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文广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孙文广文集]->[六四我和“老鼠”逛天安门]
孙文广文集
·李金平要去天安门广场纪念七一70627
·奥运前必须保障人权70814
·十七大胡报告回避重要历史问题71017
·民建孙文广支持民盟郭泉71120
·清明成公民假日意义深远——为国务院《办法》叫好71218
· 台广 杨宪宏与孙文广谈清明节71219
·清明成公民假日意义深远——为国务院《办法》叫好071218
·北京失踪纪071226
·北京密会守灵钉子户李金平071126
·北京失踪纪071226
*
*
2008年文章
·千载难逢的伟大战争与转型070101
·容忍乱说,不准乱动——兼论拘捕胡佳20080125
·大学生考碗遇非党歧视20080205
·种族歧视与非党歧视——大学生考公务员纪二80222
·中国的“出身歧视”及演化——大学生考公务员纪三80225
·以貌取人的公务员招考——大学生考公务员纪四
·大学生强烈不满“选调生”制度——大学生考公务员纪五80229
·为两会代表支招——致全国两会公开信员纪五80229
·我支持公民竞选国家主席——兼答张树斌先生80229
·为两会代表支招——致全国两会公开信之一80302
·建议清明节开放广场纪念碑——给08两会的公开信之二80305
·建议两会讨论六四、法轮功问题——致两会公开信之三80306
·建议修改《公务员法》——给两会公开信之四80311
·抗议开枪镇压藏民示威-给两会公开信之五80316
·声讨枪杀示威藏民的罪行――抗议镇压藏民之二2008年3月22日
·台湾的今天,大陆的明天——台湾大选观感2008年3月27日
·今天我们给紫阳献花圈2008年3月30日
·清明祭奠日记2008年4月1日
·我们应该悼念蒋介石?2008年4月6日
·邀您去英雄山祭奠英烈80331
·清明祭奠日记之二(4月1日——4月2日)80402
·君子动口不动手讲文明80406
·清明日记三——与公安周旋 给学生讲人物 080403
·坚决捍卫愤青的游行示威自由80421
·坚决捍卫愤青的游行示威自由2008年4月21日
·必须开放境外救援----汶川地震窥析之一2008年5月15日
·少年之血映红中国黑夜——汶川地震窥析之二80518
·少年之血映红中国黑夜----汶川地震窥析之二2008年5月18日
·强烈抗议封锁地震新闻----汶川地震窥析之三2008年5月21日
·支持亡儿父母维权——汶川地震窥析之四80524
·支持亡儿父母维权----汶川地震窥析之四2008-05-24
·我今天被抄了家2008年6月11日
·“卖国”后我成了“强奸犯”2008年6月26日
·怀念我亲密的好友2008年7月8日
·赞翁安中学生2008年7月16日
·国旗的由来和更改2008年7月21日
·可恶 可恨 抄电脑2008年12月12日
*
*
2009年文章
·软禁是不民主的产物2009年1月21日
·建议两会讨论直选日程表90219
·建议两会讨论直选日程表2009年2月28日
·抗议劳教维权英雄张金凤90327
·清明节该修复集体记忆90401
·清明节该修复集体记忆2008年4月3日
·六四与民权运动——纪念六四20周年2009年5月29日
·六四告北京朋友书——纪念六四20周年之二2009年6月1日
·六四与民权运动2009年5月29
·六四告北京朋友书2009年6月1日
· 获全美学自联“自由精神奖”感言90531
·声援东明民众反污染争人权90620
·强烈要求释放刘晓波90629
·当局切断通信是违宪 —评新疆7.5事件2009年7月9日
·评新疆7.5事件 当局切断通信是违宪2009年7月9日
·就新疆事件给胡主席的信再评7.5事件90716
·三评7.5事件 必须开放新疆通信2009年7月20日
·四评75事件喜见问责规定2009年7月22日
·暴力断我四根肋骨纪2009年7月31日
·问责利津陈庄打砸抢暴力见闻二2009年8月13日
·郭泉的伟大母亲90818
·暴力见闻三法院门前的暴力90820
·暴力见闻四高智晟遇黑色暴力90822
·达赖访台、民调与通媒90903
·达赖访台、民调与通媒2009年9月3日
·五评新疆事件 王乐泉该下台2009年9月6日
·致胡温 建议取消国庆大游行90910
·流水、民意、堰塞湖 90917
·我收到“放血”恐吓90919
·增加“国庆口号”的建议2009年9月23日
·孙文广请最高法枪下留人——六评新疆事件91014
·民族和解与开庭审判——七评新疆事件91019
·请奥巴马维护美国尊严2009年10月30日
·该拆中国柏林墙2009年11月9日
·1958我当农民见证公社化和饥荒91130
·山东各界纪念《08宪章》一周年2009年12月7日
·自由亚洲造谣?或当局伸黑手?2009年12月18日
·联邦制与两岸关系2009年12月29日
·恶法非法刘晓波无罪2009年12月31日
*
*
2010年文章
·成都要办人民公社?—论农业发展两条道路100227
·普选、直选应入宪法 —给全国两会信100302
·竞选启示修改选举法——给全国人大信之二100304
·必须制止截访绑架——给全国人大信之三100308
·临沂访民六人在京被绑架 ——给人大信之四100309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六四我和“老鼠”逛天安门

   
   
   六四我和“老鼠”逛天安门


   
   

   
   
   
   
