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丰文集
[主页]->[大家]->[孙丰文集]->[“发现一个,查处一个”,关键之笔在于:“发现上留情”]
孙丰文集
·武装力量中立,格鲁吉亚又一次榜样中国军队
·“国家绑架”后果堪忧——中国近期政治形势的分析(下)
·胡锦涛永远跨不上宪政路
·“发展是第一要务”对抗人类公正
·在中共内部背景下谈刘荻获释
·军委主席自兼中央警卫局第一政委是死棋!
·家宝兄,咱携手建一个“中华合众国”吧!
·军委主席兼中保政委的违法性——其性质是反党
·我不由振臂喊:美国万岁!布什万岁!
·正义无国界!
·不只是萨达姆一人该死!
·温二哥,“内政”也没有以“任何方式”的权力!
·共产党怎么也没因“中国教育低”而不发动共产革命呢?
·只有“正义”(或人本)救国
·木子美要什么?——要真!
·黄静案都应对哪些人提起公诉?
·新年献词:我操党它娘!!
·王怀忠判死济南——“滚刀肉”杀人灭口!
·这还是一个国家吗?
·警告刘路!!
·《决绝地转身》按
·江氏乱军,国家前途不堪!!
·为胡锦涛叫一声好!
·能否制止法轮功迫害,是胡政权的考验!
·“肉包子打狗”或“金元宝砸贼”
·海内海外一齐上,撕破宝马,发掘扩大,把民主推向倒计时!
·在“大葱挂宝马”与“刘忠霞的死”之间,构成行为选择!
·刘青伙计的命题不对
·中国的腐败之风为什么难以遏制?(上)
·中国的腐败之风为什么难以遏制?(下)
·“发现一个,查处一个”,关键之笔在于:“发现上留情”
·茅于轼“奇文”不只是糊涂,更是献媚!
·“国家尊重和保护人权”不是宪政精神
·“本”排斥一切“反本”的原则──对“以人为本”、“国家尊重和保护人权”的批判
·救国不是捉迷藏!
·只有“民主”,没有“社会主义民主”(上)
·只有民主,没有“社会主义”民主!(下)
·论“本“(上)
·论“文明”——答黄晓星君
·论“本”(下)
·也谈“文化是最大的腐败”
·对吕加平这“一石”且莫等闲看
·也谈“文化是最大的腐败”(2)
·怎么样才能真正铲除腐败?
·“治国人才队伍”说,反证胡哥哥腹内空!
·“治国人才”说反证胡哥哥腹内空(2)
·也谈“科学的发展观”
·十万火急抢救燕鹏
·评《“六四”不是民主》
·李肇星他爷爷、奶奶的故事
·李肇星还不知何为民主
·人大常委的“否定”不容更改,也不必更改——咱把人大常委毙了不就结了!
·变上访、服毒、自焚为“自卫”!
·“谁能证明那声音是我的?”这话就证明那声音是赵忠祥的!
·评《人民日报》胡向江叫板的文章
·“反诉饶颖?”赵太,别抖了!
·评胡锦涛“希望——危机”说
·郑州血案召唤起义!
·奥运之火也未必“不邪”
·牟传珩获释,燕鹏还在台受苦
·福州市委与赵忠祥
·为迎接民主新高潮,请停止门户内手脚
·青晴说对了,“解体共产党”才是重中之重!
·胡锦涛,前方悬崖!——拘捕赵岩一事剖析
·也驳“中国照搬西方的政治体制模式是一条走不通的路”
·总统也得自爱!——步丁子霖也致法国总统
·胡锦涛不想对八九民运重新定性,八九民运却必定要对胡锦涛定性
·李肇星就没个脸,他丢个啥?
·强烈抗议榆林政府暴行 声援三岔湾同胞英勇抗暴
·胡锦涛不会放下屠刀——评全国公安大练兵的讲话
·对于共产党来说,并不是个腐败的问题
·共产党就是腐败的原因,在保留腐败原因的条件下怎么能反了腐败?
·没有出路就是出路——万州风瀑展示光明
·不是人民反共党,而是共党反(害)人民!
·灭亡只能是自取的!
·连国民说实话做好人都怕的政府,离崩溃还远吗?
·声援四川汉源民众抗暴 迎接中国民主高潮!
·就目前中国形势致政府首脑温家宝
·民族冲突也是“党性”背景所酿造
·不用实践证明就知美国鬼子那制度在中国太行得通了!
·钱其琛不想称霸,你著文干啥?
·再不向人民让步就没有时间了
·给中国军警的公开信
·强烈要求释放被拘捕的汉源农民!
·胡、温10月26日以前下达指示,还会有“打、砸、抢”吗?!
·对汉源事件定性的批判
·“政治体制”是能改革的吗?
·胡锦涛的“求真务实”是顶尖谎言
·维权后浪推前浪,声声唤:废共产!
·呈请温家宝废止对高蓉蓉的《协查通报》
·杀人少年相视一笑说明了:共产主义乃是一种毒文化,这种毒叫做侵略或攻击
·向柱拐的老姐姐深深鞠上一躬!
·潜艇事件让“正面主旋律”受了一回审
·布什主义是武力;核潜艇入侵是“文力”?
·难道“追求幸福的能力”在生命之外吗?
·是社会主义自己“害”了社会主义
·剜烂肉,先惩办了江泽民
·第二篇(7)
·第二篇(8)
·第三篇(1)
·第三篇(2)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发现一个,查处一个”,关键之笔在于:“发现上留情”

孙丰

   胡哥,你是耍猴还是颠憨?才把你赞了一扬,你咋又玩开了心眼?

