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丰文集
[主页]->[大家]->[孙丰文集]->[毛泽东热是对江泽民的派对性发泄]
孙丰文集
·一切政党都是用来“颠覆”的!
·反“颠覆”,要求公理的支持
14.对胡锦涛那些“为什么”的作答
·胡锦涛那些“为什么”是向狗肉要膻味
·那用以治国的“法”合法吗?
·还不知是什么在腐败,焉能反了腐败?
·人民“享有空前自由、民主”?悬乎!
15.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
·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1)
·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2)
·号召解放军将士起义书(3)
·呼吁解放军将土起义书之(4)
·呼吁解放军将土起义书之(5)
·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6)
·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7)
·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8)
·就中共四中全会的声明
16.赵紫阳永垂不朽!
·赵紫阳永垂不休!
·请紫老别上山,别盖旗
·赵紫阳思维与共产党党性的区别
·赵紫阳负的是道德责任
·党员也只能与人性而不是与“中央”保持一致!
·赵紫阳小事一件
第三部分 原罪的共产党
第一篇:请问吴官正:哪是腐败的源头?
——评吴官正2007年1月8日《从源头上治理腐败》
·第一篇(0)
·第一篇(1)
·第一篇(2)
·第一篇(3)
·第一篇(4)
·第一篇(5)
第二篇:“党内民主+行政改革”?别自欺欺人啦!
——只要“党”前还保留着“共产” ,改革就是枉谈!
·第二篇(1)
·第二篇(2)
·第二篇(3)
·第二篇(4)
·第二篇(5)
·第二篇(6)
第四部分 其他文集
·SARS所证明的
·致胡锦涛、温家宝公开信:逮捕江泽民!
·诗人出愤怒,盛世出正义!
·读洪哲胜“假如我是胡锦涛”感而和之
·不要把在反“非典”上建立的人民性,丢失在镇压“敌对势力”上
·“两院”释法——恶信号,百害而无一利便!
·三百年说不完的谎言 也有始端
·致茅于轼(一)
·致茅于轼(二)
·理直气壮地说:就是要自由化!
·读余英时《知识分子的边缘化》
·改革开放的“伟大成就”是一大谬!
·“民主”不接受定语──“对社会主义民主”的批判
·“海内”、“内政”不是反“人政”的土围子
·“北京政权”早已不是政权,它实际是个屠宰的力量!
·《我们愿陪刘荻坐牢》这题目很不老实
·胡锦涛又说错了:民主不是生命的外在“追求”,是生命的本己性质
·谁说杜导斌无罪?!
·郑恩宠案是共产党向人民、向人类正义的宣战!
·“西北大反日”是民族在寻求出路
·也请为郑恩宠先生一呼!
·不是人民“反”革命,而是“革命”反人民
·“稳定”它娘是谁?
·戈尔巴乔夫应对江泽民提起告诉
·虚舟先生的文章值得一读!!!
·近期中国政治形势的分析(上)
·武装力量中立,格鲁吉亚又一次榜样中国军队
·“国家绑架”后果堪忧——中国近期政治形势的分析(下)
·胡锦涛永远跨不上宪政路
·“发展是第一要务”对抗人类公正
·在中共内部背景下谈刘荻获释
·军委主席自兼中央警卫局第一政委是死棋!
·家宝兄,咱携手建一个“中华合众国”吧!
·军委主席兼中保政委的违法性——其性质是反党
·我不由振臂喊:美国万岁!布什万岁!
·正义无国界!
·不只是萨达姆一人该死!
·温二哥,“内政”也没有以“任何方式”的权力!
·共产党怎么也没因“中国教育低”而不发动共产革命呢?
·只有“正义”(或人本)救国
·木子美要什么?——要真!
·黄静案都应对哪些人提起公诉?
·新年献词:我操党它娘!!
·王怀忠判死济南——“滚刀肉”杀人灭口!
·这还是一个国家吗?
·警告刘路!!
·《决绝地转身》按
·江氏乱军,国家前途不堪!!
·为胡锦涛叫一声好!
·能否制止法轮功迫害,是胡政权的考验!
·“肉包子打狗”或“金元宝砸贼”
·海内海外一齐上,撕破宝马,发掘扩大,把民主推向倒计时!
·在“大葱挂宝马”与“刘忠霞的死”之间,构成行为选择!
·刘青伙计的命题不对
·中国的腐败之风为什么难以遏制?(上)
·中国的腐败之风为什么难以遏制?(下)
·“发现一个,查处一个”,关键之笔在于:“发现上留情”
·茅于轼“奇文”不只是糊涂,更是献媚!
·“国家尊重和保护人权”不是宪政精神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毛泽东热是对江泽民的派对性发泄

孙丰

   若明白中国的对联是什么东西,明白对联不是散文:对联要表义,这是所有文字的东西共同的本质,但对联还要求相对性,等价性,这是它自己独有的形式,就使它比散文狭窄了一层,选择范围大大压缩了。如果你也能用这个立场来理解江泽民其人,其行,其政权,并找出相对的、对等的讽刺物,那就只能是毛泽东了。

   问一问眼下中国的政治态势什么样:其矛盾普遍到什么程度?尖锐到什么程度?社会不公深刻到什么程度?社会黑暗到何种地步?多少人陷于了绝路困境?

   然后再来问:这样的政治态势,这种画面的社会,要不要讽刺,嘲弄,抵制?该不该背离它?攻击它?

