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丰文集
[主页]->[大家]->[孙丰文集]->[共产党并不是一个党——我来给共产党(中央)上党课(第二讲)]
孙丰文集
·“党”、“共产”都是知识,都构成对人的规定
·何为中国模式?
·温家宝的琴算是对牛弹了!
·我问习半昏:“政治思想”是“教”所能“育”的吗?
·靠指责人家“虚伪”来撇清自身者,必残忍!
·向共产主义意识形态亮剑!向共产党亮剑!
·是党先哺育了薄熙来,而后才是薄的腐败----
·何为社会主义?何为中国特色?
·习近平的中国梦要了申勇的命!
·记者不需“马克思主义报导观”的再教育,
·“攻击共产党领导层”是政党的当有之义
·习说“政权瓦解从思想领域开始”证明它就该瓦解!
·“马克思主义报道观”所针对的就是“真相”
·对共产意识形态亮剑!就是要打倒共产党!
·邓小平放的也是臭屁!也应受审判!
·习近平等需要人文主义启蒙补课!
·用“虚伪” 来指责别的制度的制度,必定残忍!
·国人的性觉醒是习近平等的墓穴!
·只有弄清共产党是什么,才能判其能否改革
·只有“无为而治”才能走出困境!
·为什么要政改,从哪里往哪里改?
·思想西化,怎么就会走上邪路?
·党的存亡只受自身性质规定,与网何干?
·“多党执政照样腐败”是共产党向人民的公然挑战!
·习近平8.19讲话中的自相矛盾
·伦理所据依的根是什么呢?
·是敌对势力还是共产党背离历史进程?
·“亮剑”就是用拿枪的兵来对付讲理的秀才!
·能「妖魔化」共产党的还末出生,且永不能出生!
·这人心还怕争夺?没听说过!
·对“争夺人心”的遣责是因自认“人心尽失”!
·“也有意识形态底线”是流氓、恶棍们的不打自招!
·凡“自信”都有感于“流水落花春去也”!
·管他什么势力只要他宣扬普世价值就是“好猫”!
·苏联解体是历史的自组织进程!
·判断能不能改革须先弄请共产党是什么
·凡构成独立理念的政党都必是异教邪说!
·从来就没有“党的领导”这回事!
·“两个不能否定”所针对的是“水能覆舟,舟之将覆”
·达不到摧毁现有政治制度的境界,发动不了改革
·鸡生蛋还是蛋变鸡?知识管人还是人管知识?
·为什么说共产党绝不能发生改革?
·挂羊头卖狗肉至少以羊肉为价值,
·内政也必须服从人政,因为只有人才有政!
·苏共解体“教训说所证明的不过就是“心已死”
·苏联亡党亡国的教训是:见共必铲!
·“人权”就是冲着阶级才成为必须
·三权分立必造成“灾难”,但只限于狼们。
·在赵简子把狼砍死前,狼总是理由满满!
·俞正声:社会主义就好在“黄敬自杀,强声外逃”
·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好”就“好在……”
·对习近平的“五大优势”的批判(一)
·理论优势“优”在哪里?就优在只恃“力”而决不讲“理”上!
·“政治优势”就是用暴力对付理性的供认不讳!
·感谢党和政府把我们炸死、烧死!这李群真牛啊!
·所谓“文化自信”就是以攻击为观念的文化
·科学发展观证明胡锦涛整个一个二百五!
·三个代表的要害是:只有被代表才有做人的资格
·先进文化即侵略文化!
·中国的问题归根结蒂是个政权不法问题
·从客观上看,人是先成为人,而后做人
·“共产主义”之做为主张,是对着什么的?
·先进文化就是侵略文化或驾驭文化!
·共产党不是执政党
·如不认定“自己灭亡在即”又何来吸取教训?
·人类的历史永远是从特殊向普遍的过渡
·吃人的是罪恶的政治,并非政治都吃人
·需要民主与法治的不是“中国梦”,而是中国,
·改革,革什么?就是革掉共产主义远大理想和信念?
·改革就是革掉共产党!
·共产主义也是一个理,这个理天然反改革!
·答王淮伟《如果没有祖国,你什么都不是》
·这样的国还是不爱的好!
·潘汉年爱国爱出24年大牢
·这国该不该受?请去查中共早期文件、史料----看
·也谈真、善、忍
·怎么打虎也救不了党,因为党的不合理法才是危机的正根!
·“宇宙真理”所说就是真理都是普世的!
·其实普世性就是合法性!且绝对合法性!
·是国家在地球上,不是地球依附在国家!
·人能说话,故可有敌对势力;可环境大气无言呀
·周永康行为又一次证明:互作用是一切政党的生命之源
·薄熙来,周永康都坚持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呀!
·共产主义伟大理想与信念即基督教的来世天堂说
·谁来对周、薄进入最高层负责?
·共产党何曾有过让人兴风作浪的雅量?
·周永康是西方敌对势力在党政军中培养“魅力领袖”?
·老虎吃了、伤了的的人呢?昭雪冤案更紧迫!
·原来“分配不公”是西方敌对势力捣的乱!
·“分配不公”造成了人民拥护、社会融洽、国家安全!超牛!
·三个“总”都讲亡党亡国,但心理状态各异
·这“十面霾伏”是西方还是东方……敌对势力?
·党若亡了,习近平还能不再是习近平了吗?
·“以法治贪”治不了贪!因为“法”并不=自身合法
·人立的法并不是第一原则,未必合法
·朝鲜与周、薄事件证明----一党不是党!
·革命合法性即抢劫合法性!
·“杀张成泽乃朝鲜内政”,实是恶狼惜恶狼!
·不包含平反冤、假、错案的打虎不具有人民性!
·“形式、官僚、享乐、著靡”都只是风气而不是主义!
·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这个句子通不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共产党并不是一个党——我来给共产党(中央)上党课(第二讲)

