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丰文集
[主页]->[大家]->[孙丰文集]->[人民“享有空前自由、民主”?悬乎!]
孙丰文集
·周、薄也喊“巩固党和人民团结奋斗的共同基础”
·是共产主义犯法还是“异见人士”犯法?
·“革命”与“正能量”都是本己性自涵
·雾霾攻陷中国,证明“科学发展观”就是“形式主义”!
·“科学发展观”是最典型的煞有介事!
·科学在心外可操作,是器,谓之形而下;“观”呢?
·“不做李自成”不过就是张决心书
·做了李自成又有何妨?只要人人过得好。
·共党当世英雄者,就应沦自已为李自成!
·这份文件是“历史顺势还是逆势”下的?
·既是官场丑闻,为什么还要对“敌对势力”亮剑?
·政治局会议承认自已是恶覇坏蛋
·胡德平注意:理论只有有效性,没有先进性。
·习近平的只有人话没有党话的新年贺词!
·吴稼祥“习李一年远超胡温十年”之说不怎么严谨
·共党的当世英雄者,就应甘愿把自已沦为李自成!
·到底是“势力”敌对,还是党性本恶?
·得道多助,失道当然寡助!--对火烧领馆的评说
·不在于習是否想做事,而在于他懂不懂事
·“黄牛的品格千里马的气势”是要有就能有的吗?
·在王军涛论点上来比较国民党与共产党
·是政法委挑衅国民,还是国民挑畔政法委?
·拍蝇打虎所指全是果,时过境迁复又生,何哉?
·国民党能出了新,共产党为什么不能?
·活动在“教义”内,胆再大也改不了革!
·致姜维平:司法腐败只能说最严重不能说最大
·害群之马正在孤假虎威
·王军涛:習順勢幹壞事易,逆勢做好事難,为什么?
·王军涛等还有个“海外民運撕裂了”的误解
·公平=正义=普遍原则=普世价值=宪政(“=”号读为“就是”)
·只要“政治安全政权安全在首位”,决无公平与正义!
·严家祺的《論聰明……》只是述说而非论究
·在“甭管甚麼陰招、損招”的宣示下,何来公平与正义?
·《习近平学“铁血宰相”》是开裆裤说大人说话
·就算《系统清理权贵恶政》也不是出路!
·李源潮也是满嘴屁话!共产党可真是烂到了头发稍!
·从来就没有群众路线这回事
·说党的纯洁性本质上就是欺蒙性
·只要“特色”就绝无民主!(不管什么特色)
·清问共产党:“普世”这个词抽象在哪?又片面了什么?
·“党同伐异”是一切政党得以合法的先验条件
·只要一党,它就肯定是违法的!
·老虎非天生,那孕育老虎的乳汁才是罪恶之源
·对习平平的两个不能放弃的思辩
·对习近平的两个不能放弃的思辩
·我在推特上的帖子及网友提出的问题:
·我的闻答----
·文革中的左与右
·只要还高举“社会主义伟大旗帜”,就休想改革!
·向孙丰请教一个问题。
·回凯源
·支持习近平就是“支持自己”?乖乖!
·人们要问的是:社会主义就这个好法吗?
·价值观讨论中的一些问题:
·“对恐怖纷子不施仁政”是逻辑错话
·对俞正声的屁话:“热烈而不对立的讨论”的质问
·俞正声的屁话二:
·因暴恐对标本兼治的思考:(1)何为标?
·评宋鲁郑
·评《中国正迎来自信时代》(2)
·没有有百性相信官方也信的信仰
·讲一讲思辨:
·“法如天大”可,“国法如天大”绝对不可!
·辨“道理”
·是党员抹黑了党还是党毒化了党员?
·习近平的法国骚与老子的道
·不存在治了治不了疆,只存在共产党治不了中国
·《儒家应该意识形态化》此议无效
·意识形态既非物亦非生命,何来安全?
·让高瑜用自己的嘴来证明自己有罪,恰恰证明了共产党对“高输有罪”心存疑虑
·任何存在物都只能“是”其所“是”,不能“是”其所非
·不论何种敌对势力,都是共产政权的物极而陷的必反
·占中马后炮: “一国两制”这是一个承诺
·对《奧巴马是讲普世价值,习近平是讲法治》的纯粹理性分析
·明镜《習近平的打貪對中國來說是壞消息》立论不妥
·是徐才厚误党误国误军,还是党误徐才厚?----析军报《再批徐才厚》
·到底腐败是什么?
·历史进程不再是关注敌不敌对,而是回答:该不该灭共党!
·人是伦理动物。而“党”是被人伦出来的一个“理”。党是私。
·“意识形态安全”被提出,意味着共党人向自己承认:社会主义反人类!
·历史是合规律的进程!
·就连“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也是不折不扣的错话
·“红色基因代代传”是对人类历史的明目很胆的反动!
·自由、独立及合法性
·人不是为社会也不是为国家而出生为人的
·爱国不是义务,爱地球却是义务!
·党并不是个从严就能治了的玩意
·“女官情妇化,男官西门庆化”所呼唤的就是党必须灭亡!
·《中国青年报》说:女官情妇化,最直接的根源是男官西门庆化。
·朋党是“共产”与“党”两个要素不能融溶的表现
·人是理性存在物,人不是神性存在物
·谈“决不容忍搞团团伙伙、结党营私、拉帮结派”
·新年贺词虽无意识形态,但并得不出习能锐意革新
·仲维光,“反共是做人的底线”此话不妥
·习近平与敌对势力一样都厌恶社会主义
·何为普世价值?
·自然怀抱里无敌人,敌不敌是人意的指令!
·“普世”说的是物的先天性质,“价值观”说的是“先天性质”之从后天能力里
·蒋、习不可比。国共可作经验的对比。三民与共产是先经验的差别
·再论“意识的形态性”
·把人清除出党他还是人还在人生中,把党员清除出人籍他还是党员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人民“享有空前自由、民主”?悬乎!

