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上官天乙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上官天乙文集]->[朱熔基办公办错了地方]
上官天乙文集
·杂交混血真能改良中国人种?
·共产恐龙正在走进博物馆
·胡锦涛是江泽民的好学生
·民主的胜利?反腐败功臣选举落败
·毛爷爷死得其所 别再骚扰他老人家啦
·美国倒霉 中国渔翁得利
·美国战略家愿拉登万寿有疆?
·拉登一举成名的诀窍和意义
·恐怖分子的不怕死哲学
·上海:恐怖袭击的下一个“软肋”
·拉登死定了
·张学良怎样从“剿共”先锋变为“联共”积极分子
·上海焰火与阿富汗战火
·阿扁好潇洒
·魔鬼拉登的惊人魔力
·拉登最好别死
·阿扁撒谎?天知道
·高干子女不妨学一学胡大公主
·国民党输了也好
·小燕子的“服装狱”与乾隆爷的“文字狱”
·赖昌星的“中国心”
·台湾大学生情有独钟“江主席”
·瓜分元旦
·吴征杨澜?与我何干
·李文和的觉悟
·大年初一上班,不是财迷
·布什总统,真“牛”
·中美哥俩好?难说
·爱江山还是爱美人
·请党中央穿上“皇帝新衣”
·朱熔基办公办错了地方
·胡锦涛到美国走钢丝
·看“温家宝挨批”过瘾
·中国应该有些乱七八糟的朋友
·胡锦涛的致命弱点
·网上传言北京流血政变
·布什总统“傻”得有学问
·小小圆球 颠倒全世界
·六四是个倒霉日子 中国队该输
·江主席,看看人家马哈蒂尔
·巴金想死 就成全他吧
·上帝偏爱加拿大?
·张万年“劝进”江泽民?冤枉
·江泽民以退求进 一退到底
·江主席,交枪吧
·音乐声中、斜阳下、温哥华
·“何新自杀”大快人心?
·在温哥华如何“积极向上”
·网友不买“一夜情”的账
·出国的好处
·后悔出国
·真想回国
·王丹与胡锦涛,都是“团派”?
·省长不能向省民看齐
·加拿大华人移民的镜子
·愿美军早日得胜回国
·温家宝偏袒香港 不应该
·中国不是美国对手
·在温哥华,看中国烟花
·美国钻进死胡同
·江泽民与家庭妇女一般见识?
·胡锦涛给江泽民邓小平擦屁股
·胡锦涛当副主席 岂有此理
·温哥华到底好在哪?
·民主假面非骑士 香港平安港民护
·如果你也爱香港,你也应该哭泣
·披着自由外衣的野狼恶霸
·人妖颠倒是非淆 对敌慈悲对友刁
·恳请港人擦亮眼 莫作《乌合之众》
·可怜断指日 亦是断肠时
·暴徒自缚不自知,马到悬崖不收缰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朱熔基办公办错了地方
   经过几年的观察比较,我最终成了中国政治明星朱éF基的“追星族”之一。

   当然这是件比较困难的事情,因为朱éF基是个有菱有角的人物,行为举止线条也很粗,各种表现多姿多彩,跟胡锦涛的小心周全善于自我保护简直正好相反。要想找朱éF基的毛病或漏洞那真叫手到擒来毫不费劲。有人忌惮他严厉,不民主;有人讨厌他做秀。都有道理。不过认真考察的结果,我反倒觉得朱éF基的长处也正好潜藏在其中。在江核心的温吞水式领导之下,加上中国社会“酱缸”文化的巨大“包容性”,中国官场各种“关系”的盘根错节纠缠,改革时期的千头万绪如一团乱麻,如果没有朱éF粗线条的大刀阔斧披荆斩棘,没有他的雷厉风行威风八面,我不知道还有甚么别样的人物更适合收拾中国目前的烂摊子。

   不过,这些都似乎是题外话。

   不幸“两会”期间,我又逮着了朱éF基的一个把柄。

   据报道,本月6日下午,朱éF基参加了人大湖南代表团的分组讨论。岳阳市人大主任刘泗元在发言时,提到修建长江防洪的工程,朱éF基问:“没有豆腐渣工程吧?”

