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
栏目在征集中 - 用EMAIL告诉你要创建的栏目名称即可:[email protected]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人生百态
[主页]->[原创文学]->[人生百态]->[《乔奇不哭》第6----第11章]
人生百态
《乔奇不哭》
·前言
·第1----第5章
·第6----第11章
·第12---第20章
·第21---第26章
·第27---第30章
·第31---第35章
《情断西藏》
·《情断西藏》第一部分
·《情断西藏》第二部分
·《情断西藏》第三部分
·《人生》第一章
·《人生》第二章
·《人生》第三章
·郭痞“消失”引发的“蚁穴”动荡
·《人生》第四章
·《人生》第五章
·“喜马拉雅”—精神病人的国度
·老郭“大骗局”
欢迎在此做广告
《乔奇不哭》第6----第11章

作者: 摩卡 文章录入:朱古力 来源:readnovel.com
   第六章 你家电视啥牌的?
   第七章 那群人带走了巩凡
   第八章 她们说,巩凡死了

   第九章 他为保护我而受伤
   第十章 病房里出现冀太太
   第十一章 小雯竟然是同性恋

第六章 你家电视啥牌的?


    听到我要出台,台湾男人马上兴奋起来,他马上让与他同来的朋友买单,然后问我想去哪里,
      “看海。”我回答。
      在前往大梅沙的路上,我知道他并不是台湾人,而是来自新加坡,他姓冀哥,年纪刚好大我一轮十二岁。
      冀哥把我带到大梅沙海边,先去海景酒店开房。从走进酒店的那一刻起,我们一直在用英语交流。他知道一个小姐试图在用另一种语言来维护自尊,所以,很配合我。
      我跟服务台的服务生杀价,将八百元的房价砍到五百。冀哥很满意的笑了,他对我的精明又佩服几分。我没说话,不管他是谁我都想为他节省,为什么?因为在夜总会里他是第一个不想我喝太多酒的男人。
      我冲凉的时间里冀哥出去帮我买来游泳衣,红色的,很好看,衬我的皮肤。
      我换上时,他容光焕发,大赞漂亮。
      我一直都很少话语,跟着他到大梅沙边时,已不知子夜还是凌晨。我是旱鸭子,他的水性却极好。游了一会儿,他累了,便躺在岸上看着我在救生圈上飘。
      晚上的星星很好,我一个人在海面上飘荡,仰着头轻声自唱:“有时候,有时候我会相信一切有尽头,相聚离开都有时候,没有什么永垂不朽。”不知过了多久,当我躺在救生圈里将要睡去时,一个大浪拍打过来,将救生圈整个击翻,我还来不及喊出,整个人已经落入水中。
      我本能的闭上嘴,闭上眼,耳听着海水不停的向我耳朵里灌。完了,我没有做任何的挣扎,妈妈,你一定想不到自己的女儿会以一个妓女的身份死去,那一刻这样的想法马上冒了出来。