——与胡锦涛那些“为什么”的对话(4)

孙丰

一、“享有”是从被授予立场肯定“赐予”

   胡锦涛政治局讲话的第五问是:“为什么人民生活水平明显提高,也享有空前自由、民主权,但对党仍然有强烈意见?”他这个为什么,与其他七个以及全篇的精神都陷于矛盾,不能自圆。他整个讲话都是冲着他们党的官员勿祝人权发出的谴责,也就是对人民所以不满的追因,再反问人民为什么对党强烈不满就自掌嘴巴。他应说的是:

   把本来属于人的自由还给人民。社会剥夺人民自由的时代该结束了!

   一个专事剥夺人民自由的党还不应该为人民所推翻,被时代所唾弃吗?

   他如此说话让我们发现两个问题:其一是他对自由、民主没有本质上的理解;其二是我们看到了他的勉为其难,双重性,他的人格的分裂。

   “享有”这个词暗含着的是“赐予”——

   只有我已给了你——你才能享受到。

   你已享受到,证明我早就给个你。

   他拿当下中国人的生活去比七十年代中叶以前那二三十年,拿今天人们满街乱骂与毛泽东时代嘴贴封条做比较,就得出自由量的增大,别的不说,单是在宪法里增设人权就是前三代所没有的。他不明白:人的自由(即人的权利)本来就是生命存在的性质——(请注意,这里把自回解释为物的性质。)

   人在存在上的无原因就是存在方式上的自由——

   生命的独立性反映在人际联系上就是自由(对此作者将有《论自由》)。

   如果他知道人权直接来自老天,就不会这样说话了。他会说——

   社会是因需要而形成,一步步向从认识过渡的,从需要出发确立社会原则往往只对目标负责,漏掉了对人的性质的责任,对目标负责的社会制度就剥夺了人原有的性质——自由,现在我们已认识到自由是人这一物质的天然性质,不是侈奢要求,到了把自由归还人民,让国家权力对人的性质负责的时侯了。

   国家权力的本质是公民的约定,权力就出自人的存在。

   文明就是还政于民。

   他这个追问有两个成分,其一是他的心对现实状况(生活水平,现实的自由、民主概况)的认定;

   其二是他心里的人民对现实状况的反应——“仍有强烈意见”。

   这句话是以“提高、享受到”为立论根据的,结果就成了——党已经给了人民那么多了,人民还不知足,真不知好歹!他所以这么说是因他脑海里只有对四中全会将采取步骤的责任,却没有人权到底是什么,源在何处的了解。就不自觉地把个人自由从存在里剥了,当成了社会赋予,这立论就陷于专制主义的权威恩泽。这是一个严峻的错误,一种形与影的颠倒。

   促使他这样讲话的背后动力是什么?这是他所不知道也从来没想过的——

   他做如是讲话的动力就是他的——凡人常心。

   孟子说的:“今人乍见孺子将入于井,皆有怵惕侧隐之心,非所以内交于孺子之父母也,非所以要誉于乡党朋友也,非恶其声而然也。……”这样一种情感并不需要实际关系的近密为其条件,只需一个最普通的原因——只要他们都是人,同为人类成员就足够了。

   同质物当然就是同情。

   情也是物的性质,人是同一种物质,情是人这一物质的性质——能不同吗?

