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丰文集
[主页]->[大家]->[孙丰文集]->[温二哥,“内政”也没有以“任何方式”的权力!]
孙丰文集
·共产危机是因它不是以党,而是以人民为敌手
·什么是共产党?答曰:征服者集团(1)
8.也谈毛泽东“热”
·也谈毛泽东“热”
·什么是“毛泽东思想”?
·制胜之术只对胜负负责
·毛泽东热是对江泽民的派对性发泄
9.意识形态与宣传
·“党管意识形态”霸道加扯蛋!
·对刘云山“宣传工作要占领互联网阵地”的剖析
·对刘云山“宣传工作要占领互联网阵地”的剖析(二)
·中宣部=谎言部,刘云山是谎言部部长
10.对“统战”的思辨
·统战,统战,因为相异才要求“统”!
·以“相异”为前件“统战”才能合法!
·社会存在是两个世界的进程
·国不是“根”,大美女你别瞎掰
11.蒋彦永事件
·致胡锦涛:敦促恢复蒋彦永自由书
·迫害蒋彦永者,自与全民族为敌!
·为胡温政体之立足踢开第一脚的就是蒋彦永!
·中共已处山穷水尽,朋友们须同心协力救义士
·是蒋彦永犯了党纪,还是党犯了人律?
·“蒋彦永是真正的共产党员”命题失当
·祝贺蒋彦永获释!
·中共嘲弄蒋彦永“政治天真”泄天机
12.“一国两制”
·一国两制=邓小平对共产主义是恶狼自供!
·“23条”的要害是“一国一制”
·围魏救赵,审江救港!
·对“中央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香港好”的理性清理
·“一国两制”的违法性
·让“七一风瀑”来得更猛烈些吧——香港!
·只表达“善意”还用得着“两制”吗?
·巴黎华人声援港人七一游行
·中共能活到07/08吗?——香港游行抗争的意义与前途
13.论“颠覆”
·怕颠复,你就别干!!
·“反颠复”就是做了亏心事,害怕鬼敲门!
·论“颠覆罪”
·一切政党都是用来“颠覆”的!
·反“颠覆”,要求公理的支持
14.对胡锦涛那些“为什么”的作答
·胡锦涛那些“为什么”是向狗肉要膻味
·那用以治国的“法”合法吗?
·还不知是什么在腐败,焉能反了腐败?
·人民“享有空前自由、民主”?悬乎!
15.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
·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1)
·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2)
·号召解放军将士起义书(3)
·呼吁解放军将土起义书之(4)
·呼吁解放军将土起义书之(5)
·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6)
·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7)
·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8)
·就中共四中全会的声明
16.赵紫阳永垂不朽!
·赵紫阳永垂不休!
·请紫老别上山,别盖旗
·赵紫阳思维与共产党党性的区别
·赵紫阳负的是道德责任
·党员也只能与人性而不是与“中央”保持一致!
·赵紫阳小事一件
第三部分 原罪的共产党
第一篇:请问吴官正:哪是腐败的源头?
——评吴官正2007年1月8日《从源头上治理腐败》
·第一篇(0)
·第一篇(1)
·第一篇(2)
·第一篇(3)
·第一篇(4)
·第一篇(5)
第二篇:“党内民主+行政改革”?别自欺欺人啦!
——只要“党”前还保留着“共产” ,改革就是枉谈!
·第二篇(1)
·第二篇(2)
·第二篇(3)
·第二篇(4)
·第二篇(5)
·第二篇(6)
第四部分 其他文集
·SARS所证明的
·致胡锦涛、温家宝公开信:逮捕江泽民!
·诗人出愤怒,盛世出正义!
·读洪哲胜“假如我是胡锦涛”感而和之
·不要把在反“非典”上建立的人民性,丢失在镇压“敌对势力”上
·“两院”释法——恶信号,百害而无一利便!
·三百年说不完的谎言 也有始端
·致茅于轼(一)
·致茅于轼(二)
·理直气壮地说:就是要自由化!
·读余英时《知识分子的边缘化》
·改革开放的“伟大成就”是一大谬!
·“民主”不接受定语──“对社会主义民主”的批判
·“海内”、“内政”不是反“人政”的土围子
·“北京政权”早已不是政权,它实际是个屠宰的力量!
·《我们愿陪刘荻坐牢》这题目很不老实
·胡锦涛又说错了:民主不是生命的外在“追求”,是生命的本己性质
·谁说杜导斌无罪?!
·郑恩宠案是共产党向人民、向人类正义的宣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温二哥,“内政”也没有以“任何方式”的权力!

   

孙丰

一、“内政”也是人政!

   温二哥,请务必注意:人,不是一种任何性质的事实;人,是一种共同性的物质事实。所以只要事关人类,不具“外政”还是“内政”,都是有条件的,且是同一个条件。这个条件就是:

   政——是属人的!

   人却不是属政的!

   政是人性的表现形态之一。“政”是名词,只要名词就是指特定对象的,那么,“特定性”也就是条件性,只要是特定的,它就绝不是任意的!

