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上官天乙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上官天乙文集]->[音乐声中、斜阳下、温哥华]
上官天乙文集
·杂交混血真能改良中国人种?
·共产恐龙正在走进博物馆
·胡锦涛是江泽民的好学生
·民主的胜利?反腐败功臣选举落败
·毛爷爷死得其所 别再骚扰他老人家啦
·美国倒霉 中国渔翁得利
·美国战略家愿拉登万寿有疆?
·拉登一举成名的诀窍和意义
·恐怖分子的不怕死哲学
·上海:恐怖袭击的下一个“软肋”
·拉登死定了
·张学良怎样从“剿共”先锋变为“联共”积极分子
·上海焰火与阿富汗战火
·阿扁好潇洒
·魔鬼拉登的惊人魔力
·拉登最好别死
·阿扁撒谎?天知道
·高干子女不妨学一学胡大公主
·国民党输了也好
·小燕子的“服装狱”与乾隆爷的“文字狱”
·赖昌星的“中国心”
·台湾大学生情有独钟“江主席”
·瓜分元旦
·吴征杨澜?与我何干
·李文和的觉悟
·大年初一上班,不是财迷
·布什总统,真“牛”
·中美哥俩好?难说
·爱江山还是爱美人
·请党中央穿上“皇帝新衣”
·朱熔基办公办错了地方
·胡锦涛到美国走钢丝
·看“温家宝挨批”过瘾
·中国应该有些乱七八糟的朋友
·胡锦涛的致命弱点
·网上传言北京流血政变
·布什总统“傻”得有学问
·小小圆球 颠倒全世界
·六四是个倒霉日子 中国队该输
·江主席,看看人家马哈蒂尔
·巴金想死 就成全他吧
·上帝偏爱加拿大?
·张万年“劝进”江泽民?冤枉
·江泽民以退求进 一退到底
·江主席,交枪吧
·音乐声中、斜阳下、温哥华
·“何新自杀”大快人心?
·在温哥华如何“积极向上”
·网友不买“一夜情”的账
·出国的好处
·后悔出国
·真想回国
·王丹与胡锦涛,都是“团派”?
·省长不能向省民看齐
·加拿大华人移民的镜子
·愿美军早日得胜回国
·温家宝偏袒香港 不应该
·中国不是美国对手
·在温哥华,看中国烟花
·美国钻进死胡同
·江泽民与家庭妇女一般见识?
·胡锦涛给江泽民邓小平擦屁股
·胡锦涛当副主席 岂有此理
·温哥华到底好在哪?
·民主假面非骑士 香港平安港民护
·如果你也爱香港,你也应该哭泣
·披着自由外衣的野狼恶霸
·人妖颠倒是非淆 对敌慈悲对友刁
·恳请港人擦亮眼 莫作《乌合之众》
·可怜断指日 亦是断肠时
·暴徒自缚不自知,马到悬崖不收缰
欢迎在此做广告
音乐声中、斜阳下、温哥华
   消息说,7月26日,我们温哥华巴拿比市一公园(名字没记住)有万人音乐会。6点下班,草草吃了点东西,我就搭公司领导的便车出发了。

    到得公园附近,辗转三个停车场,才找到空车位。但见三三两两行人,有扛椅子的,有拿垫子的。我们其实并不清楚音乐会具体地点,也就权且尾随前边的行人胡乱走去。正心里没底直犯嘀咕呢,却发现两个西人紧紧跟上了我们,仿佛怕给甩掉的样子。

    原来是在一个大斜坡上,这里那里三五成群地,散落着若干闲人。音乐已然高高飘荡在蓝色的天空中,迎候着八方来客。傍晚的太阳好像是倦了,软绵绵伸过来几缕光芒。场面透着几许冷清,我略感失望。再往下走一段路,才看到宛如一只半开蚌壳的白布棚子里,隐隐约约活动着一伙男男女女。那便是乐队,是今晚这一带的注意中心。待要再往前凑,却已经动弹不得,我们遇到了结结实实的人墙,只好停下,老老实实远远地张望。