孙丰

   你们共产党把自己定名为党,用“党”的名义疯狂统治八十多年。我们呢?被它用这个名字压迫欺骗,正天泡在“党”的宣传里,耳闻目见全是“党、党、党……”,至于它是否真是个“党”,也就没人低头想想,抬头看看。人到壮年,受封“反革命”“贵”冠,揪斗加磨难,牢墙高、铁窗固坚,正天心惊胆颤,那有心思去求证它到底是不是一个“党”?等有机会平对着共产党讨伐清算,也就随了先入之见,只把它当做“党”来恨,当成“党”来批判。那知它根本不是一个党,充其量只是个集团。——人类的理性竟这么糊涂涂荒诞一百五十多年。

   眼时下,“天要灭曹”,对共党的理性清算就不仅迫上睫眉,且又成败所关,证明出它不是“党”意义深远,是未来民主宪政与否的关键。

   共产党既不是一个“党”,那它是什么?

   这问题,不宜直接求证,得先弄清“政党”的性质,也就是缕出:什么是“党”?再把共产党的性质、特征套到这个答案上,一比较,事情也就明了显然。——

   在别处我们说过:党就是帮、派、集团。时隔两个月,就发现这定义有欠缺并不完满:政党必定是帮、是派、是集团!这一点,没有问题;但却不能反向相还——集团并不必定地是“党”。也就是说集团与党并非全等概念。

   集团的本质仅是:只要不是个体,又有共同行为。就足能有效解释任何集团。

   集团能包含“党”,“党”却不能包含集团。

   只要两个人以上,又有共同去干,都是集团:孙中山的同盟会、国民党;宋公明的水浒寨;彭明的“第四个里程碑(红十绿=紫)”;宾拉丹的基地网络;甚至专事打家劫舍的梁上君子青龙山的汉……不论所干是替天行道,还是肥已的勾当,都无碍于是个集团。集团的本质特征很简单——不问为的什么?对着什么?集团的内涵不考察目的运用的方向——不问为的什么,对着什么,所以不管纵向垂直,还是横向并存互联,都是集团。

   但“党”的性质、特征却要复杂,要受更多的制限:“政党”是一类事物,因此,指出或说到任何一个实际的政党,都是在这个类里说的,这种指出里就同时包含它所归属的那一类事物——这叫语境暗含。说XX集团是一个党,其必须的条件是:同时在指出“党”是一类事物,XX党是这类事物中的特定的一个。比如:张三家的黑狗——这句话的全意是:在“狗”这类动物,或这个物种里,有一个是张三家的那条特定的狗。

   无论说“中国国民党”或“中国共产党”,“中国民主党”,其完整的意思是:

   1,在中国(事物的范围,处所);

   2,是在诸“党”里(这里没有故意地去指出有很多党,却暗含着指出了);

   3,有一个真名称是“国民”的,其宗旨是“共产”的或“民主”的政党。

   “中国共产党”是一个专名(单记概念),但它是政党类事物中的一个事实。全意是:在中国(的),政党里,其中有一个就叫共产;事物离开了其类,本性,就不可能有任何实际的一个,政党也是一样。——这一事实告诉我们:语言是有背境的(语境),通常语言是把语境省略了(对这一关系要另找机会揭示)。政党在任何情况下都存在在自己的类里——因而政党的本质属性之一是横向性(即并列性、共在性),政党的横向性是由它的主观目的,宗旨、钢领,也就是它是为什么的?对着什么的?造成的。这就是我们说的——际,际间性。际,是一个名词,是专门表达揭示事物横向(并列共存)关系的。它揭示一个具体事物是类事物中的一个。有际间联系的事物总是具有是“在其中的”这一属性。

