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丰文集
[主页]->[大家]->[孙丰文集]->[序]
孙丰文集
·坚持共产党“先进性”是对人的存在平等性的瓦解!
·政党是用来保证政权合法的,不是用来执政的
·什么是党性原则?答曰:一霸二骗
·人是为人而活 不是为意识形态而活!
·“先进性”的党必是侵略性的党!
第二部分 专辑
1.我来给中国共产党(中央)上“党”课
·我来给中国共产党(中央)上“党”课
·共产党并不是一个党——我来给共产党(中央)上党课(第二讲)
·我来给中共中央上“党”课(第三讲)
·我来给中共中央上党课(第四讲)
2.“六四”
·顺“六、四”者昌,逆“六、四”者亡!
·巴黎举行“‘六、四’意义座谈会”
·“六四”——悲壮的人类史诗
·“六四”——悲壮的人类的史诗(下)
3.山东的“六四犯”
·“他娘会养”的史晓东
·原罪的共产党(10)
·原罪的共产党(11)
·原罪的共产党(12)
·原罪的共产党(13)
·原罪的共产党(14)
·原罪的共产党(15)
·原罪的共产党(16)
·原罪的共产党(17)
·原罪的共产党(18)
·原罪的共产党(19)
·共产党不是党--与姜福贞商讨
·原罪的共产党(20)
·小唐:批评不对缝
·原罪的共产党(21)
·原罪的共产党(22)
·咱把党剁内肉馅包成党肉包子,大家都吃吃有什么不好?
·原罪的共产党(24)
·原罪的共产党(25)
·请问温家宝:道德还能形形色色,多种多样?
·就严正学事与胡锦涛对话
·孙丰:论“明智”
·原罪的共产党(正文)之1
·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2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3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4
·就观念的非经验性在《自由中国》的作答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5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6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7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7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8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9
***以下是备份恢复目录,请选择缺失部分补充的以上
作者简介
·孙维邦小档案
·孙丰简介
·鲁汉简介
第一部分 批判系列
1.“合法性”批判
·引文
·什么是“合法性”?
·“合法性”在哪里?
·人的客观性与人的能动性
·一般意义的“政党”的合法性
·从以上批判里得出的几个重要结论
·“共产党”批判”(一)
·“共产党”批判(二)
·“共产党”批判(三)
·“三个代表”想从哪里为共党补充合法性?(一)
·“三个代表”想从哪里为共产党补充合法性?(二)
·人类正义
·共产党是一功利主义的集团
·鸟瞰“十六大”
·“十六大”专侃
·打倒江泽民,重振中华
2.共产党“合法性”批判
·
·人类是有理性的存在物
·人是从哪里得到“法”的?
·“宪政”批判
·共产党“合法性”批判(4)
3.“三个代表”批判
·引文:批判,必须是对被批对象的还原
·仅在代表者与被代表者之间建立不起“代表”关系
·论“代表”一词对人性的割裂
·人是自己“是人”的,还是由第三者代表着才“是人”的?
·“代表”是机制联系事实
·纯粹语义学意义的“共产党”在逻辑上就非法
·“先进文化的前进要求”是谬句
·对“先进”的还原
·驳“文化的前进方向”
·对“立党之本”的批判
·对“执政之基”的批判
·“三个代表”是贪污之伞
·从对“党”的还原里把握“立党之本”
·“全民党”是一个矛盾,在逻辑上无解
·关于“共产党是否代表工人阶级”的问题
·“三个代表”的创建背景就是二难背反
·为腐败的合法化立法!
·信仰价值观对经验价值观的反动
·信仰是理性成果,人是自然事实
·经验,是人类达到自身的唯一管道
4.对“三个代表”入宪法的讨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共产党“合法性”批判

孙丰

   【大纪元5月24日讯】这一批判的目的之一是要证明共产党非法!——

   既然它非法,非法表示——从根,从源上就不应存在!

   我们应怎么来对待它,也就在这回答之中了。幻想?我想对它抱幻想的人有不了一个两个了。问题是从网上你还可以看到许多人敦促它“政治改革”。我们就必须澄清改革的条件,只有合法的东西才能通过改革而除去污垢。不合法的东西你改革它,它就不是它了。因此说:合不合法是事物能存在不能存在,能改革不能改革的的根据,不合法就是没有存在的根据。撰写本文的意思也就明白无误:为打倒共产党!别无出路。打倒的方法就是批判。每个人都在理性上,不只是情感上,明白它是个什么,事情也就要解决了。

   再是,“合法性”是人类一切行为的出发点,你自觉不自觉都受它的支配,凡行为都以对它的把握为条件。人活动在它之内。澄清了它,人的实践就要少走许多弯路,就不必摸著石头来淌这河了,就“少交多少学费(浩劫)”了。

   共产党非法,这是要证明的课题之一,却不是只有共产党才需要合法性。只要人类世界,所有“问题”都服从合法性。都不能列出其外。

   从人之初三皇五帝开了天地,一部中国史演来义去地,就没有一支一流能跳出合法性之外。要么,在道理上证明其合法;要么,用行为去争取实际上的合法。

   一部《史记》,有本纪、世家、列传,作者不就是在用人事构勒出他心中理想的合法性吗?“本纪”的这个“本”字,就是合法性之源出。

   只从外貌上看《四书》,似乎不是合法性证明,是关于“善”的教导——向善;“善”又是什么?“善”就是最高合法性。

   《道德经》是什么?就是合法性的根据与名份。

   柏拉图的“哲学王”是说什么?他不就是在说只有最后原因才是最有效的;善于追究最后根据的人才最能把握到有效性主张吗?

