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丹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王丹文集]->[黄金高事件与民运分子的反腐败]
王丹文集
·知情权人命关天
·苛政猛于病毒
·一场天使与魔鬼结合的战争
·从隐瞒萨斯疫情看体制改革的必要
·去他的"三个代表"
·凌锋告别江泽民
·坚决反对军队高于国家
·"六四"会被淡忘吗?
·王丹等原八九学生学者全球征文纪念“六四”十五周年
·致一位无名捐款者
·对中国新闻自由的期待又一次落空
·周正毅案与重控媒体
·“雷声大雨点小”的修宪
·谈联名公开信方式发表政见
·香港对台湾已没价值
·北京在试探香港
·说真话的力量
·持续压力 使之有所顾忌—谈美国再次提出对中国人权状况的谴责案
·常识--透视中国的第一视角
·我们只想做中国人
·我们有回国的权利------关于捍卫海外中国公民国籍权、公民权和争取回国权宣言
·纪念六四,让中国成为每个公民的安全家园
·八九学生将在华盛顿重聚并纪念“六四”十五周年
·王丹、王军涛:中国人 站起来!--写在“六四”十五周年前夕
·我对六四的三点思考
·六四问题仍然是一个问题
·真话给集权带来恐惧--- 评蒋彦永在海外发表公开信
·维护主权不应有双重标准
·我从华叔(司徒华)学到坚韧
·黄金高事件与民运分子的反腐败
·中共如何面对社会抗议
·对胡锦涛不必乐观也不必悲观
·中国经济崛起若未政改威胁世界和平
·全面打压公民上访的政治后果
·胡锦涛应向政治异议展示善意
·中国政府在反恐问题上的表现令人感到耻辱
·纪念自由思想者殷海光
·发展与征地的争议
·球市与股市 中国社会陷入全面困境的一个缩影
·喜看大陆知识份子的重新集结
·中共对法轮功的镇压败局已定
·法轮功问题 -- 中共苦涩的政治遗産之一
·中共应无条件反对日本进安理会
·矿难重大 矿工命贱
·中共应无条件反对日本进安理会——论中日关系
·异议写作的啓蒙作用
·不知下落的公众事件
·丧尽天良的香港基本法
·赵紫阳——共产体制的悲剧
·共产党是这样长大的
·信访条例不过文字游戏而已?--- 谈汪世源被打致残事件
·从赵紫阳事件看中国政局
·绕过封锁,自由流览境外时政网站
·中共要的不是统一
·欧洲,请不要让我失望
·大规模学生运动发生的可能性依然存在
·台湾归来
·政治与文学的张力
·在审美与正义之间寻求平衡——王超华访谈
·美中关系——冲突大于合作
·20位海内外异议人士联名致信安南,反对日本成为联合国常任理事国
·王丹致连战的公开信
·请国民党回中国宣扬民主
·烧遍两岸的野火
·1
·我们如何解释中国 --- 读胡平新作《犬儒病》
·纪念反右与言论自由
·物权法值得欢呼吗?
·大学不应当是大观园
·重新认识“五七一代”人
·《人民日报》:要“社会主义”,不要民主
·听其言不如观其行
·纪念六四18周年,我的三点公开呼籲
·六四十八周年祭文
·《六四诗集》出版的意义
·六四问题不容回避
·什么是真正的政治改革
·不要忘记陈光诚
·重新认识“五七”一代人
·给全世界一个有尊严的奥运
·让“赵紫阳”不再是文字禁忌
·悲剧真的不会再来?
·雨灾频发,政府难以推卸责任
·谁在制造假新闻
·中国农村土地应当走私有化道路
·关于目前缅甸民主运动局势的声明
·解决农村问题的关键是土地私有化
·十七大告诉了我们什么?
·声明:光明与黑暗的前哨战
·共产党开会 老百姓遭罪
·一把温柔的刀—送别包遵信先生
·那不仅仅是一块三角地
·中共总书记的畸形权力
·包遵信葬礼上的年轻人
·回国要先验血?太荒唐了!
·老虎,蚂蚁与嫦娥
·狼真的要来了吗?
·台湾立委选举观后感
·愤怒与摇滚乐
·中共统治逻辑----打
·关于台湾选举结果的三点看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黄金高事件与民运分子的反腐败

   

   作者:王丹

   --------------------------------------------------------------------------------

   中共福建连江县委书记黄金高的“爲何防弹衣随我六年”一文在人民网发表之后,被国内网路媒体纷纷转载。但几天之后,该文内容又被步调一致地从各大网站中删除。显示黄金高遭遇强大的政治围堵。

   8月14日东南新闻网授权发表福州市委市政府正面回应黄金高致信人民网事件的文章,对黄金高展开正面批驳。在有限的材料面前,我们无权裁判黄金高与福州市委市政府的这场争执,其中是否牵涉地方官员因个人矛盾引发的权力斗争也暂时无从判断。但细读黄金高及东南新闻网发出的公开信息,感觉黄金高的言词似乎更合常理,而东南新闻网的文章则有许多相互矛盾之处。例如,暗示黄金高没有穿过防弹衣,却未提及福州市公安局指示爲黄金高配备警卫之事。对所谓的澳大利亚雄宝实业集团的假外商,假公司,假资金问题,也只是轻描淡写爲经查省市工商局未登记注册,等等。 更让人笑掉大牙的是,对黄金高事件这样一个中共内部的矛盾, 一个地方性的个案问题,福州市委市政府迅速做出如此的定性,即,其行爲的直接后果是爲西方敌对势力,台湾敌对势力,民运分子等利用,引发了社会政治不稳定,成爲严重的政治事件。

   看到这些文字,相信许多人会不禁发问,或许黄金高的工作中存在的问题,在中国社会全面腐败的现实下,权钱交易的潜规则是公开的秘密。所谓的澳大利亚雄宝实业集团,不过像衆多的企业一样,在与权力的周旋中获取暴利。新上来的黄金高一上来就拿他开刀,他当然不服气。大家遵循同样的潜规则爲什麽就我倒楣?而黄金高的说法是,是群衆把我推到了风头浪尖上。

   综合黄金高与福州市委的回应我们看到是,在人治的现状下缺少规则的杂乱事实。在这样的现实面前,无论是腐败还是反腐都没有超出权利的运作系统,看不到法制的存在。即使给对方扣上政治斗争的帽子并与民运分子联系起来,是福州市委向中央要价的一种先声夺人的手段。不过其中也透露出一些微妙的资讯。福州市委敏锐地意识到,黄金高事件首先是个事关腐败问题的焦点问题。而民运分子主要罪状之一的八九民运就是以反腐败爲主要标准和诉求的,福州市委的官员决不会真的相信黄金高能搞乱福建,只是在他们的下意识里,任何反腐败的要求都与反腐败的民运分子相关联,任何反腐败的要求都有民运分子的参与。于是仓促间福州市委官员爲民运分子反腐败一贯的行爲作了肯定。

   福州市委能够很敏锐地将一个普通县城的反腐败问题与民运分子紧密地联系起来,在这一点上他们可能是正确的。福州市委以特殊的方式提醒了人们,腐败是中国社会的巨大毒瘤,而离开民运分子的参与,反腐败是不可能成功的。

   ——转自《自由亚洲电台》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