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
栏目在征集中 - 用EMAIL告诉你要创建的栏目名称即可:[email protected]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人生百态
[主页]->[原创文学]->[人生百态]->[《乔奇不哭》第31---第35章]
人生百态
《乔奇不哭》
·前言
·第1----第5章
·第6----第11章
·第12---第20章
·第21---第26章
·第27---第30章
·第31---第35章
《情断西藏》
·《情断西藏》第一部分
·《情断西藏》第二部分
·《情断西藏》第三部分
·《人生》第一章
·《人生》第二章
·《人生》第三章
·郭痞“消失”引发的“蚁穴”动荡
·《人生》第四章
·《人生》第五章
·“喜马拉雅”—精神病人的国度
·老郭“大骗局”
欢迎在此做广告
《乔奇不哭》第31---第35章

作者: 摩卡 文章录入:朱古力
   第三十一章 党羽不过是条狗
   第三十二章 如果我死,你也别想活
   第三十三章 我想要的幸福

   第三十四章 我成了冀太太的棋子
   第三十五章

第三十一章 党羽不过是条狗


   
    “你停止了蓝星和我们的进一步合作?”曾冰把安全带帮我系好,要上高速了,他更关心的是我的生命安全。
     “是的,党经理好象不太愿意收购蓝星。”我笑笑,任曾冰帮我调节安全带的舒适度,东莞有家很有名的高尔夫球场,这是曾冰第一次带我前往。
     “曾家的生意,还是由我在做主,需要我关照一下吗?”曾冰说得很是随意,言外之意是只要我说出的价钱不太过夸张,公司都可以接受。
     “我需要的是党经理点头。”我笑,曾冰想的太简单了,我和党羽的死结何止在于价格上。
     “党羽?哼,他只不过是我们家的一条狗罢了。”曾冰冷笑着将车驶上高速公路。
     一条狗?这次轮到我吃惊了,我开始有点怀疑眼前这个说党羽是条狗的男子是否就是我认识的曾冰,印象中的他可从未对人这么刻薄过。
     东莞长安的高尔夫球场果然名不虚传,光是27洞的国际竞赛级高尔夫球场,和18洞的做为中国第一家夜间照明球场,就可得知它的整体设计和配套设施在国内屈指可数。曾冰慢里条斯的给我讲解27洞和18洞的区别时,还指了指远处的高尔夫用品专卖店,告诉我,等他打完球后,会陪我去买一套高尔夫的运动装,周末时分他会陪我在深圳的练习场练球。
     我淡淡的笑容,掩饰自己的窘迫。曾冰不会知道,在一年前,那样一套看似普通的高尔夫运动装足可以买断我一个月的生活费用。
     远处,阳光下,身穿淡蓝色运动装的曾冰下挥舞着球杆,球童奔跑着为他捡球,他的每一个动作都洒脱随意,高尔夫才是曾冰的舞台,而足球,他永远是跟随在韩风身后的。
     我静静的望着曾冰,无论从家世,外表,为人,哪一方面来做比,他都堪称上层,就是这样一个优秀的男人却无法勾起我对爱的渴望,我甚至在此时,心里想着另外一个男人。
     “你在想什么?”曾冰走到我身边时,我并未察觉,直到他轻声唤着我的名字时,我才将游离的目光拉回来,投向面前的他。
     “没什么,还是想着蓝星公司的事。”我回答。
     “我来帮你解决。”曾冰拿起电话,按了一串号码拨打过去,很快,电话接通了。
     “党羽,蓝星公司的收购计划你做完了没有?”
     “嗯,那你马上到东莞长安高尔夫球场来。”
     “是的,就现在,乔小姐也在这里,我想在晚饭前和你谈这件事。”