    真的是场纯粹的音乐会,用乐器演奏的,没人演唱,不必顾虑语言的障碍。我也不禁摇头晃脑起来,仿佛融入主流社会了。不知是甚么鸟儿,排着队从我们的头上飞过去,又飞回来。兴许也受到了音乐的感动?一带树林环绕着这块斜坡,四周几乎看不到房屋。树们陷入墨色的沉思。树顶上的几抹斜阳,在音乐的节奏旋律中闪耀着光芒。乐队的那边,是一面小湖。一只小船时隐时现,反反复复折腾过来,又折腾回去,似乎迷了路,给音乐勾住了,迷住了;又或者满载了一船的音乐,走不动,只得来回游荡。

    有的人家支着帐篷,从这片自由无主的音乐天地中生生开辟出一块私人领地;有的人伙同三朋四友,一边听音乐,一边交换几句开心的谈笑,会心的眼神;有的人块然独处,旁若无人,闭目凝神,自得其乐;有的人疯疯癫癫,摇摇晃晃,时而得意微笑,时而目瞪口呆故做滑稽状;也有人四处转悠,到处打量,像是“看”音乐;还有人不停地喝饮料,尝美味,仿佛音乐是可以“吃”下肚去的。

    两只大音箱就挂在我身后的柱子上。耳听着排山倒海的乐曲倾泄而下,眼看长短不齐的音符们成群结队,从草地上跳跃而过,在空气中到处流窜,我恍惚觉着,那音乐无边无际,铺天盖地,涨满了整个公园,整个巴那比,整个温哥华,整个世界,整个宇宙。

    只可惜听不懂主持人的英文介绍,那些好听曲子的名字我一概不知道。期间,一位黑衣人被隆重引荐上台演奏钢琴。后来领导告诉我,那矮矮胖胖愣头愣脑的嘎小子只有15岁,是位华裔,还拿过甚么冠军呢。

    靠近北极的温哥华盛夏,白天太阳刺人地热辣,原是颇有几分威力的。可是每到傍晚,凉风阵阵袭来,又直透寒意。同来的女同胞坚持不住,只得先走一步。我上身只穿一件T恤,也不禁一波接一波地打寒战。好在生平第一次光临这种露天音乐会,好奇心盛,压住了半途而废的杂念。滚滚滔滔的音乐洪流中,那一溜儿寒战有板有眼打将下来,竟成就了我生平唯一的一次宝贵体验。

    我想起童年和少年时代,在老家看露天电影的光景来。那堪称是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中国农村唯一上档次的文化娱乐活动。

    通常,是公社从县里拿来片子,给各大队放映,一个大队放一场,一个月大概轮流一次。每逢听说要放电影了,邻近几个村的小夥伴便互相转告,大家串通,约好吃过晚饭一起去观看。因为要供我们兄弟上学,父亲是远近闻名的“小生产”,这时候他就趁机带我去卖甘蔗。最大的甘蔗2角钱一根,最小的5分,还有论节卖的,1分钱1节。没有月亮光的晚上,乡间小路需要照明,我家备有燃油的马灯。后来社会进步,生活水平提高,马灯换成了手电筒。但无论马灯或手电筒,我都很信赖它们。不只用来照明,更需要壮胆。我们的光亮,还有其它村子其它道路上同样看电影的人们的亮光,互相照应,本来最怕黑暗的我,反倒感觉着有些兴奋和向往。

    放电影的场地一般在小学校球场。两根电线杆挂一块大大的银幕,天一黑,电影于是开演。有人从家里搬凳子来坐着看,有人干脆站一晚上。“打仗的”故事片最受欢迎。出门稍晚,站在人群后边看不清画面,也有人就近搬来砖头石块,垫在脚下的。

    如今,父亲早不在人世了。我则先是离开老家上中学、大学、研究生、工作,最后,飘洋过海,移民到了温哥华。真是无巧不成人生。温哥华没有露天电影,却有露天音乐,还正好叫我赶上了,以至回想起早年的露天电影,陈谷子烂芝麻。

    苏东坡有诗云:

    人生到处知何似?恰似飞鸿踏雪泥。泥上偶然留指爪,鸿飞哪复计东西------

    在有如“雪泥鸿爪”的人生旅途中,偶得机会复活过去的亲切记忆,实在是一件幸运的事情。

    在这里,“过去”靠“现在”复活,“现在”也因有“过去”的依托而变得更厚实,更为内涵丰富,也更有悠长的余味,经得起我们细细品尝咀嚼。

    7/30/02

©2000-2003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