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丰文集
[主页]->[大家]->[孙丰文集]->[共产党怎么就反对不得?]
孙丰文集
·(一)不能说胡跃邦的人性超越了党性
·(2)不能说胡跃邦的人性超越了党性
·泄密罪的密奥所在
·评︰孟建柱所说--令计划现象使习总寝食不安﹙1﹚
·“共产主义理想”为什么是〝坚持〞?还要附加上定语〝牢固〞?而资本主义却
·共产主义的伟大理想讲的是〝坚持〞,还要加上定语〝牢固〞?资本主义却用〝
·凡须坚定须树立的理想、信念都是骗人的歪理邪念
·何频的“腐败是所有共党官员的共同特征〞想说什么?
·3,对何频的“腐败是所有共党官员的共同特征〞的删繁就简
·4、无沦多么〝特的征〞,一旦〝共同〞也就不是特征!
·5,何频的话的本意要说的究意是什么?
·打虎不=反腐!(1)
·5,从纯粹知识角度对〝什么是腐败〞的定义——
·6,与纯粹知识相对的是什么知识?老孙曰:是经验知识
·6,与纯粹知识相对的是什么知识?老孙曰:是经验知识
·对“媒体必须姓党”的理性清理
·对“媒体姓党”的清理
·对“媒体必须姓党”的清理3
·王军涛的“共产党堕落成腐败暴虐政党……”立论错误
·王军涛的“共产党堕落成腐败暴虐政党……”立论错误(2)
·王军涛的“共产党堕落成腐败暴虐政党……”立论错误(2)
·对《党校不姓党,没存在的必要》的理性与知性的双重清理
·对习总说错了的话的至诚而庄严的纠正――
·“正知、正念,正能量…”是闭门造车。不管对不对,也不问通不通
·下里巴通电习近平――有“两面人‘事实’”,没有“两面人‘现象’”
·2丶)《党校不姓党,没存在的必要》的知性的清理
·2丶)《党校不姓党,没存在的必要》的知性的清理
·2丶)《党校不姓党,没存在的必要》的知性的清理
·2丶)《党校不姓党,没存在的必要》的知性的清理
·2)《党校不姓党,没存在的必要》的知性的清理
·《党校不姓党,没存在的必要》的知性的清理
·“心中有没有党”不是科学所能证明
·巴那马文件以科学名义宣布:“媒体、党校姓党”全错!
·欧洲共产主义又为什么会在一夜间骤然解体?
·评《人民日报》:《深刻把握,正面引导舆论监督的辩证统一
·川震灾款500亿哪去了?曰:姓党去了!
·雷阳死,是因自然世界本无“姓党”者
·只有存在“非理性看待”“必须理性看侍”才能成立
·“共产主义决不是‘土豆烧牛肉’那么简单”
·共产主义不像土豆烧牛肉那么简单才垮台才危机
·崇志先甘生对我的质问
·评电视剧——《人民的名义》
·2)以“人民的名义”这个句子的逻辑功能
·3)凡“以人民的名义”者,肯定不是人民。
·习的“阴谋篡党”指控,先验地包含着一种逻辑颠倒——
·二、那么,反腐败到底应反什么?
·反腐败就是清理人的生存环境,纯洁文化
·四、习指控的“篡党”根椐的是什么?真正的根据又是什么?
·五、共产党的党性就是玩阴谋,耍权术、勾心斗角,挑战人类伦理
·“低端人口论”是对人的尊严的蔑视与侮辱!
·六、凡政党就只有一个合法性——那就是“党”字所包含的思想
·七、凡政党都首先是一个知识或理,而后才是事实的党;
·七、(之二)
·八,习思想就是“两面派”基因或菌种的文化
·九、①共产党不是执政党。②能执政的永远是人,从来不是党!
·十、我们完成了在世上往下活的只是人,不是“党”,的当且仅当的
·习近平懂得什么是“思想”吗?
·习近平懂得什么是思想吗?(2)
·扒开包子皮,咱看看习“思想”到底是些什么货色?
·(4)“独特的历史、文化…”也成不了高校“思想工作”的理由
·人是有德性的唯一物种。党没有德性只有合法性
·⑥只有实现天所赋予的性命,人生才有意义!
·对“朝鲜仍然是我们的战略支点”的纯粹知性的辩析
·“朝鲜仍然是我们的战略支点”所爆露的习的阴暗与残忍!
·“忠于党”和“不四分五裂”只是对相对意志的要求
·人无力纠正先天就错的知识,因人的能力是后天
·③根本就没有“治国理政”这一说
·“内涵段子事件”支持“共振”,但不支持“5.1”这个限定!
·有理也要让人三分!
·有理也要让人三分(之二)
·“迷思”不构成为有效知识,民运同仁务必注重咬文嚼字
·语言中并没有“迷思”这个词
·马主义是为把掠夺和迫害狡辩成“合法”而作的证明—
·(1)思与想并不是同一行为
·(4)共产主义理想与信念的毫不动摇就是坚持对人民的镇压与迫害
·夏业良袁红冰:《关于郭文贵现象的辩论》立论错误
·知识上的矛盾不能被直观,但能被思辩所证伪
·袁红冰是一位不知天高地厚,无一点自知之明……
·人只应讲理,不能讲政治。讲不讲政治人都不能逃避在政治外
·任何事物发展变化以及最终的可能都是由它的“是其自身”所规定。
·人只有做正派人的义务,没有忠于党的义务!
·不论什么党都只有人性,从来就没有党性这回事!
·老孙的台湾观
·真情只存于人心,假话全出于党性
·“党”只是“众理或万理”中的一个具体的理!
·老孙的台湾观(2)
·三、那能理想能信念的是什么?被理想被信念的又是什么?
·老孙的台湾观(3)
·老汉来追随一回习总:在一个中国原则下,什么问题都可以谈
·“党性”是特殊阶层的人从多数人那里趋利的一个说词
·到底什么是空话?
·“政党”不需要忠诚。也从没见过“忠诚于党”的先例!
·没有野心家哪来的政党?
·习的“存在野心家”与“不能投鼠忌器”犯了语义颠倒!
·吕柏林描述小麦“返青”,就是小麦的“现象”
·“一国两制”在理论上成不成立是个哲学问题,不是科学!
·“一国两制”的内涵就是1十1可=2,亦可=3
·提出“两制”的人只有心底先肯定了社会主义是罪恶,
·评《新华社》:《坚决清除“两面人”》
·决心清除腐败和两面人的习总,你是几面人呢?
·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坚持底线思维着力防范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共产党怎么就反对不得?

