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上官天乙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上官天乙文集]->[真想回国]
上官天乙文集
·杂交混血真能改良中国人种?
·共产恐龙正在走进博物馆
·胡锦涛是江泽民的好学生
·民主的胜利?反腐败功臣选举落败
·毛爷爷死得其所 别再骚扰他老人家啦
·美国倒霉 中国渔翁得利
·美国战略家愿拉登万寿有疆?
·拉登一举成名的诀窍和意义
·恐怖分子的不怕死哲学
·上海:恐怖袭击的下一个“软肋”
·拉登死定了
·张学良怎样从“剿共”先锋变为“联共”积极分子
·上海焰火与阿富汗战火
·阿扁好潇洒
·魔鬼拉登的惊人魔力
·拉登最好别死
·阿扁撒谎?天知道
·高干子女不妨学一学胡大公主
·国民党输了也好
·小燕子的“服装狱”与乾隆爷的“文字狱”
·赖昌星的“中国心”
·台湾大学生情有独钟“江主席”
·瓜分元旦
·吴征杨澜?与我何干
·李文和的觉悟
·大年初一上班,不是财迷
·布什总统,真“牛”
·中美哥俩好?难说
·爱江山还是爱美人
·请党中央穿上“皇帝新衣”
·朱熔基办公办错了地方
·胡锦涛到美国走钢丝
·看“温家宝挨批”过瘾
·中国应该有些乱七八糟的朋友
·胡锦涛的致命弱点
·网上传言北京流血政变
·布什总统“傻”得有学问
·小小圆球 颠倒全世界
·六四是个倒霉日子 中国队该输
·江主席,看看人家马哈蒂尔
·巴金想死 就成全他吧
·上帝偏爱加拿大?
·张万年“劝进”江泽民?冤枉
·江泽民以退求进 一退到底
·江主席,交枪吧
·音乐声中、斜阳下、温哥华
·“何新自杀”大快人心?
·在温哥华如何“积极向上”
·网友不买“一夜情”的账
·出国的好处
·后悔出国
·真想回国
·王丹与胡锦涛,都是“团派”?
·省长不能向省民看齐
·加拿大华人移民的镜子
·愿美军早日得胜回国
·温家宝偏袒香港 不应该
·中国不是美国对手
·在温哥华,看中国烟花
·美国钻进死胡同
·江泽民与家庭妇女一般见识?
·胡锦涛给江泽民邓小平擦屁股
·胡锦涛当副主席 岂有此理
·温哥华到底好在哪?
·民主假面非骑士 香港平安港民护
·如果你也爱香港,你也应该哭泣
·披着自由外衣的野狼恶霸
·人妖颠倒是非淆 对敌慈悲对友刁
·恳请港人擦亮眼 莫作《乌合之众》
·可怜断指日 亦是断肠时
·暴徒自缚不自知,马到悬崖不收缰
欢迎在此做广告
真想回国

    以下是三篇刊发在温哥华神州时报的专栏文章,“真想回国”系其中一篇的题目。另外二篇分别是“回国干甚么?”“温哥华的天,疑难的天”。今集中在一起,供各位博讯网友批评指教。

    1,真想回国

    用东尼的话说,温哥华是“兔子都不拉屎的地方”。 (博讯boxun.com)

    东尼是台湾来的投资移民。两年前,因为非“投资”不可,买下现在的这间铺面房,开起了饭馆,兼卖冰冻包子饺子等。去年开始,附近饭馆越来越多,大家争着压价抢顾客。唯有东尼不为所动,客人日见稀少。多次去用膳,一人独霸一大片餐桌,我都感到有些寂寞。问怎么会这样?东尼说客人本来不多,再一降价,薄利又不能多销,生意没法做。他正在找主儿,要把店给卖了。反正三年移民监刚好蹲够日子,拿了身份他就走人回台湾。

    我听了黯然。东尼这一走,很可能就是永别了。

    其实我自己又何尝不想回中国大陆呢?至少是回去看看也好啊。出国三年,谋生不易,一直呆在温哥华未敢挪窝。现在算是混出点眉目,称心如愿做了编辑。可是仍有不满足。比如当初设想两步走,第一步打入华文媒体,服务华人;第二步用英文写作,就地结合西人的需要,把中国文化贩卖给西人。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尝试,现在只好老实放弃第二步的宏伟蓝图。因为从我目前的英文状况,到写作够欣赏水准的英文作品,距离太遥远。

