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丰文集
[主页]->[大家]->[孙丰文集]->[“党管意识形态”霸道加扯蛋!]
孙丰文集
·凡标榜自身意识形态的力量都是非法的
·共产主义是一种先天腐败型政治
·价值观是形成,〝党有权提出核心价值〞却是外造加工
·国民党腐败是后天,共产党腐败却是先天
·“党中央”也不能想正确就能正确!
·评《“党中央权威”要靠自己的正确来赢得”“维护”》此题目
· 海外民运没有毁,也毁不了!
·国又不是党的财产,哪来的〝治国必先治党〞
·国又不是党的财产,哪来的〝治国必先治党〞?〔2〕
·国是财产,也推不出私盟集团占有的合法性
·国不是党的私产,何来〝治国必先治党〞〔2〕
·回答赵森林网友的发问。他的问题是--
·如果习近平真读过萨特、菜布尼茨、康德、黑格尔
·广西爆案所诉求的
·〝共产党执政的合法性〞这一命题包含着两个问题
·共产党不是执政党,而是篡国的武力集团
·共产党不是执政党,而是篡国的武力集团
·纯粹的合法性
·对〝对党忠诚〞的纯知性分析
·〝接受、承认亡党危机是事实〞,推党于亡才是大勇
·党又不是泥巴,任凭搓、揉、甩、捏,你想从严治就能治了它?没门!
·点评团派与任志强的论辩
·〝必须解决不平等〞只是想当然,因完成对不平等的知识,因而没有配套方法论
·〝把纪律和规矩挺在前〞并不能使党员成为好人
·只有道德没有社会主义道德
·只有道德没有社会主义道德
·习近平不懂〝复兴〞是啥意思
·对《理直气壮地高扬共产主义伟大旗帜》的心理学剖析
·还有〝不是多数党员严重违纪的党组织〞?毒霾之下岂有净土?
·党不就是应了〝议政〞而生的〝议政〞管道吗?
·只要〝理想为真〞,你〝高不高扬、树不树立〞它在人心里都持久不衰
·2、纯知性批判案例〔一〕
·历史是个进程问题,理想的动摇却是唯意志问题!
·共产主义是理想或理念,理想或理念只有真不真
·(一)不能说胡跃邦的人性超越了党性
·(2)不能说胡跃邦的人性超越了党性
·泄密罪的密奥所在
·评︰孟建柱所说--令计划现象使习总寝食不安﹙1﹚
·“共产主义理想”为什么是〝坚持〞?还要附加上定语〝牢固〞?而资本主义却
·共产主义的伟大理想讲的是〝坚持〞,还要加上定语〝牢固〞?资本主义却用〝
·凡须坚定须树立的理想、信念都是骗人的歪理邪念
·何频的“腐败是所有共党官员的共同特征〞想说什么?
·3,对何频的“腐败是所有共党官员的共同特征〞的删繁就简
·4、无沦多么〝特的征〞,一旦〝共同〞也就不是特征!
·5,何频的话的本意要说的究意是什么?
·打虎不=反腐!(1)
·5,从纯粹知识角度对〝什么是腐败〞的定义——
·6,与纯粹知识相对的是什么知识?老孙曰:是经验知识
·6,与纯粹知识相对的是什么知识?老孙曰:是经验知识
·对“媒体必须姓党”的理性清理
·对“媒体姓党”的清理
·对“媒体必须姓党”的清理3
·王军涛的“共产党堕落成腐败暴虐政党……”立论错误
·王军涛的“共产党堕落成腐败暴虐政党……”立论错误(2)
·王军涛的“共产党堕落成腐败暴虐政党……”立论错误(2)
·对《党校不姓党,没存在的必要》的理性与知性的双重清理
·对习总说错了的话的至诚而庄严的纠正――
·“正知、正念,正能量…”是闭门造车。不管对不对,也不问通不通
·下里巴通电习近平――有“两面人‘事实’”,没有“两面人‘现象’”
·2丶)《党校不姓党,没存在的必要》的知性的清理
·2丶)《党校不姓党,没存在的必要》的知性的清理
·2丶)《党校不姓党,没存在的必要》的知性的清理
·2丶)《党校不姓党,没存在的必要》的知性的清理
·2)《党校不姓党,没存在的必要》的知性的清理
·《党校不姓党,没存在的必要》的知性的清理
·“心中有没有党”不是科学所能证明
·巴那马文件以科学名义宣布:“媒体、党校姓党”全错!
·欧洲共产主义又为什么会在一夜间骤然解体?
·评《人民日报》:《深刻把握,正面引导舆论监督的辩证统一
·川震灾款500亿哪去了?曰:姓党去了!
·雷阳死,是因自然世界本无“姓党”者
·只有存在“非理性看待”“必须理性看侍”才能成立
·“共产主义决不是‘土豆烧牛肉’那么简单”
·共产主义不像土豆烧牛肉那么简单才垮台才危机
·崇志先甘生对我的质问
·评电视剧——《人民的名义》
·2)以“人民的名义”这个句子的逻辑功能
·3)凡“以人民的名义”者,肯定不是人民。
·习的“阴谋篡党”指控,先验地包含着一种逻辑颠倒——
·二、那么,反腐败到底应反什么?
·反腐败就是清理人的生存环境,纯洁文化
·四、习指控的“篡党”根椐的是什么?真正的根据又是什么?
·五、共产党的党性就是玩阴谋,耍权术、勾心斗角,挑战人类伦理
·“低端人口论”是对人的尊严的蔑视与侮辱!
·六、凡政党就只有一个合法性——那就是“党”字所包含的思想
·七、凡政党都首先是一个知识或理,而后才是事实的党;
·七、(之二)
·八,习思想就是“两面派”基因或菌种的文化
·九、①共产党不是执政党。②能执政的永远是人,从来不是党!
·十、我们完成了在世上往下活的只是人,不是“党”,的当且仅当的
·习近平懂得什么是“思想”吗?
·习近平懂得什么是思想吗?(2)
·扒开包子皮,咱看看习“思想”到底是些什么货色?
·(4)“独特的历史、文化…”也成不了高校“思想工作”的理由
·人是有德性的唯一物种。党没有德性只有合法性
·⑥只有实现天所赋予的性命,人生才有意义!
·对“朝鲜仍然是我们的战略支点”的纯粹知性的辩析
·“朝鲜仍然是我们的战略支点”所爆露的习的阴暗与残忍!
·“忠于党”和“不四分五裂”只是对相对意志的要求
·人无力纠正先天就错的知识,因人的能力是后天
·③根本就没有“治国理政”这一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党管意识形态”霸道加扯蛋!

