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盛雪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盛雪文集]->[朱小华案系列报道(五)朱镕基出访 朱小华遭殃]
盛雪文集
·晓风:盛雪得罪了谁?(图)
·纽约时报:中国海外影响力增加,加拿大华人担忧自由
·中国海外的批评家遭受被泼污和电脑攻击
·赖建平律师:用糟蹋上帝、败坏基督的方式诋毁民运
·民陣加拿大就陳毅然等所投訴盛雪之事項的調查報告
*****
诗歌
*****
·浪漫的忧郁
·不见雪飘
·别雨魂
·等你 黄昏的路灯下
·聚合
·秋天里冬天的心
·片断
·四月 残酷的季节
·思恋
·生命是一条河
·留住火种
·海与岸---哀在多佛尔死难的58名同胞
·距离是近是远
·把酒临风
·你--我--感觉--黑色
·You -I-Sense-Black
·境界
·心愿
·太阳与我(一) (二)
·一首歌
·传说
·思念
·中途
·圣雪
·时间的见证
·无缘的相遇
·我的孤独
·忧伤的太阳
·弯曲
·送给你
·觅雪魂
·我恋着那个逝去的冬天
·那一夜
·区别
·换个方向想你
·错觉
·孤独人生
·就是这浪
·差距
·年輪与家的距离
·诺言
·忧郁症
·记忆与背叛——纪念六四屠杀18周年
·Memory and Betrayal
·情人节
·牵挂
·月亮也有了哭泣的冲动
·六月的风
·Even the Moon Would Weep
·春天在哪里
·寂寞如兰
·彼岸
·为了这一天
·你空洞無聲的欲言紅唇
·Your Red Lips, a Wordless Hole
·荒唐与梦想
·画你
·八绝
·请把人权圣火传给我
·埃德蒙顿是流亡者的家园(图)
·如果… 就… 别…
·香蕉的惆怅
·2008的台北机场和香港机场
·祈祷
·心愿
·永不相逢
·ARCHING and
·海与岸---哀在多佛尔死难的58名中国难民
·六月的风
·我要活着
******
《远华案黑幕》
******
·序言 恐怖与谎言统治的中国
·导读 假如赖昌星说的是真的
·一:远华案幕后的三巨头较量
·二:扑朔迷离的权力斗争之网
·三:大款如何变成国安部特工
·四:惊天大案起因于一个副军长混混儿子的讹诈
·五:李纪周案、姬胜德案与远华案汇合
·六:远华案:走私案还是冤案?
·七:杨前线、庄如顺是牺牲品
·八:是生意还是走私?
·九:白手起家的商业奇才
·十:流亡生涯
·十一:赖昌星加国入狱,朱熔基誓言引渡
·不是结语/本书人物简介
*******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朱小华案系列报道(五)朱镕基出访 朱小华遭殃

   
   
   
   
   盛雪

   
   
   中共十六大已经确定于11月8日召开,人事布局应已完成。
   
   中国总理朱熔基于8月25日启程前往非洲阿尔及利亚、摩洛哥、喀麦隆和南非进行访问,并率中国政府代表团出席在南非约翰内斯堡举行的联合国可持续发展世界首脑会议。
   
   

朱小华命在旦夕

   
   据来自中纪委的消息,朱小华专案组已经接获中央最高层指示,计划在中共十六大召开之前,在中国总理朱熔基于8月25日到9月6日访问非洲的这段时间里,对朱小华案作出一审判决。刑期是死刑或死缓。朱小华可谓命在旦夕。
   
   朱小华从99年7月14日被“双规”、遭关押以后,案情一直没有进展,专案组无法查出朱小华被举报与香港商人刘希泳合谋诈骗的罪证。但是,人一直关着。中纪委专案组更为此案到香港取证搜查达三十多次。期间,总理朱镕基多次过问此案,表示,不能制造冤案。
   
   但是,后来中纪委专案组在朱熔基出访期间突然将朱小华案升级。2001年5月11日,专案组对朱小华正式实施刑事拘留。这一时间正是朱熔基于2001年5月10日离开北京,开始访问亚洲巴基斯坦、尼泊尔、马尔代夫、斯里兰卡和泰国五国期间。
   
   

过程一波三折 案情黑幕重重

   
   朱小华是原光大集团董事长,被公认为是总理朱熔基的心腹爱将。朱小华于99年7月初,被中纪委以与香港商人刘希泳合谋诈骗为由“双规”,自此失去人身自由三年有余(有其它报道说,朱小华于99年7月23日被双规,是错误的。99年7月23日是刘希泳被双规的日子)。期间,香港商人刘希泳和原交通部副部长郑光迪先后因此案被抓。郑光迪案和刘希泳案已经先后在去年10月30日和11月2日开庭审理,但是始终没有作出判决(已经严重超期)。消息人士认为,这两个案子的如何判决,刑期长短,要等待朱小华案的结局。
   