   《物理学》就是关于物质世界的最一般的有效性学问;《形而上学》就是关于理性世界的最一般的有效性学问。

   “有效性”是什么?就是实践领域的“合法性”;“合法性”就是理性领域的“有效性”。

   凡人类世界的事物(人类世界,这概念的涵义是——使用了心的,以意识为原因的世界)无一不以合法性为条件。一部人类史浩如烟瀚如海,其全部内容也只是——对合法性的争取,要么1、是理性上的争取;要么2、是行动上的争取。

   理性上的争取就是道理上的证明;行动上的争取就是造成事实。

   道理上的证明又分两类:其一是只关涉人的心理,就是“我要做一个什么样的人?怎样做到?”这是生命境界问题,是心理内部的事件,看不见,摸不著——是“无形态”的学问,因而名之“形而上学”;如我孔子、老子、孟子……;苏格拉底、柏拉图、(一半)亚里士多德、笛卡尔、休谟、康德……只是关于心的世界的。

   其二是物质的,它要回答物质以什么原理存在的?物质是心外世界的、对象的,“有形态”的,因而是“物的理”的学问;如(一半)亚里士多德、哥白尼、伽里略、牛顿、爱因斯坦……“物学”——科学的领域。

   所以,许多人所认为的:共产党之坏之恶已是路人皆知不需再加证明,这不是有远见的说法。它据以的理由是:中国人还有不恨共产党,不盼它快快垮台的?这是事实,它只是指出中国民众的一般心态,却并没回答现实事实的本质——这些现实事实(共产党也是一个事实)是由什么造成的?因此它就没完成如下揭示:共产党是什么?属之哪一世界?这一世界的合法性是什么?

   人们普遍的厌恶共产党,盼它垮台——这只是实际的状况,注意到一个实际事实不等于是这事实的因果性揭示。在这种心理里面包含意志,所以它是个:有效性问题。

   而共产党是什么?是由什么造成的?合不合法?这却是对实际的揭示,这实际具有些什么是它本身的事,并不与揭示相关。这里就不含意志,这是在认识,因而这里所基于的就不是有效性——而是合法性。

   恨透共产党只能积畜力量,在现代技术之前这种痛恨还能把一个政权推倒,但却并不一定能帮助人们走出困境。回答了它是什么,是由什么,怎么样造出来的?却能帮我们辩明是非,走出沼泽。

   境内境外、国人外人都恨共产党,这是事实。“事实”的意思是:共产党实际都干了些什么?——它所干的给民族、国家、生灵带来的是——灾难,浩劫;人们就生活在其中,深切感受了的,事实上的痛恨就是指这些——是谁所干的坏事,其追究只能追到——那做了坏事的人——行为者,这就到了底限。为什么非要干坏事,干罪恶?——这却是个必然的机理。恨坏事,就追究行为者,至多追出幕后的牵线者,操纵者。因此,日常觉悟就只能把“坏人当道”当成恶党之所以为恶的最终解释。如毛泽东恶,所以共产党必恶;邓小平、江贼民恶,邓小平、江贼民时代的共党必恶……这样一种解释并不有效于毛泽东以前的共产党:王明、张国焘、陈昌浩、夏曦、向忠发、李德、周恩来……为什么都恶?这共产党不只有“镇反”、“反右”、“六四”;还有更早期的“肃反”、“布尔什维克化”、有江西的“反AB团”……;在中国共产党之外还有别国的共产党,有东邻金氏父子、斯大林、波尔布特、齐奥塞斯库,米洛舍维奇……越南、东德、古巴……谁能指出在坏、恶、残暴以外世界上还有好的、善的共产党?——因而,坏人(毛泽东、邓小平、江泽民)就不是党也必坏必恶的必然有效性。至少它不能回答:为什么这些人会成了坏人?为什么不是好人当党的领袖?好人为什么当不住党的领袖?(你不能说共产党里无好人吧?)就不是坏人当道这个有限原因所能说通的,这要求一个更普遍的原因来解释。这就逼迫我们洞穿事实直逼机理,回答做为事实,共产党是什么?它是一类什么事实?只有弄清了它到底是什么,才能接著弄清:它是用什么材料,怎么样造出来的?-

