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丰文集
[主页]->[大家]->[孙丰文集]->[人民“享有空前自由、民主”?悬乎!]
孙丰文集
·对《奧巴马是讲普世价值,习近平是讲法治》的纯粹理性分析
·明镜《習近平的打貪對中國來說是壞消息》立论不妥
·是徐才厚误党误国误军,还是党误徐才厚?----析军报《再批徐才厚》
·到底腐败是什么?
·历史进程不再是关注敌不敌对,而是回答:该不该灭共党!
·人是伦理动物。而“党”是被人伦出来的一个“理”。党是私。
·“意识形态安全”被提出,意味着共党人向自己承认:社会主义反人类!
·历史是合规律的进程!
·就连“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也是不折不扣的错话
·“红色基因代代传”是对人类历史的明目很胆的反动!
·自由、独立及合法性
·人不是为社会也不是为国家而出生为人的
·爱国不是义务,爱地球却是义务!
·党并不是个从严就能治了的玩意
·“女官情妇化,男官西门庆化”所呼唤的就是党必须灭亡!
·《中国青年报》说:女官情妇化,最直接的根源是男官西门庆化。
·朋党是“共产”与“党”两个要素不能融溶的表现
·人是理性存在物,人不是神性存在物
·谈“决不容忍搞团团伙伙、结党营私、拉帮结派”
·新年贺词虽无意识形态,但并得不出习能锐意革新
·仲维光,“反共是做人的底线”此话不妥
·习近平与敌对势力一样都厌恶社会主义
·何为普世价值?
·自然怀抱里无敌人,敌不敌是人意的指令!
·“普世”说的是物的先天性质,“价值观”说的是“先天性质”之从后天能力里
·蒋、习不可比。国共可作经验的对比。三民与共产是先经验的差别
·再论“意识的形态性”
·把人清除出党他还是人还在人生中,把党员清除出人籍他还是党员吗?
·对《加强和改进高校宣传思想工作》的批判
·(1)习近平断言“党蜕化变质”。孙丰斩钉截铁说:大错!
·(2)人类是一有两个个“始原”的物种
·(3)把共产党作为一个纯粹知识来看
·驳习近平"从严治党"论
·人类是有理性的存在物
·团团伙伙是政党的共同的、本然的性质!
·凡借了人性外的名义的制度,都必定是反人性的
·冯胜平"革命使人堕落"之悖理
·问冯胜平:还有"没有法治的民主"吗?(1)
·问冯胜平(4)
·还有"没有法治的’民主’"吗?怪哉!——诘冯胜平
·习近平为什么能说出"共产党已蜕化变质"?
·"蜕化变质"只是指出一个实事,指出实事只是承认
·"吃共产党的饭,砸共产党的锅"是堕落的菌种
·腐败的果与因
·批《关于领导干部上讲台开展思想政治教育的意见》
·加强高校的"思想政治教育"要育出什么样的人?
·孙二郎说打虎
·孙二郎谈腐1
·难道酷刑还有正当的或可合法施行的?
·孙二郎谈"中央统一战线小组"
·天津大爆炸头号警示是:停止9.3阅兵
·赞同革命与革命是否发生是两回事
·习近平恰好陷在扭转乾坤开辟新纪元的历史链条的环节点上
·天津爆案对中共的警示是:
·自然界里本无党,"党的规矩"就是疯子的自欺欺人
·哪是什么"亡党危机"?明明是瓜熟蒂落蒂要换新宇
·天津爆案标志了爆炸已经成中国政治的常态,
·评《退休高层痛斥"党内腐败"和痛哭"亡党危机"》
·医生只给人珍病,不为党珍病
·腐败是社会人格双重化的表现
·物由什么所造,就只能服从什么力量!
·硬件上打虎,软件建设上谜续指鹿为马!
·对《党政同责,一岗双责,失职追责……》的理性清理
·是共产党有罪于周、薄、徐、令、郭……
·从来没有党的领导,党的领导是人借的名
·从来没有党的领导,党的领导是人借的名
·没有阴阳两面人的资源环境境,怎么会有阴阳两面人?
·人之"是人"属于天,这里没有选择没有自由,
·习近平不知应纯洁的是人文环境,不知救党是死路!
·国民党有错误是后天的,共产党的错误却是先天的
·对"意识形态安全"的纯知性讨论
·人感觉自己支配自己不是真相。真相是:人受知识的支配
·“中共是抗日中流砥柱论〞乃是继续腐败的宣言书
·若习近平回答了〝你是人还是党?〞国安便长治久安!
·〝爱党爱国的主旋律〞才是祸国殃民的根源、
·《腐败不是因理念,信仰的缺失,相反理念与信仰倒是腐败之母》
·合法性是是公理,王歧山说的是私理
·在以〝执政党〞自居前首先要回答什么是〝党〞
·为人民服务只能服出人民价值,哪来的党价值?
·凡标榜自身意识形态的力量都是非法的
·共产主义是一种先天腐败型政治
·价值观是形成,〝党有权提出核心价值〞却是外造加工
·国民党腐败是后天,共产党腐败却是先天
·“党中央”也不能想正确就能正确!
·评《“党中央权威”要靠自己的正确来赢得”“维护”》此题目
· 海外民运没有毁,也毁不了!
·国又不是党的财产,哪来的〝治国必先治党〞
·国又不是党的财产,哪来的〝治国必先治党〞?〔2〕
·国是财产,也推不出私盟集团占有的合法性
·国不是党的私产,何来〝治国必先治党〞〔2〕
·回答赵森林网友的发问。他的问题是--
·如果习近平真读过萨特、菜布尼茨、康德、黑格尔
·广西爆案所诉求的
·〝共产党执政的合法性〞这一命题包含着两个问题
·共产党不是执政党,而是篡国的武力集团
·共产党不是执政党,而是篡国的武力集团
·纯粹的合法性
·对〝对党忠诚〞的纯知性分析
·〝接受、承认亡党危机是事实〞,推党于亡才是大勇
·党又不是泥巴,任凭搓、揉、甩、捏,你想从严治就能治了它?没门!
·点评团派与任志强的论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人民“享有空前自由、民主”?悬乎!

