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丰文集
[主页]->[大家]->[孙丰文集]->[我来给中共中央上“党”课(第三讲) ]
孙丰文集
·小唐:批评不对缝
·原罪的共产党(21)
·原罪的共产党(22)
·咱把党剁内肉馅包成党肉包子,大家都吃吃有什么不好?
·原罪的共产党(24)
·原罪的共产党(25)
·请问温家宝:道德还能形形色色,多种多样?
·就严正学事与胡锦涛对话
·孙丰:论“明智”
·原罪的共产党(正文)之1
·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2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3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4
·就观念的非经验性在《自由中国》的作答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5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6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7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7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8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9
***以下是备份恢复目录,请选择缺失部分补充的以上
作者简介
·孙维邦小档案
·孙丰简介
·鲁汉简介
第一部分 批判系列
1.“合法性”批判
·引文
·什么是“合法性”?
·“合法性”在哪里?
·人的客观性与人的能动性
·一般意义的“政党”的合法性
·从以上批判里得出的几个重要结论
·“共产党”批判”(一)
·“共产党”批判(二)
·“共产党”批判(三)
·“三个代表”想从哪里为共党补充合法性?(一)
·“三个代表”想从哪里为共产党补充合法性?(二)
·人类正义
·共产党是一功利主义的集团
·鸟瞰“十六大”
·“十六大”专侃
·打倒江泽民,重振中华
2.共产党“合法性”批判
·
·人类是有理性的存在物
·人是从哪里得到“法”的?
·“宪政”批判
·共产党“合法性”批判(4)
3.“三个代表”批判
·引文:批判,必须是对被批对象的还原
·仅在代表者与被代表者之间建立不起“代表”关系
·论“代表”一词对人性的割裂
·人是自己“是人”的,还是由第三者代表着才“是人”的?
·“代表”是机制联系事实
·纯粹语义学意义的“共产党”在逻辑上就非法
·“先进文化的前进要求”是谬句
·对“先进”的还原
·驳“文化的前进方向”
·对“立党之本”的批判
·对“执政之基”的批判
·“三个代表”是贪污之伞
·从对“党”的还原里把握“立党之本”
·“全民党”是一个矛盾,在逻辑上无解
·关于“共产党是否代表工人阶级”的问题
·“三个代表”的创建背景就是二难背反
·为腐败的合法化立法!
·信仰价值观对经验价值观的反动
·信仰是理性成果,人是自然事实
·经验,是人类达到自身的唯一管道
4.对“三个代表”入宪法的讨伐
·批判提纲
·中共十六届三中全会议题
·对“宪政”的思辩
·人是目的之物吗?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是法,但不是宪政之法
·“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国,不是共和国
·“三个代表”是意志,是反宪政的
·中国的问题是因《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腐败
·中国已经成熟到走进“全民公决”的程度
5.“为人民服务”批判
·引文
·人只是自然之物
·造物主创造了人,是让人在世上干什么的?
·对“异化、分裂”的证明
·是语言让自然之人成了社会之人的
6.“价值观”批判
·“价值观”批判
7.江泽民“经典”批判
·江泽民“经典”批判
8.胡锦涛“七一”讲话批判
·只要立党,就决不可能为公!
·只要执政,就决不能为民
·人有人性,党有党性
·政有政性,权有权性
9.对中共16届4中全会《提高党的执政能力建设》的批判
·“提高党的执政能力建设”救不了共产党
·“提高党的执政能力”救不了共产党(2)
·“提高执政能力建设”救不了共产党(3)
10.胡锦涛言论批判
·赵简子,你在哪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来给中共中央上“党”课(第三讲)

孙丰

   本节的命题是——共产党不合法!

