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力雄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王力雄作品选编]->[中国村庄是否要物业公司管理]
王力雄作品选编
·答冼岩——附西藏一国两制失败的教训
·中共为何不能变成社会民主党
·黄河上的木头垛
·永动机和永动机患者
《递进民主制》
·递进民主制概述
·《递进民主制规则》(草案)
·递进民主制怎样划分“层块”
·为何要对“层块”规模进行限制
·递进民主制的“层块”不对等
·递进民主制“层块”不对等的合理面
·递进民主制公民的多重参与
·履行公务的职能人员不实行递进民主
·递进民主制不实行三权分立
·递进民主制变一维分权为多维分权
·递进民主制的递进立法
·递进民主制下司法独立的界限及保障
·递进民主制的选举认定和法律审察
·以“递进民主”为中国政治转型的手段
·递进民主制怎样成为“矢量型求和结构”
·中共为实行递进民主制所做的准备
·递进民主制与社会主义
·递进民主制保证民主立足于“经验范围”
·结语:请上帝发笑
其它
·答海壁——关键在于社会权力是公有还是私有
·如何真正实现主权在民——答冼岩、海壁(上)
·任免权不应该定期行使——答冼岩、海壁(中)
·除非贿赂了全体人民——答冼岩、海壁(下)
·从嬉皮士到反抗者
·如何以非暴力结束专制政权(一)
·如何以非暴力结束专制政权(二)
·如何以非暴力结束专制政权(三)
·如何以非暴力结束专制政权(四)
·个人意志应该表达为矢量
·西方民主制无法成为“矢量型求和结构”
·个人意志如何进行矢量求和
·矢量求和需要“和载体”
·矢量求和的关键是体现少数
·为中共主动政改创造条件
·让大坝的每块砖上都有闸门
·对政党政治釜底抽薪
·中共的涅槃
·中共如何一揽子免去所有历史责任
·主动转型能让中共高层掌权时间更长
·高层改革者如何摆脱官僚集团制约
·找到“大是非”,占据制高点
·规模是民主最大的难题
·选举的“超经验范围”
·代议制民主解决不了规模问题
·“代表”与被代表者的差别
·西方民主制中的直接民主
·西方民主制的重大缺陷
·大规模民主中的公众局限
·大规模社会是专制制度得以形成的基础
·西方民主制如何解决规模难题
·“小是美好的”
·人民在经验范围外没有智慧
·要把决策者与人民之间隔开层次
·防止“个人”变成“群众人”
·选举结果不应该只取决票数
·什么样的民主能避免对台湾动武
·如何判断警察行为得当与否
·一种“嵌套式”的自治形式
·迄今的自治和联邦皆为徒有虚名
·什么样的联邦能把平面自治变成立体自治
·成立世界政府需具备的前提
·民主转型是民族冲突的催化剂
·民族主义是精英操纵的结果
·多民族混居状态下如何保持民族特性
·让少数民族失去独立动力
·是否可以把西藏扩大一倍
·从嬉皮士到反抗者
·西藏在中国之内的“合纵连横”
·如何防止西藏民主受神权操控
·最适合西藏的选举方法
·新疆独立是新疆继续分裂的开始
·维吾尔族没有能力控制新疆全境
·新疆未来的出路
·被滥用的称呼——“委员会”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为何只能由寡头把持
·代议制难以实现人民监督
·能够包容全体社会成员的委员会
·中国人大制度的虚假性
·当人民成为权力任免的源头
·民意何以实现"自组织"
·官场上的多米诺
·关于鸡蛋汤的汤的汤的汤的汤
·除非贿赂了全体人民
·美国的军队会政变吗?
·把社会直接建立于人性之私
·海壁:为什么《递进民主制》得不到广泛重视──向王力雄先生提个建议
·如何抓住“一天等于二十年”的历史时机——兼谢海壁先生
·如果89天安门实行另一种民主
·人类需要一辆自动车
·盘点中共政权的资源
·代议制难以实现人民监督
·西方民主制只能“剧变”
·如何解决村民自治的最大障碍
·对中共建立的管理系统去党化
·胡平、王力雄分析中共“六四困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村庄是否要物业公司管理

