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丰文集
[主页]->[大家]->[孙丰文集]->[SARS所证明的]
孙丰文集
·我来给中共中央上“党”课(第三讲)
·我来给中共中央上党课(第四讲)
2.“六四”
·顺“六、四”者昌,逆“六、四”者亡!
·巴黎举行“‘六、四’意义座谈会”
·“六四”——悲壮的人类史诗
·“六四”——悲壮的人类的史诗(下)
3.山东的“六四犯”
·“他娘会养”的史晓东
·原罪的共产党(10)
·原罪的共产党(11)
·原罪的共产党(12)
·原罪的共产党(13)
·原罪的共产党(14)
·原罪的共产党(15)
·原罪的共产党(16)
·原罪的共产党(17)
·原罪的共产党(18)
·原罪的共产党(19)
·共产党不是党--与姜福贞商讨
·原罪的共产党(20)
·小唐:批评不对缝
·原罪的共产党(21)
·原罪的共产党(22)
·咱把党剁内肉馅包成党肉包子,大家都吃吃有什么不好?
·原罪的共产党(24)
·原罪的共产党(25)
·请问温家宝:道德还能形形色色,多种多样?
·就严正学事与胡锦涛对话
·孙丰:论“明智”
·原罪的共产党(正文)之1
·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2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3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4
·就观念的非经验性在《自由中国》的作答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5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6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7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7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8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9
***以下是备份恢复目录,请选择缺失部分补充的以上
作者简介
·孙维邦小档案
·孙丰简介
·鲁汉简介
第一部分 批判系列
1.“合法性”批判
·引文
·什么是“合法性”?
·“合法性”在哪里?
·人的客观性与人的能动性
·一般意义的“政党”的合法性
·从以上批判里得出的几个重要结论
·“共产党”批判”(一)
·“共产党”批判(二)
·“共产党”批判(三)
·“三个代表”想从哪里为共党补充合法性?(一)
·“三个代表”想从哪里为共产党补充合法性?(二)
·人类正义
·共产党是一功利主义的集团
·鸟瞰“十六大”
·“十六大”专侃
·打倒江泽民,重振中华
2.共产党“合法性”批判
·
·人类是有理性的存在物
·人是从哪里得到“法”的?
·“宪政”批判
·共产党“合法性”批判(4)
3.“三个代表”批判
·引文:批判,必须是对被批对象的还原
·仅在代表者与被代表者之间建立不起“代表”关系
·论“代表”一词对人性的割裂
·人是自己“是人”的,还是由第三者代表着才“是人”的?
·“代表”是机制联系事实
·纯粹语义学意义的“共产党”在逻辑上就非法
·“先进文化的前进要求”是谬句
·对“先进”的还原
·驳“文化的前进方向”
·对“立党之本”的批判
·对“执政之基”的批判
·“三个代表”是贪污之伞
·从对“党”的还原里把握“立党之本”
·“全民党”是一个矛盾,在逻辑上无解
·关于“共产党是否代表工人阶级”的问题
·“三个代表”的创建背景就是二难背反
·为腐败的合法化立法!
·信仰价值观对经验价值观的反动
·信仰是理性成果,人是自然事实
·经验,是人类达到自身的唯一管道
4.对“三个代表”入宪法的讨伐
·批判提纲
·中共十六届三中全会议题
·对“宪政”的思辩
·人是目的之物吗?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是法,但不是宪政之法
·“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国,不是共和国
·“三个代表”是意志,是反宪政的
·中国的问题是因《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腐败
·中国已经成熟到走进“全民公决”的程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SARS所证明的

鲁汉

   SARS证明“国情不同”、“中国特色”……是强盗的黑话。

   可以作无误的判定:非典型肺炎是真正的“中国特色”,对此,就是那九泉下的“中国特色”专利人也无以歉让。地道的中国事务,共党功夫,它却忘了“社会主义特色”,而不再管什么国情,文化,历史的不同,要去占领全人类;明明是亚洲土特产,却越出国门洲界,长驱直入欧非美;也不问你信仰基督、真主与佛祖,还是牢固的共产主义理念真;更不论你坚持几项原则,也不查你什么阶级专政,主权是神不神圣,或是内政外政……只要你是人,非典肺炎就遇者不拒,一概相犯。

   病,这原本只是生命的健康问题,认识病源,揭露病理则是科学问题——纯粹物理世界的事件。可如何对待瘟疫,却成了政治。只有用了人的心理才能谈到对待,可见,“政治”——是因为人有了心,有了心也就有了立场,立场调整人际关系,关系也就是政治。

   只要有人,(决不是别的东西)就有政治。

   因此,政治只与人相关,是纯粹的心理事实。

   政治只属于人!世界上也只有人政。

   人,是个世界事实(世界=客观=自然)!人,不是国家事实!

