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丰文集
[主页]->[大家]->[孙丰文集]->[“两院”释法——恶信号,百害而无一利便!]
孙丰文集
·是政法委挑衅国民,还是国民挑畔政法委?
·拍蝇打虎所指全是果,时过境迁复又生,何哉?
·国民党能出了新,共产党为什么不能?
·活动在“教义”内,胆再大也改不了革!
·致姜维平:司法腐败只能说最严重不能说最大
·害群之马正在孤假虎威
·王军涛:習順勢幹壞事易,逆勢做好事難,为什么?
·王军涛等还有个“海外民運撕裂了”的误解
·公平=正义=普遍原则=普世价值=宪政(“=”号读为“就是”)
·只要“政治安全政权安全在首位”,决无公平与正义!
·严家祺的《論聰明……》只是述说而非论究
·在“甭管甚麼陰招、損招”的宣示下,何来公平与正义?
·《习近平学“铁血宰相”》是开裆裤说大人说话
·就算《系统清理权贵恶政》也不是出路!
·李源潮也是满嘴屁话!共产党可真是烂到了头发稍!
·从来就没有群众路线这回事
·说党的纯洁性本质上就是欺蒙性
·只要“特色”就绝无民主!(不管什么特色)
·清问共产党:“普世”这个词抽象在哪?又片面了什么?
·“党同伐异”是一切政党得以合法的先验条件
·只要一党,它就肯定是违法的!
·老虎非天生,那孕育老虎的乳汁才是罪恶之源
·对习平平的两个不能放弃的思辩
·对习近平的两个不能放弃的思辩
·我在推特上的帖子及网友提出的问题:
·我的闻答----
·文革中的左与右
·只要还高举“社会主义伟大旗帜”,就休想改革!
·向孙丰请教一个问题。
·回凯源
·支持习近平就是“支持自己”?乖乖!
·人们要问的是:社会主义就这个好法吗?
·价值观讨论中的一些问题:
·“对恐怖纷子不施仁政”是逻辑错话
·对俞正声的屁话:“热烈而不对立的讨论”的质问
·俞正声的屁话二:
·因暴恐对标本兼治的思考:(1)何为标?
·评宋鲁郑
·评《中国正迎来自信时代》(2)
·没有有百性相信官方也信的信仰
·讲一讲思辨:
·“法如天大”可,“国法如天大”绝对不可!
·辨“道理”
·是党员抹黑了党还是党毒化了党员?
·习近平的法国骚与老子的道
·不存在治了治不了疆,只存在共产党治不了中国
·《儒家应该意识形态化》此议无效
·意识形态既非物亦非生命,何来安全?
·让高瑜用自己的嘴来证明自己有罪,恰恰证明了共产党对“高输有罪”心存疑虑
·任何存在物都只能“是”其所“是”,不能“是”其所非
·不论何种敌对势力,都是共产政权的物极而陷的必反
·占中马后炮: “一国两制”这是一个承诺
·对《奧巴马是讲普世价值,习近平是讲法治》的纯粹理性分析
·明镜《習近平的打貪對中國來說是壞消息》立论不妥
·是徐才厚误党误国误军,还是党误徐才厚?----析军报《再批徐才厚》
·到底腐败是什么?
·历史进程不再是关注敌不敌对,而是回答:该不该灭共党!
·人是伦理动物。而“党”是被人伦出来的一个“理”。党是私。
·“意识形态安全”被提出,意味着共党人向自己承认:社会主义反人类!
·历史是合规律的进程!
·就连“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也是不折不扣的错话
·“红色基因代代传”是对人类历史的明目很胆的反动!
·自由、独立及合法性
·人不是为社会也不是为国家而出生为人的
·爱国不是义务,爱地球却是义务!
·党并不是个从严就能治了的玩意
·“女官情妇化,男官西门庆化”所呼唤的就是党必须灭亡!
·《中国青年报》说:女官情妇化,最直接的根源是男官西门庆化。
·朋党是“共产”与“党”两个要素不能融溶的表现
·人是理性存在物,人不是神性存在物
·谈“决不容忍搞团团伙伙、结党营私、拉帮结派”
·新年贺词虽无意识形态,但并得不出习能锐意革新
·仲维光,“反共是做人的底线”此话不妥
·习近平与敌对势力一样都厌恶社会主义
·何为普世价值?
·自然怀抱里无敌人,敌不敌是人意的指令!
·“普世”说的是物的先天性质,“价值观”说的是“先天性质”之从后天能力里
·蒋、习不可比。国共可作经验的对比。三民与共产是先经验的差别
·再论“意识的形态性”
·把人清除出党他还是人还在人生中,把党员清除出人籍他还是党员吗?
·对《加强和改进高校宣传思想工作》的批判
·(1)习近平断言“党蜕化变质”。孙丰斩钉截铁说:大错!
·(2)人类是一有两个个“始原”的物种
·(3)把共产党作为一个纯粹知识来看
·驳习近平"从严治党"论
·人类是有理性的存在物
·团团伙伙是政党的共同的、本然的性质!
·凡借了人性外的名义的制度,都必定是反人性的
·冯胜平"革命使人堕落"之悖理
·问冯胜平:还有"没有法治的民主"吗?(1)
·问冯胜平(4)
·还有"没有法治的’民主’"吗?怪哉!——诘冯胜平
·习近平为什么能说出"共产党已蜕化变质"?
·"蜕化变质"只是指出一个实事,指出实事只是承认
·"吃共产党的饭,砸共产党的锅"是堕落的菌种
·腐败的果与因
·批《关于领导干部上讲台开展思想政治教育的意见》
·加强高校的"思想政治教育"要育出什么样的人?
·孙二郎说打虎
·孙二郎谈腐1
·难道酷刑还有正当的或可合法施行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两院”释法——恶信号,百害而无一利便!

