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上官天乙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上官天乙文集]->[张学良怎样从“剿共”先锋变为“联共”积极分子]
上官天乙文集
·杂交混血真能改良中国人种?
·共产恐龙正在走进博物馆
·胡锦涛是江泽民的好学生
·民主的胜利?反腐败功臣选举落败
·毛爷爷死得其所 别再骚扰他老人家啦
·美国倒霉 中国渔翁得利
·美国战略家愿拉登万寿有疆?
·拉登一举成名的诀窍和意义
·恐怖分子的不怕死哲学
·上海:恐怖袭击的下一个“软肋”
·拉登死定了
·张学良怎样从“剿共”先锋变为“联共”积极分子
·上海焰火与阿富汗战火
·阿扁好潇洒
·魔鬼拉登的惊人魔力
·拉登最好别死
·阿扁撒谎?天知道
·高干子女不妨学一学胡大公主
·国民党输了也好
·小燕子的“服装狱”与乾隆爷的“文字狱”
·赖昌星的“中国心”
·台湾大学生情有独钟“江主席”
·瓜分元旦
·吴征杨澜?与我何干
·李文和的觉悟
·大年初一上班,不是财迷
·布什总统,真“牛”
·中美哥俩好?难说
·爱江山还是爱美人
·请党中央穿上“皇帝新衣”
·朱熔基办公办错了地方
·胡锦涛到美国走钢丝
·看“温家宝挨批”过瘾
·中国应该有些乱七八糟的朋友
·胡锦涛的致命弱点
·网上传言北京流血政变
·布什总统“傻”得有学问
·小小圆球 颠倒全世界
·六四是个倒霉日子 中国队该输
·江主席,看看人家马哈蒂尔
·巴金想死 就成全他吧
·上帝偏爱加拿大?
·张万年“劝进”江泽民?冤枉
·江泽民以退求进 一退到底
·江主席,交枪吧
·音乐声中、斜阳下、温哥华
·“何新自杀”大快人心?
·在温哥华如何“积极向上”
·网友不买“一夜情”的账
·出国的好处
·后悔出国
·真想回国
·王丹与胡锦涛,都是“团派”?
·省长不能向省民看齐
·加拿大华人移民的镜子
·愿美军早日得胜回国
·温家宝偏袒香港 不应该
·中国不是美国对手
·在温哥华,看中国烟花
·美国钻进死胡同
·江泽民与家庭妇女一般见识?
·胡锦涛给江泽民邓小平擦屁股
·胡锦涛当副主席 岂有此理
·温哥华到底好在哪?
·民主假面非骑士 香港平安港民护
·如果你也爱香港,你也应该哭泣
·披着自由外衣的野狼恶霸
·人妖颠倒是非淆 对敌慈悲对友刁
·恳请港人擦亮眼 莫作《乌合之众》
·可怜断指日 亦是断肠时
·暴徒自缚不自知,马到悬崖不收缰
欢迎在此做广告
张学良怎样从“剿共”先锋变为“联共”积极分子

本文是笔者与人合作“张作霖家族”(北京金城出版社2000年出版)一书的内容节选。全书23万字,笔者完成约10万,专写少帅张学良。时值张先生逝世,乃不揣浅陋,谨以此短文公诸网友,以为悼念。    据张学良“西安事变忏悔录”自称,1934年刚从欧洲回国时,他有两个愿望:“本想为一超脱军人,不再统帅东北军为私情所累,与他们仅保持超然关系,以备将来抗日也。不希望参与任何内战。”

   这两个愿望与蒋介石的心思简直格格不入。当时,蒋正忙于剿共。他是与共产党直接打过交道的人,深知共党的厉害。1924年,第一次国共合作的时候,全中国的共产党员不过几百人,无一兵一卒。才过两三年,就发展到几万,整整扩大了100倍,还在军队中有了一些影响。假如他蒋介石没有先见之明,大力排共,恐怕南京国民政府的大半席位都成共产党囊中之物了。如今的共党不但人数大增,而且有枪有地盘,虽然还不能与阎锡山、李宗仁这些“土皇帝”相比,可是稍不注意,就会蔓延为毛泽东所谓燎原大火。所以蒋介石一日不把剿共事业进行到底,就一日不能安心。

   正当蒋热心于剿共的时候,张学良却企图“不参与任何内战”,让东北军靠边站,同时他自己还想当蒋介石的侍从室主任,成为蒋的心腹,这当然不可能。

   就张学良本人来说,也不是充当侍从室主任的材料。他不但摸不透蒋介石热心剿共的心思,而且一贯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受别人侍候的公子哥儿,显然缺乏那种随侍蒋介石左右的细心和耐心。