   政党是际间事物,实际政党只是“在其中的”某个——任何政党都只能是诸党之中的。

   因而,凡不是“在其中的”,那怕它硬标榜自己是政党,它也不是政党。我们在这里的指控是:一切没有其中性的、没有自己的际的,不处在并列共在联系中的“党”,都只是集团,而不是党。这不是在说它不是真正意义的政党,而是说它根本就不是党。

   当然它还可以是集团。

   集团的涵义比党宽泛,它不需要“在其中性”。有无横向(并列共在)性都是集团,只要“非个体的,又有共同行为”,这两点就是集团的必须的又是充分的条件。但对于政党,它却只是必须的,而非充分的条件。

   现在我们回过头来,只是轻轻地,轻轻地向你们发问:你们“中国共产党”是在什么东西之中的?你们与哪些事物构成共同的类?你们属之于哪个际间?只要你们有起码的诚信,不违疾忌医,我想你们不会不明白,不领会这一教导。——这教导是说:你们根本不是一个党!

   你们只具有政党的必须条件——集团性;不具有政党的充分条件——类性,际间性,在其中性(并列互间性);你们不是“在其中的”,而是在其上的。你们不是通过依靠对本已能力的调度释放,从互间性里脱颖为社会管理力量的,从互间性里脱颖出来的力量始终处在互间力量的钳制中,不能成为绝对的垂直的支配力量,而你们是一绝对力量。

   政党的本质是共同处在环境中,你们的本质却是把共同环境攥在自己手里。这是一个深刻的反动着的颠倒!

   我们曾以极大的兴趣关注到:贵党上层,有一个人,由于他自己的努力,达到了这一境界,明白了这层道理。只是尚未成熟到将它抽象成简单公式,这人就是李瑞环。遗憾的是他图自己痛快,为一清虚淡泊的麻醉,就灰溜溜地退出了政界!大智者李瑞环,可耻!不肯为我民族避灾出难承担义务!将来的某天,共党倒,宾拉丹以难估计的次方出现,你丢了那位置与不丢那位置,对事态的影响绝非能等看。你用什么来分流可能的矛盾?你用什么来维持一个起码的秩序?给民众一个起码安全?你通过什么方式较顺利地进入重建?我们也高兴地注意到胡温言谈,其主要观念成份还是二位原属的百姓民间,素朴自然。但离理性的澄明还有距离一段,希望着秘书左右能将老休的苦药如实端其前,相信二人能明理继时,纳入计划路线。(只举一例就能证明二位意识也受了共产的束缚,八股气味留语间:他们都说……一定能战胜非典肺炎——这“胜利”一词出何端?此词没有使用空间,是党味党气不自觉地作用了你们,残留在你们的意识观念里。你们要说的只是:经努力,人类一定能认识,控制肺炎。它已夺去生命若干,使经济受到严重摧残,人对之哪有胜利可言?由于毛泽东思想的本质就是——“制胜之说”,就造成了共产党说什么话都要与胜利挂边。只有两力相对,且都是主观,胜利一词才有被用根据。萨斯又不是理性事件,我们对它只能认识,揭示,控制,不是斗争、角力关系。)

   共产党不是一个政党,它是什么?

   答:它只是一个集团。一个从初创就以取国家,攥政权,支配全族为目标的集团。要不它为什么正天地说呀唱呀竭斯呼喊:“保卫咱”——血染的江山;红色的江山;铁打的江山……千年万年长;江山,江山,只有把国家、政权当成自己的,只有它以对此的占有为最高目的,才会说江山,江山;说江山者无一不处在宪政的对立面!

   共产党是一个集团,再综合上它的意志主观——占有政权、民族、支配他人,……其实就是劫掠,贪婪。共产党早初只是个以占有为目的的集团——权欲集团、抢劫集团——后来成了真占有集团,演化成巩固占有的集团。简约的结果就是——霸占集团。

   反观民主派自身:我们把一个仅仅是集团的东西当成政党来对待,怎么行呢?

   这一课到此结束,作业题是:什么是执政党?——因那江贼民就“执政党”有不少滥言。混淆了理性,干扰生命实现。下节课就将这题目合上上课作业,来澄清政党的合法性问题。共产党到底合不合法?就在其间!

   胡温正在止国难,国民均已承认,新权良好开端,却千万别忘了崇贞死煤山,从中南海往后一看,这个警报就可铭心间。铭心间。不将政党还原回际间,这个警报就始终的威胁新政权。

新世纪 (5/5/2003 13:4)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