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丰文集
[主页]->[大家]->[孙丰文集]->[抛弃一共产可解千扣万扣,何不真抛呢?]
孙丰文集
10.胡锦涛言论批判
·赵简子,你在哪里?
·究竟是人对政权负责,还是政权应对人负责?
·捕廖元华等是为夺回“已授人之柄”
·世界观是“树”而有的吗?
·只有人的世界观,没有马克思主义世界观
·坚持共产党“先进性”是对人的存在平等性的瓦解!
·政党是用来保证政权合法的,不是用来执政的
·什么是党性原则?答曰:一霸二骗
·人是为人而活 不是为意识形态而活!
·“先进性”的党必是侵略性的党!
第二部分 专辑
1.我来给中国共产党(中央)上“党”课
·我来给中国共产党(中央)上“党”课
·共产党并不是一个党——我来给共产党(中央)上党课(第二讲)
·我来给中共中央上“党”课(第三讲)
·我来给中共中央上党课(第四讲)
2.“六四”
·顺“六、四”者昌,逆“六、四”者亡!
·巴黎举行“‘六、四’意义座谈会”
·“六四”——悲壮的人类史诗
·“六四”——悲壮的人类的史诗(下)
3.山东的“六四犯”
·“他娘会养”的史晓东
·原罪的共产党(10)
·原罪的共产党(11)
·原罪的共产党(12)
·原罪的共产党(13)
·原罪的共产党(14)
·原罪的共产党(15)
·原罪的共产党(16)
·原罪的共产党(17)
·原罪的共产党(18)
·原罪的共产党(19)
·共产党不是党--与姜福贞商讨
·原罪的共产党(20)
·小唐:批评不对缝
·原罪的共产党(21)
·原罪的共产党(22)
·咱把党剁内肉馅包成党肉包子,大家都吃吃有什么不好?
·原罪的共产党(24)
·原罪的共产党(25)
·请问温家宝:道德还能形形色色,多种多样?
·就严正学事与胡锦涛对话
·孙丰:论“明智”
·原罪的共产党(正文)之1
·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2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3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4
·就观念的非经验性在《自由中国》的作答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5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6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7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7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8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9
***以下是备份恢复目录,请选择缺失部分补充的以上
作者简介
·孙维邦小档案
·孙丰简介
·鲁汉简介
第一部分 批判系列
1.“合法性”批判
·引文
·什么是“合法性”?
·“合法性”在哪里?
·人的客观性与人的能动性
·一般意义的“政党”的合法性
·从以上批判里得出的几个重要结论
·“共产党”批判”(一)
·“共产党”批判(二)
·“共产党”批判(三)
·“三个代表”想从哪里为共党补充合法性?(一)
·“三个代表”想从哪里为共产党补充合法性?(二)
·人类正义
·共产党是一功利主义的集团
·鸟瞰“十六大”
·“十六大”专侃
·打倒江泽民,重振中华
2.共产党“合法性”批判
·
·人类是有理性的存在物
·人是从哪里得到“法”的?
·“宪政”批判
·共产党“合法性”批判(4)
3.“三个代表”批判
·引文:批判,必须是对被批对象的还原
·仅在代表者与被代表者之间建立不起“代表”关系
·论“代表”一词对人性的割裂
·人是自己“是人”的,还是由第三者代表着才“是人”的?
·“代表”是机制联系事实
·纯粹语义学意义的“共产党”在逻辑上就非法
·“先进文化的前进要求”是谬句
·对“先进”的还原
·驳“文化的前进方向”
·对“立党之本”的批判
·对“执政之基”的批判
·“三个代表”是贪污之伞
·从对“党”的还原里把握“立党之本”
·“全民党”是一个矛盾,在逻辑上无解
·关于“共产党是否代表工人阶级”的问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抛弃一共产可解千扣万扣,何不真抛呢?

孙丰

   昨天鄙人发表《家宝兄,咱携手建一个“中华合众国”吧》,在文中我提到挖个坑,把共产意识埋掉不就结啦?今天就见扁贤弟的呼应,请看:“我相信北京当局,中南海领导人愿意选择善意公开回应,绝对可以拉近台湾民心的距离的”。当然,老庄户不至于不明智到自掀腚锤子上炕,咱自知道他不是呼应在下,但是:我的话与他的话的这种不期而遇却无庸置疑地支持一个四海皆准的道理:

   ——人同此心,心同此理!

   你看:林保华又有《美国关心的是中国的意识形态》。这都是在说:万恶,是共产意识形态为首,除了它的操控者全世界没有不怕它的人,没有不恨它的人,没有不盼它快快进阴糟地府的人。如果当真在胡锦涛、温家宝手里埋葬了这个人人都恨之入骨的“共产主义”文化,那小布什的话就不用拐弯抹角了,他用不着绕着弯子告诉阿扁贤弟:小心疯子!而后又严严威威地警告温二哥:“如果你们动武……”。

   我那胡温世兄,若你俩把它埋葬了,那就不是庄园吃烤肉,那是全世界的狂欢节了!你们也不想想:这么大的世界,总共几国姓共?不就是一个金疯子,一个卡魔鬼,还缀上个越南?你们一张口就“尊重各国人民的选择”对别国你不尊行吗?可这句话暗含的却是:独不许中国人民做选择!中国人不是人类中的成员?你们在尊别国人选择的同时是不是也该尊尊自己父老的选择啊!何苦来呢?皆大欢喜的事不干,偏专与人性为敌,它能敌出个啥滋味?我怎么品也品不出它能比你敬我爱、相携相亲,风和日丽、波澜不惊的太平景象更让人心旷神怡。

   其实你们自己就知道自己的主义又臊又臭又恶又毒,是打盘古开天以来最黑暗最残忍的主义。若不服我们马上来举例,我希望我举的这例子也能震了你们的耳,溶化你们的心,从狼窝里唤回你们的良知,我诚心地盼望胡锦涛和温二哥能从你们贯彻自己意志所遇到的困难、尴尬里有所彻悟——

   在释放刘荻问题上,党魁加元首的锦涛兄还得小心异异地向下属陪笑脸:“处理要慎重。”元首之尊竟然遭到来自职能部门的嘲弄式反驳:你的下属竞嘲弄你“净装好人,他敢?!”,当消息反馈回你这里,胡哥你竟哑了巴!

