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丰文集
[主页]->[大家]->[孙丰文集]->[人是为人而活 不是为意识形态而活!]
孙丰文集
·坚持共产党“先进性”是对人的存在平等性的瓦解!
·政党是用来保证政权合法的,不是用来执政的
·什么是党性原则?答曰:一霸二骗
·人是为人而活 不是为意识形态而活!
·“先进性”的党必是侵略性的党!
第二部分 专辑
1.我来给中国共产党(中央)上“党”课
·我来给中国共产党(中央)上“党”课
·共产党并不是一个党——我来给共产党(中央)上党课(第二讲)
·我来给中共中央上“党”课(第三讲)
·我来给中共中央上党课(第四讲)
2.“六四”
·顺“六、四”者昌,逆“六、四”者亡!
·巴黎举行“‘六、四’意义座谈会”
·“六四”——悲壮的人类史诗
·“六四”——悲壮的人类的史诗(下)
3.山东的“六四犯”
·“他娘会养”的史晓东
·四大恶囊——孟庆秦
·无腿大侠王在京
·“丹顶鹤”是个伊斯兰
·监狱里的六四
·张霄旭拳打“刁德二”
·姜福祯人称“咣咣镲”
·还是张霄旭
·张杰
4.孙志刚案
·孙志刚案,谁来审判“中华人民共和国”?
·谁来审判《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
·广州审判的本质:拿孙志刚们的头来祭孙志刚的灵
·共产党杀人,再拿人民来抵罪!
·孙志刚案是胡、温拨乱反正的人心资源!
5.“宪”的问题
·“宪”的问题,既非“修”,也非“立”,而是个“在”!
·“宪”的问题,既非“修”,也非“立”,而是个“在”!(2)
·“宪”既非“修”也非“立”而是“在”!(3)
6.共产党应该安乐死!
·你知道什么是共产党吗?
·共产党应该安乐死!
·共产党是可以被政改的吗?——请共产党安乐死!(上)
·共产党是可以被政改的吗?——请共产党安乐死!(下)
·胡锦涛,你知道“什么是共产党”吗?
·鲍彤先生,你知道“什么是共产党”吗?(上)
·鲍彤先生,你知道“什么是共产党”吗?(中)
·党之“本”是因“立”而有的吗?(上)
·党之“本”是因“立”而有的吗?(下)
·政党是机制事实,共产党却是“驾驭机制的力量”
·“立党”若能“为公”,就不叫“党”而叫“公”了
7.共产党不是政党
·救国必须亡党!──救国必须毁党!──救党必定误国!
·不是出于“去反”和“被反”,哪来的党?
·政权的功能是管理,政党的功能是竞争
·共产党不是政党!
·“政党类型说”不准确
·政党的基础不是从“立”里获得的
·论“共产”天然反党
·抛弃一共产可解千扣万扣,何不真抛呢?
·“反党救国”证明:是“党”反罗永忠
·共产党怎么就反对不得?
·邓小平想不想多党制是一回事,“共产”这个词让不让多党制是另一回事
·“党”,并不因所建是党,定名为党,就一定是“党”
·共产党的本质——霸占性!
·应检讨的不是上访制度,而是共产党合不合法
·到了人人喊出:打倒共产党!的时侯了
·真正的邪恶轴心——中共!
·政党并不是个为公为私的问题,而是正义必须的桥梁
·正义并不是意志的要求,而是生命的法则
·政党先天的就是功能事实
·共产危机是因它不是以党,而是以人民为敌手
·什么是共产党?答曰:征服者集团(1)
8.也谈毛泽东“热”
·也谈毛泽东“热”
·什么是“毛泽东思想”?
·制胜之术只对胜负负责
·毛泽东热是对江泽民的派对性发泄
9.意识形态与宣传
·“党管意识形态”霸道加扯蛋!
·对刘云山“宣传工作要占领互联网阵地”的剖析
·对刘云山“宣传工作要占领互联网阵地”的剖析(二)
·中宣部=谎言部,刘云山是谎言部部长
10.对“统战”的思辨
·统战,统战,因为相异才要求“统”!
·以“相异”为前件“统战”才能合法!
·社会存在是两个世界的进程
·国不是“根”,大美女你别瞎掰
11.蒋彦永事件
·致胡锦涛:敦促恢复蒋彦永自由书
·迫害蒋彦永者,自与全民族为敌!
·为胡温政体之立足踢开第一脚的就是蒋彦永!
·中共已处山穷水尽,朋友们须同心协力救义士
·是蒋彦永犯了党纪,还是党犯了人律?
·“蒋彦永是真正的共产党员”命题失当
·祝贺蒋彦永获释!
·中共嘲弄蒋彦永“政治天真”泄天机
12.“一国两制”
·一国两制=邓小平对共产主义是恶狼自供!
·“23条”的要害是“一国一制”
·围魏救赵,审江救港!
·对“中央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香港好”的理性清理
·“一国两制”的违法性
·让“七一风瀑”来得更猛烈些吧——香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人是为人而活 不是为意识形态而活!