孙丰

   本文对游洛屏统战的统战工作讲话而发。他说:“如果说要成立旨在反对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和社会主义制度的政党,我们的宪法和法律是不允许的,这也是违背中国人民的意志的”。

一、人民怎么会做出违背人民意志的事?

   凡意志都在肉身之内,是个自我发生自我体验的内感知。

   而胡小总、江军委以及游洛屏,还有统战部却都是相对着人的外在事实,从外部只能做物理的观察,你们怎么能知道人的内感知呢?这共产党也真能闹些虚玄,违背不违背人家的意志也只有人家自己知道,你们在人家体外怎么会知道?我无论如何也不能相信江泽民他叔叔想什么这江泽民怎么体验到的,更不相信江泽民他爸他妈恋爱的生理过程这江泽民又怎么能感应呢?

   一个统战部三流小官不值一驳,可这是中共五十多年的一贯制,是他们国内国际不变调的一句老胡话。我自己却是从来没把意志委托给统战部,凡是我认识的人也都无此种委托,统战部怎么能知道建立反共产党的党违背中国人民的意志?

   共产党这帮东西把自己的兄弟打成反革命,要毙人家没有子弹,他们会对“反革命”说:“你就忍耐一下吧,为节省子弹明天好打仗,派几个人用石头把你的头砸烂,也算是你对革命的最后一点贡献吧”!共产党的四条大汉把人家强奸,割断喉管,政治局委员还会说:“命都没了,割割喉管又算个啥”?这些事这些话他们都能干能说,就别指望你阐明的道理正确他们就可能金石为开。所以这些话是说给一切愿用人类理性来解决人际联系的人听的,请务必记住:

   人是个物理事实,人的意志是物理事实内部的过程,只能是各人体验各人的,一切硬要代表别人意志的那些嘴都是竖的。

   民主社会就是意志只归自己不准他们代表的制度的社会。

   请想想:既然是违背中国人民意志的,也就根本不能在中国人民中间发生。统战部来讲这个话,证明有这样的事,只要有这类事,就证明发生过这样的行,有这样的行就证明有这样意志,就证明它没违背中国人民的意志嘛!明摆着的理。统战部这些话,岂不是在说弹道是相逆于射击的嘛?你们也真敢。

   你们不是在对着中国人民讲这番话吗?既然中国人民还有个意志可供“违背”,肯定这个意志也可以被它的拥有者自我表达,自我贯彻。共产党让中国人民自己来贯彻贯彻、表达表达不是更让人信服?何劳党的大驾呢?