   逻辑学告诉我们:后项永远不能大于前项:因此你的查处再严励、再富决心也是臭子瞎炮,问题不在于查处——而在于发现:共产党什么事干不出来?可以发现时,连你们的前元首都成了叛徒、内奸、工贼;要不发现时:江泽民不是早有意旨:对腐败分子该严的一定要严,决不手软,该保的一定要保,铁证如山也要保吗?还是李前总统登辉高明:不用怕,共军的导弹是空壳。

   江泽民学了李登辉先生的乖:不用怕,小胡说的是“发现一个”,才坚决地查处一个,你们放肆地贪吧,盗吧,只要多多进贡,我不叫他发现不就结了嘛!

   胡哥,你就别说什么反腐大决战了,你用来发动决战的纲领就是蜡头枪,老百姓就不必等战果了。亏你比在下还多吃了一年干饭,你怎么会造出这种不咸不淡不辣不酸的蹩脚句呢?老弟我只好:唉!叹气一口了。缀上句:胡子不可教也!

   中国有句古训,叫做:拿实话骗人去!眼下在俺老家那二亩地上判死的王怀忠就是拿实话哄人的绝好例证:所以这二审判决,他是一边认罪,一边又喊最大的冤案。别说,这矛盾着的两端还都能为真:他是贪污犯,有罪当然为真;可他行贿的那些人呢?竟没个下文,杀了王怀忠,封了嘴一张,王怀忠比比他贿赂的那些七姑八姨的,人家还人模人样的在那里唱反贪歌呢!他当然,他的确是冤!

   这还用说吗?!抓个瘪三周正毅,是多少个“发现一个”?你胡哥用个橡胶拳头麻秆腰,让发现的这一个那一个都溜了号,漏了网,还跑了马后来喊的什么劲?亏你喊得出口。人家义士郑恩宠,帮你发现了多少个“发现一个”?后果呢?上海帮把郑恩宠抓了起来,又到哪里再去谈“发现一个”呢?不在乎是否坚决查处,而在乎怎么样才能“发现一个”:再看郭光允,从九五年就与大贪官程维高作斗争,他是真“发现了一个”,他发现顶个嘛用?那早就讲过“发现一个,处理一个决不姑息,决不手软”的江泽民他不许发现呀!程维高是省委书记,谁能让败露的省委书记不受追究?谁让已被“发现了的一个”一次一次漏过法网的?明情在那里:郭光允被程维高打击巫陷,郭先生“落了一身病,挨打差点要了命,两次被追杀,被杀手去谋害,一百多人受牵连,许多人被拘禁关押……”(见《强国论坛》的《反腐英雄郭光允》)我们百姓是拿不到程维高的贪脏材料,可以放下不提,只说他动用公安机关迫害追杀郭光允可是你们党的黑字落白纸,抵不了赖吧?这一件事也已是重大犯罪了,犯巫陷、非法拘禁、故意杀人未遂……多项罪行,只是对郭光允揭发所取的迫害步骤至少也得数罪并罚它二十年,别忘了程维高犯有故意杀人未遂罪!

   所以这胡锦涛的讲话连个豪言壮语也算不上,他虽连连说了多个“决不能……”可是他没在怎么样保证“发现一个”上做文章,他的查处也就束之高搁了。

   因此,对胡锦涛反腐的期待,并不须等到对“中纪委第三次会议”的贯彻上去看,也不须看《中国共产党党内监督条例》能干点啥了,其实只须看胡哥能不能——

   1、胡锦涛能不能摆平、缕清上海周正毅案;

   2、胡锦涛能不能断然释放郑恩宠先生,敢不敢委郑恩宠先生在沪抓贪官以重印?

   3、能不能逮捕程维高,先就他巫告迫害、非法拘禁、故意杀人做出调查与审判,贪赃的事另行再办;

   4、能不能还“宝马案”一个真相,能不能公正的完成黄静案的审判,把全部贪官一一抓拿归案。

   如果胡锦涛把这四个案子拿下,那他的反腐决战则可以让人看看,他不解决了这四个已经的“发现一个”,他就是牛皮软蛋蜡头枪!

   张三一言会说:笼子里的民主——那“发现一个”就是笼子,那坚决查处一个就是民主,他偏偏不发现,你坚决个啥?而且谁发现它就剜谁的眼:姜维平发现东北辽宁的贪脏黑暗,薄大公子就抓姜维平;郭光允发现程省委贪污吃钱,就追杀郭光允;咱上海义士郑恩宠发现周、刘、陈、黄、三江勾结套大钱,黄菊、陈良宇就抓郑恩宠,人到哪还敢再去“发现一个”?

   胡子呀,你这“发现一个”叫大饼,只是画在墙上,你这“坚决查处一个”当然就叫充饥了,拿来充辽阳工人,大庆工人,黑龙江林业工人的饥……拿去吃吧!别罢工别示威,这墙上之饼个儿有多大呀!饼给你们了,谁再……可不客气!

   中纪委第三次会议也就是一个肥皂泡,这东西救不了国;《中国共产党党内监督条例(试行)》更是摆饰一件,你要真想干,以上四件案,你把它一一缕清,威望自然建立。你真想反腐败,得率天下以仁,你得有其诚意。而胡锦涛在会上的这些话至少不诚,是知难而退,是自欺,他的头一句只是个苍白无力的假设,他不去发现,老百姓哪有力量?这个“发现一个”的不可能性注定了反腐败的不可能!所以说:这中纪委的第三次全会是掩耳盗铃。中国的问题不是个如何来监督,如何来查处——

   而是一个公民没有人权的问题。

   腐败只是没有人权的一种表现。

   “反腐倡廉”、“监督”、“道德教育”……统统是废话,根本的问题在于回答什么是社会的本?——只有让社会建在它的本上,这些提法才有了根基,才有可能。

   不解决人权这个根本,“防腐倡廉”就是胡说。

新世纪 (1/16/2004 1:29)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