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上官天乙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上官天乙文集]->[在温哥华,看中国烟花]
上官天乙文集
·杂交混血真能改良中国人种?
·共产恐龙正在走进博物馆
·胡锦涛是江泽民的好学生
·民主的胜利?反腐败功臣选举落败
·毛爷爷死得其所 别再骚扰他老人家啦
·美国倒霉 中国渔翁得利
·美国战略家愿拉登万寿有疆?
·拉登一举成名的诀窍和意义
·恐怖分子的不怕死哲学
·上海:恐怖袭击的下一个“软肋”
·拉登死定了
·张学良怎样从“剿共”先锋变为“联共”积极分子
·上海焰火与阿富汗战火
·阿扁好潇洒
·魔鬼拉登的惊人魔力
·拉登最好别死
·阿扁撒谎?天知道
·高干子女不妨学一学胡大公主
·国民党输了也好
·小燕子的“服装狱”与乾隆爷的“文字狱”
·赖昌星的“中国心”
·台湾大学生情有独钟“江主席”
·瓜分元旦
·吴征杨澜?与我何干
·李文和的觉悟
·大年初一上班,不是财迷
·布什总统,真“牛”
·中美哥俩好?难说
·爱江山还是爱美人
·请党中央穿上“皇帝新衣”
·朱熔基办公办错了地方
·胡锦涛到美国走钢丝
·看“温家宝挨批”过瘾
·中国应该有些乱七八糟的朋友
·胡锦涛的致命弱点
·网上传言北京流血政变
·布什总统“傻”得有学问
·小小圆球 颠倒全世界
·六四是个倒霉日子 中国队该输
·江主席,看看人家马哈蒂尔
·巴金想死 就成全他吧
·上帝偏爱加拿大?
·张万年“劝进”江泽民?冤枉
·江泽民以退求进 一退到底
·江主席,交枪吧
·音乐声中、斜阳下、温哥华
·“何新自杀”大快人心?
·在温哥华如何“积极向上”
·网友不买“一夜情”的账
·出国的好处
·后悔出国
·真想回国
·王丹与胡锦涛,都是“团派”?
·省长不能向省民看齐
·加拿大华人移民的镜子
·愿美军早日得胜回国
·温家宝偏袒香港 不应该
·中国不是美国对手
·在温哥华,看中国烟花
·美国钻进死胡同
·江泽民与家庭妇女一般见识?
·胡锦涛给江泽民邓小平擦屁股
·胡锦涛当副主席 岂有此理
·温哥华到底好在哪?
·民主假面非骑士 香港平安港民护
·如果你也爱香港,你也应该哭泣
·披着自由外衣的野狼恶霸
·人妖颠倒是非淆 对敌慈悲对友刁
·恳请港人擦亮眼 莫作《乌合之众》
·可怜断指日 亦是断肠时
·暴徒自缚不自知,马到悬崖不收缰
欢迎在此做广告
在温哥华,看中国烟花

    今年中国又一次参加温哥华的烟花汇演。表演时间是8月6日,不巧北边发生了森林大火,于是网上有人说:放中国烟花庆祝加拿大森林大火! (博讯boxun.com)

    烟花确实起源于中国,而森林大火最初从7月30日开始,正是捷克烟花表演的日子。到头来,却无人发觉捷克更像“罪魁祸首”,唯独抓住数百年前的起源地不放,开出这种居心凶险的玩笑,微妙反映了某些同胞“偏爱”中国的心理。

    在捷克与中国之间,8月2日,有加拿大的表演。2号是星期六,晚上看烟花回来得晚,也用不着担心影响第二天上班。所以我们决定全家集体出动,浪漫一回。8点钟前后到达巴士站,远远见四五个男女警察,全副武装,边聊天边东张西望,跟平常有所不同。其中有位像是华裔的男士,光头贼亮贼亮的,特别扎眼。

    刚刚开走一辆巴士。除了我们一家子,车站再无别的潜在乘客。但是才过5分钟左右,巴士进站时,就有10来个等车的人了。绝大多数是白人。警察只让我们先到的几位上去,其余的继续等待下一辆。

    到市中心下车,刚才还满满当当的一辆巴士,顿时变得空空荡荡。不明白放花的地点方位,不清楚具体走什么路径,都无关紧要,跟着大队人马放心走去就是。随大流绝对没错,左打听右探索,企图走出一条有自己特点的捷径,反而会事与愿违。