   相反,国家倒是心理事实。

   既是人心造了国家,不是国家造了人。因此,不会因为有了国家,人就不再是自然事实而变为国家事实;政治也不再是属于人而属了国家。因而:国家、政权;内政、外政都不过是人政的一定方面,人政的特定表现。这世界之上依然还只有人政。

   所谓政治,就是至善。至是普遍,善是完满。

   因为人在生命在存与质性上是普遍的,普遍不可能来于意志,只能授之那创造力量——天、道、造物主。存在与本性的普遍,要求完满的普遍,这就是——至善。而至善,只能从际间联系的调整来获取——以至善为目的的人际设施就是政治。对于人类的存在来说,政治非常重要。

   可无论多么重要,它也是对人来说,不是比人来说的。重要是对着人对它的需要而言的,这里,人的需要是评价的根据,是评价它具有的满足性功能。重要,不是从它与人的平等比较里来说的,政治与人根本就不是同一世界的事实,一是本,一是未,不能相提并论。政治总不能比那需要它,创造它的源泉——人,更本质吧?

   须知:人的生命存在是个“是”的问题——人是“是人”,而政治呢?却是属于人,是人心所派生,是以人的主观意志为原因的。生命事实,是主观意愿所无可奈何的,不可抗拒地在了的,因此——在下去就是不能动摇的天理!是万理之理。

   无论什么东西,难道还有不以自己的存在为存在的事物吗?人的存在之对于人来说就是第一位的,一切都得服从这一原则,这不能讨价还价。政治又怎样?,它不是天理,它的原则就应出自天理,符合天理。

   而江贼民、共产党说政治是立国之本,就是对天理的公然勿视,颠倒本末。就是要人放弃本己的存在而为他物(政治)去存在。

   请不要忘了:这世界上有的只是人政,不是“政人”。

   因此,政治就不能以国为度量,以党为依据,以内外为区分。政治只有一个唯一的根源——人;只有一个唯一的标准——人的性;只有一个唯一的原则——人本。

   政治必须以人为宗。以人为本。

   人所能够服从的不是政治,而是自己的性!

   倒是政治应服从人!——人才是人类一切事业的绝对根据,绝对标准。政治也只是人类事业之中的,它又焉能例外?

   照着江贼民的论调:米洛舍维奇的民族灭绝是一国内部的事务,别国不应干涉;南斯拉夫是主权国家,主权神圣至上,不受侵犯;萨达姆是真主,他杀人,抢人老婆,搜刮民脂民膏;研制大规模杀伤武器,侵犯他国;不管民众死活,拿百姓、孩子挡掩体;……这都是内政,是伊拉克内部事务;那坦克机枪对了民众,京城血流成河,自骨如山,这是中国的内政;金正日三天两头核讹诈,饿俘遍野,这又是朝国主权;……共产党警察比日本的“731”,希特勒的集中营还残忍可怖——你看法轮功,这又是中国的内政……“人权问题从原则上说是一个国家内部的事务”,“内政不受干涉”,“主权神圣不可侵犯”……当然,照此逻辑:江泽民赖在金殿不走,死皮赖脸地把着大枪不放;机关算尽,权术玩穷;什么主旋律,稳定压倒人命;两会安全--其实就是为阴谋不被竭露;他不如实报告疫情也就是当然的中国国情,社会主义特色的内政;中国自己的事不许洋鬼子搀糊--理所当然。

   可是,这中国特色的SARS瘟疫却偏偏不顾特色,不讲对国情的承诺,侵犯到别国去了。中国的国情却普及、干涉、剥夺他国人的生命了。

   这事件向我们发问:什么中国特色、什么内政、什么主权,统统是骗人的鬼话,强盗的词理!

   这世界上只有人,因而也只有人政。内政、外政、主权、特色、国情,无一不是人政的组成部分、不是人政的表现方面。管它什么政,什么权,什么色、什么情,标准都是同一个——人性!人本!人不论在什么地方,只要是地球上,不论那洲,在一国度,在那一政党,那一派别,人都永是自然事实。自然之人就只有讲人性,倡人权。——只有人性自然性才永驻不变!任何国家,任何政党,任何信仰,任何主权,都只能以人的性为自己的宗,自己的本,自己的标准。凡违背这一原则的都是强盗、流氓、恶棍!让共党的特色说、内政论、主权神圣不得侵,都见他娘的鬼去吧!人不是为了点缀“共产主义真”才来到世界,才活在世界的。党亡了可以再建,政失了可以再塑;人呢?生命只一遭,不可逆。因此共产又算什么?宁可让共产垮它千回万回,也不应让生命无辜死一回!宁可亡党也不能不报告疫情,这就叫开明,文明,进化。人是人,也只该为人,只能为人!为的什么臭党,为的什么臊主义?

   SARS呼唤我们:逮捕江贼民!审判江贼民!是时候了!胡先生,胡总,胡元首!

   江贼已处强弩之末,谁逮捕他,谁就是中华民族的功臣!英雄!逮捕江贼民,盼金鸡唱!英杰出!哪家男儿立此功!我大汉,将永世彪炳!

   呼声急,唤声切!擒江贼。擒江贼。重整旧山河。人类本质既是同一个,那么:价值也必共一。

新世纪(4/24/2003 15:23)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