——胡锦涛言论批判

孙丰

   【大纪元1月7日讯】胡绵涛说:“我们在意识形态上是失败的。北韩没有发展经济,但他们在意识形态上始终坚持党性原则,他们是正确的,在这一点上我们要好好的向他们学习”。他还说“……要坚持和弘扬主旋律”。胡锦涛还提出“牢牢掌握意识形态工作的主导权”。还说“苏共解体,苏联倒台不是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失败,……不是社会主义的失败……戈尔巴乔夫是苏联解体的罪魁,是社会主义的叛徒”……等等。这位党魁完全是闭眼瞎撞,这些话有无一点道理,只要向自己问一问:

   (1)人是为人而活的呢,还是为意识形态才活的!

   且不说做出回答,就这么一问,胡锦涛也该立刻觉悟他的话是不着边际的。

   (2)意识形态究竟又是什么东西,在哪里,它能吃、能喝、能思考?还是它好吃、好喝?顶钱用?意识形态能从人的生命里独立出来吗?有自己的存在吗?你胡锦涛能像见过邓小平、江泽民那样见过意识形态,握过意识形态的手?与意识形态睡过觉?要不你坚持它干嘛用呢?(已有论这)

   (3)你胡锦涛知道什么是党性原则吗?你把它牵出来像遛骡子遛马那样遛遛让人们见识见识,看上一看,摸上一摸。

   (4)人的意识形态是因人的牢牢掌握而有的吗(此题已论证)?

   你还得说清:(5)那戈尔巴乔夫是俄国人,人家怎么若着你了,你们不是不干涉别国内政吗,你骂人家是叛徒,这是污辱人家的人格,这不是干涉内政是什么?再说戈老先生是社会主义的叛徒,马克思主义的叛徒又怎样,只要他不是人类,不是人性的叛徒就无愧可惭,人类就容纳他,拥抱他,敬仰他,永记他!而你胡紧套不是社会主义的叛徒,却是人性的叛徒,你牙根就不知马克思主义是何物,当然谈不上是它的叛徒,可你是人类的叛徒,人性的叛徒,就要遭到人类的谴责,讨伐,乃至历史的审判!不服咱就等着瞧!

   手打鼻子眼前见,这一天正在坚步走来。

   本文要完成的批判是:这“不显山不露水”,让人“莫测高深”的胡锦涛其实是不识潮水,不知深浅,毫无见的的开裆裤,他哪来的山可显,哪来的水可露?别的不说,他竟愚蠢到连“人是为什么而活”这个最基本的常识都没思考过,就扯着鸭嗓一派胡言:明明是驴唇,他却非要对马嘴,还在那里自我感觉良好呢!这人,自己放的什么屁都觉不出来,还往哪里“提高执政能力”去?就算执政能力有高有下吧,也是首先要达知,而后才能蹬高,连人是什么,哪里来的都未曾想过,又提的哪份子高呢?让人感到痛心的倒并不是别人所说的他比江泽民更左、更狠,而是他的无知,他的没有阅历。

   一个心狠,手毒的人固然不好,但若是知道什么是狠,脑子有个度数,不让自己的狠超出自己的控制能力,在把握限度以内去狠,对可能引发的后果有预见,有先在的应对,留下余地,知道哪儿是责任,该负到哪儿,能负到哪儿。

