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丰文集
[主页]->[大家]->[孙丰文集]->[呼吁解放军将土起义书之(5)]
孙丰文集
·难道“追求幸福的能力”在生命之外吗?
·是社会主义自己“害”了社会主义
·剜烂肉,先惩办了江泽民
·第二篇(7)
·第二篇(8)
·第三篇(1)
·第三篇(2)
·第三篇(3)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10
·家宝兄,是从制度上入手还是从更换理念入手?
·家宝兄,难道社会也有初级阶段?
·“难道社会也有初级阶段?”的讨论
·家宝兄,民主既非资本主义所特有,社会主义的创立就值怀疑
·问家宝,民主的形式和途径怎么会不相同?
·炸徐水良一家伙!
·共产党垮台了咋办?=你能使圆为方吗?
·共产党垮不垮台,是客观的历史进程问题
·怎样应对共产党垮台引起的震荡?
·对温家宝《初级阶段》的批判提纲
·人类存在必然导致的是社会,不是主义
·只有社会才天然合法,主义都只是人工合法
·阻得社会公平与正义的就是(社会)主义
·先生,别忘了“民”是先社会的!
·是社会主义就决不会民主,不会和谐
·孙丰:政党不是幼儿园里扮家家
·政党不是幼儿园里扮家家(2)
·致“中国纠风工作会议”
·广州“纠风会议”是继续腐败的绿灯!
·中共“纠风会议”是继续腐败的绿灯(2)
·问俞可平:中国人不是类中的吗?
·中共“纠风会议”是继续腐败的绿灯(3)
·中共“纠风会议”是继续腐败的动员令!
·共产党是中国社会腐败的生产线。
·公平和正义乃是天然,决非人造!
·就砖窖黑奴案的严正声明
·不能让童奴案不了了之
·孙维邦不接受范似东这述说
·这个题目很腻歪,我很委屈
·刘国凯,你得回答--
·刘国凯,你得回答--
·《刘国凯,你得回答--》答辩两贴
·刘国凯,你得回答--
·徐水良,接刀!
·区分专制与意识形态异化
·区分专制与意识形态异化
·回黄鐘:制度是人建,民主却是生命的独立性,独立性不是人建
·“民”是意识形态修饰事实吗?
·陈良宇哪有什么堕落?
·用林希翎的话来压分成见与个人智慧
·党要“形象”干鸟用?
·哪有“为党工作”这回事?
·何为理性?就是坚持真理的可证明性!
·“以人为本”乃是“阳谋”
·科学价值观是纸糊老婆,糊弄光棍
·炸情妇判死刑是党对贪官的最大爰护
·“社会主义”是窖子,“和谐”是牌坊
·糊涂还不好?有福!
·“为富人说话与为穷人做事”语无伦次
·“穷人堕落更快”哪是语出惊人?分明是杀穷济富!
·“弱者对弱者的祸害”只是权贵祸善百姓的一个环节
·不存在“仇恨富人”空个事实
·胡锦涛别牛,塌桥还不塌死你们?跟我来宰赏有多靓!
·张耀杰你若“不仇官”,我怎么会知道你?
·你为茅于轼悲的什么凉?
·请魏京生出面救周玉田!
·任命胡锦涛为慌言党幼儿园高班阿姨
·民运是规律,何去何从却是选择
·中国的富人阶级是官僚寄生阶级
·:“反党反社会主义”还算不上灾难之源
·民运不是斗内,是自身精神的洗礼!
·民运不是斗内,是自身精神的洗礼!
·民运不是斗内,是自身精神的洗礼!
·民运不是斗内,是自身精神的洗礼!(2)
·民运领袖所当记录永备
·民运的现状与前景
·毛泽东不知什么是党
·毛泽东不知什么是党(2)
·《文化人误国误民》是穿开档裤玩深沉
·总统幼儿院:藏事三议(之一)专制的元、明、清、中华民国为什么不发生藏独?
·总统幼儿园:藏事三议(之2)
·藏事三议(之3)
·雪灾、“藏乱”、“京火受阻”、撞车、地震的共同诉求--摈弃“意识形态”回归人伦
·读《共产党能进步吗?》有感(1)
·读《共产党也能进步吗?》有感(2)
·胡锦涛“怀孕”与黄琦“持有”机密
·胡锦涛就是中国社会危机的深层原因!
·胡锦涛就是中国社会危机的深层原因
·石宗源就是贵州事件的深层原因!
·习近平哪有什么思路
·鲍彤先生评价石宗源不符
·从胡锦涛的随扈动粗说开去
·李瑞环抚琴对牛弹 竖子涛心暗难教化
·新华社消息
·杨佳是中国宪法自身危机的产物!
·杨佳行为标志中国社会模式已达极限!
·中共最后一张人脸就这样撕下来了
·《反思西方民主》一文是辨术,而非认识
·我告诉薄熙来----杨佳就是比尔盖茨!
·薄熙来你讲讲:美国到底是什么教育制度?
·胡星斗《只有宪政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一文不通
·以《新疆公安向日本记者道歉》为前件,求证:究竟谁是打、砸、抢?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呼吁解放军将土起义书之(5))接上页博讯www.peacehall.com