孙丰

   不想把胡锦涛与江泽民等量齐观,可他就是不觉。在本月5-7日的全国宣传思想工作会议上他提的六项要求,就不仅是黑话,表达的是霸道要求,同时也还是些含混不清的胡话。本人作以下批判:

一、“宣传思想工作”是错句

   这个标题不是专批共产党的黑暗,共产党的霸道,是批他们“胡言滥语”。

   “宣传思想工作”,这个词组不成句,宣传与思想这两个组织成份间并不具必然的包关系,联结失当,语义混乱。事实上他们开的是“宣传工作会议”,不是“宣传思想工作会议”。“宣传”是动词,即人的行为,它已经满足了它的中心成分——会议,请比较“金融工作会议”、“农业工作会议”、“外交工作会议”……等等。而“宣传思想”这个概念已经不是在说“宣传”这个行为,而是在说“宣传”这个行为是个什么思想,含些什么思想。“宣传”揭示的是某种特定活动,而“宣传思想”不揭示行为,不是动词,它的中心成分是思想而不是宣传,因而“宣传思想”是个语义不清的名词。这共产党实际上是在召开一次怎样控制宣传,怎样进行宣传的会,其指是宣传这个行为。这个题目就成了:1是宣传什么专门思想呢还是2宣传行为具有的思想的特殊性呢?

   对这个词组的逻辑清理就这么多,表面上好像不涉及政治,实际上涉及最深层的政治,它证明凡说这话的人,以及照这话做事的人根本不懂这句话,他们又怎么能把事情做对?做不对当然结果就是相反的,消极性的。这个错句好像从九三年前后开始流行,我不知道它的出处是何人,最大可能是邓小平,别人说的话不会具有如此权威,这是把“政治思想”概念颠倒成“思想政治”概念所引起的,毛泽东时代说的是“政治思想”,九三年前后流行成“思想政治”,与之相关的用词就全变了,并且这一颠倒泛滥到生活的各层面,各领域。下边的批判你会看到,它是深刻扰乱思维,扰乱伦理,腐蚀秩序。

二、哪里有“党”?