     曾冰挂断电话,将手机放到台桌上再准备去打下一杆。
     “你让党经理这么赶过来就是因为我?”我叫住他,曾冰并不知道我跟党羽之间的关系,他这样做只会让我与党羽之间的矛盾日益加重。
     “这也是公司的事,你放心,我心里有数。”曾冰弯下身,拍拍我的手,他似乎看穿了我心事。
     两个小时后,党羽果然飞车赶到。当他诚惶诚恐的出现在我们面前时,我竟然有一丝内疚,如果不是因为我的存在,他根本不必赶路赶的这般狼狈。曾冰一句想在吃饭前商谈这件事已经把时间定在了六点前,不怒而威作风似乎就是这些富家子弟风格。
     党羽望着我似笑非笑,也难怪,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不过来掐我的脖子已经算是手下留情了。
     “你认为这样的价格合理吗?”曾冰看完党羽所递交的收购计划,并没有告诉我他们拟定的收购价格,而是转过头去问党羽,这否就是他认为合理的最终价格。
     “只是个草稿意向,最后的方案还要董事会确定施行。”党羽确实不敢应下,他生怕说错一句话,再惹火曾冰,小心翼翼地步步为营。
      "乔小姐这边再出一个转让预算书吧,我会综合考虑一下,尽快做出决定."曾冰果然是个有条不紊的生意人,他并不告诉我曾氏公司的收购价格在何种范围之内,只让我再出一份预算书,收与不收只在他手里定夺.
     我点点头,答应两天后会送到他办公室.
     “奇奇,麻烦你帮我把副驾驶座前面工具箱里的那个白色信封拿过来好吗?那是党羽的东西。”曾冰把他那辆奔驰车钥匙递给我,听到他第一次这么亲切的叫我奇奇,我没说话,站起身,接过钥匙向停车场走去。
     坐在黑色的奔驰车里,打开座前工具箱,一个没有封口的白色信封映入眼帘,拿起信封刚打开车门,我马上又想到。曾冰说这是党羽的东西?里面装的是什么?用手摸了摸,似乎是一叠明信片,谁会寄明信片给党羽呢?曾宁?也许吧,她一定还在新加坡读书。
     就在车门被推开的时候,没有封口的信封透开一角,然后我看到一叠照片。我神始鬼差的将手伸进信封,随后取出一张照片。怎么会这样?照片上一对亲昵情侣的男主角正是党羽,女孩子不是曾宁,我可以肯定。
     索性拿出信封内的所有照片,三张,相同的男主角,不同的女主角。从照片上的亲密程度来看,党羽和这三个女孩子绝不仅仅是朋友关系。
     照片看完,我的脸红到耳根,心跳加快,做了贼一般的下了车,锁好车门,脚步有些凌散的走回去。
     白色的信封就放在党羽面前,他有些匪夷所思的望着我,曾冰的那句“信封里装着的可能是你的东西”让他如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我端起桌子上的茶杯,还好杯子够大,足可以遮住我的表情。
     “是什么?”他从桌子上捡起,正要接着问下去时,表情在看到照片时定格。
     “我妹妹年底要回来过年,照顾好自己,下次偷吃别忘记擦嘴。”曾冰不再说话,他挥挥手让党羽先回去,党羽果真如得了赦令一般,逃似的消失在我们视线之中。只是临别时,他转过头来,狠狠地瞪了我一眼。那样的目光里,充满了敌意。
     “你看了照片是吗?”曾冰笑着望向我。
     “对不起,我。。。”我知道,无论我说什么都是徒劳的,在曾冰面前,我还太显年轻,刚才喝茶的样子早已出卖了自己。
     “没关系,我就是想让你看到。”曾冰凑近些,目光玩味着看着我。
     “为什么?”我不懂,党羽再怎么不好,也是曾家的事,何必要把我一个外人牵扯进来。
     “因为,我想让你进曾家的门。”曾冰望着我,一字一句的说。
   

