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盛雪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盛雪文集]->[共产劫富后的两个中国----透视中国的贫富悬殊]
盛雪文集
·江泽民访加与丢中国人的脸
·大厦将倾 硕鼠搬家-----谈中国贪官外逃
·共产劫富后的两个中国----透视中国的贫富悬殊
·致曹常青兼談民運
·新年感言
·我们是来自同一个国家么?
·张林被拘,亟需声援
·生命不能承受之重
·何处是乐园——福建偷渡者在加拿大
·世纪之交的中共对台湾政策及台湾的选择
·贾庆林与赖昌星案
·天人永隔之际--王炳章父亲病危唯一心愿见儿子一面
·一步之遥——平安或苦难
·王炳章父故世心愿未了天人永隔
·胡锦涛访加纪实
·万事似具备 遣返又成空--分析赖昌星遣返案的一波三折
·回应历史呼声终结共产暴政
·华妇溺杀患病女儿引争议
·熱比婭:維族的母親
·加拿大前後任總理為中國人權爭功勞
·正视中共在海外的间谍活动
·加拿大人对中国产品不放心
·加总理忙峰会:从北美到亚太
·为什么加中旅游协议总签不成
·奥运精神何在?──八十八岁母亲遥盼王炳章
·加拿大高官易丢“乌纱帽”
·为专制帮闲无异于助纣为虐
·北京奥运: 在普世价值透视下
·中文媒体忽悠华人
·香港已没有公民自由----记北京奥运香港行
·是食品还是毒品?----毒食品事件在加拿大继续发酵
·忽悠不了的沉默大多数
·罪证确凿也要当庭释放----中国留学生在加拿大造假案
·为失去话语权的人们发出声音
·2009年中国与世界的关系
·麻雀大战乌鸦
·盛雪谈加总理哈珀访问中国
·做人,还是做恐惧的华人?
·Being A Man or A Chinese in Fear?
·中国政府在赖昌星案上无法自圆其说
·《南都周刊》赖昌星逃亡这些年
·健康、正常、乐观、有尊严地活着
·盛雪披露远、朱两大案政治斗争黑幕 (图)
·盛雪评加法院下令扣押中国领事资产(图)
·盛雪谈平反法轮功
·张伟国 盛雪:陈希同朱小华保外就医与中南海权争
·盛雪:正在起死回生的中国
·盛雪演讲赖昌星远华案及反腐败
·盛雪披露远、朱两大案政治斗争黑幕 (图)
·賴昌星─中國特色的碩果
·中共霸權政治與加拿大民主大選
·中国民主日 告祭鲁之璠
·个体怯懦,群体嚣张(图)
·他們让卡城如此美麗
·从阴之道重回人间
·屹立不倒的民运人士们
·庆祝这样一个日子是个耻辱
·赖昌星被遣返与中国政局
·為陳光誠割袍斷義
·薪火相傳 建立聯盟
·911十周年專訪盛雪:反恐必須反專制
·专制迫害后遗症 人类史上的“奇观”
·母子天人永隔 炳章自由何日
·呼吁紧急关注:陈西人间蒸发
·高智晟律师,你在哪里
·胡锦涛来访前,戏说胡锦涛
·陳偉群的「中國情結」
·多伦多举办刘晓波作品朗诵会(图,视频)
·吴英死刑案面面观
·中国双非婴儿潮迫使加拿大修改法律
·从赖昌星案看中共司法误区
·加中贸易火热 会否牺牲人权
·盛雪在加拿大国会中国问题研讨会的演讲
·哈珀與薄熙來
·口風很緊,賴昌星還有
·加拿大监狱专访赖昌星
·国内抗暴烽火燎原 海外民运迎头赶上
·見證「六四」的世界各地民主女神像(多圖)
·上访的终点站--——黑监狱
·中共“维稳”维到了加拿大
·加总理未出席伦奥,没有激怒英国人
·千古啟芳 傲立蒼茫
·在加拿大国会人权委员会听证会上作证
·高山進去王國強出來(图)
·加移民部长在盛雪家与流亡者共度中秋,并向盛雪颁发勋章(图)
·加拿大是流亡者的家園
·辛亥与中国国运
·热比亚:维吾尔人的母亲
·寬容多元──加拿大在全球推動宗教自由(多图)
·市长犯法与庶民同罪
·专访郭国汀从海事律师转变成人权律师的心路历程
·关注殷德义和他关注的世界
·日内瓦国际研讨会聚焦中国民族问题
·必须用民主制来杜绝腐败
·冷酷的暴政 不孤独的英雄
·THE POST-JUNE FOURTH GENERATION SUFFERING HARDSHIPS BUT WALKING TOWARD
·“六四”后一代:承载苦难走向阳光
·社区吁特鲁多访华为人权发声
************
报道及访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共产劫富后的两个中国----透视中国的贫富悬殊