   第一课讨论了到底“什么是党”?第二课证明了你们中国共产党并不是一个党。

   共产党说自己是“党”,这只是它拿了自己实有的性质去往“党”头上“合”;只有“政党”所固有的属性才是法,它不是因为被某些人“去合”才有的,而是固有。共产党的实有性质若不与“政党”固有的性质相符合,这就是它的第一条法理非法,程序上的不合法——实与名不符。

   八十年代一个叫潘晓的青年曾提出:“人生的路为什么越走越窄”引起讨论。把它加以改造成为——共产党的路为什么越走越窄?它都“伟大、正确”到被救地步了,还不窄?——通过对这一问题的回答来揭示共产党的本质在法理上非法。胡温新政初定,一二再地发出亡党亡国感叹,这样的感叹江贼民最多,贵党在他手里的没落也最“迅猛发展”。可见——共产党的衰亡就不是具体人事所能解释的,相反,具体人事的倒行逆施却是要用“共产党”这个名称的法理非法来回答。——这个问题有两个求证:一是程序上的——共产党虽把自己叫做党,却不是一个党。它叫自己是党,这是合;政党固有哪些性质、特征,这是法。

   其二是“中国共产党”是一个事实,毛泽东、邓小平、江贼民们说些什么,做了些什么?这是事实内的,只是行为违法,而非合法性问题。

   合法性考证的不是行为与法规是否相符,而是考察制度、法制的出处和根据,正当不正当,充分不充分?

   比如:《联合国宪章》是法,人类最高效力的成文法;“内政不受干涉”、“主权不受侵犯”是这成文法的实际方面。而《宪章》基于的原因是什么?要达到的目的是什么?——这不是法的实际方面,是法的合法性。因而,

   法,就是强力规定,或契约约定。

   而合法性,则是法所以为法的根据,为法的原因。

   米洛舍维奇、江泽民、萨达姆、金正日所仗恃的是法的某些实际方面,比如:主权与内政,这两条原则都是法的组成部分。但是,法的精神所服从的是法背后的那合法性,不是自己的组成部分;相反,这些部分却应随着法的精神来服从法背后的合法性;——你们党那个江贼民躲在上海,他身体的一部分(比如脑袋)能留在北京?因而,法,法的构成部分,不只是个让人符合的问题,它本身还有一个去符合的问题,而且,这一点更为根本。——

   南斯拉夫的人,伊拉克的人,朝鲜的人,中国的人都是人类中的人,不是米洛舍维奇的、萨达姆的、金正日的,江贼民的;《联合国宪章》不是在南、伊、朝、中内政外的法,是管这些内政用的,适应全人类的,这些地方的人就有依《宪章》来争取自己生存权利的权利。首先是这些地方的内政、主权,背离了《宪章》,当然也背离《宪章》精神所依据的合法性。因而这些主权、内政就是对人性--对合法性的否定;而布什却是对否定的否定。当然布什拥有无庸置疑的合法性。必须清楚:主权和内政,是在人政下的,人政内的主权与内政,因而主权与内政就必须是受人政统帅的,贯彻人政的。一切违反人政的——不论家政,村政、乡政、宗教政、习俗政、内政、外政……都是对人性的侵犯,违反人政就是违反合法性!就得纠正,不服从纠正就只有交布什来处理!

   共产党把自己叫成党——这仅仅是你们自己主观意志的“在合”;:做为事物,“政党”有它的不移的固有属性,即第二课讲到的类、际、“在其中”等等,就是它的根据。把自己叫做“党”,就是要自己符合党的这些固有性质,若不符合这些性质,在法理上它就违反合法性。

   凡拥有合法性的政党必定生命之树常绿。

   凡违反合法性的“党”,其实践之路必定越走越窄。一切必须用不断改革来补充合法性的集团,都是没有合法性的,一旦到了改革不能再行一步的那一刻,就只有走向自身的否定。

   事实的共产党正是这样,历史不可避免地到了不否定中国共产党中国就没有出路的今天。

   是“共产党”这个名字首先违法,做为中国社会事实的中国共产党,以及主宰它的那些人的思维、行为的违法才有机会和可能。试问以江贼民的这份德性,智力拿到美利坚,法兰西,大不列颠他能成了元首?咱就不信。就算他要“代表七、代表八”也没有地方那怕成就一个。邓小平决心再大,国会也批不准他平白无辜把人杀。正是“共产党”这名词在法理上的矛盾性,才给了他们进入统治的机会,才为统治的暴力性敞开大门。

