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丰文集
[主页]->[大家]->[孙丰文集]->[福州市委与赵忠祥]
孙丰文集
·即便是“妄想”,只要根据“普世”,那就合法,就有效!
·共产政权下,意识形态为什么会亮剑?
·什么是普世价值?
·普世价值只是个承认关系,共产党把它当成选择来批了
·在“党性和人民性一致的”的前提下,只能有一性,
·道德建立在普遍上,但“党、社会主义、革命……”却都是些特殊
·温家宝的琴算是对牛弹了!
·就是清党“遍地开花” 也解决不了政权是否合法的问题!
·共党为什么要说“党性是人性的‘优化、升华及晶化’”?
·“优化、升华”论的第二个原因:共产主义是一个侵略性理念
·应巩固并确能被巩固的只有人民性,
·党本就“尚黑”,岂是任何人所能抹黑?
·只有道德,哪有社会主义道德?
·共产党怕攻击你别叫党呀!
·“党”、“共产”都是知识,都构成对人的规定
·何为中国模式?
·温家宝的琴算是对牛弹了!
·我问习半昏:“政治思想”是“教”所能“育”的吗?
·靠指责人家“虚伪”来撇清自身者,必残忍!
·向共产主义意识形态亮剑!向共产党亮剑!
·是党先哺育了薄熙来,而后才是薄的腐败----
·何为社会主义?何为中国特色?
·习近平的中国梦要了申勇的命!
·记者不需“马克思主义报导观”的再教育,
·“攻击共产党领导层”是政党的当有之义
·习说“政权瓦解从思想领域开始”证明它就该瓦解!
·“马克思主义报道观”所针对的就是“真相”
·对共产意识形态亮剑!就是要打倒共产党!
·邓小平放的也是臭屁!也应受审判!
·习近平等需要人文主义启蒙补课!
·用“虚伪” 来指责别的制度的制度,必定残忍!
·国人的性觉醒是习近平等的墓穴!
·只有弄清共产党是什么,才能判其能否改革
·只有“无为而治”才能走出困境!
·为什么要政改,从哪里往哪里改?
·思想西化,怎么就会走上邪路?
·党的存亡只受自身性质规定,与网何干?
·“多党执政照样腐败”是共产党向人民的公然挑战!
·习近平8.19讲话中的自相矛盾
·伦理所据依的根是什么呢?
·是敌对势力还是共产党背离历史进程?
·“亮剑”就是用拿枪的兵来对付讲理的秀才!
·能「妖魔化」共产党的还末出生,且永不能出生!
·这人心还怕争夺?没听说过!
·对“争夺人心”的遣责是因自认“人心尽失”!
·“也有意识形态底线”是流氓、恶棍们的不打自招!
·凡“自信”都有感于“流水落花春去也”!
·管他什么势力只要他宣扬普世价值就是“好猫”!
·苏联解体是历史的自组织进程!
·判断能不能改革须先弄请共产党是什么
·凡构成独立理念的政党都必是异教邪说!
·从来就没有“党的领导”这回事!
·“两个不能否定”所针对的是“水能覆舟,舟之将覆”
·达不到摧毁现有政治制度的境界,发动不了改革
·鸡生蛋还是蛋变鸡?知识管人还是人管知识?
·为什么说共产党绝不能发生改革?
·挂羊头卖狗肉至少以羊肉为价值,
·内政也必须服从人政,因为只有人才有政!
·苏共解体“教训说所证明的不过就是“心已死”
·苏联亡党亡国的教训是:见共必铲!
·“人权”就是冲着阶级才成为必须
·三权分立必造成“灾难”,但只限于狼们。
·在赵简子把狼砍死前,狼总是理由满满!
·俞正声:社会主义就好在“黄敬自杀,强声外逃”
·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好”就“好在……”
·对习近平的“五大优势”的批判(一)
·理论优势“优”在哪里?就优在只恃“力”而决不讲“理”上!
·“政治优势”就是用暴力对付理性的供认不讳!
·感谢党和政府把我们炸死、烧死!这李群真牛啊!
·所谓“文化自信”就是以攻击为观念的文化
·科学发展观证明胡锦涛整个一个二百五!
·三个代表的要害是:只有被代表才有做人的资格
·先进文化即侵略文化!
·中国的问题归根结蒂是个政权不法问题
·从客观上看,人是先成为人,而后做人
·“共产主义”之做为主张,是对着什么的?
·先进文化就是侵略文化或驾驭文化!
·共产党不是执政党
·如不认定“自己灭亡在即”又何来吸取教训?
·人类的历史永远是从特殊向普遍的过渡
·吃人的是罪恶的政治,并非政治都吃人
·需要民主与法治的不是“中国梦”,而是中国,
·改革,革什么?就是革掉共产主义远大理想和信念?
·改革就是革掉共产党!
·共产主义也是一个理,这个理天然反改革!
·答王淮伟《如果没有祖国,你什么都不是》
·这样的国还是不爱的好!
·潘汉年爱国爱出24年大牢
·这国该不该受?请去查中共早期文件、史料----看
·也谈真、善、忍
·怎么打虎也救不了党,因为党的不合理法才是危机的正根!
·“宇宙真理”所说就是真理都是普世的!
·其实普世性就是合法性!且绝对合法性!
·是国家在地球上,不是地球依附在国家!
·人能说话,故可有敌对势力;可环境大气无言呀
·周永康行为又一次证明:互作用是一切政党的生命之源
·薄熙来,周永康都坚持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呀!
·共产主义伟大理想与信念即基督教的来世天堂说
·谁来对周、薄进入最高层负责?
·共产党何曾有过让人兴风作浪的雅量?
·周永康是西方敌对势力在党政军中培养“魅力领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福州市委与赵忠祥