睁开眼睛,看到的是一个繁荣富强、光鲜靓丽、美轮美奂,经济高速发展的中国;闭上眼睛,看到的是一个贫困落后、破败潦倒、穷病交加,人民生存绝望的中国。
   「一校两服」的贵贱隔离

两个中国 孰真孰假?

   都是真的,也都是假的。
   对于那些生存绝望,在穷困潦倒、病饿交加的困境中煎熬的中国人来说,那个光鲜靓丽、美轮美奂,神五上天、奥运在即的中国是遥远的、虚幻的。对于那些住豪宅广厦,拥香车美女,喝天价茶、吃天价宴、睡天价床的官宦富豪来说,那个人们吃不上饭,看不起病,上不起学,上无片瓦遮身,下无寸土立足的中国是不真实的,是不存在的。
   不久前,中国成都温江区公平镇中学将贫富学生用不同颜色的校服来区别:让有钱人家的孩子穿红色校服、教室有VCD、电视机,穷人家的孩子则穿蓝色衣服,分开管理。此举引起不少学生家长的不满,并指控校方在校内制造「两个世界」。
   这个「红蓝二色,一校两服」的「贵贱隔离」现象,正是当下大陆的缩影。事实上,今天在那片土地上就是两个世界,就是完全分离、各不相干的两个中国。
   中国连续多年的国民生产总值都在8%、9%,有时甚至超过10%,这个速度是同期世界经济年均增速的3倍以上。中国已经超过意大利,成为世界第六大经济强国。
   根据中国官方的统计数据,中国城镇居民年人均收入由1978年的不到50美元,增加到了2002年的约1000美元,提高了20倍。农村居民年人均收入由1978年的约17美元,增加到了2002年的约300美元,增加了近18倍。
   中国经济学家胡鞍钢断言,虽然目前中国国民生产总值在全世界206个国家和地区中排第127位。但是,到2020年,中国超过美国是没有问题的。届时,中国十几亿人全面进入小康社会将成为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事件。有人撰文说,胡鞍钢的这一结论意义不同寻常,它为中共十六大提出的中国20年后要全面进入小康社会提供了经济学上的证明。

