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上官天乙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上官天乙文集]->[中国应该有些乱七八糟的朋友]
上官天乙文集
·杂交混血真能改良中国人种?
·共产恐龙正在走进博物馆
·胡锦涛是江泽民的好学生
·民主的胜利?反腐败功臣选举落败
·毛爷爷死得其所 别再骚扰他老人家啦
·美国倒霉 中国渔翁得利
·美国战略家愿拉登万寿有疆?
·拉登一举成名的诀窍和意义
·恐怖分子的不怕死哲学
·上海:恐怖袭击的下一个“软肋”
·拉登死定了
·张学良怎样从“剿共”先锋变为“联共”积极分子
·上海焰火与阿富汗战火
·阿扁好潇洒
·魔鬼拉登的惊人魔力
·拉登最好别死
·阿扁撒谎?天知道
·高干子女不妨学一学胡大公主
·国民党输了也好
·小燕子的“服装狱”与乾隆爷的“文字狱”
·赖昌星的“中国心”
·台湾大学生情有独钟“江主席”
·瓜分元旦
·吴征杨澜?与我何干
·李文和的觉悟
·大年初一上班,不是财迷
·布什总统,真“牛”
·中美哥俩好?难说
·爱江山还是爱美人
·请党中央穿上“皇帝新衣”
·朱熔基办公办错了地方
·胡锦涛到美国走钢丝
·看“温家宝挨批”过瘾
·中国应该有些乱七八糟的朋友
·胡锦涛的致命弱点
·网上传言北京流血政变
·布什总统“傻”得有学问
·小小圆球 颠倒全世界
·六四是个倒霉日子 中国队该输
·江主席,看看人家马哈蒂尔
·巴金想死 就成全他吧
·上帝偏爱加拿大?
·张万年“劝进”江泽民?冤枉
·江泽民以退求进 一退到底
·江主席,交枪吧
·音乐声中、斜阳下、温哥华
·“何新自杀”大快人心?
·在温哥华如何“积极向上”
·网友不买“一夜情”的账
·出国的好处
·后悔出国
·真想回国
·王丹与胡锦涛,都是“团派”?
·省长不能向省民看齐
·加拿大华人移民的镜子
·愿美军早日得胜回国
·温家宝偏袒香港 不应该
·中国不是美国对手
·在温哥华,看中国烟花
·美国钻进死胡同
·江泽民与家庭妇女一般见识?
·胡锦涛给江泽民邓小平擦屁股
·胡锦涛当副主席 岂有此理
·温哥华到底好在哪?
·民主假面非骑士 香港平安港民护
·如果你也爱香港,你也应该哭泣
·披着自由外衣的野狼恶霸
·人妖颠倒是非淆 对敌慈悲对友刁
·恳请港人擦亮眼 莫作《乌合之众》
·可怜断指日 亦是断肠时
·暴徒自缚不自知,马到悬崖不收缰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应该有些乱七八糟的朋友
   宾州大学国际关系教授兼美国企业研究所亚洲研究部主任ArthurWaldron在华尔街日报发表评论文章说,越来越多国家接受民主和市场经济的新型国际社会正在走过中国。中国只有经过重大内部变革,加入这一国际社会,否则只能同乱七八糟的投机分子、二流“朋友”在一起,在真正的危机中,那些“朋友”中谁也不会支持中国。Arthur Waldron警告说,如果没有国内的自由开放,中国可能要继续保持那种国际孤立。

   对比之下, 鲍威尔周二在美国国务院就美国外交政策发表讲话略有不同,他说,“我们在人权和防止武器扩散问题上向中国施压。我们在所有令我们感到关注的问题上向中国施压,但与此同时,我们与中国进行合作。” “我们不会从我们所信奉的价值观上后退,但我们同时也认识到,在我们向前看的时候,这些以前的对手也可以成为伙伴和朋友。”