——与胡锦涛那些“为什么”的对话(4)

孙丰

一、“享有”是从被授予立场肯定“赐予”

   胡锦涛政治局讲话的第五问是:“为什么人民生活水平明显提高,也享有空前自由、民主权,但对党仍然有强烈意见?”他这个为什么,与其他七个以及全篇的精神都陷于矛盾,不能自圆。他整个讲话都是冲着他们党的官员勿祝人权发出的谴责,也就是对人民所以不满的追因,再反问人民为什么对党强烈不满就自掌嘴巴。他应说的是:

   把本来属于人的自由还给人民。社会剥夺人民自由的时代该结束了!

   一个专事剥夺人民自由的党还不应该为人民所推翻,被时代所唾弃吗?

   他如此说话让我们发现两个问题:其一是他对自由、民主没有本质上的理解;其二是我们看到了他的勉为其难,双重性,他的人格的分裂。

   “享有”这个词暗含着的是“赐予”——

   只有我已给了你——你才能享受到。

   你已享受到,证明我早就给个你。

   他拿当下中国人的生活去比七十年代中叶以前那二三十年,拿今天人们满街乱骂与毛泽东时代嘴贴封条做比较,就得出自由量的增大,别的不说,单是在宪法里增设人权就是前三代所没有的。他不明白:人的自由(即人的权利)本来就是生命存在的性质——(请注意,这里把自回解释为物的性质。)

   人在存在上的无原因就是存在方式上的自由——

   生命的独立性反映在人际联系上就是自由(对此作者将有《论自由》)。

   如果他知道人权直接来自老天,就不会这样说话了。他会说——

   社会是因需要而形成,一步步向从认识过渡的,从需要出发确立社会原则往往只对目标负责,漏掉了对人的性质的责任,对目标负责的社会制度就剥夺了人原有的性质——自由,现在我们已认识到自由是人这一物质的天然性质,不是侈奢要求,到了把自由归还人民,让国家权力对人的性质负责的时侯了。

   国家权力的本质是公民的约定,权力就出自人的存在。

   文明就是还政于民。

   他这个追问有两个成分,其一是他的心对现实状况(生活水平,现实的自由、民主概况)的认定;

   其二是他心里的人民对现实状况的反应——“仍有强烈意见”。

   这句话是以“提高、享受到”为立论根据的,结果就成了——党已经给了人民那么多了,人民还不知足,真不知好歹!他所以这么说是因他脑海里只有对四中全会将采取步骤的责任,却没有人权到底是什么,源在何处的了解。就不自觉地把个人自由从存在里剥了,当成了社会赋予,这立论就陷于专制主义的权威恩泽。这是一个严峻的错误,一种形与影的颠倒。

   促使他这样讲话的背后动力是什么?这是他所不知道也从来没想过的——

   他做如是讲话的动力就是他的——凡人常心。

   孟子说的:“今人乍见孺子将入于井,皆有怵惕侧隐之心,非所以内交于孺子之父母也,非所以要誉于乡党朋友也,非恶其声而然也。……”这样一种情感并不需要实际关系的近密为其条件,只需一个最普通的原因——只要他们都是人,同为人类成员就足够了。

   同质物当然就是同情。

   情也是物的性质,人是同一种物质,情是人这一物质的性质——能不同吗?