   可这胡锦涛是肓着眼瞎狠,既不去预见后果,也没有对狠的度数的思考,就更谈不上掌握啦。

   他根本就不知他的“严厉打击,不要热炒,决不手软,保持高压态势……”是发生在什么时期,对着的又是个什么背景,只知自己的目的,任凭意志的驱驶,却一点也不思考这个觋实背景到底还有多大的耐受力;不考虑他的“严励打击”是不是现实背景所承受得了的,超越了承受力引发的是何种后果?山呼,还是海啸,爆炸,不是地震?

   这胡锦涛只知要决不手软,并对其负责,他不知他的“决不手软”是客观环境里的“决不手软”,因而,“决不手软”做为对策既是据于现实环境所提出,又是用于现实环境,因此对策就要有双向负责:即既对自身负责又对环境负责,做为对策它是在承担环境责任内才能算得上对策。胡锦涛这些话却是没考虑环境因素,因而是对抗环境责任的。后果呢?那是环景条件的溃塌。他既不知人类进化这个概念内涵的是什么,也不知时代的大势朝向哪方;当然就更谈不上他虽为人类之一员,但有关人类的问题却都是关于心外物件的学问,他又怎么能有对“决不手软”的后果的预见呢?又怎么让社会按照预定的设计演变呢?所以,从他的话里我品出的不只是极左、恐怖,而是整个社会的失控,无序。

   我要说:人是为人而活!——这就是胡锦涛的对策的最大背景。

   在这里,问题的物件是——人。

   因而在还没进入问题的研究之前就必须知道——

   人一来到世界时就是活的,摆在人面前的又怎能不是“活下去”呢?

   世界上的人,除了活下去,没有别的选择!那么,人的能力,人类能力的总和,除了是为活下去,人,再还能为什么呢?

   在人为自已的活下去里,坚持什么“意识形态”,坚持什么“党性原则”又算哪个庙门的差事?人的“自已(自我意识)”在生命里,自我又怎么能背弃了它所在其上的生命而去他为——为意识形态?

   这胡锦涛能不能在心里默默回答:你吃饭喝水是吃到喝到党的或意识形态的肚子里去了?你和刘夫人睡觉时是不是不是你,而是意识形态在和刘夫人睡?

   说实在的要不是你身居元首,一抬手一投足就伤我中华脉血,我们是从民族的执爱上来向你说这些话,你要是个常人,教学生,我都不收你这样的。

   人是为什么活看?这不是社会、国体、政权、政权性质所应关怀所能关怀得了的问题——社会、政权、国体、政权性质还在它姥姥的腿肚子里,人早就在地球上了,你怎么能在社会学思考里提出这个(先社会学)问题?

   是社会存在在人脑里,不是人身存在在政权……里;

   人人都是他爹娘来造他,不是他来造爹娘!

   是人造党,不是党造人。

   所以是胡锦涛身上有他爹他娘的基因,党性里应该反映出人性!

   决不是他爹身上有他的基因;

   不是牺牲人性去成全党性!

   任何事物之服从什么性,什么原则,都是由创造它的力量说了算;人应坚持的是什么性,什么原则?当然是那创造人的大自然说了算。那就是自然律自然性,自然律的原则——人是自然事实啊!

   党是人造的,所以党就得服从人,党性原则就应是对人性原则的追随与把握。

   生命之存在在世界上并不存在“为什么目的”这个问题,因为“为什么目的”是只有意识才能够的事情,在意识形成之前,人不是早就在了吗?所以对于人类存在来说,只有“人生在世究竟有什么意义”,不存在为什么目的的问题。

   人活着是个不能选择、不可抗拒的事实,所以不是为任何目的的,什么“为解放全人类、为把黑暗势力一扫光、为革命、为理想、为社会主义、为党的事业……”统统滚他妈的蛋吧!这都是出于对人的控制和驾驭而设的骗局——共产党神话意识形态的密秘在于,让人盲目的追随,趋赴,他们也就完成了对人的异化,使人附首贴耳,糊里糊涂地牺牲自我,被他们控制;神话意识形态的要害之笔在于:他们把自己设定为意识形态的化身,结果就达到了对他人的奴役,他们作威作福,肆无忌惮。