孙丰

   把福州市委和赵忠祥拉到一起,是不是太牵强了?不!一点也不!

   福州市委回应黄金高的文章有三点:一是指控他没有组织纪律;二是黄金高也有贪腐把柄;三是说黄金高的文章是严重的政治事件。

   这第三点与赵忠祥一样,都是拉大旗做虎皮包着自己去吓虎对手。

   不敢说“凡拉大旗做虎皮的人都是恶棍”,这个判断是否具有普遍有效性?因普遍有效的判断就是真理。虽说不敢肯,可也差不多,因为有理的一方从不需要张牙舞爪——理在事实中,有理的人只老老实实来陈述,不须扯上毫不相干的政治口号来壮胆——理就是胆。在下虽不算老,可也在地球上生了六十来年的气,在我有限的阅历中,无论是凡夫俗妇的日常吵闹,小官小僚们的矛盾纠纷,还是达官贵人们之间的斗争,在我的经验里,拉大旗者没有一人是个好东西。

   文革的时侯那些淘气的小学生、中学生,不会答题就在卷子上写“毛主席万岁”,反正老师是不敢打x呗。

一、先说老不戴彩的赵忠祥

   前段日子,阅读赵忠祥案件,破绽明摆那里,可他老人家就不认酒钱。气愤极了,就随手写了不少分析,可黑客弄乱了电脑,在下太笨,找人一修就找不着了,白费了劲,今回补它一遭。眼下在中国打官司,全都是一个模子;输的总是老百姓,赢的总是权贵。你看宝马案里黑龙江那韩桂芝,她不也指媒体破坏稳定吗?她不是也要团结在党中央周围吗?哈尔滨副市长朱胜文案里那检察官房九林,不是严格依法办案吗?不是廉正清明吗?不是中国的反腐英雄吗?上海房地案里的郑恩宠,孙志刚案里的《南方都市报》——警察把人打死,你告他,书记会说“好小子,你告吧,我不收拾你你是不知道当书记的利害”——“你报纸敢说实话,我省委市委就敢把你仔子捏死!”