孙丰

   【大纪元5月20日讯】非典肺炎蔓延,因恐慌而回逃人流八百万。这对于抗击灾害,对胡温吴浴血奋战,实在是大麻烦。但“两院”此时释法,与愿望适得其反。

   中国的法,中国的执法,就是中国每况愈下的根源。明摆在那里的孙志刚被活活打死,王炳章能被诱捕重判;贪污者无罪,反贪污却要进监;败家子把企业弄瘫,被败家子逼到绝路的人却要逮捕法办;姚福信、肖云良、刘荻、黄琦……与何罪占边?试问,这传染病犯罪的执法能闹出些什么?中国警察,那哪里是警察?比罪犯还凶还罪犯!请回忆若干省份那些——处女卖淫案。这防传染病犯罪的执法就令人担忧犯难,外国驻京媒体已指出逮捕人犯中恰恰就有报告实情,是仗义执言。在互联网上,或用手机散布,这法实在无边无沿,肺炎初染,南方诸媒体被肃整,事才几天?那些记者、编辑并没无中生有,并没煽动宣传。他们非但无罪,功劳赫然!却扭不过张德江那要“稳定”的柄权。既然数家媒体都不能洗不白之冤,怎么保证两院释法能公,执法能端?部长市长已撤职——证明了“伟大光产正确的党”对于肺炎的失控负有责任第一环,张文康后边那只黑手才是凶元。传染病出现不应由人承担,它的失控扩散却就是因党心黑奸,党的罪行让百姓承担,不公!太冤!

   何况还有一个是胡温立场来执这个法,还是那江贼刁顽?他们何尝不恨死蒋彦永?尝以传播不实信息迫害蒋医生不是没有先例。政治局委员张德江不是也可以对真实报导,透明消息给予查办?因此两院释法可能惩办罪犯,也可能包藏祸奸,专把说实话的人,把争取言论透明者惩办。

   当然,抗击传染病,只能由政府布署调遣,似乎不好由著个人随便,一不小心就容易往倒忙发展,也需法律威权。问题在于,共党统治,长期以来只管苛捐,搜钱,已经丧失了信誉起码,谁敢从它那里寻安全?向社会求援——差不多是自投阎罗殿!“核心力量”虽有六千万,大难当前,可信任的还只是自已,自已对自己才不像党那样专事欺骗。

   以往的历史,全部的实践,都只告诫“对共产党,只可防,只可远,千万莫近前!”它没留下一点让人可加信任的迹与言。这才是人们恐慌逃难的真正根源。不逃咋办?让警察收容横加专政铁拳——孙志刚命归黄泉事在眼前!