百分之五的人占百分之九十五的财富

   是的,中国人是富裕起来了,富裕到喝天价茶、睡天价床、吃天价宴。一人一餐吃掉数千元、上万元已经不是新鲜事。目前北京拥有全中国最贵的豪宅「贡院六号」,平均每平方米4万元,而这还只是「平均价」。最贵的部份每平方米价格高达6万元。北京举办过一场车展,其中售出的一部轿车是888万元。有人计算过,中国农民人均现金收入目前不到2500元,这辆车的上税、保险、养车的费用不算,一个农民要花上3648年的收入,也就是说,一个农民从商朝开始,历经周朝、秦朝及唐宋元明清朝等,一直不吃不喝乾活到现在的所有收入,才能买上这辆车。
   今天的中国,人们可以在上海、北京、深圳等地看到满眼是现代化恢宏耀眼的建筑群、到处是充满贵族气派的高级享受设施、到处是一掷千金纸醉金迷的消费方式,多少人花得起百万美元送子女留洋,多少人将千万美元存进海外银行,多少人身拥数辆豪车多处洋房。中国要花两千亿办奥运,又要花三百亿办世博,中国这些年来建造了两万公里的高速公路,每公里的造价在三千万元左右;为了送神五上天,也用了一百八十多亿。
   如果说的是这部份中国,那么,中国岂止是将要进入小康,是早已进入了发达。
   然而,这一切只属于约百分之五的中国人,或者说,这个中国就是这部份人的中国。
   另外那百分之九十五的人呢?他们在哪里?向国际社会展示的亮丽的现代化橱窗里看不到,向当政者献礼的精彩绝伦的舞台上看不到,天天赞歌唱不完,好事说不尽的媒体上看不到。好像那百分之九十五的中国人压根就不存在。他们是不该存在,不该因为他们的存在影响了那百分之五的人的国际地位和形象,不该因为他们的存在影响了百分之五的人提前成为发达国家的国民,不该因为他们的存在而让世人对中国人的人权和生存状态指指点点。
   由于中国的整体垄断,权力、资源、机会、司法、媒体、舆论统统都掌握在当权者手里,也只有靠近权力的那部份人能够沾得上光。中国几个光鲜靓丽的橱窗城市,掩盖了背后无边无际的苦难和绝望。中国百分之五的人,代表著百分之百的中国人,向世界上发出了震耳欲聋的豪言壮语,中国人站起来了,中国人富有了,中国的富人比美国的富人过得好。
   中国百分之五的人,占有了百分之九十五的财富,欢快地向世界炫耀著;另外百分之九十五的人,在厮杀拼抢百分之五的生存凭藉,而且发不出一点声音。

大批穷人已走投无路

   天安门接连发生自焚案,正在建设的高楼大厦接连发生为讨工钱的跳楼案。这样惨绝人寰的事件被中国的媒体分析为是,「跳楼秀」和「自焚秀」。于是中国人发出了:「中国人连活著都不怕,还怕死么」这样的豪言壮语。据北京心理危机研究与干预中心统计,中国每年至少有25万人自杀,200万人自杀未遂。也就是,平均每两分钟就有一人死于自杀,八人自杀未遂。其中,贫穷和绝望每天都在夺去人的生命。多少父母因为无法供养考上大学的子女而无奈自杀,多少家庭因为有久病的亲人走投无路而全家自杀,
   前些时,一名30岁左右的男子为了讨饭糊口,在北京王府井大街繁华地段手持一把大砍刀,在自己左臂砍了一刀后,用自己的鲜血在面前写下「砍一刀10元」,并向路人吆喝:「砍一刀十元!大家赏口饭吃,砍死免费。」见没有人敢砍他,又哭著说:「求求大伙砍我吧,给我口饭吃!要是明天我还没钱吃饭,就只有去抢劫了!」
   我们从繁华的上海市面看不到衣衫褴褛的人,看不到无家可归的人,看不到前来找活路的民工。为甚么,因为上海不许这样的人进城,这样的人无法出现在上海的街头。上海需要民工的地方,被当局要求必须把即将进城的民工,从火车站用客货两用的车,把他们直接拉去工地,不许让他们在街面上出现。
   上海公安网9月份刊登出一幅公告,公告是漫画形式,题目是:露宿街头勿同情。漫画上是两个时髦的青年男女骑著摩托车驶过上海城郊地带,看到路边的无家可归者,女的说,「这些外地人真可怜啊!」。男的说,「小芳,你不能同情他们,他们露宿街头,影响上海的文明形象。」漫画下面的提示是:在车站码头、高架桥下或偏僻路段,以及城郊结合部地区,露宿著一些拖儿带女的外地来沪人员。他们衣衫褴褛、脏乱不堪、好逸恶劳,靠拾荒、乞讨混日子,严重影响了大城市的文明形象,给上海治安带来了很多问题。公告最后提醒市民,对此类人千万莫同情,不要给予施舍。
   上海公安网的网头是一个鲜红的国徽,黑色衬底,白色的大字:人民乃父母稳定是天职。
   人民乃父母!既然对这部份人政府连民间的同情和施舍都要警告不许给予,那么当然这部份人绝对不是当权者的父母也不是儿孙,连重孙子侄孙子都不是。他们是甚么?公告文字中凸现的对这些人的极度蔑视和厌恶,让我们相信,他们是当权者眼中想甩却甩不掉的垃圾。当他们活不下去要跳楼、要自杀、要铤而走险时,他们是当权者维护百分之五的人的稳定的障碍和隐患。所以,当权者恨不得他们冻死饿死穷死。