   同情并不是人的特别努力,不是意志行为,而是天之使然。黑社会也有规矩,行侠作义,就因他们也是人,是人就不能逃避人所共同的情。这是胡锦涛一二再,再二三地向他的党发出警告的真正动源——他也是一个凡人嘛。但由于共产党把意识形态神圣化,就总把人所必有的同情用党性来做解释。从我们所能看到的这个胡锦涛来看,他性格中多的是追随,墨守,少的是创建,在他当独断的今天,也不肯轻易甩开党性,他不肯用赤裸裸的人话来理解自己,认识世界。当他看到同类遭受同类的污辱、压迫、作践时,当然不会引发精神上的愉快,被激发出的肯定是一种不平。如他视察山东河南:两省委的报告尽是花明和柳暗,实地一看竟有人住七十年代的防震棚,三百八十二个适龄儿童只有八十多个在上学;他的车队被跪在地上的老老少少所包围,为震天喊冤所凝止……此情此景,凡人常心能不生出怜悯,能不气愤,能不本能地产生铲恶除暴的感情?他的“共产党官逼民反”以及围绕此题而发的那些话,他的“网上民主墙”,其动力就来于他是凡人,有的就是常心——产生出这些情感的胡锦涛与共产党党性全然无关,这完全是一个赤裸裸的人性的胡锦涛。

   但是,当他把自己用常人心态的所见表达出来时,却要通过党的名义,这一过滤就染上了意识形态的色彩——成了他所说的那个样子。

   民主与自由对生存着的人来说,不就是选择生活方式不受妨碍吗。

   用什么来选择?用意识。

   意识通过什么才能形成?通过语言。

   所以民主、自由的体现也就是——言论自由。

   中国人民享有言论的自由吗?——看看程益中、喻华峰就行了。

   中国人有选择信仰的自由吗?看看那些自发基督教教徒,法轮功就行了。

   中国人有选择官员的自由吗?看看陈良宇怎么折腾郑恩宠就行了。

   中国人有组织政党的自由吗?看看民主党们怎么进牢狱的也就行了。

   这些都是言论的具体表现。哪有自由啊?更别谈什么“空前享有”了!

二、胡锦涛勉为其难——其人格是分裂的

   胡锦涛做为共产党的党魁这是一个事实,他还是自然界之一个生灵这也是事实。

   前一个事实是关于关系领域的,讲的仅仅是关系联系;后一个却是存在事实,是刚性的,客观的。

   他的凡人常心不能不被现实所剌激;这此条件不他反应出来的是真相,他上台以来有不少类似言论。

   但他毕意又是共党的魁首,当他要将自己用凡心看到的真相转换为社会结论时,就不自觉地用了党人格,一张口就使来自凡人的所见染上了党气党味,党八股,尽是虚的、假的——到了实践的领地就是骗人的。

   他的讲话证明他的凡人常心在对共产党这个事实的认识上与我等是一模一样:认党为最邪、最恶、最畜牲!

   但他的党心却要他把衰败的党救出来,这个矛盾就使他只具有凡人常心的同情心,却没有思想家的洞察,他能看到血淋淋事实,却看不到事实背后的根源。

   他朝思暮想的是既要廓清世界又不触动共产政体,他要的是一个异想的两全。好像在沸腾的水里还要保证冰块不溶化,在救国与救党之间只有一种可能,有国无党,若硬要救党呢?是党死国也灾难。他的双重人格,双层责任迫使他在发救国救民的讲话时为他的党留下可救的后路,他哪里知道党的后路一留,任你千方妙策万般力气也廓不清这个世界。他怎么就不去想想既说了“共产党官逼民反”,就没有发问“人民对党有强烈意见”的余地——党都把民逼到非反不可的程度了,哪还“强烈意见”的份儿?

