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丰文集
[主页]->[大家]->[孙丰文集]->[人类是有理性的存在物]
孙丰文集
·第二篇(6)
第四部分 其他文集
·SARS所证明的
·致胡锦涛、温家宝公开信:逮捕江泽民!
·诗人出愤怒,盛世出正义!
·读洪哲胜“假如我是胡锦涛”感而和之
·不要把在反“非典”上建立的人民性,丢失在镇压“敌对势力”上
·“两院”释法——恶信号,百害而无一利便!
·三百年说不完的谎言 也有始端
·致茅于轼(一)
·致茅于轼(二)
·理直气壮地说:就是要自由化!
·读余英时《知识分子的边缘化》
·改革开放的“伟大成就”是一大谬!
·“民主”不接受定语──“对社会主义民主”的批判
·“海内”、“内政”不是反“人政”的土围子
·“北京政权”早已不是政权,它实际是个屠宰的力量!
·《我们愿陪刘荻坐牢》这题目很不老实
·胡锦涛又说错了:民主不是生命的外在“追求”,是生命的本己性质
·谁说杜导斌无罪?!
·郑恩宠案是共产党向人民、向人类正义的宣战!
·“西北大反日”是民族在寻求出路
·也请为郑恩宠先生一呼!
·不是人民“反”革命,而是“革命”反人民
·“稳定”它娘是谁?
·戈尔巴乔夫应对江泽民提起告诉
·虚舟先生的文章值得一读!!!
·近期中国政治形势的分析(上)
·武装力量中立,格鲁吉亚又一次榜样中国军队
·“国家绑架”后果堪忧——中国近期政治形势的分析(下)
·胡锦涛永远跨不上宪政路
·“发展是第一要务”对抗人类公正
·在中共内部背景下谈刘荻获释
·军委主席自兼中央警卫局第一政委是死棋!
·家宝兄,咱携手建一个“中华合众国”吧!
·军委主席兼中保政委的违法性——其性质是反党
·我不由振臂喊:美国万岁!布什万岁!
·正义无国界!
·不只是萨达姆一人该死!
·温二哥,“内政”也没有以“任何方式”的权力!
·共产党怎么也没因“中国教育低”而不发动共产革命呢?
·只有“正义”(或人本)救国
·木子美要什么?——要真!
·黄静案都应对哪些人提起公诉?
·新年献词:我操党它娘!!
·王怀忠判死济南——“滚刀肉”杀人灭口!
·这还是一个国家吗?
·警告刘路!!
·《决绝地转身》按
·江氏乱军,国家前途不堪!!
·为胡锦涛叫一声好!
·能否制止法轮功迫害,是胡政权的考验!
·“肉包子打狗”或“金元宝砸贼”
·海内海外一齐上,撕破宝马,发掘扩大,把民主推向倒计时!
·在“大葱挂宝马”与“刘忠霞的死”之间,构成行为选择!
·刘青伙计的命题不对
·中国的腐败之风为什么难以遏制?(上)
·中国的腐败之风为什么难以遏制?(下)
·“发现一个,查处一个”,关键之笔在于:“发现上留情”
·茅于轼“奇文”不只是糊涂,更是献媚!
·“国家尊重和保护人权”不是宪政精神
·“本”排斥一切“反本”的原则──对“以人为本”、“国家尊重和保护人权”的批判
·救国不是捉迷藏!
·只有“民主”,没有“社会主义民主”(上)
·只有民主,没有“社会主义”民主!(下)
·论“本“(上)
·论“文明”——答黄晓星君
·论“本”(下)
·也谈“文化是最大的腐败”
·对吕加平这“一石”且莫等闲看
·也谈“文化是最大的腐败”(2)
·怎么样才能真正铲除腐败?
·“治国人才队伍”说,反证胡哥哥腹内空!
·“治国人才”说反证胡哥哥腹内空(2)
·也谈“科学的发展观”
·十万火急抢救燕鹏
·评《“六四”不是民主》
·李肇星他爷爷、奶奶的故事
·李肇星还不知何为民主
·人大常委的“否定”不容更改,也不必更改——咱把人大常委毙了不就结了!
·变上访、服毒、自焚为“自卫”!
·“谁能证明那声音是我的?”这话就证明那声音是赵忠祥的!
·评《人民日报》胡向江叫板的文章
·“反诉饶颖?”赵太,别抖了!
·评胡锦涛“希望——危机”说
·郑州血案召唤起义!
·奥运之火也未必“不邪”
·牟传珩获释,燕鹏还在台受苦
·福州市委与赵忠祥
·为迎接民主新高潮,请停止门户内手脚
·青晴说对了,“解体共产党”才是重中之重!
·胡锦涛,前方悬崖!——拘捕赵岩一事剖析
·也驳“中国照搬西方的政治体制模式是一条走不通的路”
·总统也得自爱!——步丁子霖也致法国总统
·胡锦涛不想对八九民运重新定性,八九民运却必定要对胡锦涛定性
·李肇星就没个脸,他丢个啥?
·强烈抗议榆林政府暴行 声援三岔湾同胞英勇抗暴
·胡锦涛不会放下屠刀——评全国公安大练兵的讲话
·对于共产党来说,并不是个腐败的问题
·共产党就是腐败的原因,在保留腐败原因的条件下怎么能反了腐败?
·没有出路就是出路——万州风瀑展示光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人类是有理性的存在物