   朱小华后被正式指控涉嫌受贿,案件已经于8月20日在北京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当天就审理完毕。但是,并没有当庭宣判。朱小华在庭上激烈抗辩,完全否认所有指控。朱小华的律师周振想和另一名律师也在庭上为朱小华作了无罪辩护。朱小华并在庭上直指中纪委专案组对他诱供、骗供,执法犯法。
   
   在此之前,有关方面曾经四次安排朱小华案开审日期,但是都因故推延。8月14日的第四次原定开审日期前,中纪委专案组及检察院专门对朱小华及其律师进行“庭前辅导”,教授朱小华在庭上如何认罪;并要求朱小华的律师不能够在庭上为朱小华作无罪辩护,只能为他作减刑辩护。但是,均被朱小华和律师拒绝。
   
   

寄望朱熔基 希望恐落空

   
   笔者在去年出版的《远华案黑幕》一书中,曾经首次向外界披露,朱小华的独生女儿朱蕴,因为朱小华案的“困扰”“煎熬”,更因为母亲任佩珍的自杀,而引致精神失常。笔者在追踪采访此案中证实,朱蕴精神受到重大打击,长时间情绪非常不稳定并极度忧郁,但是并未失常。
   
   笔者得到了朱蕴在母亲任佩珍死后,向总理朱熔基求救的一封信。信中她希望朱熔基这位总理大人能够出面,使长期被莫名关押的朱小华洗清冤屈,重获自由。但是,至今朱小华被关押已经三年多,并一步步升级为拘押、逮捕、起诉、开审。
   
   笔者现把朱蕴写给总理朱镕基的信摘录如下。由此可见朱小华与朱熔基关系非同一般,以及中国的司法是何等黑暗。
   
   

我已失去了母亲,别让我再失去父亲

   
   呈:朱熔基总理
   
   朱爷爷:
   
   我是朱小华的女儿,12月9日,一直在美国陪我读书的母亲因父亲的事久拖未决,加上各种传言困扰,精神崩溃竟然辞世走了。我父亲在北京接受审查已一年半时间了,我们一个幸福的家庭在这一年半时间里竟家破人亡至此。
   
   我父亲朱小华的经历很简单,三十岁以前下乡在黑龙江兵团,我就出生在黑土地上,七九年回城后一直在人行系统工作到九六年调到光大。国家的改革开放和您的任人唯贤给了我父亲机会,他是个知恩图报的人,从我懂事开始,他就一唯(原文如此,应为:味)的工作、工作,很少顾及家庭,很少照顾我这个女儿。
   
   在人民银行工作时,他一心一意,想把人民银行搞成真正的中央银行;到光大以后,他又全情投入,想让光大真正与世界接轨、能与世界前50强跨国集团平起平坐。工作几乎是他的生命,工作几乎是他的全部。
   
   九九年七月我暑假回香港,偷听父母通话中听到我父亲竟然被关押审查的消息,我实在不能相信,更不能理解。
   
   我在美国读书,常常从美国的报章上看到中国官员腐败的消息,作为一个在外读书的华人子弟,常为此感到脸上无光。国家提倡反腐倡廉,我们是支持的。但,我绝对不相信我的父亲会是一个这样的人。父亲的知恩图报和理想主义色彩,是他干事的时候冲劲太足,得罪人甚至犯错误,但他决不会是一个谋私利、搞腐败的人。我和我母亲虽然不能理解,但仍相信,组织、政府会公道的对他,时间是(原文如此,应为:会)清洗一切。
   
   但时间太长了,父亲失去自由接受审查已快一年半了,什么事情也应查个水落石出了,福建的远华案这么大、这么杂也没有这么长时间。一年半时间对我和我母亲来说太长、太长了,每分钟都是困扰,每分钟都是煎熬。
   
   国内搞廉政,海内外都支持,但廉政要讲法、用法,不能得了廉政失了法,怎么可以把一个人关押一年半而不作结论,不向其家人作出交代呢?
   
   惩治腐败目的是教育干部要清廉,我父亲已被关押了一年半了,现在更是家破人亡,即使我父亲无意中做了什么错事,得到的惩罚也已够大、够多了!无论对我父亲、无论对其他干部起到的教育作用也应该已够了。
   
   父母的事我知之不多,但我想我应该有权利对我父亲视之高于一切的国家提出一个简单的请求:我已失去了母亲,别让我再失去父亲。
   
   您是我父亲内心中最最敬重的领导,也许我父亲曾使您失望过,惹您生气过,但我相信您会认同他的人品,他的本质是不差的,求您帮我们一下。
   
   朱蕴敬上(签字)
   二000年十二月二十一日
   
   

中共斗争你死我活

   
   从现在到朱熔基访问归来也不过十天时间。目前无法求证朱熔基行前是否知道将对朱小华作出一审判决的决定,可是,他知道与不知道又有什么区别呢。
   
   待续
   
   2002年8月28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