   强化和神化意识形态的密秘在于——防止人民摆脱被奴役。以便把要摆脱被奴役处境的人视为异类——敌对势力,做为征伐的借口。

   胡锦涛警告他们党说:“我们在意识形态上是失败的”,这话一方面暴露出他是顽暝不化!另一方面又揭露出他的霸占心态。

   说他是顽瞑不化,是因意识能力不是公共的,而是各人的;不是独立客体或财产,有形有态,可视可触,可攻占可守备,各人去意识各人的,互不相干,哪有什么失败不失败?

   人在世上存在了,是自然而然地要生出意识机能,有了意识就有向往,这又是自然而然的。就像种子落进了地就得抽芽,成苗,成株,开花、结果——各种植物成它自己的形,开它自己的花,结它自己的果,那有胜利和失败?

   只有事先有一种内心的要,就这一要求的实现说来才有成动与失败——欲望实现了,自觉是成动;虽经努力也还没能实现,是为失败。

   如果胡紧套们没有欲望呢?又哪还有败可供失?

   所以不是个意识形态失败,而是共产党就不应有定做意识形态的欲望。

   欲望是你们共产党的,脑子却是各个人的——各个人都能欲望呀!所以这个问题的原本原则就是你们欲望你们的,人家欲望人家的——这里永远没有失败可言!所谓失败是因为你们只让自己欲望,不让别人欲望,而别人偏要欲望自己的,不听你们的。冲着别人“不听你们的”来说,才说失败。

   这问题也很好解决,你们别让别人听你们的,不就无败可失了吗?你们的这欲望叫什么来着?——这叫霸占性!所以说胡锦涛说的“我们在意识形态上是失败的”这话的直解就是:你们共产党欺骗、奴役他人的魔招越来越被人识破,受到挑战,你们骗不下去了!

   命令黄豆棵结南瓜,它结不出来,不能说它失败,而应说这是个错误命令。各个人的脑瓜挑在各个人脖子上,各人的意识机能长在自己肉体里,世界物象又不能被“看”没了,“看”变了形,人家形成人家的意识,你形成你的意识,意识机能外头还有脑壳、皮肉挡着,又不流不淌的,怎么会有失败不失败呢?

   其实胡锦涛说的是个凝聚力问题,共产党没有凝聚力了。

   我曾给教导过胡锦涛和他的中央委员,告诉他们社会的凝聚力不是硬加给人的,社会有凝聚力就是它得让人能够自由自在的“是”人。在我们说到社会的人时,是在说一个已经的事实,一个先社会的事实,后生的社会怎么可能成为先于它的事实的原则呢!

   所以我们的祖先说“无为而治”,“无为”,就是承认人已经有了性质,因而也有了生存所必须的原则,社会就不要再提什么目的、原则,让人遵照天的赋予自由地“是”下去。社会不提出与人的原有性质相冲突的原则,所以人的本己性就不受妨害,社会的秩序就是自然而然所形成的日用人伦为根据,人性不受扭曲,秩序当然良好。

   所以,一定时代,一定社会的理念——即胡锦涛的“意识形态”有没有凝聚力,本质上就是看它是不是反映人的本己性质。

   所以这里就是社会理念符不符合人的性质的关系,而不是失败不失败的问题。

   胡锦涛的“意识形态失败”说所证明的恰恰是共产主义不适宜于人类生存,它做为原则与生命的性质格格不入。强行付诸实践,也因它做为道理的不成立,而不能不陷社会于矛盾。

   说共产主义意识形态失败,这是共产党对共产原则不适合人类的无奈承认。

   其实这里发生的不是失败,而是共产做为主张不具有真理性。因为:什么主张也都首先是个道理,是道理就有真有假,只是它不是关于具体对象的道理,不能用直观经验来判断,只有靠社会实践的证明。所谓失败,其实就是实践对它的证明。证明在人类生存中并不存在这么一条规律,人类知织中当然也形不成这门学问。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