   有人认为现代社会的特征之一就是共同空间的社区解体,人们在更广泛的空间建立交往。邻里关系消失,人与人的关系成了一种个人选择,而不再被空间决定。这的确是当前城市的普遍现象,人们长年累月间隔几十公分(一道墙),但彼此不知姓名,从不来往。在乡村也开始成为趋势,虽然低头不见抬头见,邻里关系还不会没有,但原本的互助关系越来越少,交往也越来越淡漠。
   
   商业社会能提供所有服务,只要有钱,一切都可以得到,简单便捷。相比之下,传统互助的人情关系反倒成了负担。人们不愿意“欠人情”,逐渐也就没有了人情。那么在商业社会,人是不是就不需要社区了呢?并非。旧的需要没有了,新的需要又会产生。从前面谈的业主问题就可看出,即使是购买服务,也需要社区合作,需要邻里共商,否则就可能落入任人宰割的状态。目前业主相对开发商和物业公司的普遍弱势,原因恰恰就在社区的一盘散沙。
   
   更需要社区的是乡村及小城镇,因为城里毕竟还有物业公司,而村庄却永远不可能交给物业公司管理。因此村镇更离不开社区协调,需要乡亲互助或至少彼此不损害。我在贵州威宁看到这样的现象:村里人家把自己房屋院落收拾的干干净净,一根柴禾都会摆放整齐,但每家厕所都临街而建,粪便直接排放街上。村里小街泥泞坎坷,屎尿横溢,臭气熏天。这典型地表明社区衰亡。没人愿意自己门前的街道是这种情景,但是社区无力规划,不能组织共建,没有权威保证规矩,也不能制裁第一个把粪便排到街上的人家。于是家家都这样做,与其说是为了方便,还不如说是为了怄气。去中国的农村走一走,会发现类似事例有无数。不是社区没事做,而是社区丧失了功能。乡村之所以出现恶霸横行的状况,主要原因正是在于丧失了社区机制,才给暴力提供了施展空间。

   
   古代乡村社区有宗族、士绅等自然形成的权威,以及与其相适应的层级和结构。毛时代用外部强加的政治组织取代,实行集体化的全能控制。随着集体化被放弃,毛时代的手段不再奏效。当局希望重归乡村自治,然而传统的自治是文化演进的自然结果,失去了相应的文化基础,那种自治不可能再现。目前中国的乡村成了既无结构,也无权威的散漫平面,在这种平面上是不可能实现真实意义自治的,只能是有“自”而无“治”。真正的自治要有立体结构。当不能依靠文化来形成结构时,人格化的权威也就不再被认可。今天的特点是,必须将平等而非不平等作为形成结构的基础。然而平等不能是外部强加,同时在平等基础上还要能形成众人共同服从的有效治理——有心人无需提醒也可以注意到,这不就是递进民主制的内容吗?
   
   我对潘岳讲过逐层递选制。他当时在体改委主管小城镇建设,想到的是逐层递选制可以作为产生“士绅”的手段。士绅被认为是中国传统社区的核心。旧时代的士绅已经消亡,传统也已中断,新时代的士绅应该如何产生呢?靠文化演进远水不解近渴,靠行政指令显然也不服众。潘的出发点是在政治,倒也能增加新的视角。虽然我所考虑的社区自治并无“士绅”因素,但是社区领袖、调解人和仲裁者如何产生,的确是社区建设的重要问题。而恰恰递进民主制对此是最为胜任的。
   
   王力雄系列政论随笔:
   
   《递进民主—中国的第三条政治道路》
   
   第三篇 以递进民主实现中国的平顺转型
   
   第四章 以递进民主制解决目前问题的举例
   
   第三节 村庄要靠物业公司管理吗?
   
   *****************************************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