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上官天乙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上官天乙文集]->[胡锦涛给江泽民邓小平擦屁股]
上官天乙文集
·杂交混血真能改良中国人种?
·共产恐龙正在走进博物馆
·胡锦涛是江泽民的好学生
·民主的胜利?反腐败功臣选举落败
·毛爷爷死得其所 别再骚扰他老人家啦
·美国倒霉 中国渔翁得利
·美国战略家愿拉登万寿有疆?
·拉登一举成名的诀窍和意义
·恐怖分子的不怕死哲学
·上海:恐怖袭击的下一个“软肋”
·拉登死定了
·张学良怎样从“剿共”先锋变为“联共”积极分子
·上海焰火与阿富汗战火
·阿扁好潇洒
·魔鬼拉登的惊人魔力
·拉登最好别死
·阿扁撒谎?天知道
·高干子女不妨学一学胡大公主
·国民党输了也好
·小燕子的“服装狱”与乾隆爷的“文字狱”
·赖昌星的“中国心”
·台湾大学生情有独钟“江主席”
·瓜分元旦
·吴征杨澜?与我何干
·李文和的觉悟
·大年初一上班,不是财迷
·布什总统,真“牛”
·中美哥俩好?难说
·爱江山还是爱美人
·请党中央穿上“皇帝新衣”
·朱熔基办公办错了地方
·胡锦涛到美国走钢丝
·看“温家宝挨批”过瘾
·中国应该有些乱七八糟的朋友
·胡锦涛的致命弱点
·网上传言北京流血政变
·布什总统“傻”得有学问
·小小圆球 颠倒全世界
·六四是个倒霉日子 中国队该输
·江主席,看看人家马哈蒂尔
·巴金想死 就成全他吧
·上帝偏爱加拿大?
·张万年“劝进”江泽民?冤枉
·江泽民以退求进 一退到底
·江主席,交枪吧
·音乐声中、斜阳下、温哥华
·“何新自杀”大快人心?
·在温哥华如何“积极向上”
·网友不买“一夜情”的账
·出国的好处
·后悔出国
·真想回国
·王丹与胡锦涛,都是“团派”?
·省长不能向省民看齐
·加拿大华人移民的镜子
·愿美军早日得胜回国
·温家宝偏袒香港 不应该
·中国不是美国对手
·在温哥华,看中国烟花
·美国钻进死胡同
·江泽民与家庭妇女一般见识?
·胡锦涛给江泽民邓小平擦屁股
·胡锦涛当副主席 岂有此理
·温哥华到底好在哪?
·民主假面非骑士 香港平安港民护
·如果你也爱香港,你也应该哭泣
·披着自由外衣的野狼恶霸
·人妖颠倒是非淆 对敌慈悲对友刁
·恳请港人擦亮眼 莫作《乌合之众》
·可怜断指日 亦是断肠时
·暴徒自缚不自知,马到悬崖不收缰
欢迎在此做广告
胡锦涛给江泽民邓小平擦屁股

    胡锦涛比江泽民左,是我作为一个时事编辑的直观判断,我几乎每天都要接触到有关胡锦涛江泽民的新闻。相信别人也有这种感觉,只是因为还不敢肯定,或者干脆懒得动手,尚未来得及形成文字而已。 (博讯boxun.com)

     依我的感觉,胡锦涛不仅比江泽民左,比邓小平也左。传说胡锦涛是邓小平“隔代”指定的接班人,实际上江泽民才是邓小平路线的忠实继承者。到目前为止,胡锦涛正在一点一点地复辟毛泽东那代人左的一些做法。

     老江快要退休之前,留下的一个涉及中国社会根本走向的决策,就是向资本家敞开入党大门。而资本家本来是共产党老祖宗马克思钦定的革命对象。当然,中国国情特殊,毛泽东那一代共产党人领导的中国革命主要是农民革命,农民对打土豪分田地最有兴趣,地主富农首当其冲。城市工人占整个中国的人口比例太小,在讲究人海战术的革命年代,作用不显著,他们的革命要求也就没有受到充分重视,资本家遭受的冲击不是太大。不过在革命胜利以后,为了充实国库,搞国家经济建设,比地主富农更有钱的资本家很快显示出特殊的革命价值。再加上按照马克思列宁斯大林的设计,要搞社会主义计划经济。结果资本家及其私有的工厂企业终於成为革命对象。此后资本家在中国社会里基本上被消灭,不存在了。

     作为领导农民工人翻身解放的革命领袖,毛泽东堪称中国最大的左派。他老人家“为人民谋幸福”的关键窍门就是打富济贫,均贫富。道理明摆着,既然中国家底薄人口多,很难大家一起富,那就干脆反其道而行,大家一块儿穷,也能图个最大多数人穷快活,心情舒畅。