共产党“合法性”批判(1) 第一节

孙丰

   【大纪元5月24日讯】人是有理性的存在物,这样一个判断是人人可以顺口说出的,却未必是人人理解的。首先,这个判断说的是“有理性”,而非“是理性”,二者有明显的区别,却为日常理性所忽略:它是在“是”的后边多一个“有”字,这就是说人与理性不是同一个事实,人不是直接的“是”理性。这就有了人与理性的关系:即——人是什么?属之哪一世界?这一世界所服从的力量又是什么?

   理性是什么?理性属之哪一世界?理性世界的原则是什么?

   人是自然一物种,自然家族的全部成员都只服从自然必然性,不服从别的,人岂能例外?

   人是客观事实,是完全被动的,它的性质是由大自然不容商量地赋予的,它自己不能有丝毫奈何,不能不生,不能不死,不能不成长不衰老,它不能不表现自然授之的品性。

   而理性只是人的物质机能,它依附在人的肉身之上,只是物质的性质,只做为现象看它也是客观的。——只要该物质存在了,就非派生出理性不可,这又是无可奈何,不能避免的。只在理性的功用上(这是特定的范围内的),它才是能动的,自觉的。并不因为人有了能动能力,人就不属于客观世界,其存在就不是被动的了。以上两点(人与理性)可以洞悉——

   人是种有主观能动能力的客观存在物。客观存在物才是人的终极本质。

   能动能力(理性)只是附属于客观存在物上的性质。

   所以——人并不=理性。而是:人拥有理性。

   这个判断告诉我们:若抽去了理性,人并不丧失存在,人还是物质的、客观的人。但是若取消了物质性,理性当然也消失。

   可见:合法性也就是因为理性的形成。第一,人是客体,始终服从必然性,这是什么情况下都动摇不了的;第二,人有了理性,从它自己的方面来看要服从理性——能动的,自主的,选择的。

   这里就看到了人的两种服从:一是人的客观性服;二是主观性服从。这就有一个怎么样(以什么标准,原则)来服从的问题。因为人是物种——是一个类,有许多并列的个体,又同存于一个环境,同处一个物质条件,任何一个体的选择都同时影响类,影响环境。独立性就必须是不损及类,不损及共同环境为条件——秩序。这就造成了法。

   法——用以强制国民行为的原则。

   但是,在世界上存在的是人,不是法、也不是制度,是因为人的首先存在,客观存在,才需要法来提供安全,维持秩序。——法是用之于主观的,它保证的却是客观存在。可见,法、制度,本质上是服从人,服务于人。它对人的存在具有价值,但它自身不是存在,没有需要,不必给予满足。

   因此,法,制度必须首先合法。

   法,制度的首先合法是人的行为的合法的前提。

   法,制度合什么?——答:它们用于什么,服务于什么,就合于什么。秩序不是为了去限制人,而是为了去保护,去服务人。——保护,服务人的生存。因而法、制度、价值观必须出自人的客观性,通过限制人的主观性,要主观能力按照客观性质去选择。——客观性是不可抗拒地授于天命,它既是不可抗拒的,肯定就不会是与存在相排斥的。它既来自不可抗,也就不能设想加以限制的。它就是主观能动性如何运用的标准,理性的标准。以使理性的运用保持在秩序限度之内。

   指出人是什么?服从什么?这是“是什么的学问”——是认识论的。至于人是什么,却与人对它的认识无关的,属于创造它的力量,因而这里所探求的是道理上的真——合法性。

   给人立法、为社会制定制度,理念,这是要人怎么想事,怎么来干事,是理性能力所可奈何的,是在奈何,包含了利与害,解决的是实际问题,所求的并不是真理,因而是——有效性。