   同情并不是人的特别努力,不是意志行为,而是天之使然。黑社会也有规矩,行侠作义,就因他们也是人,是人就不能逃避人所共同的情。这是胡锦涛一二再,再二三地向他的党发出警告的真正动源——他也是一个凡人嘛。但由于共产党把意识形态神圣化,就总把人所必有的同情用党性来做解释。从我们所能看到的这个胡锦涛来看,他性格中多的是追随,墨守,少的是创建,在他当独断的今天,也不肯轻易甩开党性,他不肯用赤裸裸的人话来理解自己,认识世界。当他看到同类遭受同类的污辱、压迫、作践时,当然不会引发精神上的愉快,被激发出的肯定是一种不平。如他视察山东河南:两省委的报告尽是花明和柳暗,实地一看竟有人住七十年代的防震棚,三百八十二个适龄儿童只有八十多个在上学;他的车队被跪在地上的老老少少所包围,为震天喊冤所凝止……此情此景,凡人常心能不生出怜悯,能不气愤,能不本能地产生铲恶除暴的感情?他的“共产党官逼民反”以及围绕此题而发的那些话,他的“网上民主墙”,其动力就来于他是凡人,有的就是常心——产生出这些情感的胡锦涛与共产党党性全然无关,这完全是一个赤裸裸的人性的胡锦涛。

   但是,当他把自己用常人心态的所见表达出来时,却要通过党的名义,这一过滤就染上了意识形态的色彩——成了他所说的那个样子。

   民主与自由对生存着的人来说,不就是选择生活方式不受妨碍吗。

   用什么来选择?用意识。

   意识通过什么才能形成?通过语言。

   所以民主、自由的体现也就是——言论自由。

   中国人民享有言论的自由吗?——看看程益中、喻华峰就行了。

   中国人有选择信仰的自由吗?看看那些自发基督教教徒,法轮功就行了。

   中国人有选择官员的自由吗?看看陈良宇怎么折腾郑恩宠就行了。

   中国人有组织政党的自由吗?看看民主党们怎么进牢狱的也就行了。

   这些都是言论的具体表现。哪有自由啊?更别谈什么“空前享有”了!

二、胡锦涛勉为其难——其人格是分裂的

   胡锦涛做为共产党的党魁这是一个事实,他还是自然界之一个生灵这也是事实。

   前一个事实是关于关系领域的,讲的仅仅是关系联系;后一个却是存在事实,是刚性的,客观的。

   他的凡人常心不能不被现实所剌激;这此条件不他反应出来的是真相,他上台以来有不少类似言论。

   但他毕意又是共党的魁首,当他要将自己用凡心看到的真相转换为社会结论时,就不自觉地用了党人格,一张口就使来自凡人的所见染上了党气党味,党八股,尽是虚的、假的——到了实践的领地就是骗人的。

   他的讲话证明他的凡人常心在对共产党这个事实的认识上与我等是一模一样:认党为最邪、最恶、最畜牲!

   但他的党心却要他把衰败的党救出来,这个矛盾就使他只具有凡人常心的同情心,却没有思想家的洞察,他能看到血淋淋事实,却看不到事实背后的根源。

   他朝思暮想的是既要廓清世界又不触动共产政体,他要的是一个异想的两全。好像在沸腾的水里还要保证冰块不溶化,在救国与救党之间只有一种可能,有国无党,若硬要救党呢?是党死国也灾难。他的双重人格,双层责任迫使他在发救国救民的讲话时为他的党留下可救的后路,他哪里知道党的后路一留,任你千方妙策万般力气也廓不清这个世界。他怎么就不去想想既说了“共产党官逼民反”,就没有发问“人民对党有强烈意见”的余地——党都把民逼到非反不可的程度了,哪还“强烈意见”的份儿?