   虽然,鲍威尔信奉的价值观与Arthur Waldron是相同的:“尽管中国仍把自己称为一个共产主义国家,但要知道,财富和成功并非出自枪杆子。”“它来自贸易,来自自由化,来自对外开放,不管这个过程多慢,应将社会向美妙的外界开放,向民主、自由和市场经济开放。”

   如果说Arthur Waldron的主张是混同理想与现实的理想主义,那么,鲍威尔才是把理想与现实适当分开,而在真实的国际关系中也比较吃得开的现实主义。当然,理想主义在学者的书斋里也常常能占有一席之地。

   中国有句俗话:水至清则无鱼,人至清则无朋。毛泽东式马克思主义者的大病之一,就是用理想强行代替现实,粗暴简化丰富多彩的人类社会,以“志同道合”的无产阶级“同志”价值观来衡量一切,统一一切,裁剪一切,非我必敌,大搞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结果,信誓旦旦“解放”人民大众的“解放”者们,又亲手给中国人民套上了束缚的新绳索。而且因为有真理、正义、伟大、光荣、正确等美好的名义,毛泽东时代中国人的束缚进一步发达到空前未有的历史高度。

   把国际关系理想化,简单化,同样行不通。古往今来,还从未见有严格按照某种共同价值观来建立国际阵营的成功范例。最近的例子,如冷战时期社会主义阵营与资本主义阵营曾经有过这方面的尝试,结果马克思主义阵营的中国与资本主义阵营的美国为了共同的反苏需要,忍不住互相靠拢,终于宣告了按照主义划分阵营的失败。往前,罗斯福为了反击资本主义世界的怪胎希特勒法西斯,与社会主义的专制暴君斯大林结盟过。再往前,民主的英国为了扼杀法国资产阶级民主大革命,找了封建的沙皇俄国同流合污。

   丰富多彩生计勃勃危机与挑战并存的人类世界,同时就是另外意义上的乱七八糟的世界。这样的世界的国际关系,也必定免不了一些乱七八糟的关系。它不是Arthur Waldron教授的实验室,可以在玻璃瓶里人为制造出一种极其单纯理想的试验环境。

   清一色的理想世界,比如共产主义以及各种各样的天堂天国,也必定是单调乏味、近亲繁殖、缺少外部对比竞争、生机和变化,只好把许多精力放在内部同化和窝里斗的世界。古代中华大帝国,在眼目所及的中华文明圈圈只内,就近似达到过这种大一统、清一色,结果那个曾经辉煌繁荣过的古老文明相对于并不那么辉煌繁荣然而小国林立、乱七八糟、充满挑战与生机活力的欧洲文明,很快落后了。古代印度文明、埃及文明也大抵遭遇过同样的命运。一个大一统、清一色的世界在一个相对独立封闭的古代人类活动单元内的成功建立,总是意味着文明活力的衰落停滞。在我们今天这样乱七八糟的世界上,一个国家结交若干乱七八糟的朋友并不足为奇。它们是投机分子也罢,二流国家也罢,只要有那个必要,就未尝不可。英国上上个世纪的一位勋爵有句广为人知的名言:在国际关系中,只有永恒的利益,没有永恒的朋友。既然实际上大家一直都在“投机”,谁也高尚不到哪里去,又何必道貌岸然,遮遮掩掩,徒劳无功?

   且不说美国历史上也曾经扶植过蒋介石李承晚吴庭艳那样不像话的政权,时至今日,美国交结的仍然并不都是清一色的自由民主盟邦、门当户对的一流朋友,比如,阿富汗的北方联盟、被废国王,巴基斯坦的穆沙拉夫将军,还有沙特阿拉伯,科威特,土耳其。

   可以预言,如果美国和中国真有走向对立面的一天,那原因多半不会是意识形态的异同,而是实实在在的国与国之间的利害冲突。

   也许,中国是有必要进行“重大内部变革”,但那不是为了高攀某某高尚的朋友,赶甚么国际时髦,而是出于追求中国民众的利益和幸福,中国本身的繁荣昌盛。

   4/30/02

©2000-2003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