   所以我们马上就要研究已开列出的:二、做为学说或理论的“共产主义”是用于“干什么”的,还是为回答“那是什么?”的。若属于前者,它就不是为了认识,凡不是为了认识的就不可能是真理。

   且不问“共产主义”做为社会制度的理想,其形成有多早,由哪些人,只问马克思是拿它来干什么的?我们马上就可以肯定:共产主义不是关于真理的而是关于应用的学问,证据是——它的目的不在于认识对象,而在于达到掌权。因而他的学说建在它的意志之后,是它的意志的方法论。

   所以说,它是——工程,不是科学。

   虽然马克思也考察十九世纪社会的一般面貌,研究经济运行的最一般规律,(这两个学问都是科学立场的)特别是他还发现了——价值一般。但这些只是用作他的目的的环节,是服从于他的目的的。

   马克思是在设计秩序,用他的方法——共产主义来造成这一秩序。因而即便在共产主义学说内部包含了科学,甚至占的比重很大,仍然不能说共产主义是科学,这是由它的总目的先于它做为学说规定了的。

   当然我们不能不承认共产主义是学问,是学说——有体系性,或许它的内部也不含矛盾,其说能够自圆——如我们敬仰的郭师(郭罗基)说的那样。但我们也请郭师考虑,你的立论是在共产主义内部,并不是把共产主义当作对象来考察。你的智慧是活动在共产主义框架里,是它来引导著你;它引导你,它就障蔽了你对它探寻的企图,立场上就不是你对著它,而是顺著它。

   请对比,从内部不能发现托勒密体系(希帕克的)的矛盾,它的本轮、均轮有效解释天体运行千余载。而且,文艺复兴前基督教内部也不是没有杰出思想家,这些人也不是没有超越常人的智慧,问题的要害是他们都活动在宗教、神学内部。他们的智慧就只能去证明神的存在,证明三位一体,是神学原理牵著这些思想家的智慧走,智慧怎么能弄清有神无神呢?即使一学问内部各系统全对,它要用之的方向是错的,那它还是错的。

   所以,我们首先得弄清的是:

   共产主义是“用于干的”?还是“用于识的”?

   在出发立场上它就不是为了识,不是为识怎么能得出真理?

   共产主义不是为学问而学问的东西,是为利害而学问的,它在始原上就没有合法性,它求的是有效性。

   很显然,马克思用理性才能设计他的秩序,因而他的秧序就是理性的产物。就得问:它用之于何处,用之于何物?它要用之的对象又是哪一世界?

   这是分属两个世界的东西——就有共产主义与自然事实的人,谁个是客观?是不可抗拒事实?孰个是主观的,是选择的?那么只能是那个主观的来服从那个客观的,那个选择的来服从不可抗拒的。

   因此,我们就要理直气壮地发问:共产主义合法吗?!

   我们却不可能问:人合法吗?!

   这一追问才是中国摆脱危机的出路,密钥。

   追问一事物是否合法,这追问的本身就是双命题:其一是共产主义是用什么造出来的?其二是共产主义这个名称所内涵的原理是不可抗性的吗?是出自不可抗性吗?

   第一个问题用于解决只有在人类(理性)世界以内的东西——(人的造物)才存在个合法不合法,才必须合法。因为它并不必然,不是不可抗,那它就应符合必然必然。

   凡非人类世界的事物(不是通过理性的,或不是理性所创造)就不存在合法性问题——它原本就是不可抗拒的事实,它合什么?

   共产主义(所有的主义),既是主义那它就是意识之后才造出来的,它就是人类理性劳动的创造,它就并不必然合法。它就必须首先去合法。

   是什么去合?去合什么?

   共产原则去合。去合人性自然性。

   但是,中国宪法的四原则却是颠倒了世界与理性的关系,它的错误是让不可抗性服从可抗性,让先天服从后天。中国宪法超越了天然,颠倒了自然。它蔑视了不可抗性。这样中国宪法自身就陷自身于非法,陷自身于危机。

   中国的危机是宪法危机。中国走出危机的道路——就是否定(摆脱)它的宪法!

   只要在方向上符合否定宪法,就天然合法!是对否定的否定——肯定。否定中国宪法就是回到真正的法——人性不可抗性这个法。

大纪元(http://www.dajiyuan.com)5/24/2003 1:56:16 AM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