   为什么张学良会产生这种想法?他本人解释说,是想“在蒋公左右学习学习,亦可加深彼此之认识,又可同中央诸同志多有接触,以便将来对日作战时易于相处。”这解释似乎还不够充份,张学良毕竟在官场战场上久经磨炼,仅仅为了“学习”“认识”“接触”一下,便放弃兵权,多少有些出人意料。

   更深层的原因,可能是想通过密切与蒋的关系,深入国民党中央领导核心,与南京上层人士打成一片,从而为将来接班做准备。据张的侍从副官陈大章回忆,1929年夏,蒋与张在北京相会,曾对张说:汉卿,你比我年轻(14岁),你东北几十万兵都是讲武堂毕业,武器装备也好,有空军,有海军,比我有力量。我只有十万黄埔军校的士兵能打仗。现在我领导着先打个基础,将来国家成功了,我岁数也大了,还得你来领导。张当时表示,自己无意当中国的领导人,只想保住东北。不过表面虽然如此,内心里张学良不能不对蒋的那番话砰然心动。乃父张作霖就曾经以“大元帅”之尊,君临过全中国嘛。而且,张学良下野出国前夕,蒋介石把他们比做同舟共济的一对难兄难弟,难免让人产生亲如一体的错觉。张下野出国可以说是为蒋做的牺牲,现在回来了,蒋介石也应该给予特别的信赖和重托。

果然,“西安事变忏悔录”写道:

   “方当良回国之后,蒋公对良特殊优遇,有三事,没齿不能忘者:一、蒋公令良同车,往见汪兆铭(精卫)于其宅,汪不在,而蒋公亲告其阍者(看门人),嘱告知汪,言张副司令曾亲自来访,此等苦心,良深为敬感。二、某日同车,蒋公戒良勿再事荒嬉。三、任良选择某项工作,挽回国人之观感,以增声望。此三者,已超越部属关系,非情同骨肉者,何能如此?”

   当侍从室主任的想法碰壁,堪称是对张学良当头泼来的一盆凉水。不知是急于要“紧跟”蒋介石,还是趁机抓兵权抢地盘,总之张学良突然从不愿打内战,变成了内战急先锋,自告奋勇去剿共。于是,1934年2月,国民政府任命张学良为鄂豫皖三省剿匪副总司令,并代行蒋介石的总司令职权。

   张学良得以重新执掌东北军帅印,并没有像冯玉祥那样被剥夺兵权,这在蒋介石与各派军阀的关系史中,几乎可以说是绝无仅有的一例。也许蒋过份看轻了张这个花花公子,太疏忽大意了。后来发生西安事变,似乎犯了同样的毛病。

   这时的张学良倒是特别够哥们义气的。除了投蒋之所好,调东北军一部南下剿共,还试图跟蒋的黄埔系套近乎。1934年5月,他亲自说服复东会领导人,取消该组织,另外成立四维学会。

   复东会本是流亡关内的东北人士自发民间组织,与东北军也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它的活动引起了国民党CC系的注意,认为是东北军秘密组织,并给蒋打了小报告。蒋派戴笠调查。戴笠时为羽翼未丰的复兴社要员,有意把复东会拉过去,壮大复兴社的实力。而且张学良主张在中国实行独裁统治,拥护一个领袖,与复兴社的宗旨有相通之处。于是双方一拍即合。

   四维学会由复东会核心成员与黄埔系骨干合组而成,以蒋介石为名誉会长,张学良为会长,后来鼎鼎大名的贺衷寒、戴笠、邓文仪等蒋帮亲信都是该会的理事,也俨然就是张的下属。

   同时,张学良让东北军校级以上军官集体加入国民党,到庐山军官团受训;在东北军师以上单位设政训处,由复兴社派人领导。

   决心“紧跟”蒋介石的张学良,剿匪非常卖力。不仅代表蒋坐镇武汉,而且常常亲临前线督战。1934年4月到8月间,先后到湖北黄安、麻城,河南潢川、商城,安徽立煌、六安等地,向部队训话,说日本侵略中国正是看到共产党和红军闹得越来越厉害,有可乘之机。共产党和红军杀人放火,破坏国家统一,是民族罪人。东北军要打回老家去,只有先消灭共产党和红军,实现国家统一,然后集中全国力量,一致对抗日本。

   这年7月,东北军115师与红军徐海东25军遭遇,被消灭5个营。张学良有点心疼,却又不明白原因所在。东北军武器装备大大优于红军,他误以为打败仗是不能吃苦耐劳,骄、娇二气作怪。

[下一页]

©2000-2003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