      身体慢慢的下沉,再下沉。终于我感觉到自己的脚触到一片泥沙,我知道自己掉入海底了,于是更静静的,等待死亡的来临。
      有人来救我了,恍惚中一个男人从身后将我拦腰抱起。奇奇!我听见有人在叫,记得他的声音,冀哥。
      半个小时后,我躺在宾馆的床上终于回了神,冀哥坐在对面吸烟。
      “你刚才简直吓死我。”
      “对不起。”我挣扎着起来,摊到洗手间想洗去满身的泥沙,第一次感觉到死神竟离我这样近。
      洗澡后出来,冀哥在床上等我,我犹豫一下,坐在沙发上。
      “到床上来。”冀哥拍拍他身边的位置,示意我过去。
      我没动。
      “放心吧,不会动你一根毫毛的,来。”他再叫我。
      我系紧睡衣,走过去,如小猫一般畏在他身边,很快就睡着了。
      半夜,我醒来时,发现冀哥就坐在床边看我,见我张开双眼,他马上笑了,再感叹:“太美了,在我们新加坡你这样的女孩子哪里有见得到,简直就是极品。”
      “极品?”我笑了,依旧没有说话,小姐中的极品吗?
      昏昏沉沉的又睡去,直到第二天醒来,发现他依旧在身边只是看我时,我才确实他的话,真的只是静静的看了一夜,什么都不做。
      上午十点,当我们准备离开海景酒店时,他拿出钱包,递过来两张钱币,我接过来一看,是美元。
      “太多了,一张就够。”我收下一张,又还回一张。XX夜总会小姐出台的标价是一次八百,而两张百元美金的兑换价则高得多。
      “不,就是给你的,本来想给你五百的,怕你介意就给了两张,收下好吗?”冀哥坚持。
      我说谢谢将钱装好。两百美金,一千六百块人民币,算到这里时,心底竟然百感交集。
      临告别时,冀哥问我,可以告诉我你的电话吗?奇奇?
      “我没有电话。”谎话脱口而出,
      谁知送我回去的路上,手机不合时宜的想起,在接电话前,我犹豫了一下,还是接了电话。
      电话是我妈打来的,她知道我最近失恋了心情不好。我问妈:你们局里的扫黄分队是不是经常抓一些小姐什么的?
      “你问这干嘛?”我妈不愧是个老警,马上进入一级戒备。
      “是我报社那个同学,姓刘的,你不记得了,带眼镜长得跟矮冬瓜那小子,他要写这方面的素材,让我给问问,你们抓妓女的时候都是怎么对待的?”
      我妈嘘了口气说:还能怎么办啊,那些女人没一个要脸的,我们局里接到线报后一般直接堵屋,然后把一男一女分别带入俩房间审着,问他们家电视多大的,洗衣机什么牌,要是对不上号,肯定不是两口子。”
      我妈后来又说了什么我都不记得了,只听她说,你张叔在扫黄大队当队副呢,要不你打电话问问?
      “不了。”我如做贼一般,挂上电话。冀哥在看我。
      “你母亲是警察?”他显然听到我们的对话。
      “你们家电视啥牌的?”问完这句话,我发现自己早已经一身冷汗,接着,我听见前面的司机在笑。