   “目前还没发现。”

   “发现就要撤你的职了!”朱éF基提高了声调。 中国新闻社显然以为这是有助拔高朱éF基光辉形象的好材料,因而特别进行了绘形绘色的描述。可是稍微捉摸一下就令人觉得有些不对劲。这是人大会场对不对?人大代表是不是在讨论问题?朱éF基不也是人大代表之一吗?这可不是他的办公会议啊。在“人大”这个特定场合,朱éF基不再是国务院总理,而是他的选民的代表;刘泗元也不再是岳阳市人大主任,而是他的选民的代表。代表与代表之间应该关系平等,朱éF基凭甚么居高临下对刘泗元讲话?

   可能,朱éF基回到湖南老乡跟前,感到特别亲切,他忍不住习惯地又开起了玩笑。不过为甚么偏偏开这种居高临下的玩笑呢?

   后来又看到温家宝参加河北代表团的讨论的报道。香港星岛日报还加了这么个标题:温家宝面斥小官僚。

   所谓小官僚是河北丰宁县的县委副书记王韶华。王在发言中谈到,丰宁县连续三年旱灾,政府只好发粮食帮农民解决生活问题。听说粮食是按照下面报上来的统计数字发放的,温家宝竟毫不客气地打断人家的话,手指着这名小书记说:“你这样做不行,只靠统计数字做事不行,你们应该亲自下去调查,一户户查,一家家问。我们到今年二月库存蓄备粮食有五千二百亿斤,群众绝对没有理由缺粮。”

   稍后,小县官被记者问及挨温家宝训斥的感受,他说:“总理就是这样,他很实在,他到我们那里去,我们安排好去看的点他都不看,一下车自己一个人在前面走,直闯老百姓家里------。”

   又是一场代表之间地位悬殊别扭的“讨论”。

   这与朱éF基温家宝在国务院召开的办公会议有甚么不同呢?看来,办公办到人大会议上,并不只是朱éF基一个人的发明创造,而是现在中国“民主”政治生活中的普遍形象。朱éF基如此,温家宝如此,江泽民如此,胡锦涛、李瑞环也都没啥两样。即便在“人大”的民主殿堂之上,总理还是总理,书记还是书记,平民百姓仍然是平民百姓。一样的代表资格,并不意味着同样的发言权,同等的发言份量。代表资格只不过在特定的时间地点荣幸地拉近了乡长和省长、总理,县委书记和总书记之间的距离而已,因而使参加总理总书记办公会议的人员范围有所扩大,却并未能本质上扯平他们之间的关系。

   朱éF基温家宝等人都是能干的行政或者党务官员,甚至能把办公桌延长到人大这种本来无公可办的地方。同时他们也恰恰成了最不称职的民意代表。由于他们对官员身份职责的习惯性执着,所以实际上竟无暇代表自己选民的民意;而且他们不让其他代表拥有同样的发言权,其他代表在他们面前又不敢太“放肆”,也妨碍了别的选民民意的表达。

   人大的民意代表职能就这样被架空了。

   在人大会议上,官员意识冲击淹没了民意代表意识,官员角色排斥了民意代表的角色,由此凸现出两个问题。一,人大代表的产生,无须发表竞选演说,不必有任何承诺,平时也用不着与自己的选民保持接触,代表与选民之间如此松散随便的关系,能保证人大代表确实“代表”他的选民吗?二,官员兼任民意代表,一般人大代表也多是业余兼职,这样的代表到底有没有足够时间精力和动力,来“业余”履行他对选民的责任义务? 3/7/02

©2000-2003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