   当然就不是对“任何解决方式”的允许!

   名词所揭示的那一实际对象有些什么性,其解决的方式就只应是什么样的。人,这一实际事实的性不支持解决方式上是“任何”的。

   任何表示没有条件!任何表示不讲条件。

   人类的物质统一性、唯一性,只支持人的行为方式对人的性质的符合性,不支持在人的物质性以外的任何方式。

   温兄:在机智、敏锐、应付、处难、或许化险为夷……等等诸方面愚弟是不如你的,但在对道理的真值求证上,肯定你不如愚弟。

   我首先要提醒你:只有在不讲法的条件下,才有“任何”这个词的地位。而你口口声声讲法,可“法”的原本意思就是承认条件,尊重条件。所谓“法理”,就是从条件里抽取出的才是真道理。道理就是果要有因的支持;因必然致其果。——因而我们平日说的合法性里的“法”就是对条件的认同和遵从。而道理里的这个“理”就是反映“因--果”联系的那观念。

   所谓“真理”,意思是不仅那是一个有因果联系的观念,而且那原因还必须是不能被追踪和证明倒的。只有被任何符合逻辑的证明都支持的道理才是真的:一个苹果加一个苹果是两个;换成桃子杏子也还是两个;中国的1+1=2,到美国法国塞内加尔还是2;三皇五帝时1+1=2到了元、明、清、中华民国还是2。因为“理”出自它的条件对象。

   可你的“用任何方式来解决”就取消了所根据的条件。

   温二哥呀,这“内政”也是“政”,是“政”就是个条件。对着条件事实你却“有权”用非条件方式来解决,你这个我不忍不亲的人,还流着真人味的“天津绿”的人,是不是也蛮横了一点?这不符合你的个性!你不是这样的人!更不是你所永不忘怀的你的慈母所赋予给你的!不是你的母训所教导的,温母没刺这样的字!我敢武断地肯定:

   这蛮横来自你的党,刘晓波说你的党是你另一个“娘”,这是“党娘”对“党子”的强差,我又敢武断判定:真正的你是人子,不是党子。虽然你也事事时时都在掩盖自己的人子之本,可你掩不住,掩着掩着就露出人子之馅。

   所谓“法制”,不只是说要用“法”来治,更根本的是:它强调那用来治的“法”必须是经得起追究的,其根据是追不倒的。“内政”既是“人政”,就只能在人性以内解决,不允许人性以外任何的方式。

二、“两岸”谁之过?

   解决的方式里必须回答并包含——两岸对峙这个结果是谁造成的,怎么造成的?

   在这点上我又敢武断:做为“天津绿”的你与做为“山东地瓜”的我,肯定又是全等关系,不能交合处又是你那“党娘”在捣乱!你“党娘”的那些前辈原本就是自然人意义的野心家,碰上了“共产主义”运动这个背景,这背景交给他们一个简捷的武器——不必讲理,唯力唯利!民族流血抗战,你党娘却种大烟养机生息伺机窥测神器,战后民族需要休整之时它绑架了国家,由于“共产”的观念作用,窃国后的你们烧杀抢掠,无恶不作,造成持久的恐怖。温家宝你既有亲娘给的真,你就自己扪扪心:谁能不怕共产党?连共产党的领袖们都说被擒就被擒,说被杀就被杀,你们党史上不就记着把许继慎用马活活拖杀?把刘少奇、贺龙都活活整杀!谁能不怕你们党呢?共产着个血盆大口,翻着獠牙尖齿,谁敢同你们亲吻?如果你那“党娘”就像俺山东人孟轲他娘,中原岳飞他娘,或者给了你“四真”的你娘,那浅浅的海湾还乡的什么愁?它根本就割不断!所以说,中国的内政也得用人性的方法才能解决。这个方法在眼下好像还提不到你的日程,你可得留着点意:它随时可能天降!

   这个方法就是推翻共产党!

   事实上在我全民族的心中共产早就被清除了!是些大枪在那里架着,外力之枪可架它于一时两时,决不是永恒!你不要只是嘴上喊喊:“社会的政局性的动荡正在逼近,这是不以人的主观意志为转移的”。弹琴要有知音,你这么轻轻喊喊那东西伶俐智昏阴阳乖戾他会装不懂,他闯的祸,种下的灾可得你来担,你既然喊出了动荡就要来——你知道它要来,且知道它不可避免,可你为什么不用自己的才智去化解它呢?你陪着该死的去死?这叫愚蠢!中国人口十三亿,上海帮才几个乌种?你是基于上海人民也奋起讨伐上海帮,你是看到了汽油浇满上海滩,上海已是爆发前的火山你才这么喊,可怜见,那东西天良丧尽你是白喊。你既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知道无路是明天,你为什么不站到人民一边,顺人类的潮流把中华重建?你可得拿稳:兵不可用,俺那娘舅还在台湾,你的炮不长眼,炸了他,咱俩没完!

   阻止江泽民用武,粉碎共产,咱们不就皆大喜欢了!

新世纪 (12/19/2003 5:5)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