    另一方面,海外华人媒体活动范围又实在有限。中国不让入境,白人黑人看不懂,就只剩下海外华人自我消化了。而海外华人中的相当一部分以进入西人主流社会为荣,言必称ABC、BBC、CBC,根本看不上华文媒体。对照中国传媒成为第四大产业支柱的轰轰烈烈,海外华文媒体至今多处在门庭冷落的半死不活状态。在温哥华,除几家港台背景的报纸还能各自卖出千把份,大陆背景的几乎都是免费赠阅,与大陆报刊发行量动辄数十数百万根本没法比。大环境既如此萧条恶劣,作为普通媒体工作人员,自然谈不上甚么光明前途。我时常就有革命到头,丧失目标的空虚感。想到今生今世的人生旅程大概只过一半,余下的一半竟然糊里糊涂找不着目标了,便情不自禁,有些毛骨悚然。

    我的最新思想动态是:如果继续从事华文编辑和写作事业,除了杀回中国大陆,别无进一步发展的前途。当然,可以是连人带文一块儿“出口转内销”,也可以人在海外,文回中国,加入整个中华文化的大汇演,大循环。

    若干熟识的移民朋友已经先行一步,回中国去了。有的在合资企业当买办,有的为政府部门做沟通中西的桥梁,他们一再用新鲜事实映证着苦海无边,回头是岸的古老智慧。留在中国的哥们弟兄更是升官的升官,发财的发财,一个个闹腾得鸟枪换炮。我一遍又一遍洗耳恭听报喜的越洋电话,冷眼旁观那些内容各异,中心思想大同小异的电邮,止不住一次又一次心虚气短。

    古人说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现代人生活节奏快,硬是改进为三年河东三年河西了。三年前得知出国有门,是那样振奋,谁料到三年后却会这么想回国?

    也许,这山望到那山高,人性如此。当真回国,又要羡慕国外的清静自在、心平气和。年前乘巴士,就曾遇到一老资格广东移民,这边呆不住,回去过一次,未满二年,就感到无法适应,又跑了回来。

    半个世纪以前,钱钟书发明“围城”这个词,写下“围城”这部书。半个世纪过去,该“围城”莫非乘改革开放东风,飘洋过海,跟众多“中国制造”一起,辗转出口到了加拿大温哥华?

    回国干甚么?

    想回国,是主观愿望;弄清楚回国能干甚么?则是理智考量。套用胡适的话说,前者是大胆想象,后者可谓小心求证。仅有愿望有想象,无理智的考量与求证,便付诸行动,到头来碰壁的希望很大。

    对我来说,回国做记者当然是首选。曾经留意广告,有些新闻单位招聘记者公然要求年龄必须35岁以下。这大约是中国国情。在加拿大,谁敢这么招聘,人家告它年龄歧视,就得乖乖认倒霉。中国没有年龄歧视一说,吃“青春饭”的公司老板想怎么规定便怎么规定。哪怕只要20岁以下的“小姐”,也无人抗议。由此看来,在下人到中年,回国做记者八成是不行了。

    即便有单位破格录用为记者,在加拿大言论肆无忌惮成了习惯的人,尤其是网上活跃分子,也多半忍受不住那种严格管束。据新闻报道,数十万中国记者正准备考资格证书,今后无证书便不得进入新闻行当。而且好容易获得资格证书了,如违反“纪律”,仍可以一笔勾销,方便之极。一想到中宣部天高皇帝远的老婆婆之外,将来还会有打扮入时的“纪律”小姐随时侍候身旁,耳提面命,回国做记者的如花似锦前途顿时变得荆棘遍布,令人望而生畏起来。

    编辑的年龄似乎可以稍稍放宽,但是管束之严,也至少不在记者之下。新闻出版署已然着手找人编制量化指标,包括基础性指标、报业生态指标、经营指标及管理指标,共四个方面,发愿用先进科学的方法打造密不漏风的报业规范铁桶,明年开始建立“报纸审批评估论证制度”。今后年年搞评诂,每年做年检。年关年关,年年过关,即便祖宗有灵,保佑平安无事,烦也烦死了。有人一再希望,用新闻自由来监督中国政府,至今八字未见一撇,政府对新闻的反“监督”倒是花样翻新越来越邪虎,真是没打着狐狸反倒先惹上一身骚气。

    记者编辑之外,还有一条比较现成的回头路:进学校,当老师。尤其是做新闻专业网络传媒方面的老师,凭若干一知半解的实践经验,没准真能开拓一片专业建设的处女地。不过划算起来,用了二三十年时间挣扎离开学校象牙塔,才到社会上晃荡三四年光景,又要回去,未免于心不甘。况且是从瞬息万变日新月异充满刺激的新闻行业,退回波澜不惊的学术殿堂,如泥塑木雕大坐其冷板凳,炒冷饭,中间那么巨大的落差,会不会把人摔打出精神病?想当年,胡汉三率领还乡团杀回老家,闹得鸡飞狗跳,万民景仰,何等威风!可是胡汉三有还乡团保驾。在下只身一人回学术天地,几年流窜在外,荒废学业,并未攒得一兵一卒的权势威望,届时会有几个同行、几个学生买账,也是问题。

