社会,各级政府面临更大的就业压力和社会问题,群体性闹事和社会不安定的规模会继续扩展。
   
   从当局“稳定压倒一切”的思路出发,解决国企问题的首要目标其实应该是把职工凝聚于企业,而不是将其推向社会。要保证职工心安气顺而非怨气继续增长,然后再谈“发展”和“效益”。而把职工留在企业,使他们不成为社会负担,最好的方式莫过于给企业职工充分自治。只有在自治的情况下,才能发挥企业职工的聪明才智和积极性,改变什么问题都得政府解决的状况。当职工有权自己决定命运和选择前途时,后果也就会由自己承担。企业不管处于怎样的困境,如果能够首先在内部形成公平机制,形成职工同心同德,度过难关、找到出路的可能性就会大大增加。否则,职工不满,内部纷争,条件再优越的企业也会被搞垮,这样的例子已经屡见不鲜。

   
   做到这一点,关键就是改变企业领导人由上级任命的制度,在企业内部实行民主管理,同时以民主方式选举产生企业领导层——这是实现企业自治和公平的基础。由于大规模民主的弊病对企业是一样的,因此企业实行民主管理和民主选举的最好方法也应该是递进民主制——每个班组的工人自我管理,选举班组长;再由班组长组成管理车间的委员会,选举车间主任;车间主任组成管理工厂的委员会,选举厂长……向上的层次(总厂、集团等)皆以此类推。
   
   有人会认为企业并不适宜民主方式,因为职工是企业的零件,不是主人。的确,资本主义企业都是专制的。但我们现在说的是处于困境的社会主义国有企业。既然理论一直把职工说成企业主人,处于困境的国有企业又没剩下多少油水,与其廉价卖给私人,再花更多的钱解决遣散职工造成的社会问题,不如把企业的经营权(及相应股份)归于企业全体职工,让他们成为名副其实的主人,具有彼此同等的权利。在这种情况下,企业实行递进民主制就是名正言顺,也会比专制型管理有更好效果。
   
   当然,需要事先和主管部门及相关各方签订企业必须遵守的基本规则——如责权利的界定,保障职工权利,对退休职工的义务,还有与有关方面的关系,赢利后与国家的分配比例,以及遇到风险怎么办等,由全厂职工投票通过,经法律认定,今后企业行为不得与此相违。而只要不与签订的规则相违,一切事务皆由企业自己做主,外部力量不得进行干涉。
   
   实行递进民主制后,企业全体职工结成利益共同体。每一个基层单元进行自我管理,层层推举出上级管理者。企业最终目标是给全体职工带来最大安全和利益。这就改变了把职工当作企业机器“螺丝钉”的传统理念和经营方式,真正做到“以人为本”。而企业要能给全体职工带来最大安全和利益,必须在自身与市场之间找到最好结合,随瞬息万变的情况而精确调整。这种高度理性和技巧是无法从全体职工的直接民主中产生的,只能靠递进民主获得。前面对此已有讨论,不再论证。
   
   王力雄系列政论随笔:
   《递进民主—中国的第三条政治道路》
   第三篇 以递进民主实现中国的平顺转型
   第四章 以递进民主制解决目前问题的举例
   第一节 处于困境的国有企业职工自救
   
   *****************************************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