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丰文集
[主页]->[大家]->[孙丰文集]->[“宪政”批判]
孙丰文集
·经验,是人类达到自身的唯一管道
4.对“三个代表”入宪法的讨伐
·批判提纲
·中共十六届三中全会议题
·对“宪政”的思辩
·人是目的之物吗?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是法,但不是宪政之法
·“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国,不是共和国
·“三个代表”是意志,是反宪政的
·中国的问题是因《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腐败
·中国已经成熟到走进“全民公决”的程度
5.“为人民服务”批判
·引文
·人只是自然之物
·造物主创造了人,是让人在世上干什么的?
·对“异化、分裂”的证明
·是语言让自然之人成了社会之人的
6.“价值观”批判
·“价值观”批判
7.江泽民“经典”批判
·江泽民“经典”批判
8.胡锦涛“七一”讲话批判
·只要立党,就决不可能为公!
·只要执政,就决不能为民
·人有人性,党有党性
·政有政性,权有权性
9.对中共16届4中全会《提高党的执政能力建设》的批判
·“提高党的执政能力建设”救不了共产党
·“提高党的执政能力”救不了共产党(2)
·“提高执政能力建设”救不了共产党(3)
10.胡锦涛言论批判
·赵简子,你在哪里?
·究竟是人对政权负责,还是政权应对人负责?
·捕廖元华等是为夺回“已授人之柄”
·世界观是“树”而有的吗?
·只有人的世界观,没有马克思主义世界观
·坚持共产党“先进性”是对人的存在平等性的瓦解!
·政党是用来保证政权合法的,不是用来执政的
·什么是党性原则?答曰:一霸二骗
·人是为人而活 不是为意识形态而活!
·“先进性”的党必是侵略性的党!
第二部分 专辑
1.我来给中国共产党(中央)上“党”课
·我来给中国共产党(中央)上“党”课
·共产党并不是一个党——我来给共产党(中央)上党课(第二讲)
·我来给中共中央上“党”课(第三讲)
·我来给中共中央上党课(第四讲)
2.“六四”
·顺“六、四”者昌,逆“六、四”者亡!
·巴黎举行“‘六、四’意义座谈会”
·“六四”——悲壮的人类史诗
·“六四”——悲壮的人类的史诗(下)
3.山东的“六四犯”
·“他娘会养”的史晓东
·四大恶囊——孟庆秦
·无腿大侠王在京
·“丹顶鹤”是个伊斯兰
·监狱里的六四
·张霄旭拳打“刁德二”
·姜福祯人称“咣咣镲”
·还是张霄旭
·张杰
4.孙志刚案
·孙志刚案,谁来审判“中华人民共和国”?
·谁来审判《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
·广州审判的本质:拿孙志刚们的头来祭孙志刚的灵
·共产党杀人,再拿人民来抵罪!
·孙志刚案是胡、温拨乱反正的人心资源!
5.“宪”的问题
·“宪”的问题,既非“修”,也非“立”,而是个“在”!
·“宪”的问题,既非“修”,也非“立”,而是个“在”!(2)
·“宪”既非“修”也非“立”而是“在”!(3)
6.共产党应该安乐死!
·你知道什么是共产党吗?
·共产党应该安乐死!
·共产党是可以被政改的吗?——请共产党安乐死!(上)
·共产党是可以被政改的吗?——请共产党安乐死!(下)
·胡锦涛,你知道“什么是共产党”吗?
·鲍彤先生,你知道“什么是共产党”吗?(上)
·鲍彤先生,你知道“什么是共产党”吗?(中)
·党之“本”是因“立”而有的吗?(上)
·党之“本”是因“立”而有的吗?(下)
·政党是机制事实,共产党却是“驾驭机制的力量”
·“立党”若能“为公”,就不叫“党”而叫“公”了
7.共产党不是政党
·救国必须亡党!──救国必须毁党!──救党必定误国!
·不是出于“去反”和“被反”,哪来的党?
·政权的功能是管理,政党的功能是竞争
·共产党不是政党!
·“政党类型说”不准确
·政党的基础不是从“立”里获得的
·论“共产”天然反党
·抛弃一共产可解千扣万扣,何不真抛呢?
·“反党救国”证明:是“党”反罗永忠
·共产党怎么就反对不得?
·邓小平想不想多党制是一回事,“共产”这个词让不让多党制是另一回事
·“党”,并不因所建是党,定名为党,就一定是“党”
·共产党的本质——霸占性!
·应检讨的不是上访制度,而是共产党合不合法
·到了人人喊出:打倒共产党!的时侯了
·真正的邪恶轴心——中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宪政”批判