   今年六月四日,我与刘荻(笔名:不锈钢老鼠)几人一起,在这个值得纪念的日子,为纪念英烈,进入天安门广场,过天安门,进故宫,并拍照留念。
   
   
    **不锈钢老鼠刘荻**
   
    刘荻,3年前还是北京师范大学心理学系的学生,2年前,为写异见文章被捕入狱,国内外齐声呼吁,我也写了几篇声援的文章(收入了《百年祸国》),她出狱后,虽有联络,但这是第一次见面,这个“小老鼠”走在街上,走在人群里,绝对没有什么引人注目的地方,相貌平平,衣着平平。她不是追求时髦的那种女孩,但是交谈之后,就觉得这个二十来岁的姑娘,却有了与众不同的成熟;交谈之间,感到她言语中不乏幽默与机智,但锋芒依旧。比如,说起“邪教”来,老鼠泯然一笑道: “那谁是正教呢?”,看到刘荻,我们这些经历过反右运动的人,不觉想起也是大学女生右派的林昭、林希翎。历史的车轮前行了将近50年,以思想言论治罪,依然如故!如果说社会在蹒跚中仍然有点进步的话,就是不实行大规模地打右派了,而是死打那几个具有独立思考绝不盲从的人。
   
    刘荻完成了学业,毕业后,至今没有固定工作单位,现在以自由职业翻译谋生。平日还是经常上网、灌水,“老鼠”受有关方面 “关注”,门口常有人站岗,今年到五月“站岗”已有三十天。问她今日怎能逃出家门,她说:看门口没有“猫”,我就溜了出来;问她;遇到阻拦怎么办?她说 “急了我就用爪子挠他!”说笑间,到了广场。
   
    **天安门广场行走纪实**
   
    广场周围的栏杆上,挂着 “广场内禁止各种车辆驶入” 的牌子,但是广场中却有不少带着“公安”字样的警车,有的停在纪念碑东侧待命,有的则在人群中穿梭,保持机动。到处巡视站岗的公安难以尽数,在国旗之下,有保持立正姿势的五位军人站岗。在纪念碑的西侧停留三辆大客车,挂着窗帘,但能看到里面是些戴大盖帽的人。看来广场周围的牌子应该修改,因为广场对警车是并不“禁止进入”的。
   
    进入广场,南北方向有几个地下通道入口,东西方向可以通过地上马路进入,每个路口都有些“站岗”的人。逛完广场之后,我们又通过天安门进入故宫大院。一路走来一路聊天,拍照,不知不觉间过去了两个小时。
   
   
    去天安门广场,有的朋友曾好言劝阻,说在入口处可能被带走,即使进入广场也可能受到跟踪。但是一路走下来,我们既没有被带走,也没有注意是否有便衣跟踪。广场的行人那么多,便衣没有标记,如何猜想,揣摩?
   
    友人的劝说,使我们有些心理准备,虽然在广场入口处有点紧张,但是也没有十分可怕,如果他们要把人带走,当然要理论几句,但绝不会暴力抵抗。
   
    **多少年来我的六四梦**
   
    从89年六四开始,我做过不少有关六四的梦,开始是噩梦,后来则是有关纪念行动的梦,其中之一是去香港悼念六四,这个梦在去年实现。另一个梦想是,到北京天安门广场悼念六四;悼念那些为自由、为民主、为信仰、为职守而死难的英烈。
   
    我梦想一个人到广场,用我沉默的行走,用我内心的祝愿,悼念死难者,纪念六四。在很长一段时间,我对六四的内心思念,没有表达的场合,没有表示的方式,但是对六四的怀念、追思,像发芽的种子,在心中成长,躁动,像母体中的胎儿,它要出生,它要迎接阳光,它在呼唤自由。
   
    我要把想法写成文字,但无处发表,我把去广场的想法讲给最知己的朋友听,他说:“你在做梦”。天安门广场,哪能让你纪念六四?每年六四都戒备森严,不等你进场,就会被抓起来,即使进场,也会被盯梢、跟踪,说得十分可怕。
   
    我只得坐下来,用文章表达我的心思,言论总比行动更容易,但是环顾周围,到哪里去发表?天无绝人之路,互联网出现了,我可以利用这个工具,海外发表,反馈国内,于是我写了有生第一篇网络文章《六四看看天安门广场》(发表于2002年5月,后来收入到我的《百年祸国——从毛泽东到江泽民》)。
   
    **清华学子给我的激励**
   
    清华大学BB遭封,学子为悼念失去家园,叠了很多纸鹤,送到校园内刻有“行胜于言”的纪念碑前,他们用“行动”表达自己的抗议,他们的行为也鼓励我,去天安门广场悼念死难英灵,用自己的行动,献上小小一份心意。
   
    今年五月我在网上看到一篇文章,题目是:再聚天安门广场——用行动纪念六四。这篇文章,使我想到,在中国,要到天安门广场悼念亡灵的,可能还有不少人。这次到广场,看到人头攒动,虽然分不清谁是有心而来,谁是在凭吊旧日学潮中心,但我相信其中有我的同志。
   
    今年完成了我多年的梦想,六四到天安门广场行走,以脚步,表达我的思念。从济南到北京,车上往返十几个小时,还要买票、候车、住宿,对于一个不常出门的老人,不是件易事;回到家中,虽然疲劳,还是感到满足与高兴。但愿有朝一日,北京像香港一样,六四晚上,天安门广场,烛光能照亮夜空。
   
   
    2005年6月7日于山东大学(6/7/2005 18:39)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