   当然我们也从这话中体验到阿涛的苦衷,他左右的为难。

   他授命于危难,他的任务是救党,这个任务屏障了他的视野——

   救党与护教一样,不可能对该不该救发生大彻大悟,他的理智被救的任另所屏障、蒙骗。

   该用人的眼光来下的决心他却用了党的眼光,该用人的立场来处理的问题他却采用了党的立场。若用人的立场中国的危机、困境是轻而易举可以摆的——不就这个鸟党阻碍人民拥抱幸福吗?一剑也就斩了乱麻。一旦用了党的立场就就必越理越乱:只有机制的力量才叫做党,机制力量并不按照人的约定发生,靠经验怎么会觉知共产党做为力量必然是恶的呢?你要“共”就必然排斥——正,要“共”的党性,就必须去绞杀人性。那贼江真正恐惧的不就是亡党吗?他却用“亡党亡国”来做幌子,他强把国家当做肉票劫了来绑在党身上,使共产党内有良智的救国者被缚在党茧子里——阿涛的眼界就没跳出这个骗局,这就是他明明是谴责践踏人权的发言,为什么会夹杂上一些对人民的指责的机制解释——这就是他的“人民享有空前自由、民主”的来历。

   胡锦涛看问题时是用着人的眼光,解决问题却用党的立场。

   悲哉!意识形态毒害的证明:人格分裂的胡锦涛。

三、信仰对人具有屏障作用

   民主表现为信仰的自由,但这话并不表示信仰一定是可靠的。

   凡客观可靠的东西,都不须用信仰来对待,真接去认识就行了,人都有爸爸妈妈,还用相信有吗?需要用相信来对待的,至少是不能马上被感知的,所以相信不依仗人的感性,也不依仗知性,它仰仗意志不去考察。

   把信仰赋予自由,表示的是不通过命令、法律。因为自由没有权威——一个意志只能支配本已人格,如果信仰是自由的,信仰也就不构成权威:甲可以去念经文,乙可以去崇拜基督,丙可以去修练法轮……信不信全然由个人来自主,无论那被信的东西是真是假,是正是邪,再神再圣再崇高,也只是信仰者个人的事,井水流不到河里去,妨碍不着别人,民主就是自己对自己。民主是自由的保证程序,自由是对信仰可能权威化的瓦解。

   信念一旦成为公众的,那可就必恶无疑,什么诺斯替教、基督教、袄教、伊斯兰教……它们都有过排斥异端的历史,与今天的共产主义一模一样。其实人类生活就两个世界:一是客观宇宙,人与它是个认识关系,看到什么就是什么,这就叫人的眼光。这里不考虑理从何来,只问是不是有无情事实的支持。

   其二是主观世界,这个世界是由人的主观能力所造就,人的主观能力是个复杂的组合,有许多成分,各有不同的功用,承担不同的责任。人不只是在感应,在认识,人也在想像,想像出来的东西就不一定可靠,人把想像出来的东西赋予认识的可靠性,是伺空见惯的错误,比如:神、真主、共产、乌托邦、理想国……如果有什么人硬要按照《桃花园》去建一个国家那不就是海市蜃楼吗?能不造成灾难?科学心理学能够证明由于想像,连想像者自己也醉迷了,对自己的虚幻坚信不疑,巫婆、神汉、马克思……都一个样。

   许多虔诚信徒用来证明神明的见证,马克思的门徒们之吹“社会主义好”是同一种心理类型,都是把毫不相干的真事件硬往神的头上套——所采信的例子是人的切实经验,即用人的眼光看到的事实,在解释与应用上却加上了神的能量,在我们凡人听来“见证”是那样荒唐离奇,在虔诚者心里却是那样不可动摇。

   胡锦涛能讲出“人民享有空前自由、民主”,完全是由于外部加给他的那个信仰——共产主义。共产党的党性也就是意识形态的虚无,最初是出于同一阶层有同一要求,但实践的结果呢?最后沉淀成凡在解释的场合,总要用党的立场来过滤一切用凡人心灵看到的事实,在凡人那里是“己达达人、己立立人。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用了党的立场就变成了“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毫不利己,专门利人” ——其实这“利”字就不属伦理学,而是价值效力。让我们冷静地拿自己回回忆:当我们还处在追随党,一心要做党的好孩子、好青年,好战士时,看问题时采用的都是凡人心态,但要向党,向组积汇报时不知不觉就采用了党的立场。这方面有一个一生被党折腾了十几年,最后混身党气党味的著名作家:姚雪垠,他写的那老太太裹脚布的《李自成》活生生就是大寨党支部。那些年人们向组织做的思想汇报,组织生活会上那些发言,雷锋和他的日记……统统如此。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