城乡绝对贫困人口不少于两亿

   《中国财政》2003年第8期刊载的中国官方的统计资料指出:中国高中低收入户的比例呈金字塔形。2000年,城乡高收入户占总户数的2%,中低收入户占18%,低收入户占80%。这说明,中国官方非常清楚,少数人占有了社会大量的财富,而多数人处于绝对或相对贫困当中。
   根据中国民政部的统计,截至2003年3月31日,中国城镇居民依赖最低生活保障的人数为2千1百万人,属城镇贫困人口。按照中国扶贫基金会的统计,中国农村未解决温饱的人口有3千万人,低收入人口(人均年收入在865元人民币以下)为6千万人,两者相加为9千万人。
   但是,有学者指出,对农民收入的计算方法不科学。现在统计部门在计算农村居民收入时,将其用于来年生产性的投入也包括在内。而这部份生产性的投入在其总收入中所占的比重将近三分之一。如果把这一部份扣除的话,那么,按照原来统计方法所计算的农村居民人均收入1200元左右的人便成了800多元,也应算作贫困人口了。那么中国农村的贫困人口人数为1亿5千万人左右。另外,应该计算在城市贫困人口中的「农民工」及其家属的人数应不低于4千万人。所以,中国贫困人口共有2亿1千万。而世界通行的贫困人口统计标准是,每人每天生活费低于一美元就属贫困,如果按照这个标准衡量,那么,中国的贫困人口还要翻上几番。

以共产之名劫财 以改革之名分赃

   应当指出,目前这个「贵贱隔离,贫富悬殊」的两个中国, 是对中共当年革命的极大嘲讽。
   中共以武装暴力打天下时,是以「打土豪,分田地」,「均贫富,搞共产」为号召的,它极其煽情地渲染当年中华民国社会里的贫富不均,从而为自己的武装暴乱提供所谓正当性,并藉以强行从财产拥有者手中「化私为公」,变成所谓「国有财产」。
   而掌管这些财产的,正是中共,一个垄断性的权力集团。
   共产党在中国干了几十年的抢劫杀戮把所有的社会资源财富都搜刮起来之后,1979年决定改变所有制了,要把公有制再变为私有制,说这是「改革开放」。于是,国有财产的再分配开始了。掌管财产的共产党当然是分配财产的主人。于是,「国有财产」通过「私相授受」、「官官相授」、「权钱交易」的方式,冠冕堂皇的成为了红朝新贵的私有财产。
   这就是中国半个多世纪来财产转移的宏观历史过程:简括说,一群痞子土匪以 「平均财富,替天行道」为名打劫了富人家的财产,然后进行「洗钱」──即用意识形态把这些钱财「染红」,并装进「公共大仓」。可是,他们不但不向天下「开仓济贫」,还向民众一直收取管理费和各种杂费。最后,把这些「红钱」统统装进了土匪及其家族的口袋中。
   在这一夺产的历史过程中,老百姓成为多次被掠夺者。红朝权贵大掠夺造成的贫富不均,比当年民国社会的贫富不均,已不知严重了多少倍!

其实,即使是当穷人,也有有尊严与毫无尊严之别。

   不久前在一个会议上遇到一个藏人朋友,他在中国生活过三十多年,后来到了印度。他说,如果是一个穷人,那就在印度做一个穷人,千万不要在中国做一个穷人。在印度做一个穷人,可以睡在皇宫前的台阶上,警察不许赶你走,没有人可以把你随便抓起来,你有基本的安全和尊严。而在中国,要做一个穷人,比死还难受。
   (原载香港《开放》杂志2003年12月号)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