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丹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王丹文集]->[从隐瞒萨斯疫情看体制改革的必要]
王丹文集
·公民抗命瘫痪恶法
·二十三条的修改只是技术性的
·重判王炳章自彰其恶
·王炳章案与中美关系
·反战不应被当作时尚
· 左派知识分子的作秀
·机构改革不是政治改革
·朱镕基留给人的思考
·还海外公民合法身份
· 当局到底避讳什么?
·充满反战色彩的奥斯卡奖
·美国不会因反恐战争更改对华人权政策
·知情权人命关天
·苛政猛于病毒
·一场天使与魔鬼结合的战争
·从隐瞒萨斯疫情看体制改革的必要
·去他的"三个代表"
·凌锋告别江泽民
·坚决反对军队高于国家
·"六四"会被淡忘吗?
·王丹等原八九学生学者全球征文纪念“六四”十五周年
·致一位无名捐款者
·对中国新闻自由的期待又一次落空
·周正毅案与重控媒体
·“雷声大雨点小”的修宪
·谈联名公开信方式发表政见
·香港对台湾已没价值
·北京在试探香港
·说真话的力量
·持续压力 使之有所顾忌—谈美国再次提出对中国人权状况的谴责案
·常识--透视中国的第一视角
·我们只想做中国人
·我们有回国的权利------关于捍卫海外中国公民国籍权、公民权和争取回国权宣言
·纪念六四,让中国成为每个公民的安全家园
·八九学生将在华盛顿重聚并纪念“六四”十五周年
·王丹、王军涛:中国人 站起来!--写在“六四”十五周年前夕
·我对六四的三点思考
·六四问题仍然是一个问题
·真话给集权带来恐惧--- 评蒋彦永在海外发表公开信
·维护主权不应有双重标准
·我从华叔(司徒华)学到坚韧
·黄金高事件与民运分子的反腐败
·中共如何面对社会抗议
·对胡锦涛不必乐观也不必悲观
·中国经济崛起若未政改威胁世界和平
·全面打压公民上访的政治后果
·胡锦涛应向政治异议展示善意
·中国政府在反恐问题上的表现令人感到耻辱
·纪念自由思想者殷海光
·发展与征地的争议
·球市与股市 中国社会陷入全面困境的一个缩影
·喜看大陆知识份子的重新集结
·中共对法轮功的镇压败局已定
·法轮功问题 -- 中共苦涩的政治遗産之一
·中共应无条件反对日本进安理会
·矿难重大 矿工命贱
·中共应无条件反对日本进安理会——论中日关系
·异议写作的啓蒙作用
·不知下落的公众事件
·丧尽天良的香港基本法
·赵紫阳——共产体制的悲剧
·共产党是这样长大的
·信访条例不过文字游戏而已?--- 谈汪世源被打致残事件
·从赵紫阳事件看中国政局
·绕过封锁,自由流览境外时政网站
·中共要的不是统一
·欧洲,请不要让我失望
·大规模学生运动发生的可能性依然存在
·台湾归来
·政治与文学的张力
·在审美与正义之间寻求平衡——王超华访谈
·美中关系——冲突大于合作
·20位海内外异议人士联名致信安南,反对日本成为联合国常任理事国
·王丹致连战的公开信
·请国民党回中国宣扬民主
·烧遍两岸的野火
·1
·我们如何解释中国 --- 读胡平新作《犬儒病》
·纪念反右与言论自由
·物权法值得欢呼吗?
·大学不应当是大观园
·重新认识“五七一代”人
·《人民日报》:要“社会主义”,不要民主
·听其言不如观其行
·纪念六四18周年,我的三点公开呼籲
·六四十八周年祭文
·《六四诗集》出版的意义
·六四问题不容回避
·什么是真正的政治改革
·不要忘记陈光诚
·重新认识“五七”一代人
·给全世界一个有尊严的奥运
·让“赵紫阳”不再是文字禁忌
·悲剧真的不会再来?
·雨灾频发,政府难以推卸责任
·谁在制造假新闻
·中国农村土地应当走私有化道路
·关于目前缅甸民主运动局势的声明
·解决农村问题的关键是土地私有化
·十七大告诉了我们什么?
·声明:光明与黑暗的前哨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从隐瞒萨斯疫情看体制改革的必要

   非典型肺炎病症抵达香港不久中国博奥论坛秘书长龙永图就曾指责香港媒体过度渲染SARS疫情。在他看来香港600万人,区区几百人染病算不了什么。以他的思维方式,十三亿人口的大陆更不知道多少人染病才值得报道。事实也是这样,自去年十一月就发现的SARS的病情直到今年二月在各种网络媒体和手机短讯的谣言的压力下,广东市政府才羞答答地出来避谣。此后关于病情的报道又销声匿迹。直到疫情无法控制才慌了手脚。

   龙永图的思维方式其实正是中共多年来处理此类问题的习惯反应。为了稳定的需要对于敏感事件,这个概念范围还可以无限延伸。历来是不许报道不许传播,这就带来了几个问题:

   第一、假如你真的可以完全控制住信息传播也就算了,问题是在现代信息社会中,这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此次SARS事件就是一例,当局一再隐瞒,但纸里终究包不住火。这导致的后果是更大的恐慌。因为老百姓不清楚当局什么时候说的是真的,什么时候又在撒谎。这种恐慌是对经济的稳定的发展致命威胁。

   第二、市场经济是建立在诚信基础上的。所谓的信用卡就是要靠信才可以流通。从这个角度讲,在大陆,从政府那里就开始破坏诚信,上行下效,市场经济怎么可能顺利发展。当局一方面希望外商对中国经济发展有信心;另一方面却又恶性撒谎隐瞒。这种自相矛盾之处,早晚会引发外资对中国市场的质疑。

   第三、未来社会的运转尤其是经济机制有效的运转,也要有信息的流通与透明为基础。如果资讯不能流通,市场机制本身就会被扭曲,但是我们从大陆此次对SARS处理中看到仍然是对信息的封锁与钳制。我想任何有经济学的常识的人都知道,在一个信息扭曲或信息不平衡的经济体系内,不仅正常的价格难以制定,就连基本的经济分析都会渗杂太多的水分,这样的条件下任何投资都具备太多不可预期的风险。常言道在商言商,所以外商考虑到大陆投资的风险时,一般不愿意太多触及大陆政治体制的问题。

   但是从SAR这次事例可以看出,这种思路无疑是短时的,如果在广东发现SARS时,允许客观报道,动员当地的力量对病人实施隔离治疗,就不会造成今日的这样的恐慌局面和巨大的经济损失,这是典型的极权体制威胁市场经济的案例。疫情终究会过去,但疫情暴露出中国大陆对待此问题的反应迟钝和因应失策。若不进行政治改革,尤其是新闻改革,恐怕仍然无法根除,最多只能头痛治头,脚痛治脚,这样的一个政治经济体系不出问题才怪。

   (自由亚洲电台) (4/30/2003 4:33)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