   女士们、先生们、朋友们:草庵先生报告的这小小消息里含着一个大大的真理!老个大的真理!大到顶天立地,可谓为天地心,生民命,万世基业者也!这个真理是什心呢?

   就是江泽民这等狠毒蝎蛇心肠者手下那些黑暗、残暴透了的“国”、“安”二部的刽子手们,也认为释放刘娃是“好事”。“装”这个词只指向他们要攻击的对象——咱那可怜巴巴的胡哥,只说他要释放这个行为(或命令)是装(即不是真诚的),并不影响“释放咱刘娃”这件事本身的性质是好(善)的。

   “国”、“安”二部官员的“他装好人”这话的心理学还原是什么呢?

   这段话是以肯定抓刘荻是错的、恶的、有罪的为不能置疑的前提的;以承认自己抓人、押人、酷刑人是错的、恶的、有罪的为不可动摇的前件的!这话无非是说:“我们大家(包括了江泽民、宗庆红、胡锦涛……加上公安、国安、司法、检察、法院……整个共党上层)都很坏,都很恶,都罪孽深重,不过老江、老宗、罗干、周永康等加上我们都是赤裸裸的恶,彻里彻表的坏,不掩不饰地坏,唯有胡锦涛明明也恶也坏却虚伪装善良”。国安部的人嘲笑胡锦涛释放刘荻是“装好人”,包含着对胡锦涛抗非典、废止收容法、政改的阻力在共产党内,在辽阳审判时发出不许镇压人民中不同意见,上访是国家生活的正常行为……等等一系例的意向的评价。即便指为“装”吧,“装”这个讽讥却只有效于胡这个人,并不影响这些事这些意向自身的价值向量!这句话揭露出江泽民的鹰拳爪牙也承认他们全是些无法无天的土匪!他们以当土匪为荣耀——他们不装!!

   这句话的要害处是他们“不装”!

   通过对这件小事的分析来支持什么呢?还是上边这一句——

   人同此心,心同此理!!

   他们不装好人!——自己肯定自己是坏人,恶人,歹人,贼人!!

   我可以武断地说:共产党人的心理里与我们一样也在说:共产主义是人类中最恶最毒最残忍的邪主义!共产党是人类中最无耻最欺骗最没人性的集团!全中国乃至全世界的人,甚至包含江泽民、宗庆红、罗干、周永康在这个问题上的看法上与常人绝对大同!所谓相异,所谓“敌对势力”在哪里?在贪心上!

   既然连最残忍的中国国安都说释放刘荻是胡锦涛“装好人”,就证明放人确实是好事!装好人总比赤裸裸地当高俅、当严嵩、当赵高……好吧!那我就求求小胡世兄:装下去!坚坚决决地“装”下去!人民欢迎你装!我欢迎你装!你时时装、天天装、月月装、年年装……太棒了!

   从温二哥磨了好几天嘴皮子,才换出小布什马后带炮的一句“反对台湾领导人单方面改变两岸现状的举动”,人家对岸阿扁贤弟立刻就喊“北京如愿意放弃动武,可拉近与台湾民心的距离。”;再到林保华的《美国关心的是中国意识形态》;再到鄙人的挖个坑埋掉共产意识形态,建个《中华合众国》;再到小胡哥放个人还得“装好人”才成;以及国安指责挖苦“装好人”……等等,所证明的都是一个理:鸡有鸡道,鸭有鸭道,人呢?只有人的路!共产主义,不是人的路!咱扔了它不就什么都结了!!

   “诚者,天之道也。诚之者,人之道也。……自诚明,谓之性。自明诚,谓之教。诚则明矣,明则诚矣。”

   “故诚无息。不息则久,久则征,征则悠远,悠远则博厚,博厚则高明。博厚所以载物也,高明所以覆物也,悠远所以成物也。博厚配地,高明配天,悠久无疆。如此者,不见而章,不动而变,无为而成。天地之道,可以一言而尽也。其为物不贰,则其生物不测。天地之道,博也,厚也,高也,明也,悠也,久也。”

   抛掉一个共产,可活千条江万条河,可通千人心万人心,可解千个扣万个扣,可化千仇和万恨,再也不用统呀独呀正天隔岸喊,更不用飞弹舞爪又张牙!家宝兄拿飞弹钱可顶多少民工的欠债,盖多少小孩子的学堂!防多少艾滋的感染?!

   锦涛呀锦涛,家宝呀家宝,咱就一齐高喊:

   一、二、三,四;掀翻共产!

   一、二、三,四;人类同一价值观!

   人权,人权,还是人权!

   清平世界靠人权!只要绞死共产,天也晴来地也绿,人也笑来路也宽!一点都不难!只要意志坚。我胸有兵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借却吧!埋葬共产!

新世纪 (12/12/2003 1:59)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