   再一点是共产党的领导与社会主义制度那么合中国人民的胃口,又哪来的旨在反对共产党的领导和社会主义制度的立党宗旨呢?人还能反对自己的满足吗?你们党那么开明、你们政治那么文明,又不是去干涉外国的内政,当然是说中国境内的事情,说的是中国内政啦。你们的话不是说出了在中国的内政里出现旨在反对共产党领导和社会主义制度的立党要求吗?这样的要求不是中国人民的?既然它违背中国人民的意志,从中国人民的意志里又怎么会冒出违背他们的意志的要求呢?对此,我知道你们有“一小撮”这个永恒的武器,好像是不是中国人倒须用“一大堆还是一小撮”才能界定。既然人家属于一小撮,连中国人都算不上,你们又来抓人家干吗?

   可见共产党那些最经典的传统,其实就是些强奸民意。所以共产党是这样治国的——他们的一些喽罗常常和你站在一起骂共产党,骂党骂的狗血喷头,我就遇到过很多:“我们和你们一样也知道并也承认共产党很坏,坏到家了,坏透气了,可它还没倒,没倒俺就得听它的,不听你的,不听人民的,哪来的公平,正义?共产党给俺开钱,俺就得听它的来抓你们……”就像游洛屏这种统战部里的不入流小官,连人家胡锦涛都说中国处在“官逼民反的危机”中;温哥都说“大局性动荡势不可免”时,他还在那里卖的什么俏呢?不害臊?这一小节没什么证明性价值,是在下气不过的反驳。正式的证明在下边:

二、“反对”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八一年春上,徐文立把本人呼了去,谈了谈想结个社的打算,还说以国家的统一建国为目标、宗旨,避免与共产党冲突,结果还是全都进了局子;二十三年过去,我怎么拌指头数也不是一挥间,倒觉着隔了好几个世。九八年,他倒是真要组党,他偷偷地告诉我,还要把我也组进去,我还丈二没摸着和尚脑,他就又给那恢恢之网网去了:又是反党,又是颠覆政权。事到今天,我也终于明白了:

1、这“反对”不过就是个意见!

   所谓“反对”就是个意见,只是方向不同罢了。咱先不管是不是旨在反对共产党反社会主义制度,而只考察“反对”,它的内涵就包括:你得知道所反对的是什么,你为什么要反对,用什么来反对?一个能被别人知道的东西肯定是有可知性的,一种可知的东西本来就包含着被接受或被拒绝两个可能嘛,所以一切反对都不过就是些相反的意见,因为那被反对的,不也是个意见吗?在意见与意见之间本来就是个反对与被反对关系;偷人家、奸人家、杀人家,是不能叫反对的,那叫偷、叫奸、叫杀。对意见嘛,只有个肯定或否定,反对,无非就是否定。

   用什么来反对呢?用脑子里的意识,意识能去反对的当然还是个意识。那被反对的也是由脑子产生出来的。

   你们可以产生意见、主张,咋俺们就不行?!——

   你们得用公理把“俺为什么不行”给予证明,那个欧几里德的几何是证明出来的,可不是根据“宪法和法律不许可”而得到的。“三点才能保证成直线”不是欧洲人独享,你中国再特色也特不出个花来,这叫公理,你没有办法把它堆翻再叫公理!

   意志是人这类物质的机能,人的物质存在是个体独立的,因而人附属在肉身之上的意志因生命的独立性而拥有自由性;——这是公理呀!

   我们写出它来就是证明出它的公理性。凭什么我们肉身上长的这意志就得听你们的?你们不许别人建党的话也得用公理证明出来才成,不用证明的方法来支持自己的公理性,只有外在强力去推广的肯定全是私理!无论到了地球哪个角落,通行无阻的都只能是公理。

   共产党这帮人最典型的特征是:只下命令,从不证明命令的公理性。

   若人脑不先被观念给规定了,又哪来的意识?——所以说“反对”就是平等!