   你们中国共产党这个事实能比“共产党”这个名称诞生还早吗?如果不能,中国共产党的法理违法性就是不能避免的。

   茶吃到这里,我就必须向你们专门谈谈理性,因为我正在教导的就是法理,只有有了理性,才可能意识到法,才想到需要法,可见,法只是理的内容,一种特殊的理。

   人类是通过什么东西生成了理(理性能力)的?合法非法也就存在在那东西里。

   人类是通过说的话而得到了理的,那么合法非法就在“共产党”这句特定的话里。你们知道“共”是什么吗?“共”就是全部,这是你们能知道的;一种性质一旦成为全部的、共同的,它也就成了无差别的了,就是个——“唯一”了,因此“共产”的本质在功能上就是“一产”,这是你们并不知道的。实践上的人就必定服从着“一产”来行为,但又受着“党”(多)的支配;是“党”,就是在诸党之中的某一个,其功能就是1、在际间;2、互作用;3、就是多,多的本质就是共存,斗争(理性的)的公开性;那么:服从着(主观立场)“一产”,实际却是多元,互斗,二者就无法平衡,无法建立起属于本己的秩序。就得靠不间断的改革来补充合法性以维持秩序,但“共”与“党”之间的空隙不是海绵里的水,改着改着就没地可改了——比如:你们的今天;苏联与东欧的昨天。怎么办?有远见的政治家有办法:破釜沉那烂舟!!

   在上一讲,我们还提到“执政党”这个概念,而江贼民上台,咧着那两片薄唇,也不知讲多少回:“在有些共产党做为执政党的国家,因为……”,他是瞎说滥说,他不懂什么叫“执政党”。我来教给你们:执政的关键是这个“执”字,它是个“在执”与“不在执”的关系。它假定了不在执政,失政,与争取再执政的平等合理性。因而它是在共同背景,共同原则下的执政争取,是用自己力量与其他力量的对比争取可信度,建立在民众支持率上执政。而你们是用强力把共同背景夺在手里、攥在把里的“执政”。你们不是“执”政,而是“霸”——政!在霸政以前是抡政、盗政!你们的政里没有互间性规则,通过互间性而不间断吸收生气就没有可能。

   因而,共产的路就不是越走越窄,而是已到尽头,已在尽头。

   本课结论是:共产党,不只是你们中国共产党,而是全世界的,只要霸了政的,统统没有合法性。中国面对的困境,连这萨斯怪魔猖獗,都是你们没有合法性而强求合法性所致的。

   强求合法=独裁。

   从你们阵营里杀出来的李慎之先生期望着中国的文艺复兴,其实他本人以及我们正在进行的已是这一强大复兴潮流中的了,中国的文艺复兴早已启动,正健康的、不可扼止的、也是艰难地向前推进着。

   不是春风唤不回,而是共产党里本无春风,唤的什么?它只能唤来悬崖绝壁,正好被这荡荡而回的人民春风所埋葬。慎之老当可安息!看明日之华厦,民主旗旌高挂,自由独立遍神洲,家祭!家祭!

   我给你们上课,是呼唤你们的民族良心,因为你们毕竟处在中国宝塔之巅,命脉之上,熟悉国家事物,有义务站好最后一班岗,尽可能地去化解矛盾避免灾难,使国家转型少些牺牲,代价。你们与我们不是一脉的血吗?都是炎黄,是龙吗?!为啥不能共话!应共话!

   什么是合法性呢?合法性就是根据与原因的不可避免,不能抗拒性。请想想:人的存在与共产党,与“代表三”不可抗拒性而有的只是哪家?它就是合法性那根据呀!

   杀党没商量!

新世纪 (5/7/2003 12:46)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