   饶赵一案明明白白,能遮了谁的马虎眼?赵太再慈祥,嗓门再高,音质再脆,音域再宽再厚,也是平常人一个,凡夫俗子,何必要虚脸呢?你承了人还能蜕两层皮?他偏不!偏要摆名人的谱,虚伪狭作,鸟雀之辈。两个人不是等量平级,赵忠祥就可以连自已的声音都不认账——饶颖正着出招,赵忠祥却斜里反击,他有办法使案件不进入对声音、精斑、画作……这些关键证据的鉴定,只要这几样不进入程序,他准赢!至于那欠条上的字呢,是不是他写他当然肚里有数,可怜准妮姑饶颖!赵忠祥在案件中多次借大旗,横剌里布上绊马索,这已不是打官司,他是借着地势比心计,慈眉善目和尚面——心可与狼虎差不了个包钱。

   头一回是为他画的那张两条鱼抱死人黄胄的佛脚,你看他那副据高临下的神态:我不画鱼,我的老师是黄胄,黄胄是驴贩子……好像拉了黄胄他就柳下惠似的,如果赵忠祥真不认识饶颖,就绝对用不着说这些话——真相就在事中,他陈述真实事态比什么都有力,只要是实话,自能呈现。他拉上黄胄就是以攻为守,用抬高身价来完成回避。纵然赵忠祥是名人,也不过是话筒一技耳!并不是什么文化大家,更不是学养之人——连什么叫写字,什么是书法他都分不清,还拿个话筒去问:“小朋友,你从什么时候开始练书法的?”——书法是类概念,写字只是书法的外延,书法还包括认识,体会、思考……书法是个是不是的关系,不是练不练的问题,人能画一张画,你能说人画美术吗?

   他所以要拉黄胄的大旗,就因为案情需要掩饰,他怎么不拉上王曦之、吴道子呢?这黄胄是可以乱拉的吗!赵忠祥这行为就叫学养根底太浅没有数,像李默然敢去取代巴金做文联主席一样,不知香臭。还像几个神童批钱钟书、王蒙一样,叫乳臭未干。黄胄不是大师,是宗师,他的笔下不只是画,那是学问,是修养,是思想;黄胄之胸无芥蒂,那是你赵忠祥能比的吗?赵忠祥在案件里那一大堆又一大堆的胡话,哪句不是计划?不是芥蒂?黄胄的毛驴像沈从文的沅水,那叫天然去雕饰,赵大嗓又算哪门子事呢?在下既不会画,也不会写,也不会欣赏,只以凡人眼光讲形态,黄胄的毛驴笔落笔起从耳根一笔甩出脊粱直贯尾巴,和那两条鱼是一个架式,只是赵忠祥那鱼在构图布局上有点像韩美林的鸡罢了。

   赵拉黄胄大旗叫渲染,赵忠祥要是诚实就不会强写《岁月随笔》,连书名都是错的——岁月是时间,随笔的随还是时间,书里差错千出万处,叫两个中学教员好顿批评,也不认酒钱。一个人时自己几分文墨毹没有知吗?这叫虚荣,叫附庸风雅。拉另一大旗才是他的用心处——

   “我是中央电视台这棵大树上的一片叶子,我为这个机体输送过经过光合作用而形成的养分,也受这个大树的支撑能在阳光下闪灼。尽管任何一片叶子都迟早会脱落,但这棵大树注定根深叶茂,日益繁盛。没有中央台视台就没有我。”读着这些在逻辑上、语法上都狗屁不通,无点滴文墨的造作,像吃了苍蝇直想呕吐。赵的这段造作做为初中生作文也不能评及格:他与中央电视台是雇员与老板关系,他是工作,服务,完成任务,从那里领取工薪,怎么成了输送养分关系呢?没经了光合作用能来养分?他连这就是逻辑循环都不知道,还卖的啥味?一股子酸气,像老舍笔下的“大赤包”;更让人哭笑不得的是:叶子与树是自身关系,支撑是异体联系,赵大可真够大颜不惭!

   他这是借着舔腚沟来找乘凉的大树,一箭双雕,一方面是向权势摆尾献眉,一方面又借势压人。人家饶颖指控的是两人之间的私事?赵忠祥用风马牛不相及的大旗来作答……试问一个对考题成竹在胸的人还用得着写“毛主席万岁”来抵挡吗?一个清白的人还用得着搔首弄姿?

   赵忠祥不与饶颖有染他用不着卖身取悦,高举大棒!

