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思考中国
[主页]->[现实中国]->[思考中国]->[中国的历史几千年来没有人,只有角色--尝试分析文革暴行产生的原因]
思考中国
·洋务运动与改革开放
·解读中国威胁论
·不宽容和过分的精英思想是中华民族振兴的两大障碍
·两岸双赢新构想----两岸统一的实质是外交的统一
·再论中美关系
·大力提升中美关系,是遏制台独势力的主要利器之一
·整合中华文化与西方文明亲密接触寻找到中华民族新的发展方向,创造中华民族现代新文化
·互连网情缘
·中国民族主义者的双重任务
·台海危机分析
·政府实体应该是公平兼顾效率,商业实体应该是效率兼顾公平
·亚洲的两种前途
·日本法西斯主义的复活, 是中华民族在现代条件下可以预见的最凶恶的外部敌人
·民主是现实中最好的选择,但民主并不是完美的,兼谈决不原谅日本法西斯
·中国历史真的是一部吃人的历史么?
·应该以自我反省的态度来爱中国
·新台湾的含义
·向美国学习,处理好与世界头号强国之间的关系
·再谈民族主义
·坚决反对“尊老”--从中国加入WTO谈起
·反日,反日,我们反对日本什么
·论自由
·遏止台独,需要沉着冷静,发展自己,壮大自己
·无论国际风云如何变化,牢牢立稳脚跟,作好我们中国自己的事情
·收起浮躁心态,脚踏实地的作好每个人自己的事情
·中华民族大和解
·遏止台独的最强有力武器是什么
·自由民主稳定随想
·陈水扁是否正在走火入魔??
·对陈水扁接受纽约时报专访答问的驳斥
·李登辉的如意算盘
·阻止中华民族复兴的两种办法及其应对策略
·阻止中华民族复兴的两种办法及其应对策略
·浅论中国人的深刻自信
·天问?问中国人自己?
·快速平稳的完成社会转型应该把握的两个基本方面
·坚决的阻止在日本对二战罪行进行深刻反省之前成为联合国常任理事国
·我的决定
·稳定,难道就是专制的稳定么?拓宽思路来想---兼答一位网友
·开放是中华民族走向现代的最有效方法
·从朱总理把奖金捐给清华大学说起
·踏着祖先的血泪和辉煌前行,走向社会大和解
·中国历史就是所谓好人与坏人斗争的循环死结
·毛泽东讲不破不立,我讲不立不破
·对两种官方话语的解读------一代,二代,三代,四代,,
·理性分析,吃透我们所处的时代
·改革开放步洋务运动后尘??
·在中国大陆播种民主自由宽容宪政法制的八种办法
·追忆和反思-苛求紫阳先生!!
·请将期望的眼光从胡温转向民间社会
·中国人权理事会让我大吃二惊
·中国的历史几千年来没有人,只有角色--尝试分析文革暴行产生的原因
·救亡压倒了启蒙? 不,这是懦夫的逻辑与思维!
·向往抗日战争时期的民族和解
·谁说中国没有自由!!!???
·杂谈- 香港直选反台独李登辉新台湾人大陆军费等
·民主自由与第一百只猴子并发症
·互联网和你我他
·我们的春天简介
·飘入心灵的片片思绪
·内忧是原因,外患是结果
·中国社会已经改变,谁也不可能开历史的倒车
·再说说李登辉
·两岸关系-统长独消的转折点来临??
·将大写的人字,植入中国人的内心深处
·解读中国威胁论之二---中国人也应该反思
·反对朝鲜古巴政治正确论的胡锦涛,支持和谐社会以人为本的胡锦涛
·亲爱的中国同胞恳请您们都作一个独立的思考者
·百年来中国改革失败的教训及今后的改革路径
·美国与中国相比,最大的优势是制度优势
·(修订版)反对朝古政治正确论的胡锦涛,支持和谐社会以人为本创新社会论的胡锦涛
·现代人权观念的普及是中国和平崛起的保障
·现代社会的核心价值是确立人权的中心地位
·中国完成社会转型的金钥匙
·马英九现象及大陆台湾香港民主发展的互动
·江泽民vs共和党,胡锦涛vs民主党??
·开放是中国完成社会转型的必然道路
·请让我们适应民主
·胡锦涛的三条思路
·信仰=心中的靠山??
·中国最需要的不是英雄,而是公民
· 支持“冰点”提起行政诉讼
·我偏偏要做一个不窝里斗的中国人
·中国社会转型的艰难
·呼吁执政当局理性对待维权人士
·开放和人权意识的普及,是中国平稳完成社会转型的基本道路
·我冷静我思考我读书我观察我奋斗
·选票是民众的授权信
·台湾在搞文革?笑话,还是好好反思自己(大陆)吧
·中国人权理事会应该向《人权观察》学习
·诺大的中国(大陆),居然容不下一个独立思考的头脑??
·教育,是中国社会转型的根本因素之一,农村教育,很可能是中国社会转型的瓶颈
·论坛既是志同道合者聚会的店堂,也是持针缝相对观点者碰撞的福地
·支持孙不二先生独立参选基层人大代表
·让我们不再默许不合理的执政行为
·怜悯他们,爱他们,启蒙他们,揭露他们
·一个民族要想强盛,没有几百年的功夫是不行的
·葛红兵先生的高论,使我忍不住又要说一说中日之间的问题
·人权观念的确立是中国社会转型的根本
·董仲舒可能是中国人创新思维的第一杀手等几则思考
· 社会一切皆处于关系(联系)之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的历史几千年来没有人,只有角色--尝试分析文革暴行产生的原因