   经典之处在于陶铸要数字!他第一次的会议就讲:

   “将整顿的重点放在县区干部身上。”

   “要大张旗鼓,雷厉冈行,要数字。”

   “违法乱纪的恶霸分子、腐败分子、包庇地主分子、不纯分子,一定要挖出来,根据程度的不同,分别处理,一开除,二逮捕,三枪决。”。

   “牺牲少数,教育大多数。”——

   (他不问是对是错,是真是假,只要杀人的数字。无疑就是:多杀就行!)

   在一次干部交待自身问题的会上,陶铸听了恩平县三区区长顾江交待了自己的贪污后又批评松子岭杀人案处理过重(这个人是批评杀人太多)——案情是:“五0年八月松子岭一回家过节的商人被人暗杀,公安局侦察破了案(抢劫害命),由初法到中法依法判三主犯死刑,五从犯判有期徒刑”。那个急等着找典型向毛泽东讨好的陶铸,立刻来了灵感,把被害的商人改成地主,就变成是异己分子干部帮地主杀害农民搞阶级报复:

   他说“把这些杀害农民的罪犯拿到农民中去斗争,以此来恢复群众的斗争情绪。挽回共产党与人民群众中的威信。”。

   结果他把他们自己的公安局长、法院负责人许多人都当异己分子保护地主枪毙了,还判了县长郑鼎诺的死刑,幸亏经吴有恒在叶剑英面前的力争才改为五年徒刑——那位又是“人生”又是“情操”的南霸天竞是如此一个残暴无人性的阎君。他不问杀的是真反革命还是假反革命,他只管有人可杀,多杀。借此可证这“共产”做为一个理道,就是个不要公理,不问道理上通与不通,只问手段狠不恨、惨不惨。可证——

   共产党就是不讲理的党!

D、共产党的斗争地主

   至于对地主是怎么个斗法,我们来看一位作家的记述:“除在斗争会上残酷斗争,工作队和贫协随时可到被定为地主的人家去施行人身侵犯,寒冬腊月,把一家老小叫出来,只穿内裤,在凛冽的塞风中用竹批抽打。”。这位作者邻村的一个“地主”有五个女儿,包括未成年的,都被查夜的贪协们当着她们父母施暴强奸。——这是伟大领袖的到小姐、媳妇牙床上的滚一滚的倡导。

   孰可忍,孰不可忍!

   广东潮阳县一个池塘天天有浮尸。

   国民革命元勋俞振飞将军,诚心拥护共党,积极参加工作,被推举为镇反委员会主任,谁知镇反委员竞把主任抓起来,一周就判了死刑。他的儿子还是共军师政委,却救不了自己的爸爸,被军政委叫去做思想说服:要他“端正认识,经受组织考验”,好一个考验,把人家脑袋砍了来考验人家儿子忠不忠,真是一帮希恃勒加斯大林,这案子直到八十年代后期才平反。

   领袖赵紫阳的老爸也是由他们那无比光荣正确的党砍下脑袋。邓小平老婆的亲人(见陈泱潮那些文章),周恩来他弟弟的岳父都是共产党滥杀的,连周恩来自己的干女儿兼情人孙维世也是由周亲签逮捕令,被秦城监狱的警察们打死的。这是何等的离奇,何等荒唐野蛮!

