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力雄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王力雄作品选编]->[如果89天安门实行另一种民主]
王力雄作品选编
《递进民主制》
·递进民主制概述
·《递进民主制规则》(草案)
·递进民主制怎样划分“层块”
·为何要对“层块”规模进行限制
·递进民主制的“层块”不对等
·递进民主制“层块”不对等的合理面
·递进民主制公民的多重参与
·履行公务的职能人员不实行递进民主
·递进民主制不实行三权分立
·递进民主制变一维分权为多维分权
·递进民主制的递进立法
·递进民主制下司法独立的界限及保障
·递进民主制的选举认定和法律审察
·以“递进民主”为中国政治转型的手段
·递进民主制怎样成为“矢量型求和结构”
·中共为实行递进民主制所做的准备
·递进民主制与社会主义
·递进民主制保证民主立足于“经验范围”
·结语:请上帝发笑
其它
·答海壁——关键在于社会权力是公有还是私有
·如何真正实现主权在民——答冼岩、海壁(上)
·任免权不应该定期行使——答冼岩、海壁(中)
·除非贿赂了全体人民——答冼岩、海壁(下)
·从嬉皮士到反抗者
·如何以非暴力结束专制政权(一)
·如何以非暴力结束专制政权(二)
·如何以非暴力结束专制政权(三)
·如何以非暴力结束专制政权(四)
·个人意志应该表达为矢量
·西方民主制无法成为“矢量型求和结构”
·个人意志如何进行矢量求和
·矢量求和需要“和载体”
·矢量求和的关键是体现少数
·为中共主动政改创造条件
·让大坝的每块砖上都有闸门
·对政党政治釜底抽薪
·中共的涅槃
·中共如何一揽子免去所有历史责任
·主动转型能让中共高层掌权时间更长
·高层改革者如何摆脱官僚集团制约
·找到“大是非”,占据制高点
·规模是民主最大的难题
·选举的“超经验范围”
·代议制民主解决不了规模问题
·“代表”与被代表者的差别
·西方民主制中的直接民主
·西方民主制的重大缺陷
·大规模民主中的公众局限
·大规模社会是专制制度得以形成的基础
·西方民主制如何解决规模难题
·“小是美好的”
·人民在经验范围外没有智慧
·要把决策者与人民之间隔开层次
·防止“个人”变成“群众人”
·选举结果不应该只取决票数
·什么样的民主能避免对台湾动武
·如何判断警察行为得当与否
·一种“嵌套式”的自治形式
·迄今的自治和联邦皆为徒有虚名
·什么样的联邦能把平面自治变成立体自治
·成立世界政府需具备的前提
·民主转型是民族冲突的催化剂
·民族主义是精英操纵的结果
·多民族混居状态下如何保持民族特性
·让少数民族失去独立动力
·是否可以把西藏扩大一倍
·从嬉皮士到反抗者
·西藏在中国之内的“合纵连横”
·如何防止西藏民主受神权操控
·最适合西藏的选举方法
·新疆独立是新疆继续分裂的开始
·维吾尔族没有能力控制新疆全境
·新疆未来的出路
·被滥用的称呼——“委员会”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为何只能由寡头把持
·代议制难以实现人民监督
·能够包容全体社会成员的委员会
·中国人大制度的虚假性
·当人民成为权力任免的源头
·民意何以实现"自组织"
·官场上的多米诺
·关于鸡蛋汤的汤的汤的汤的汤
·除非贿赂了全体人民
·美国的军队会政变吗?
·把社会直接建立于人性之私
·海壁:为什么《递进民主制》得不到广泛重视──向王力雄先生提个建议
·如何抓住“一天等于二十年”的历史时机——兼谢海壁先生
·如果89天安门实行另一种民主
·人类需要一辆自动车
·盘点中共政权的资源
·代议制难以实现人民监督
·西方民主制只能“剧变”
·如何解决村民自治的最大障碍
·对中共建立的管理系统去党化
·胡平、王力雄分析中共“六四困境”
·肢解官僚机器
·中国村庄是否要物业公司管理
·处于困境的国有企业职工自救
·传统组织形式的NGO之危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如果89天安门实行另一种民主

   甘心自行退出历史舞台的专制权力是很少见的,因此最终往往只能由“强力更新”来结束其统治。实现“强力更新”的前提是反对力量能够组织起来,如果像目前中共一样极为有效地铲除任何“体制外”有组织力量,使其不能发展和壮大,也就不可能形成可以更新其统治的强力。这种专制政权最后只能以自我崩溃的形式结束——专制手段无法解决的各种矛盾如果连锁互动地总爆发,失去控制的专制政权也就随之瓦解。
   
   在这种情况下,伴随专制政权的崩溃会出现权力真空——即在一定时间内无法形成整合社会的中央力量。以往社会权力系统是自上而下的,也就是首先需要存在中央权力、核心力量及领袖人物——即有了“上”,然后才能“自上而下”。对权力的强力更新也得先打倒旧的中央权力,由新的中央取而代之后,才能号令天下,整合社会,最终完成“更新”。而专制政权的崩溃,意味着旧的中央权力失去控制能力,若没有一个新的中央取代,众望所归或威震四方,社会便很容易陷入无序的混乱与争夺权力的纷争,长久动荡,乃至向“碎片化”、“粉末化”继续崩溃。
   
   递进民主制是自下而上建立与整合的,无需先形成中央权力,社会组织能够自发地形成、扩大与联合,最后完成整个社会的整合,推举出中央权力——我将这种过程称为“自组织”。

   
   递进民主制不是一种需要从小到大、由弱到强进行长期培育和发展的政治势力,它只是一种方法。方法只要得到传播,就能在任何范围被任何人实行。因此在专制权力崩溃之时,以递进民主制作为整合手段,是可以在较快时间内普及的,首先把基层组织起来,保持秩序,避免发生动乱,然后再发挥自组织功能,递进地逐层实现组合,最终完成对社会的整体整合,在最短时间填补权力真空。
   
   另外一种可能是,专制权力面临崩溃前出现控制能力下降、专政机器失灵的前兆,形成一定自由空间。那时如果自发实行递进民主制的社会单元较多地出现,形成“法不治众”的局面,本已软弱的专制权力就难以镇压,那时会促使实行递进民主制的社会单元更加增多,而相反相成的周期越来越短,最终使递进民主制扩展到全社会,顺利地取代原政权,也就完全避免了权力真空。
   
   最坏的是社会真发生了崩溃,那就更需要递进民主制的自组织功能。在混乱失序的状态下,面对成分复杂、互不相识的人群,递进民主制几乎是唯一可以从无到有很快建立组织与秩序的方式,而且可以在不同组织之间方便地实现沟通、协调及组合,从而能够以联合方式而非相互残杀的方式对社会进行整合,重建秩序,最快地阻止灾难扩大。对此我在《黄祸》一书中已经有过描写。
   
   我有时不免设想,如果1989年天安门广场的人群实行的是递进民主制,会不会导致另外的结局呢?
   
   王力雄系列政论随笔:
   《递进民主—中国的第三条政治道路》
   第二篇 递进民主制
   第四章 递进民主制的优越
   第四节 自动调节系统(之四)
   *****************************************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