   胡锦涛说“党管宣传,党管意识形态”。我就要问他:“党”在哪里,党什么样,党是胖的、瘦的,方的还是圆的,有机的还是无机的?胡兄,恕我直言:你这个人无才;可能你有能,但“能”只可用于处事,应变,眼下有效性;“能”不能满足于管理国家,国家管理还要求宏观的复杂的间接的模糊性的能力,它要求才。——自然界里就没有党,这是一个刚性事实,知道这个事实却是一种软性能力,知道它才是大智,生出大勇,知道类似问题是政治家的要素之一。胡锦涛没有。

   “宣传”做为行为是自然界里的现象(是人在宣传,人是自然事实,人干的事当然还是自然现象啦)。一种自然界里的现象(宣传)却不是自然物质的,也不是由自然物质引起的,这真是不可思议,真是——神了。

   “党”——自然界里并不存在的东西,哪来的引发或创造自然现象的力量?

   我说世界上或自然界里没有党(一切政党),是说政党不是自然事实,政党是由人心为了某种关系用意志做的联结——因此:

   联结出政党没联结出政党都不改变自然界还是自然界,自世界的事实还是自然界的事实,自然界事实的人还是做为自然界的事实。

   人照旧要吃要喝要睡要性,并且不因结党而有质变!还是那个吃、那个喝、那个睡、那个性。因而,胡锦涛说“党管宣传、党管意识形态”是世界上根本没有的事——胡锦涛是共产党的总书记,意思是胡锦涛是共产党这帮人的总头,并不是说胡锦涛因此而不再是原来那个人,变成了一种新的叫做“党”的东西。物质世界里没有“党”这种东西。没有“党”,它又怎么能管宣传,管意识形态?“宣传、意识形态”都是物质世界的人的行为,党连物质都不是它那来的物质的能力呢?只有人(这类物质)才有意识,才需要了解,才能宣传。

   是李长春这条东北汉,刘云山这条蒙古汉(东北汉、蒙古汉都是人,不是党)在管宣传,并不是党在管。一个纯粹的自然意义的东北汉、蒙古汉有七情和六欲,他进了党不还有六欲与七情吗?党不能使他的物质质性有丝毫的不同,不能使他们不贪婪、不嫖娼——朱森林先生当着李长春的面说:“他敢说广东的高层无官不贪”这东北汉子连个屁也不敢放,何哉?他要敢放屁,朱森林就敢扒下他的遮蔽。因此说“党”这个词纯是扯鸟蛋!是恶棍混蛋们为便于为恶方便编造的大旗虎皮。它完全就是那个不害臊的皇帝的新衣——根本没有。胡锦涛呀胡锦涛,你家高堂生出的是个人娃,她老人家没生个党仔!你的养母扶养的也是个人仔不是党羔。

   你胡锦涛是个人,永远的一个人,你不是个党!你永远不是个党!

   世上没有党,世上没有的东西它能来管个啥?你们共产党真是一帮无赖汉,睁着大眼老在光天下行骗!明明还是人管,却偏偏要说成党管,党管宣传就相当于嫦娥临产,党管意识形态相当于麒麟下了崽。

三、“党”是意识的“儿”,还是意识是党的“儿”?

   要是人不先在后天里形成意识,你胡锦涛又党个屁!“党”不仅是因意识所派生,而且它本身就是一个具体意识:党是语言里的一个成份——名词,也就是人类理性里的一个观念。党字揭示出某种关系,人根据着它造出这关系的事实。因而“党”做为名词就是人类意识的一个信号,表达特定的思想——所以它就是一个具体的个别的意识,具体、个别的思想,不就是它的特定的形态吗?“党管意识形态”,这不是在说一个特殊的具体的局部意识来管整个的意识?因而是人类意识形态中的一个小小局部,意识的一个特定分子,来管整个的意识——这不是说分子包含整体,部分(局部)包含整体!那有这等事,脚比身体大?头比全身还重?——你们共产党真能闹个虚玄。

   “党管意识形态”这句话里的“管”字是动词,表示意志的运用。而意志所关,必是选择的,“管”不就是对接受或是拒绝的指令或规范吗?也就是肯定和否定;也就是在选择了。若“党”知道接受,知道拒绝;“党”能肯定或能否定,这岂不是说它先于意识的形成早就意识了吗?这个矛盾解不开呀,我那胡哥。“管”指出已经是能意识在意识了才能去“管”。可是生物学、人类学、科学生理学、医学都指示出:意识是物质的机能,而且是后天习得。试问在人还未生出意识的条件下到哪去找党?若等到人有了意识,党就是意识的产物,它便不能倒流去管它还未出生时的事情。

   这“党”是哪份子物质?“党”连物质都不是,又怎么会有物质的机能呢?它管什么?它什么也不管!还是人在那里管。既然是人在管,你们干嘛要说成党管呢?这里面肯定藏着密秘,那密秘不会是阳谋的,必是阴谋的。

四、意识是自然事实呢,还是意识是意识事实?