   我在监狱时读报见镇反时河北一位共产党的军职干部无缘无故的成了反革命,被判重刑(罗瑞卿所为),喊冤上访到九十年代才得平反。

   让我来说件自己亲眼所见的事:四八年青岛曾发生一次军火库爆炸,不久我家就迁国民党军火库旧址来住,周边房倒屋塌,可以藏垢的污。总共三四家人,周围一些女人就常到那里说悄悄话,那时来了一家人,找了个破屋框住下,一个老太太,有两男人,有个大闺女,后来不少周围的闺女们也去,五、六岁的我也跟着她们,她们阿屎尿尿也不避我,有时也在屋框里脱衣服,这家后来的人那闺女常哭,有一回他脱了衣服让人看,胸前,特别是乳房前被烧的一块一块的,她说民兵们把她摁地下,用烟头,用一把一把的香来烧她,她看着自己的父亲和大哥被他们用大镢、二齿活活砍死了,把他们全家扫地出了门,他们讨饭逃到青岛……我妈让我喊老太太为于奶奶,喊这个闺女姑姑,当时她可能十六、七岁吧。她是否被强奸我没记忆,她那奶子被烧的还没全愈,好吓人我可记住了!

   解放军将士们:

   你们知道吗,你们的元帅贺龙在临死前说的是句什么话?他说:

   “老子要活着,非拉队伍反共不可!”

   他的遭遇教导他做出新的选择:反共有理!可惜晚了。

   反共才是国家和人民的出路!

   后来我被爷爷奶奶弄到他们膝下,常听两个奶奶(另一个是二爷爷的老婆,那个爷爷死了)唠叨:幸亏(说那个爷爷)死的早,要不还不活治被打死,我奶奶说:“俺兄弟真有福,年轻轻的就死了,幸亏死了!”当时不解,早早死了还有福?原来他家是地主,二爷爷还是地方国民党的创建人,活着肯定不得好死。

   将士们:

   我请求你们去调查调查中共精心设计的地主阶级的“代表”——刘文彩;牟二黑子;黄世人……哪有一点儿真影子?那刘文彩是个大善人,那牟二黑子是明朝宰相,竟被共产党发掘成阶级教育展览教材的“反动地主”(谭启龙的杰作),《白毛女》呢?是流传在河北的神话传说,既没有黄世人也不占地主的边,共产党把些作家关屋里硬逼他们照党的指令瞎编乱造成地主对人民的压迫……这共产党吹牛从来也不要谱儿。

E、共产党的政治运动套着运动

   抗美援朝可以说是煞有介事,明明是斯大林唆使疯子金日成南侵,共产党却非说美国侵略,造谣美军轰炸东北,侵犯中国。内战刚刚结束,他们就拿几十万儿女的生命去为金日成的侵略填弹坑,杀几百万同胞聚攥钱财,从民众嘴里夺下口粮去买飞机枪炮,一只手在国内斗地主,杀人,勒索金钱,一只手把勒索的民脂民膏连同青年们的生命一道扔到朝鲜,几十万儿女的生命啊,共产党连眼都不眨一眨。这场战争为的什么?连他们自已也说不清。

   说美国发动细菌战,这是周思来造的谣,毛周共谋的欺世大谎。用三十万人的生命来温暖他们的虚荣心,何等的无耻!何等的残忍!

   可是,许多志愿军被俘人员竞被当成罪犯,长期遭受他们党的迫害,有的人讨饭终生。打仗还有不被俘的?被俘就成了历史问题?

   三大运动的进程中,共产党还插上“三反五反”,毛泽东说:“在全国大中城市展开‘对违法资产阶级的大规摸的和坚决的斗争,应把‘三反’‘五反’运动看的同镇压反革命运动同样重要。”。

   “全国需要枪毙一万至儿万贪污犯才能解决问题。”

   解放军将士们:

   什么都要靠“杀上多少万”来解决问题,那人生还有什么意义?我们应该省悟到:毛泽东、共产党就是基于自己有杀人折磨人的瘾头来发动左一个右一个的运动的,这个运动还设结束,后边的运动早就等在那里了。在上述运动还未收尾的五二年,中共又提出过渡时期总路线,五三年提出农业合作化酝酿;统购统销两大运动,到五四年就展开全面实施。