   ——这样一种回答不仅有效于中国共产党,也有效于所有共产党。——因为我们从在现象层面看到,凡共产党都具有恶、残暴这个特征,那就指示出它们也必有共同的本质,这本质必是恶、残暴。

   这提醒我们对共产党的斗争,不能只局限在“有效性”以内,要透过有效性直逼“合法性”。

   这是我们阐明的“合法性”批判的必要性。

   合法性是人类能成就为人类世界的总源泉,总动力。

   人类的意识,做为能动能力,它就是围绕著合法性才表现出来的,从而它也就是由合法性规定而生,而成熟的。在人类领域内的,就没有那怕一丝一毫能处在合法性之外。

   “合法性”批判的关键就是找出最一般的合法性;而“合法性”批判的目的是证明具体事实的违法性;用以判断个别事实政党的合法性含量。

   任何事实政党都是个别的,具体的,任何具体、实际政党都必须还原为——政党一般或一般政党。那么,任何实际政党就都必须保有一般政党的性质,就是说:先不问什么党,只说政党,就已经有了不可更移的性质,否则语言里就不会有这个词。那么,你所建,要建的不论是个什么党(民主、共和、共产、国民、或是沙斯……)都必须不损伤一般政党的一根毫毛,你所赋予给它的主观意志(即你的宗旨),必须得能融汇进政党的一般性质里,你赋到一般政党里的意志(宗旨)必须不与一般政党的属性相矛盾。不改变不动摇这些性质。否则你所建的就不是一个政党,就不具有政党的理性合法性。没有理性合法性,就没有有实践上的有效性。就四处碰壁,寸步难行,眼下的中国共产党,事实上所有执过政的共产党是没有例外的。

   中国共产党诞生了八十多年,政也执了五十多年,造成了多少灾难,浩劫?夺去了多少生命?这谁也统计不清。它从一建政就遭到人民的痛恨这却是清楚的,我们就一辈接一辈地同它斗,斗到今天,也还只是在有效性层面里的斗,在有效性概念以内对它做批判,来寻找它的所以然。我们为什么不越过有效性去追踪更根本的合法性呢?

   共产党自己也只是从有效性上来了解自己的处境,对待眼下的困难。——邓小平的改革开放是什么?就是把因毛泽东的封闭而丢失的有效性,通过拓宽来补充;江泽民的“代表”又是什么,也是对有效性不足的扩充。

   这封闭sars真相又是要干什么?共产党是想通过封闭不暴露真像,不引发对它的置疑,它是建立在封闭能够有效于目的,秩序,这一直观上的。但后来却又公布真相,这是为什么?这是因为他们所实践的那个有效性失了效。病毒面对著来自两方面的挑战:一是人言可畏;二是疾病本身的性质。封闭言论只能直接有效于那——能言论的人,却不能有效于病毒;病毒不怕专政,不问稳定压倒多少,也不管主旋律还是次旋律。封条只能堵住人言,却不能堵住病的传播。封不住的病毒就蔓延,咋办?它就另外要求有效性——认识;认识只能建立在真实上——报导必须真实,就撇下了江贼民的“不能自乱阵脚”而露了原形。只有真实情况,才能从中寻找出萨斯的真迹真质,才能建立相符性对策,才可能有效。

   借著萨斯的“东风”海内海外都在呼吁开放言禁,新闻透明,这很正确。

   可言论自由又是什么?就忘了去问。其实它就是有效性!只有言论自由了(方法),真相才能被揭露(结果),只有从真相上(材料)才能获得真判断,只有真判断才能建立起有效对策。

   因此,从“非典”这个问题上看,共产党与它的反对派——我们,其活动还都是以有效性为条件。不同的是:共产党是从对统治的有效性出发,我们要的是普遍有效。

   普遍有效性就是真理性,真理性就是合法性。

   这一分析,我们证明出——在实践上致力追求的有效性也就是理性上的合法性。

   开宗明义我们就说“合法性”批判的第一个目的是要证明共产党没有合法性。为了这一证明,我们必须澄清并证明以下各题:

   一、共产党是属之哪一世界?它是用什么材料怎么样造出来的?

   二、做为学说或理论,“共产主义”是用之于“要干什么”的,还是用之于追问“那是什么”的?也就是它是有效性的学说还是合法性的学说?

   三、《资本论》是关于“要干什么”的学问,还是“是什么的”学问?

   四、1、《共产党宣言》的本质是什么?《国家与革命》的本质是什么?

   四、2、《湖南入农民运动考察报告》的本质是什么?《矛盾论》、《实践论》、“阳谋”、“秦始皇加马克思”、“阶级斗争是纲”的本质是什么?

   四、3、改革开放;“猫论”;“资产阶级自由化”;“四项基本原则”的本质是什么?

   四、4、关于宣传的“四句子”;关于军队的“五句话”;还有“一切围绕主旋律”、“稳定压倒一切”、《三个代表》的本质是什么?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