   “党管宣传,党管意识形态”也个命令犯的不只是政治错误,统治错误,它犯的是伦理错误,它游离文化,它挖的是我们的人文根基呀,涛!

   我们已在以上的分析里得出“党”就是一个观念,就是一个具体意识,凡意识都有形态性。那么“党管意识形态”这个命题就是意识形态的一定成分(党)来管意识形态。这是违背事实的,是说不通的。我们得明确:意识做为一种可经验的现象它究竟是什么事实,是由什么力量造成的?而后才能认清它能不能被“党”来管,“党”管意识的后果么又会是什么?

   人类意识不是天生的,是后天习得,这一结论并不否定意识还是自然界的现象,是自然事实。只有人类有意识这证明意识只能附着在它的物质——人的肉身之上,它是肉身的机能,除了人的肉身它不能依附在任何东西上,它也不是能独立出壳窍漂荡的幽灵。人是自然事实,人的肉身包括人脑都是自然物质。这是意识是自然事实的第一个根据——存在上的证据。

   再看它的形成,中华民族成文史有五千多年,共产党才八十来年,“党”的能耐再大也管不到五千多年以前去,党没管,中华文化不仅形成了,而且延续到今天,这证明意识不是由“管”而生而成的。而“管”的本身就是个意识,不先形成它你哪来的“管”?无论什么事物,它还没出生又哪来的模样、哪来的性质?党管意识这不是说果在因前吗?荒唐到了家,这是意识是自然事实的第二个证据。

   党管意识的逻辑结果就是:1意识管意识;2意识是意识的产物。

   这个证据揭示:意识是特殊物质按照必然规律发展的结果,不是主观要来的——不是“管”而有之的。“管”是行为,是主观。“党管意识”这个说法歪曲了意识的物质性本质与它的形成上的必然性本质。这太离谱!

   “党管意识”这实际是指人对意识成果的接受,即由党来指定国民可以接受什么意识,拒绝什么意识。其实:马克思主义,毛泽东的“阶级斗争为纲”;邓小平的“四项基本原则,老江的“三讲”、“三代”;小胡的“三民”……牛顿的万有引力、爱国斯坦的相对论……”都是些意识成果;国民对它们的接受与否取决于它们做为道理自身的真与假,这不是一个能靠对意识主体如何来“管”的问题,而是它们自身的是对是错问题。人家为什么不反对“日心说”、“惯性律”、“落体律”、“万有引力”……?共产党或许说那是知识而非政治问题,可是人们反“地心说”不是几百年了吗?同一个亚里士多德,在经院哲学里的假亚学说不是被不间断的反对吗?可后来发现真迹就不被反了嘛!就因人们怎么证它也明,怎么求它也真,批判不倒的道理才被人们所接受,说一男一女能生孩子谁也不会去反对,说同性恋者成孕的人肯定被当作疯子、白痴。

   因此我能敬告胡锦涛的是——

   是党管、青蛙管、王八管、人管意识形态是一个后果:真者必存,且推也不倒!假者必亡,且你用枪支也支不住。关于意识形态这个问题是一个真假问题,不是“党”管人管的问题。不存在“革命——反革命”、“敌对势力”、“敏感问题”、不存在“敌——我”;更不存在为“稳定”就去压倒一切这个虎狼逻辑。

   这个真伪关系在哪里,即它是什么对什么的真?

   所谓意识形态就是指意识机能的形成使人对自身生命发生的理性体验。这里的真关系就是:让生命之上的意识机能自由地去体验自身,社会别用些虚的假的烂的臊的邪的恶的来折腾人。——

   让人是人!

   所谓“党管意识形态”不就是按照共产党的指定、规范来接受某些意识成果,拒绝另一些意识成果吗,可这样以来,就——让人不是人了!

   明情实理就是那臭共产让人不是人,哪改革呢?当然就是让人是人了!不就是因为“党管意识”才造成对我们的人文根系的动摇、对我们的伦理源泉的瓦解的,才让人失了真的?“党管意识”才使道理的只从真变成了强迫意志去追随的,你凭什么让别人来追随你呢?这不是“党管意识形态”能回答的,你得在事实里找出证也不倒,求也求不出矛盾的根据。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