   这打土豪分田地真是一场骗局——贫下中农们靠打人杀人夺来的土地总共不到二年半,还未坐热屁股,就合作化到了国家手里。对反革命的镇压还没完全完:五五年就发动了镇压胡风反革命集团,并且转变为“肃清暗藏反革命”的全国运动;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五六年刚刚结束就发动了五七年的整凤——进而变成“引蛇出洞”的“阳谋”——反右派斗争;五八年发动劳民伤财的“大跃进”、“人民公社”、“社会主义总路线”;五九年就发生庐山反右倾;反右补课,跟上来就是吹牛造成的大饥荒,上千万的人被饿死;六二年刚有转机,六三年就又重提阶级斗争天天讲,月月讲,年年讲;开始了社教;社教还早着,六四,六五年就开始了文化革命的软环境准备,六六年正式发动……

   如果毛泽东不是流氓阴谋家,他怎么会说出“引蛇出洞”呢?须知这“引”字是一种用心,是动词,是为让人上当而取的智慧预谋,是对构陷对像的先予计划,是出于整人。如果毛泽东不在自已心里潜意地承认自己狠毒无耻,他是不会说出“阳谋”的。“阳谋”是对自已的阴险预谋做出承认条件下的有恃无恐,是流氓嘴脸的攻击。是党性的毛泽东对人性一面的毛泽东所做的理屈词穷的反攻性辩护。

   它明目张胆地告诉世界:我们共产党就是流氓,流氓怕谁?流氓怕过什么?谁要说实话,谁要讲公道,共产党是决不会手软的——因为实话、公道,实质上就是人之所是,那个人都可能一不留神说了出来。让实话上升为普遍,共产党还怎么往下存在?他们只有通过迫害说实话的人,才能铲除实话,“阳谋”就封了人民的嘴,使权力不受制约可以为所欲为,谁一旦说了实话,就要你的小命。即使恐怖让大家都封了嘴,共产党也还要拉出一些来斗斗杀杀,以维持对国民的恐怖。毛泽东自比秦皇就是他流氓的自证,他就用强力摧垮了人类伦理。把社会推上了一个人人躲避打击,人人靠撤谎来避难的水平。

F、在大跃进、三面红旗下饿死多少人?

   我当时刚上初中,学不上,天天炼钢铁,党员老师押着右派老师斗,我们都特别同情一个右派老师,不是出手政治,那时什么都还不懂,而是因他长的太善良,太漂亮,太美,后来他自杀了。党员老师押着他们挖坟、砸锅,挖大粪……

   学生们则淘沙,拍钳蜗……秋收时节,大片的包米、谷子、地瓜都烂到地里,无论是市民、学生、农民却都拉着风匣“炼钢”,那时兴“号外”、“报喜”,高中部也不知怎么弄了块粉笔那么大的“纲条”,就向省里报喜,有个老师不知与什么人说了句:那两汽车做饭的锅可比那点东西贵多啦,这就若下了大祸,正天挨斗,成了“白旗”。大跃进所破坏的生产力,到五九年就开始显露,六0年简直要活不下去。

   将士们,朋友们:

   你们怕不知道我们这辈人是怎么熬过来的:我们上学,吃花生皮,树皮,同学们跑附近菜地里偷波莱,拔一把,上面全是屎尿,顾不得看就往到嘴里塞,去偷刚长出的苞米棒,爬马路旁的洋槐树上吃叶子……有天早上看一家商店门前围许多人,一看,是个十一、二岁的死男孩,售货员说,她值班早来,打开商店门,谁知里边地上躺个孩子,爬起来向她要水喝,喝着喝着就死了。原来这孩子是晚上溜了进去,爬在柜台底,人家都走了他就偷吃,吃的太多一喝水就死了。满街的孩子都孕妇一样挺个大肚子,木柴似的两条小腿……这方面的回忆、记载多如牛毛,不须我来介绍。那三年究竞饿死多少人?共产党不解密档案谁也说不准,至少不会低于二千万。这是二千万条人命啊!就为共产党毛泽东们过过吹牛的瘾。

新世纪 (9/12/2004 2:10)

(呼吁解放军将土起义书之(5) 全文完博讯www.peacehall.com)

[上一页][目前是第2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