    中国经济一枝独秀,政策鼓励发家致富,回国做生意行不行?做生意要有资本,更需要机会。机会凑巧,无本万利成为暴发户,堪称人生一大快事。别人的成功范例听过不少,可惜就本人而论,诸如此类的好机会似乎暂时并无踪影。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今后当然不好讲啦。我倒是时刻准备着,一旦机会来临,决不亏待自己,一定要回国发笔横财。在这之前,姑且留在温哥华,安居乐业,养精蓄锐,则不失为守株待兔,得寸进尺之稳健办法。

    我算想开了,老是这山望着那山高,一生追梦不休,如没头苍蝇乱撞一气,又苦又累,又无多大实际收获,何必?

    相传布袋和尚做过一首“插秧”诗:

    手把青秧插满田,低头便见水中天。心地清净方为道,退步原来是向前。

    “大肚能容”的布袋和尚,一眼窥破“低头”“退步”的别有洞天,其悟性着实了得。

    3,温哥华的天,疑难的天

    一直不怎么喜欢下雨。冬季的温哥华雨下得没完没了,更让人腻烦。

    在中国的时候,我留意记了不少有关气候的民间谚语,比如甚么“关节发痛,不雨便风”,“青蛙乱叫,大雨来到”,等等。偶尔还能发布点独家的气象预报,露一手。只是到了温哥华,过去的老黄历再也不灵了。有时一早在路上见太阳跃跃欲出的样子,心中暗喜,到公司才坐下不久,又听玻璃窗上响起辟哩啪啦的雨点声。有时天上飘着薄薄的几片云,不像有雨,可是一转眼偏偏掉下雨点来。

    我捉摸其中的道理,可能是因为温哥华一面临海,三面环山,海上冬暖夏凉,而山外夏热冬寒,影响气候的因素特别错综复杂的缘故。在错综复杂的气象条件下,业余爱好者要想一展身手,自然有相当的难度。

    前段时间写过几篇小文,一会儿“后悔出国”,一会儿又大讲“出国的好处”;一会儿“真想回国”,一会儿又顾虑“回国干甚么”。简直是一系列的前言不搭后语,很不严肃。不过它们倒正是我内心深处真实感受的流露。面对出国和回国的人生大是大非问题,我确实时不时地自己跟自己打架,打得一塌糊涂晕头转向。顾全安定团结的大局,公开曝光示众的只是其中一小部分罢了。

    为甚么会这样?我体会,正像变量众多导致温哥华气候难测;出国回国难拿主意,也是因为事情太敏感关键,牵涉的层面太深太广。今天从这个侧面看是这样,明天从那个层面看却是那样。仿佛苏东坡笔下的庐山,“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而且它们会随着个人主观情形的不同而有不同。工作顺心,生活安定,自然看着“出国的好处”赏心悦目。等到下岗吃救济了,“情人眼里出西施”,回国的想法可能就变得亮丽动人起来。

    有鉴于此,面对出国和回国的疑难抉择,勇往直前,像有人期待杜丘的那样“一直朝前走,莫往两边看”,固然挺够大丈夫气慨的,然而事成之后吃后悔药的概率也不小。我倒觉得,置身温哥华这样还算风和日丽自由和平的地方,没必要照搬照抄军情火急的战争年代做派,耍甚么迅雷不及掩耳的威风,搞得鸡飞狗跳人为紧张。我们完全有条件向魏晋时代的士大夫学习,遇事不慌不忙,冷冷静静,从长计议。

    此外还应该注意的是,没见兔子别撒鹰,以免吃亏上当。在资讯发达的当今世界,主题先行,找若干某某地方妙不可言,某某国家前景辉煌之类的空洞说辞,易如反掌。然后听风便是雨付诸行动,十分冒险。不如采用步步为营的战术,捕捉到实实在在的学习、工作、发展机会了,再实施出国或回国的战略大转移。

    当然我这基本上是中年人的想法。人到中年,年龄本钱所剩不多,只好尽量节省使用。如果年纪还轻,就不妨爽快点,豪迈点,追随美好的梦想而出国回国。即便失败,年轻人也有足够的时间本钱爬起来,重打锣鼓另开张。失败的经验教训还可以变成走向成功的踏脚石。 【博讯2002年12月24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