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丰文集
[主页]->[大家]->[孙丰文集]->[“共产党”批判”(一)]
孙丰文集
·坚持共产党“先进性”是对人的存在平等性的瓦解!
·政党是用来保证政权合法的,不是用来执政的
·什么是党性原则?答曰:一霸二骗
·人是为人而活 不是为意识形态而活!
·“先进性”的党必是侵略性的党!
第二部分 专辑
1.我来给中国共产党(中央)上“党”课
·我来给中国共产党(中央)上“党”课
·共产党并不是一个党——我来给共产党(中央)上党课(第二讲)
·我来给中共中央上“党”课(第三讲)
·我来给中共中央上党课(第四讲)
2.“六四”
·顺“六、四”者昌,逆“六、四”者亡!
·巴黎举行“‘六、四’意义座谈会”
·“六四”——悲壮的人类史诗
·“六四”——悲壮的人类的史诗(下)
3.山东的“六四犯”
·“他娘会养”的史晓东
·原罪的共产党(10)
·原罪的共产党(11)
·原罪的共产党(12)
·原罪的共产党(13)
·原罪的共产党(14)
·原罪的共产党(15)
·原罪的共产党(16)
·原罪的共产党(17)
·原罪的共产党(18)
·原罪的共产党(19)
·共产党不是党--与姜福贞商讨
·原罪的共产党(20)
·小唐:批评不对缝
·原罪的共产党(21)
·原罪的共产党(22)
·咱把党剁内肉馅包成党肉包子,大家都吃吃有什么不好?
·原罪的共产党(24)
·原罪的共产党(25)
·请问温家宝:道德还能形形色色,多种多样?
·就严正学事与胡锦涛对话
·孙丰:论“明智”
·原罪的共产党(正文)之1
·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2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3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4
·就观念的非经验性在《自由中国》的作答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5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6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7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7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8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9
***以下是备份恢复目录,请选择缺失部分补充的以上
作者简介
·孙维邦小档案
·孙丰简介
·鲁汉简介
第一部分 批判系列
1.“合法性”批判
·引文
·什么是“合法性”?
·“合法性”在哪里?
·人的客观性与人的能动性
·一般意义的“政党”的合法性
·从以上批判里得出的几个重要结论
·“共产党”批判”(一)
·“共产党”批判(二)
·“共产党”批判(三)
·“三个代表”想从哪里为共党补充合法性?(一)
·“三个代表”想从哪里为共产党补充合法性?(二)
·人类正义
·共产党是一功利主义的集团
·鸟瞰“十六大”
·“十六大”专侃
·打倒江泽民,重振中华
2.共产党“合法性”批判
·
·人类是有理性的存在物
·人是从哪里得到“法”的?
·“宪政”批判
·共产党“合法性”批判(4)
3.“三个代表”批判
·引文:批判,必须是对被批对象的还原
·仅在代表者与被代表者之间建立不起“代表”关系
·论“代表”一词对人性的割裂
·人是自己“是人”的,还是由第三者代表着才“是人”的?
·“代表”是机制联系事实
·纯粹语义学意义的“共产党”在逻辑上就非法
·“先进文化的前进要求”是谬句
·对“先进”的还原
·驳“文化的前进方向”
·对“立党之本”的批判
·对“执政之基”的批判
·“三个代表”是贪污之伞
·从对“党”的还原里把握“立党之本”
·“全民党”是一个矛盾,在逻辑上无解
·关于“共产党是否代表工人阶级”的问题
·“三个代表”的创建背景就是二难背反
·为腐败的合法化立法!
·信仰价值观对经验价值观的反动
·信仰是理性成果,人是自然事实
·经验,是人类达到自身的唯一管道
4.对“三个代表”入宪法的讨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共产党”批判”(一)

──“合法性”批判(之7)

   我们的批判,首先回答了什么是合法性,接下来又澄清了政党的合法性。我们的标准不是只有效于共产党的,它具有普遍的证明性。现在来澄清共产党是否合法这个问题。

   我们注意到许多论者在对共产党的批判里使用的立场,其实与共产党自己是同一个,只是相反,都是用实践事件来证明法理,比如:共产党创立之始就残酷内斗,《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所证明的、江西肃反误杀2,600余名干部、延安的失足者抢救运动;建政后的土改斗地主、镇反、抗美援朝、合作化、统购统销、大跃进、公社化、四清、文革、“6.4”杀人、镇压法轮功……其实,这些都是法理上不合法的必然之果,倒不是法理的本身。理,全在概念里。合法的理、不合法的理都是如何联结概念造成的。已经说过:服从概念在前,是本质;运用概念在后,是末梢。我们的意识机能就是单词的规定性,而任何完整的意识都是从单词的联结里获得的。它结成之后是否违反单词的原有涵义,就是合法性的原因。许多很平常的词却不能准确地运用。来看一个几乎天天可见的例子:“乔石委员长在某国进行了访问。”其中“访问”是谓词,它已经就是行为,天然地包含进行,可前面还有个修饰成分“进行”,这又为的那般?进行与访问的关系对这些作者就是未验的。

   不要认为象陈独秀这样的学问家、毛泽东这样的熟读经典的人就不会犯类似的错误。他们组建共产党这一实践,便清楚地证明:他们还不懂什么是“党”。他们不知道党的存在前提就是党,不是人。你在说这是红色或黄色时,是以“色”为背景的;你说胖人、瘦人时也是以人为前提的;无论你把自已叫成什么党,你都假设了你是许多党当中的一个。你是以党这个背景来定义自身的。

   毛泽东的党却不是以党、而是以人为背景的。共产党都活动了80多年了,至今也没弄清这个道理。党的出现是因为物质世界的人在存在上(即做为客观事实)它就是个体独立,做为它的一个组成成分的意识,一不是共体的,二不是串连的、并连的,又怎么可能是共同的呢?荒唐呀老江!相同性永远只是一部份。因此党这个名称是用来揭露意识的绝对不同里的相同的!党这个事实所根据的就是去发生作用,你得对着反作用才能有作用。如果不是对着反作用,你连个钉子都没地方砸。在全部分子都一个样、无差别的条件之,你代的什么表呢?只有对着你代表不了的才有你的能代表。你就孤掌,却硬说拍的叭、叭直响。这不是瞎说八道吗!党是—个概念,它所载的就是:在自已的合法性里先天地包含着他党的合法性、敞开的批判性。他党的合法性不是由法律提供。法律提供的只是程序、步骤,是对合法性在条件上的保证。连法律都是因有了理才有可能。在先于法律的理里已经赋予了党是并存共在的。因此,党之做为概念先天地赋予了一切党以合法。“一党制”、“一党专政的基本原则不能放弃”、“坚持共产党的领导”、“团结在江泽民为核心的共产党周围”……共产党庙门里的这些神圣教义,其实是些逻辑矛盾:“一党”,则成了“既是一个,又是对立、又是互作用、又是许多”。这是矛盾律所不许的:连思维的根本原则都不讲的人哪来的理?没有理哪来的合法的理?

   因此,我们得到了共产党只从做为概念之始起,在它还没有下生之前就没有合法性。正因为它是从非直观的,看不见、摸不着的法理上非法的,才不容易让我们及时地发觉它,克服它,在对它的态度上也就较难拿出正确立场。法理合法的有效性是普遍的,也是不可抗的,因此才有了全世界的共产实践无一不是残暴的、野蛮的、荒唐的、也是短命的这个无差别性的结局。

民主论坛 2003.8.5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