   无论相反的,不相反的都合法。你是你,你的意见成于你的脑子;人家是人家,人家的意见成于人家的脑子,脑子与脑子之间又没挖什么壕沟、运河,流出来的意见怎么会是同一个呢?连人生的孩子都各是各的模样,更何况意见了!

2、共产党又是个什么?

   共产党不就是个同一意见的人的联盟吗?所以老毛有“既有统一意志,又有个人心情舒畅”的话,老毛这话已承认共产主义就是一个意见,因而,被反对还是被支持是意见本身的联系:俺就爱看爱听邓丽君,不爱看只爱听刘欢;这江泽民却爱看爱听宋祖英,这二者还不就是同一个理吗?这共产党自己把自己神圣到无以覆加,它是没用冷静的态度来完成对自己的真理性求证:若它能平心静气地对自己做个还原,就知道原来它仅仅就是个意见——用共产这个意见组成的集团。

   反对共产党呢?也就是用另一个意见来比较、来证明共产意见的失当。应该被公众的标准重新加以证明,若它被证明为错,那就抛弃它另换一个。

   上述分析让每一个人都不能挑剔地理解到:做为行为的“反对”和做为事实的“共产党”一旦被还原,其实就都是意见。

   意见还能全相同?没这事。凡意见,还有不是主观的吗?

   共产主义也是一帮人,共产也只是一个主观要求;

   俺们要民主,要宪政的也是一帮人,这也是个主观要求。

   你共产党这个主观意志的集团,哪里来的不准别人成为主观意志集团的根据?

   你们不让,这是个主观意志,不是根据。根据得出自公理,你们要能用公理把它说清了,肯定没人反对,我们咋永远碰不上“活着就得吃饭、喝水”的反对,就因它真;也碰不上对“1十1=2”的反对者,就因它是公理。你们不是说主观出自客观吗?你们这个主观意志既是主观,凭什么反对不得?别人有别人的主观意志,又不是光你们有。你们共产党是一个帮,别人是别人的帮,都是帮哪来的你们这个帮凌驾于其他帮的根据?说不通呀!——意见的相合与相峙都是正常,“反对”共产党这个意见又何罪之有?没罪!若你们共产党没有对别的意见的反对,又哪来的共产党?你们是个可以任意地反对别人的意见,别的意见就不可以反对你们,这个理出自何处?这理不公!

   共产党说自己是“党”就像说自己是锅炉一样,可谁一烧火,他就说你反革命,锅炉还怕火来烧?乖乖!

3、“宪法”、“法律”还是些意见

   “宪法与法律”又不会说话,它们是人制定的,还是人的意见。所以不是一个“宪法与法律”的许可不许可,而是宪法、法律是不是公理的问题。宪法与法律只表示它是强制性的国家力量,不表示它是被证明为出自公理的,出自宪政思想的国家力量。只要制定宪法的人高兴,可以制定出纳粹意义的宪法,“宪法”并不是必然具有合法性的,它要求在宪政条件下的宪法。宪政是通过必要的程序与环节使它最终保证了每一规定的公理根据性,个人的意见都不是可加忽视的,但个人可能合于公理,也可能背于公理,宪政的程序就有效地保证了公理的最终性,法律思想,法律条款的充分地被证明性,向公理的逼近性。使宪法在被证明里获得了它的牢固的根据性与真理性。

   通俗些说:宪政就是并且必须是以人为本的政治制度,只有人性是它的根据和它的目的。

   可共产党的宪法是以党为本,把党当成最初和最终的保护的对象,它怎么能适合人的生存呢?。

   人生又不是意志事实,所以人的生存活动是因为人的存在所决定,活动的价值当然是满足人的。那些去为党的宪法怎么能反映人满足人的本质呢?共产党这蛋,也不知怎么能扯得出来?!

   请共产党也当个问题来想想:你们是不是一个“帮”吧?若是:“共产党的领导”这个命意就是把局部加给全体,就是对凡人类成员都是自然界里的平等事实的否定,是对人本的反动。对人类公理的反动。

新世纪 (1/20/2004 13:22)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