   当然我们也从这话中体验到阿涛的苦衷,他左右的为难。

   他授命于危难,他的任务是救党,这个任务屏障了他的视野——

   救党与护教一样,不可能对该不该救发生大彻大悟,他的理智被救的任另所屏障、蒙骗。

   该用人的眼光来下的决心他却用了党的眼光,该用人的立场来处理的问题他却采用了党的立场。若用人的立场中国的危机、困境是轻而易举可以摆的——不就这个鸟党阻碍人民拥抱幸福吗?一剑也就斩了乱麻。一旦用了党的立场就就必越理越乱:只有机制的力量才叫做党,机制力量并不按照人的约定发生,靠经验怎么会觉知共产党做为力量必然是恶的呢?你要“共”就必然排斥——正,要“共”的党性,就必须去绞杀人性。那贼江真正恐惧的不就是亡党吗?他却用“亡党亡国”来做幌子,他强把国家当做肉票劫了来绑在党身上,使共产党内有良智的救国者被缚在党茧子里——阿涛的眼界就没跳出这个骗局,这就是他明明是谴责践踏人权的发言,为什么会夹杂上一些对人民的指责的机制解释——这就是他的“人民享有空前自由、民主”的来历。

   胡锦涛看问题时是用着人的眼光,解决问题却用党的立场。

   悲哉!意识形态毒害的证明:人格分裂的胡锦涛。

三、信仰对人具有屏障作用

   民主表现为信仰的自由,但这话并不表示信仰一定是可靠的。

   凡客观可靠的东西,都不须用信仰来对待,真接去认识就行了,人都有爸爸妈妈,还用相信有吗?需要用相信来对待的,至少是不能马上被感知的,所以相信不依仗人的感性,也不依仗知性,它仰仗意志不去考察。

   把信仰赋予自由,表示的是不通过命令、法律。因为自由没有权威——一个意志只能支配本已人格,如果信仰是自由的,信仰也就不构成权威:甲可以去念经文,乙可以去崇拜基督,丙可以去修练法轮……信不信全然由个人来自主,无论那被信的东西是真是假,是正是邪,再神再圣再崇高,也只是信仰者个人的事,井水流不到河里去,妨碍不着别人,民主就是自己对自己。民主是自由的保证程序,自由是对信仰可能权威化的瓦解。

   信念一旦成为公众的,那可就必恶无疑,什么诺斯替教、基督教、袄教、伊斯兰教……它们都有过排斥异端的历史,与今天的共产主义一模一样。其实人类生活就两个世界:一是客观宇宙,人与它是个认识关系,看到什么就是什么,这就叫人的眼光。这里不考虑理从何来,只问是不是有无情事实的支持。

   其二是主观世界,这个世界是由人的主观能力所造就,人的主观能力是个复杂的组合,有许多成分,各有不同的功用,承担不同的责任。人不只是在感应,在认识,人也在想像,想像出来的东西就不一定可靠,人把想像出来的东西赋予认识的可靠性,是伺空见惯的错误,比如:神、真主、共产、乌托邦、理想国……如果有什么人硬要按照《桃花园》去建一个国家那不就是海市蜃楼吗?能不造成灾难?科学心理学能够证明由于想像,连想像者自己也醉迷了,对自己的虚幻坚信不疑,巫婆、神汉、马克思……都一个样。

   许多虔诚信徒用来证明神明的见证,马克思的门徒们之吹“社会主义好”是同一种心理类型,都是把毫不相干的真事件硬往神的头上套——所采信的例子是人的切实经验,即用人的眼光看到的事实,在解释与应用上却加上了神的能量,在我们凡人听来“见证”是那样荒唐离奇,在虔诚者心里却是那样不可动摇。

   胡锦涛能讲出“人民享有空前自由、民主”,完全是由于外部加给他的那个信仰——共产主义。共产党的党性也就是意识形态的虚无,最初是出于同一阶层有同一要求,但实践的结果呢?最后沉淀成凡在解释的场合,总要用党的立场来过滤一切用凡人心灵看到的事实,在凡人那里是“己达达人、己立立人。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用了党的立场就变成了“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毫不利己,专门利人” ——其实这“利”字就不属伦理学,而是价值效力。让我们冷静地拿自己回回忆:当我们还处在追随党,一心要做党的好孩子、好青年,好战士时,看问题时采用的都是凡人心态,但要向党,向组积汇报时不知不觉就采用了党的立场。这方面有一个一生被党折腾了十几年,最后混身党气党味的著名作家:姚雪垠,他写的那老太太裹脚布的《李自成》活生生就是大寨党支部。那些年人们向组织做的思想汇报,组织生活会上那些发言,雷锋和他的日记……统统如此。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