   胡温吴的表现,虽说让国人别开生面,民意大赞,但大家没有区分开这里的本质:其实所信赖的是对著个人人格,不是把他们与党同看;民意,那只是他们人性魅力的称赞。这抗“非典”的两个月,国人完成的是把胡温吴从共产党里分离出来,给予个别相看,信赖是给予他们个人的褒奖,根本没把他们与臭党相系联。党太臭太坏太恶才造成了个人人格魅力突显。那采不是冲著党喝,完全是对个体表现的称赞。阿涛阿宝仪姊与他们那臭党是不相及的风马牛,早就不是混一块来看。

   借著控制“非典”,你们呀,倒正好是可推波助澜开一代新风,僻出气象正道人间。

   那就是从此后只“求”!恳求!向人民恳求!

   一反往昔高压、侵犯、喝斥、污辱、专政恶习,政府行为一律换新颜:改用恳求、和平商谈,什么事都向民众赔笑脸。政府从此下它三辈,见人就鞠躬、作揖,至诚相见。求著人民事情就必定好干!

   堵民工逃难最好的办法——胡锦涛温家宝到电视上去学学德国总理勃兰特,跪到被纳粹屠杀的生灵前;民有怨,仇恨无边,你以元首阁揆之尊一跪地,他谁心不立软?这两院释法仍是高压,仇恨一贯。除了加剧对抗,游漓伦理,再造新冤,别的……哼!?

   党共产,恶的太久怨积太深——其罪恶已积累到从内部孕育出新生呼唤,罪恶到了极端就要质变成新气象的动力与发端:这个时候它内部的要人,只要振臂一喊,施政纲要一变,大局立定顺风向一边——

   请看《六四密件》5月10日《政治局热烈讨论学运发展》“……基于这些理由我们非常需要对话。我们不能再向学生发动煽动或对抗的宣传了,我们也不能再使用‘反党、反社会’的标签,知识分子与学生对这个标签已极度敏感,而现在,反讽的是不论谁被贴上这个标签,他立刻大获同情。我们应当冷静的观察是什么导致了近期人民情绪中强烈的反叛倾向,我们说不会有通货膨胀,事实上通货膨胀-人民怎么不想反叛呢?上次学生抗议后,我们开除了刘宾雁等人的党籍,但那只增加了他们的名望;他们突然变成知名的‘异议人士’”。——这段话,岂只是真知,灼见,还要深:是哲理。它告诉我们什么呢?它告诉我们:共产党,做为一种文化:

   已经用它的罪恶完成了它做为文化的逆反!谁举起这面旗帜,谁就告成了大功!差不多可以立地顶天。

   所以共产党已经腐朽到不需打,也不用打。有一个一劳永逸的致国泰民安好方法,但只适用阿涛和阿宝——对这肺炎,应弃恶法、酷法,换上诚恳笑脸:就跪电视机前,向人民求愿谅!求配合!求助援!

   神洲风立清,阴霾即扫散;不放一枪,不施一弹,不流血,不需兵变。能让江贼,他手里那些兵头空握双拳!武夫无用武地全自瘫痪。

   可以大胆预言:没有什么人,什么硬心肠能抵御元首、阁揆那一跪!

   此非笑谈狂言:共党坏透罪满贯,这一跪就是里程碑划出了时代新款,它新政,新文化、新观念,新气象!纵然你冰冻六尺,也经不住它春江水暖!

   此一行为,操作易,理解难,实践更难,更难。“防传染病法”不能为共党形像有丝毫洗刷,暴力、仇恨仍是它的传统质不变。

   去理解了共产文化自身已陷自身于逆反。就懂了它已蕴含要反正的力量无限。我请求这句话能得到普遍共识与广流传。谁方便,传活胡温,若一践,肯定稳操胜券!山又绿河又请华厦生机返。无论谁在将来入主咱国咱家,你若有胆一跪父老同胞兄弟姊妹事事求宽,你的英名一定会千年万年流传;我国我家也从此安康,伦理恢复,文化重建,功德无边。

   祖先早说:无为而治!!咱们紫阳赵中原,唇厚如裤带,常呐呐木然:“治大国如烹小鲜”(吴国光言),其实就是对“无为而治”的体验。紫阳样子挺笨,却能思维能体验,真不简单!谁若采纳这意见,大国从此平安就如烹小鲜。

   共产党倒行逆施近百年,已到了这样的门槛:谁站它反面,谁就顺了民意、潮流;谁就天时地利人和全占,就如那美少年:呼风有风,唤雨有雨;就天助神助鬼助人助!能曲者必成全!

   这厢里我落花有了意,哪里的流水在高山空谷?听我妙哉妙哉!

大纪元(http://www.dajiyuan.com)5/20/2003 6:45:17 PM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