   得到的回答是:必须!这关系是必然的。

   比较难于理解的是:为什么偏偏选择了毛泽东?一因毛泽东是一条大恶棍,这个悲惨的社会现状不就是他那枝邪笔所涂就吗?二是中国人痛恨毛泽东、咒骂毛泽东可不是一天,怎么会把一个被鞭笞的幽灵抬出来呢?问题不在这里,问题的要害是究竟人是在现实里讨生活还是在过往的历史里讨?是人们手捧的这个锅等米迫切,还是对以往历史的澄清迫切?那些被推土机铲地出门,无处诉冤的是今人不是古人,人们正承受著的是直接由江泽民供给的罪孽,并不是直接来自亡灵。要急待摆脱的是现实政权所造成的黑暗还是它的过往史?

   这里还有个问题被研究所忽略:这个当代人无法忍受的现实政权与毛泽东的关系:由于共产党像太阳,毛泽东大救星的长期鼓噪,国人心灵也都被潜意识地淀化:共产党是毛泽东所建,又是毛泽东将之带出困境走进胜利,共产党这个政权也是毛译东所建——

   因而共产党、“中华人民只和国”都被无意识化为政治的毛泽东遗产。

   而江泽民无疑就成为这一遗产的窃取者,人们是把他当成不肖子孙,当成一个遗产旁落事实来看的。因此毛泽东热这个社会现状夹杂著一种用这一政权的来源来戏落来讽讥它的现状的微妙情感,其潜台词是:人家老毛流血牺牲打下天下,倒让你们这帮王八蛋占了穴窠——江泽民这个歪门邪种、败家的不肖后代,得了便宜还卖那“三表”的乖……这让人心理有一种不平,他们要打打这个不平。

   研究者还得弄清:我们的同胞是在共产政权下来反共产政权,就得对只有打著红旗才能反红旗有所领悟,只能举著已不是眼下的痛痒来反又痛又痒的这个眼下政权——肖云良领导下的那些要饭碗的辽阳工人不是举著毛大主席那慈眉善目的画像来示的威吗?!“打倒共产党”虽是普遍的要求,但还只是肚皮以里的自由,至少还不能在现实环境里的呼喊,不能写成徽标,印上旗帜。

   江三代是现实统治者,是领袖,请考虑这同一个级别上找出讽刺对等物,当然只能毛泽东了,也只有毛泽东这个符号才是足以蔑视江泽民的,才能有效蔑视的。

   构成毛泽东热的动源主要是情感而非理性,而且是由江泽民,江政权刺激引发,所以毛泽东那份派头,形态,也起到唬人的效应——也许老毛不是一流书法家,但老毛写的字像字,可以看,可以欣赏,至少有它的艺术领悟之处,十三亿人又有几何能懂?也可能,老毛不是李白也不是杜甫,可他弄的那些诗——是诗,那些词——是词,至少你读著不别扭,有那个味,有艺术上的感染力量;也许,老毛算不上真正思想家,理论家,可老毛写出的文章有思想,有理论,老毛有《矛盾论》、《实践说》;老毛能说出道理,虽不见得永恒为真,却也能在内部不含矛盾,老毛抡得起,拿得下,坐有坐派站有站相,老毛不须作秀,也不作秀……这不仅是老毛一个人,而是跟著老毛的那群人都不作秀,都没轻浮到让人作恶的程度……

   可这让今恶心的“江三代”呢?不会写字却到处吹“书法”,到处题词留言,不懂诗词却还装懂发表那歪歪东西,谁读“江三代”的诗能获得艺术上的享受,能受到感染?反正我是从来没听一个人说读“江三代”的诗能不恶心的。他不懂什么是理论,却自吹了不起的理论创新……江泽民那副派头刺激著国人,呼唤著国人对他作派对性发泄,人们便自然地要用老毛来把他踢阴沟里去。

   如果明白传统文化的对仗变成了现时的派对,毛泽东热是种派对性讽刺艺术,也就明白它的原理了。

   新世纪的老毛热,最直观的因素是印象,印象酿成情绪,这股热就是一股挖苦、嘲笑、讽剌江泽民的情绪骚动,一种情绪波。

   当然老毛热的主要动力植根于现政权的腐朽,现社会的失公,现社会的人间地狱,这是理性,持久而坚定,但它的表现形式不一定必定也是理性,其中也不乏理性的思考,比如我们的批判,但更多更大量的却是来自刺激——对来自江政权的剌激的反应;所以它的主要任务是讽刺,挖苦,讽刺挖苦当然更多更直接地成之于发泄,它当然由被挖苦对象的形象所直接反射:引起这种发泄要求的动因就是江泽民那男不男女不女的的虚荣心。我自己有清楚的记忆:九七年难友张杰拿些画报给找看,其中有大画家蒋兆和画的邓小平肖像、老江吹笛子肖像,与他画《主席走遍全国》一个派头;但因此前看了出访回程在飞机上卖唱做作的江泽民,在什么人家里弹钢琴的、用外语回话的江泽民,还有杨尚昆捧场的“江泽民同志知识丰富、学识渊博”的记忆,心不由一愣:装腔作势,元首在装腔作势!可要糟了!!我以自己的这一体会来做心理学合成:毛泽东热的最朴素的发韧就是对江泽民穷三不稳的人品个性的反弹,讽讥。

   当然一个民族的总情绪远不是几句话可以说清的。

   这一分析意在说明:用一个死去的恶棍来派对一个现实恶棍,那就是说:这个现实恶棍是恶到了不覆加的程度了。

新世纪 (1/11/2004 0:24)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