二、福州市委的回应是贪污犯们的不打自招

   黄金高其人到底如何咱不敢冒然说,因在下不懂那些专业的事,不敢瞎掰。但福州市委那份回应却大有问题,因为回应一文的矛盾就在那文本之中——

   黄金高出的是反腐败之拳,福洲市委用政治立场来回招,黄金高是真反腐败还是心有别用,只把他开列的事实一一还原也就秋毫明察,但福州市委避开黄的主题另劈蹊径暗箭还手——它掩盖、避开了黄金高问题的要害——福州官场到底腐败不腐败?而从黑处甩出暗器置黄金高于死地,这证明黄金高确实是一箭中的,把握了福州官场死穴。他们不敢在要害处交战,就把注意力引导到“稳定压倒一切”这个“大局”(大骗局),用“严重的政治事件”、“与省委保持高度一致”这个“围魏”之策,来救福州官场确实黑暗这个烂透之急——福建省委、福州市委要不胆虚,何需张此声势?这不就是孤假虎威吗?

   他们倒不如说黄金高亡我中华之心不死,在阴沟里向福建省委福州市委刮起阵阵反革命黑风,妄图……

   这个回应是福州官场的心理学自证的绝好教材。

   常识是:凡真相都是由事件自身的要素与环节所合成,多一毫少一毫都不能还其原,只有环环相扣才是无缝天衣。福州市委绕开对“地案”的还原,往政治立场上生拉,不照规则出牌,这是典型的摆平式操作——属黑社会文化性质。福州市委用对省委高度一致来回应“到底腐不腐败?”,就使真相问题变成了对更高权威的依附,使疑问句成了态度。不再是关于真假而是关于谁的官大。这样的立场无论多么一致,旗帜多么鲜明、态度多么坚决也解决不了事实是个什么真相——它只能完成封嘴。

   如果福州官场不是黑暗地沟,它何须避实就虚呢?福州地面下不埋着盗来之金,市委又何须在脸上贴“此地无银”呢?没有鬼的地方是不会出妖的。

   幸亏福州市委为福州“维持了一个来之不易的‘大好’形式”,才有省委书记陈克毅的儿子在省委大院被杀;省委书记陈明义的女儿在省委大院被杀,省长贺国强的在省招待宾馆被盗;才有赖长星、贾庆林、李济周……百多人的大贪案;才有全中国人根本不知情的王坚章跨国贩毒集团,贩毒积累百亿美元,这还是胡锦涛访美带回的情报;才有拔出王坚章这个萝卜,带出陈凯这块泥,由陈凯这块泥才又连锁反应出陈健;仅凯旋、华威两个集团就双规了上百官员,什么省人大副主任、市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副市长、法院院长、副院长、庭长;检察长;这厅长那局长,这主任那那处长那县长……

   我是没见过世面,得问问这个“大好形势”的福州市委,你们那形势就这个大好法?乖乖,这老百姓还怎么往下活呢?你们福建的形势大好到中国旅游部门都一概拒绝福建籍,大英帝国的气车憋死的,海里淹死的全是福建人,欧洲、美州、非洲的黑社会,贩人集团,杀人抡钱的老大差不多就是福建帮,要没有共产党的省、市委做榜样,来辐射百姓,能让全国、全世界的人都一谈福建就变色?你们也真是敢说。

   人家一看到你们的疮疤就是“严重的政治事件”,就是“在社会上造成极其不良的影响,让西方敌对势力、台湾敌对势力、海外民运分子、法轮功分子,妄图搞乱福州,进而搞乱福建,搞乱海浃西岸经济区的阴谋得呈。”咋共产党的福建省委、福州市委那么鲜明旗帜,坚决态度,那么牢固的使命,守土又守的那么样有责,对党对人民又是那样忠心加赤胆,这西方的敌对势力、还有我们民运分子还没去搞你们就又乱又烂呢?

   可你们偷、盗、贪、抢、劫、掠、杀、奸……的钱也没向海外敌对势力进进贡呀!

   不把福建官场一网打进牢里他们那嘴就不能不硬,就不是用来说真话的。

   本文的结论是:所有抱大腿,催眉折腰,拉大旗的人都得防着点,全是恶棍邪种!

   我想说的话在这里——福州的事提示我们:做好战略转移的准备——从对个案的关注转移到全局上来,迎接新的斗争,需要新的战略,新路线——把工作的重心放到号召起义上,拿出精力关注军队事态,发动军队起义。

   在下正在准备军队起义的文件。

新世纪 (8/18/2004 3:1)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