共产党“合法性”批判(3)第三节

孙丰

   【大纪元5月24日讯】我们先来看经验(即证明)合法性的例子:甜的。苦的。那东西五公斤。……无论你说什么东西是苦是甜,都是你的体验。你去称量了你才知它有重量。你画了两点你才肯定直线最短。这就是证明。平果甜,黄连苦,石榴酸,这都是被经验所证明的事实的真像。可你能去经验那“革命”吗?它的物理量是长是短?它只是一个价值评价,有两个内涵:一是善(好);二是它的获得伴著某种否定,取代,扬弃。它不是可以用物理学概念来精确描述的,它不是自然中的现象,无论毛泽东、邓小平、江贼民都不能就“革命”、就“共产”建立起伽里略、牛顿的数学模型。因而它根本就没有可靠的合法性标准。

   事实正是样:在毛泽东说邓小平是最大的反革命、走资派时,谁也不能用精确的公式计算出他倒底是还是不是,是多少?连他自己也哭鼻流泪地表示决不再走资本主义了;等邓小平说他自始至终就正确,革命时,谁也无法精确地作出让所有人一看就无言以对的“自始至终正确”。而三角形内角之和=两直角,不论你革命革到什山水平,你反革命反到什么境界,你都得认这个理。

   只有不论什么猫(不要标准),才可以任凭他的意志东驰西骋全都“理真”。这样我们就揭露出——

   中国的宪法是法,但却不是宪法!

   法这个字一经被“宪”所修饰,就综合上一些新性质,那就是:宪法不仅仅在权威上是根本大法,母法;它还必须是1、是靠程序来保证的;2、在其范围内的平等性,无例外性;3、首先建立起宪法本身必须是有合法性的法。

   而中国共产党把国家领导到今天,它自己和民族都处悬崖----满目疮痍,周身火药,牵一发全身都要爆炸;

   ——这共产党,它已历史地完成了国家职能从管理堕落到应付意外事变的转化——政权,只用来防垮;邓小平初政是用改革开放想把矛盾解化,把事变引导到对利益的争取;就因它不是建立在理性合法性上的,矛盾一边被流分,一边又重组重聚重爆发,他最后面目峥嵘血腥滥杀;江泽民政权的功能从初奠就是堵口子,防爆炸,越往后它就越丧失管理职能,整个观念就是——一觉醒来是否会有意外事变爆发?所以“国家元首”职务在他心里只是用于图光面,用于豁免,方便;总书记的职务才是左右开弓的,兵来将挡的“对付”宝剑,他这十三年,自己给自己定的任务就是“应付”事变,以他为核心的党中央合个的是“对付”事变的集团,他先验的观念就是个“对付”,它能不“敌对势力”满江红吗?

   在“对付”观念之下,管理职能的国家意志能不完全质变为预防意外事变吗?

   从管理出发,所对的只能是事、是物,需要的是科学是工程;

   从应付突然事变出发,所对的就只能是人,需要的是机械力量,在其前期,矛盾还只表现在主要领域,主要方面,后来彻了头又彻了尾,无所不在,无处不溃,实际上就无从预见,无以预防,就要求对整个国家整个民族的控制。整个国家,变成大监狱,共产全党就只能全成为特务,它要对付所有领域,所有方面,所有旯旯旮旮,事实上又不可能有这样的力量,就势必沦为特务性质,特务政权。对此,不能看成是江贼民的个人人品,这是个机制作用问题。

   宪政是什么?宪政的可靠性就是把国家意志变成公器。“宪”的政治,“宪”的政权,就是由程序来保证它的“公器”本性,在其范围之内国家意志为全体成员所公有,对全部个员一律平等的政治。因为人类个员的平等并非国家意志的恩赐,而是自然的造就,国家意志只是它的条件。而人意总是主观的个别的,又是人人都有的;平等,公正就只能靠全体个员的参入。——平等概念的本身就揭示不同力量的互作用所致的均衡。——单个的东西哪产的平?平等这个概念就赋予了不同政党,不同力量互作用的合法,其保证的条件就是自由结盟,言论透明,因而“宪”的政治,就是用可靠的程序来做它的途径,也就是由“共和”所提供的对立平衡,使国家意志不属于你,也不属于我,履行职能的人也时时事事处在共同环境的制约下。稍稍偏离公平、偏离正义也就淘汰出了局。

   因为,公正、平等这些观念的本身就成就在对峙之上,成立在对反上。就像那摔跤,必须是两个。这个“党”字吗?就相当于摔跤选手,共产党把自己叫做党,就是承认自己是个摔跤选手,可就是用法律来保障选手犯法,严惩不贷。“党”字做为观念就反映对峙,反映交量,没有两个力量哪来的杠杆?合法性也就在自由地结盟中得到确立,它就天然地蕴含了对抗的合法,你想有贡献,就只有从正义、从善出发,否则在对峙之中就没有你露脸的机会。

   宪政无异于就是只能在正义之路上比赛,这条路没有邪恶,你争吧,你才能越大,造成的正义越多,你离开了正义半步,你也就被这跑道甩出去了。

   因此,合法性是建立在不同力量的对立上,“一党不是党”,一力没有公平,没有公正,共产党不合法!

大纪元(http://www.dajiyuan.com)5/24/2003 2:04:33 AM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