     到了邓小平那里,其本人思想观念比较腐化,过不惯穷日子,在国际上,中国跟富国的差距越来越大,也让他沉不住气,结果就搞了个改革开放。改革开放名义上的目标是共同富裕,实际上能够落到实处的只是一小部分人“先富”。“先富”的这一小撮里面,相当大的部分实际上就成为曾被毛泽东革了命的资本家。在这个意义上,毛泽东当年把邓小平作为“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的刘邓司令部司令之一给抓起来,确有先见之明。邓小平果然就是篡改毛泽东左派路线的右派代表。

     邓小平好比是中国新一代资本家的接生婆,江泽民则更像资本家的奶妈。拉革命对象资本家入党是江泽民最让中国左派窝心憋气的一个大动作,共产党的性质由此发生根本变化,不再仅仅是“无产阶级”政党。不过,有产阶级也能加入共产党,是不是就变成了前苏联的所谓全民党?看来也不是。一来江泽民等人从没有口头上如此这般地明白讲过,二来也不可能有全民党。因为既然叫“党”,就只能是“全民”之中的一部分;在体制上代表中国“全民”的,那是全国人大,根本用不着画蛇添足,另外再搞个什么“党”。让资本家入党的真正意义,是冲淡了共产党的阶级性质,开始向政策主导的现代新型政党看齐。江泽民的另外一个大动作,是指导胡锦涛为总书记的下一代把“三个代表”和保护私有财产一并写进宪法。这两大动作分别在政治上和社会经济上为资本家阶级的发展壮大架了桥铺了路。

     无论资本家入党还是“三个代表”及保护私有财产入宪,胡锦涛肯定都投了赞成票,否则老江说什么也得换个人接班。但是在具体做法上,小胡有自己的侧重点。比如讲“三个代表”的时候,着重强调“代表”最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他还提出“权为民所用”的新“三民主义”,再加上各种“亲民”的大小动作。表面上看,小胡的所作所为都没有超出老江“三个代表”的范围,实际上,由於具体侧重点不同,效果却是大不一样的。政治是一种特别注重手法和效果的实践艺术,政治家常常能够通过拿捏十分细腻的手法差别来导致巨大的不同效果,理论上旗帜鲜明的自我标榜反倒常常是做样子给人看的,实际上并不特别要紧。胡锦涛在这方面可能比较接近邓小平,少说多做,绵里藏针。但是具体手法上比邓小平更加细腻,更讲究细节,有几分像刘少奇。邓小平一般比较粗线条,所谓“抓大放小”,毛泽东,江泽民则更加粗线条。

     看胡锦涛的讲话发言稿,多是老生常谈的老教条老套话,不够生动活泼,显得比较左,也很少见到夸夸其谈。不过这些老教条老套话实际上总是有所取舍,有所侧重的,取舍侧重所取的标准似乎就是结合实际情况,结果即便是老生常谈的教条演绎,也常常能呈现出比较亲切踏实的面貌,这点也跟刘少奇接近。刘少奇因为曾经是中共理论家,又有长期在社会底层搞工人运动发动群众的经验,做得更加有声有色。

     上任之初,胡锦涛就带着新班子浩浩荡荡去西伯坡革命圣地“朝圣”,它的标志意义至今没有一致的权威解说。我个人理解,应该是胡锦涛靠近老革命传统的一个象征。但是施政手法细腻的胡锦涛永远不可能像前辈毛泽东那般,选择用急风骤雨式的革命暴力手段或者群众运动来达到均贫富的目的,他也不可能像毛泽东打富济贫那样“彻底”与某某方面决裂,而是在继承顺应的基础上再稍微调整偏移原来的侧重点,做出与原来方向不太一致的“发展”。在继续推行“先富”政策的同时,施政重心稍微向农民、下岗工人等“弱势群体”以及中西部、东北等“弱势地区”倾斜,呈现“帮贫赶富”的格局。政治上,毛泽东式的“人民民主”有望被借鉴并加以制度化法律化,用来制约官僚的腐败。

     总起来看,站在邓小平江泽民肩上的胡锦涛不会整个复辟毛泽东时代,不如说,他好像是要把毛泽东与邓小平江泽民这两个几乎完全相反方向的发展成果综合起来,参考平衡现实的各方面的因素,然后调整确定一个介于二者之间的着力方位。用共产党人信服的辩证逻辑来说,毛泽东时代是正,邓小平江泽民时代是反,到胡锦涛这里,历史使命应该是合。

     毛泽东的“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出了问题,於是有邓小平江泽民的改革开放。现在改革开放的问题也渐渐暴露,先富者越来越富,预期后富的人们并没有跟着富起来,反倒越来越穷,工人失业,农民出路不畅,社会严重两极分化。一些罢工工人抬出老毛画像,毛泽东的幽灵开始在中国大地徘徊。胡锦涛此时此刻受命在肩,说得难听些,不可避免地负有给邓小平江泽民擦屁股的义务。而从他迄今为止挥出的新官上任三板斧看来,也的确是当之无愧的合适人选。

      10/19/03(21日略有增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