    中国的傍晚这个时辰,太阳早下班歇息去了,温哥华却不然,楼房之间,枝头叶下,仍不时泄漏出几缕阳光。不过收敛了烈日当空的泼辣威风,摇身一变为温和妩媚的淑女风范。它们怯怯地横斜在众人眼前,卖弄着慵懒的风情。无奈人类乃势利物种,心目中既有更美好的期待,便失去理会平凡事物的闲情逸致。大家只顾兴冲冲往前赶路,我也压根儿没注意到,太阳是在什么时候,用什么方式,跟我们告别这辉煌一天的。

    越往前走人流越壮阔,然后又分解成无数涓涓细流,向各方发散、渗透。马路上基本不见汽车通行。海面上跳荡着落日的光辉,大小游艇密密麻麻,一动不动,几乎一律头东尾西,与我们的西进方向完全一致。眼目所及的沙滩和草地上,到处都是人。散兵游勇不少,更多的则是坐在椅子上,或者在地上铺块垫子什么的,有躺有坐,或打牌或下棋,聊天的聊天,吃喝的吃喝,总之以逸待劳,打持久战的姿态。有几个仿佛塑料柜子的物体立在路边,摇摇晃晃的,跟前男男女女排了至少10米以上的长队。原来是临时厕所。我看了看表,才刚9点钟,离正式开演还差整整一小时。想找块草地坐坐,硬是无法如愿。那些占据有利地形的人们想必老早就来了。最后只好在沙滩上站着,这一站就是一个多钟头。

    大概9点30分,只听“砰”的一声响,天上炸开一朵烟花。散漫的海滨顿时有了兴奋中心,爆发出万众一心的欢呼。可惜这短暂的孤零零的唯一烟花再无下文,人们陡然高涨的热情也随之急转直下,颇有爬得高跌得重的失落意境。9点50分,又一个烟花冲上天去。迫不及待如我者再一次欢呼雀跃,把刚才获得的经验教训丢个一干二净。快10点钟了,音乐声中,坐在沙滩上的人们忽然一齐站起,挡在我面前,本来十分开阔的视野转眼变得极其窘迫难堪。正在嘀咕呢,原来却是乐队演奏加拿大国歌引起的短暂反应,心中悄悄把自己取笑了一回。

    烟花在中国古已有之,唐朝诗人李白就写过“烟花宜落日,丝管醉春风”的心得体会。花心隋炀帝杨广先生也有诗赞:“灯树千光照,花焰七枝开”。及至南宋,烟花成为许多王公贵族的时髦娱乐用品,公开上市买卖。一位横跨宋元两朝的赵姓诗人描述了当时燃放烟花的盛况:

    人间巧艺夺天工,炼药燃灯清昼同。 柳絮飞残铺地白,桃花落尽满阶红。 纷纷灿烂如星陨,赫赫喧虺似火攻。 后夜再翻花上锦,不愁零落向东风。

    数百年后的今天,中国步入21世纪,即便是古老的传统节目,也表现出与时俱进的时代新风貌。首先当然是放烟花已经升级为国际活动,中国烟花可以飘洋过海, “入侵”温哥华大放异彩;其次,放花时还有现代乐队伴奏曼妙的西洋乐曲,堪称中西合璧;再次,是实力雄厚,能一鼓作气,一放20多分钟;最后,烟花的形像构思也是前无古人的,有如落叶缤纷,有如群蜂狂舞,有如瀑布凌空,还有如外星飞船驾到,悠然而来,倏然而逝。

    在或明或暗或大或小有高有低赤橙黄绿青蓝紫的轮番挑逗刺激诱引之下,不分白人黑人华人非华人,喝采声鼓掌声口哨声怪叫声此起彼伏,杂乱无章,完全失控。散伙回家的路上,一位“老外”从中国烟花联想起大温哥华地区的现实,感叹说,列治文市简直变成中国城了。

    散伙时间是大约10点半,赶到巴士车站将近11点。我上穿T恤,下着短裤,夜风中凉意飕飕,巴不得快快回家。正好看见有巴士开来,就满腔热情迎接上前,不料它早已满员,毫不犹豫,义无反顾,扬长而去。下一辆也同样。我见势不妙,急中生智,逆巴士来路而上,步行了一站地,候车乘客依然不少,再走一站路,站牌下果然只有寥寥三二人,这才停下。不久顺利上车,时间已经是深夜11点57分。经过当初等车的那一站,巴士照例马不停蹄,开将过去,窗外闪过几副似曾相识的面孔。我为自己“远足先登”先行一步而惭愧,同时也颇有点投机取巧成功后的伟大自我感觉。(博讯2003年8月09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