第七章 那群人带走了巩凡


   
    晚上六点,冀哥打电话来让我不要再去夜总会了。
      “为什么?”我感觉到他喜欢我却故意装傻。
      “这两天要去东莞办事,缺钱的话等我回来找你。”电话那端很吵,冀哥说完几句就挂了。
      我换好衣服依旧出门。东莞?小小曾告诉过我,东莞是男人的天堂。而一些男人的快乐还不是建立在女人身上。
      刚进到夜总会的休息室,阿雯便坐过来。
      “怎么样?”我们同时问对方。
      “你说。”
      “你先说。”
      “我们什么也没做。”小雯笑。
      “我们也没做。”我说的是真的。
      “真的去看海了?那他给你多少钱?”小雯问我。
      “没多少钱,八百块而已。”我没告诉小雯拿美金的事,女孩子之间总会有嫉妒的,何况我跟冀哥真的什么都没做。
      “你说冀哥会不会包你?我看他挺喜欢你的。”小雯坐在那里自言自语。
      “你是说带回去包养?不会。”我知道这里的每个女孩子都希望被人包养,用大家的话说,批发总比零售好。
      小雯又去找婷婷,窃窃私语间在询问如果在经期后十天左右办事会不会中彩,婷婷便老道的给她讲解,我知道小雯昨晚一定是做了。
      九点时分小玉姐准时出现,小雯跑过去塞给小玉姐两百块钱。接着我看到小玉姐的难得一笑,
      “你为什么要给她钱?”我低声问坐回来的小雯。
      “这是这里的规距,出台的小姐都要给妈咪提成的,婷婷她们就是提成甩的大方妈咪才肯照顾她们生意。”
      十分钟后,我咬着牙将两百块也递给小玉姐。
      “小玉姐,我以后不想再出台了。”还没等我说完,小玉姐就爽快的接了钱,说了句乖。她笑我终于变聪明了。
      两百块钱果然见效,刚有客人来,小玉姐便带着我和小雯还有另外两个女孩子先出去,06号包房里只有三个客人,小雯被退回去,我留下另外两个女孩子留下。
      “这个多好看啊,要不两个都留下?”小玉姐还是耐心的推介小雯,客人不耐烦的挥挥手如赶苍蝇般让她们出去,接着小玉姐又带新人进来。最后我和一个叫巩凡的女孩留在了房间内。
      今晚的客人很不老实,手指如八爪鱼一般在我身上游走。我陪的男人是个潮州人,满嘴的口臭,身上还有腥浓的汗味,受不了时我就借故去洗手间。洗手间里的女孩子很多,都穿着和我一样的衣服,她们有的在吸烟,有的在聊天,看看时间差不多了再回去,这是一种最常见拖时间的方式。
      我在洗手间蹲了很久,听到外面有人敲门:“奇奇,你是不是在里面,客人等急了,快出来吧,小心他们告到小玉姐那里。”
      我拉开洗手间的隔门看到巩凡,她早已喝得满脸通红站立不稳。
      “不能喝就别逞能,干嘛又喝那么多?”我扶住巩凡拿来纸巾给她擦脸,她吐了,混身的酒精和杂物味道。
      “你以为想喝呀,他妈的那帮孙子硬灌我,不喝不行呢。”巩凡呕了一下,抱住马桶又吐了出来,吐着吐着眼泪也跟着出来,我假装没看见,扭身先走回包房。
      包房里那几个客人已经等急了,见我一回来便拿起酒要我连干三杯。我心里想,好,拼酒是吧,我今天就跟你们拼个够。
      我爷爷是北方人,在我小的时候就喜欢让我陪他喝两盅,久而久之我也有了一定酒量,一次七八瓶啤酒更是不在话下。
      不一会儿,巩凡回来了,见我喝得历害便要上来拉我。
      “一边儿去,在这里喝酒你还不上档次。”我一下子推开巩凡,今夜有我一个人醉就够了,干嘛醉一个再加个陪醉的。
      不知喝了多久,我的意识渐渐开始模糊,包房里的几个人也都喝大了,个个吵吵嚷嚷的语无伦次。
      也不知在几点,他们中间唯一有点清醒的叫人买单。给了小费后,便要拉着我和巩凡出夜。
      “我不去,打死我都不出台。”酒醉后的我,言行更肆无忌惮起来,我的力气很大,几次把拉我的那个男人推开,反正钱也收到了,我想马上回家。
      正在这时,巩凡说话了。
      “大哥,你们别拉她了,醉鸡不好吃,我再给你们找一个吧。”
      朦胧中那群带走了巩凡。我没有说话,印象中巩凡是经常出台的。
      酒喝得太多了,在我还半醒半梦中时又被手机铃声吵醒。知道我电话的没几人,我不管是谁,拿起电话便叫道:你有病啊,还让不让我睡觉了?”在夜总会呆了没几天脏话却学了不少。
      电话那端突然没了声音,接着一个女声响起:“乔奇,给我说实话,究竟在深圳做什么?”一听到这声音,我当时就懵了,我妈?她居然会这个时候打电话给我。看看家里的时钟,早上八点。
      “妈,您干嘛呀?吵到我睡觉了。”我被我妈那句“你究竟在深圳做什么”问得慌了手脚,马上从床上坐起来,一边装傻一边撒娇。
      “你老实交待,是不是在那边犯什么事儿了。”妈话音刚落,我脑海里马上就浮现出一画面,一女警在对一妓女问话,妓女是我,女警是我妈。
      “您说什么呢,大白天的吵着我让我睡觉,还愣诬陷我犯事儿了,有你这么当妈的吗?”我开始耍赖了,我不清楚她知道了什么,反正不是亲眼看见,我就抱定了死不承认的决心。也没法承认,就我妈那脾气,如果知道我现在这种状况,肯定伤心的要命。
      “我警告你乔奇……”还没等我妈说完,我就抢过她的话:“我不跟你说,把电话给爸。”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