    2005-1-30 我们的春天

    我发现,以我的理解,几千年来,在中国人的文化里,对于人的概念,阐释得比较少,只有“人命关天”这样的少数概念,多的是对角色的规定,即所谓“君君臣臣父父子子”。中国人的坐标系里,只有人的角色的定位,没有关于人的本身的阐释。也就是说,中国有皇帝,有大臣,有主子,有父亲母亲,有兄长姐妹,有仆人,唯独没有人!! 没有人的基本权利的阐释,没有人的基本定义的阐释。中国人的政治权利是上不封顶,下不保底,最高贵的人,如皇帝,可以拥有无限的权利,可以拥有绝对的权利,可以对别人握有生杀大权,可以践踏任何人间规则,可以践踏任何人的最基础的尊严,例如,汉武帝,算是中国最英明的黄帝之一了,可是,只是由于司马迁在他面前表达几句不同的意见而已,就被处以残酷的宫刑,毛泽东,贵为中国的伟大的正确的革命导师,也掌握了绝对的权力,对于刘少奇,则可以任意处置。 最卑贱的人,则被人当作垃圾,当作牛鬼蛇神,当作物,来处理,根本就没有人的权利。所以,在中国,没有人是安全的,都有可能在某一天,被当作非人处理,当作垃圾处理,即使他当年贵为国家主席如刘少奇者,也得到了被当作非人处理的遭遇,其实,贵为伟大的正确的革命导师毛泽东就有安全感么?否,他当然也没有安全感,也许他正是为了避免被当作非人处理的遭遇,才会发动许多以现代人看来难以理解的事情。

    中国人的观念中,缺乏人的意识,周恩来说,我首先是一个中国人,其次才是一个共产党员,其实,他首先是一个人,其次才是一个中国人,然后才是一个共产党员,总理等人生的角色。人的意识的完全觉醒与张扬,将会是中国人完成社会转型的过程结果和成绩。我们是人,都是人,都有人的权利,不管是一个民工,一个官员,一个大学生,还是一个贪污犯,一个妓女,还是一个杀人犯,都是人,杀人犯在受到审判时,也有得到辩护的权利。我们是人,是一个有自由意志的人,不是一颗螺丝钉,我们应该在遵守社会规范的前提下,充分按照我们生命的自由意志发展,任何无理束缚人的自由意志的外力都是邪恶的。即使犯了错误,我们依然是人,而不是物,不是牛鬼蛇神,不是黑五类,只不过是犯过错误的人而已,依然有人的基本权利。文化大革命中之所以有那么多的罪恶产生,正是因为,社会的主流不把犯过错误的人当人看,而是当作牛当作马,当作物,当然可以由他们任意处置。人的意识的觉醒与张扬,是区分现代社会和中世纪的分水岭,分界线。一个社会,只有完全确立了人性的意识,才算彻底摆脱了中世纪。 而中国还没有完全的巩固的确立人性的意识,所以,我认为中国社会,虽然已经进入了21世纪,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割断与中世纪的脐带连接,还存在着中世纪的残渣余孽, 还需要我们艰苦的工作,来清除。

    中国人人的地位不能得到确认,所以每一个中国人作为人的地位都不稳固,都有可能被人当作非人看待,就会产生残暴的行为,非人道的行为,当年,刘少奇被打倒以后,曾表示想当一个农民而不可得,为什么,因为,当时的当权派,脑子里并没有人的概念,更没有人的基本权利的概念,所以,他们处理刘少奇时就没有底线,既可以把它供奉为国家主席,又可以把它当作物,任意处置,直到打死他,当时的人们,虽然心里觉得有点不对劲,也没有感觉什么大的不妥。 文革中的暴行,与几千年前秦军坑杀赵军降卒40万,秦始皇焚书坑儒,扬州十日屠城,也许在本质上是一样的,都将屠杀对象当作没有任何权利的物,垃圾,非人来处理,只不过由于文革中的暴行发生在现代,则令我们更加特别不能容忍。当造反派割断张志新的喉管时,他们没有将她当做人,造反派以为自己是绝对正确的,而张志新是绝对错误的,造反派就有君临天下的绝对权利,来对张志新施以任何暴行而自以为真理在我,肆无忌惮。

    所以,我以为,要避免历史重演,必须牢固地确立人的地位。

    要确立人的地位,必须确立人的最高权利和最低权利限度,即是上要封顶,下要保底。所谓上要封顶,就是最高限度,既,任何人,无论是皇帝,圣人,伟大的革命导师,不管它是多么伟大,多么光荣,多么正确,他们拥有的最多的权利限度是什么?也就是说,不管以任何理由,任何借口,任何原因,有什么事是不可以做的,这需要研究,需要确定。我个人认为,无论一个人多么伟大,多正确,多么光荣,都不能践踏别人的最基本的人的权利,也就是最低限度的人的权利;最低限度的权利,也就是下要保底,就是,无论是妓女,杀人犯,政治犯,右派,都是人,既然是人,就应该有人的最基本权利,最基本尊严,这些基本的权利和尊严,并不能以任何理由,任何方式加以剥夺。还有,就是,不管国家利益是多么重要,民族利益是多么至高无上,也不能以此为借口,来侵害人的最基本权利,人的最基本权利,是人的基本底线,不得有任何的功利性,不管这种功利的目的多么伟大,多么光荣,多么正确,多么有意义。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