第三十二章 如果我死,你也别想活


   
    曾冰于晚上十点准时把我送到小区门口,当他礼貌的想要送我进去时,我婉言谢绝了。在深圳居住的女孩子,都会有一点自我保护意识,不是特殊情况,我不会请人到家里作客。
     踏着楼梯缓缓走上二楼,按亮过道里的照明灯时,一阵冷风吹来,我下意识的将衣服裹紧,天凉了。我有点想念妈妈的手编毛衣。
     走到家门口,就在我拿出钥匙准备打开房门的那一刹那,过道里的照明灯突然灭掉了,过道内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我顺着墙壁一点点再向照明灯的开关摸去,很快我摸到….墙壁上的一只手.
     “啊?”我全身的汗手悚起,本能地一声惊叫,就马上被人拖过用手捂住了嘴,我吱唔着,我拳踢脚打的去抓那个人的脸,要逃开时,照明灯亮起来,接着我看到党羽那张紧张的,喘着粗气的脸。
     “快点,把门打开。”党羽把我推回房门口,催促着我快点开门。
     看清了是谁,我不再害怕,慢慢的打开房门钥匙。这是自分手后党羽第一次推开我的房门,更令我没有想到的是他会以这种形式进来。
     “乔奇,想不到你是这么狠的女人。”进了门,党羽把我推向沙发后,再转身用腿一带,啪的一声,防盗门关上的声音。
     “你要见我也不必用这种方式来见吧?”我坐在沙发上,揉着被党羽捏疼的脖子,看着党羽走进洗手间去洗脸,再回来时,他的脸上多了几条红色的血印,不用问,那是我的战果。
     “怎么说我把初恋也给了你,也不至于这么对我吧?”党羽如受了伤般的野兽一样,坐到我对面的椅子扮得楚楚可怜。
     “我怎么知道是你,被抢得多了,这点防范措施可是本能。”我看得有些不忍,却还是实话实说,早在几分钟前我还后悔没有跟韩风学些拳脚功夫,至少在自卫时可以应急。
     “你别装糊涂,我说的是照片的事。”
     “照片?你以为和我有关?”我马上想起今晚临别前党羽看我的目光,早知道他会来,只是没想到这么快。
     “不和你有关,至少你知道内情。”党羽坐过来,伸手想去摸我的头发,缓和一下气氛.却被我的手一下子推开。
     “很坦白的告诉你,我也是拿到那个信封时才看到照片的,比你所看到的时间不过提前几分钟,你信也罢不信也好,我乔奇从不屑于耍这种卑鄙手段。”我怒从心头起,他有什么证据说这件事是我做的,他凭什么来指责我,更让我伤心的是,曾经如白雪般纯净的初恋的竟结得这么多仇怨。
     “与你无关?好,就算是与你无关,你就不想想曾冰故意让你看到照片的用意是什么?”党羽的表情缓和了许多,他又坐回原来的位置,点燃一根香烟,若有所思的看着我。
     “你别想挑拨我和曾冰的关系,我告诉你,曾家,我是嫁定了。”我最讨厌党羽这副嘴脸,在别人妨碍到自身利益时,他连爹娘老子都不认。
     “进曾家?可以,我们非要弄个两败俱伤吗?或者可以选择和平共处啊。”党羽刚要再说下去,我的手机响起。我刚要去拿电话,却已被党羽抢先一步。
     他看了看号码,然后把手机扔给我,然后贴着我耳边恶狠狠地道:“曾冰找你,记住,如果我死,你也别想活。”
     “奇奇,你安全进家门了是吧。”电话里传来曾冰的声音。
     “是的,已经到家了,这两天我会尽快把申报预算交给你。”我简单的应付着,想快些结束与他的对话。
     “我只是担心你的安全而已.没有关系,收购的事只要你不急,多久我都可以等。早点休息。”曾冰简短几句挂上电话。只是他的那句"只是担心你的安全而已",让我不禁猜想,难道?他已经知道了党羽要来找我?
     我再望去党羽时,他竟然是满头大汗。
     “你怕他?”我又好气又好笑,入赘豪门落得如此窘境一定与他之前的想象大有壤之别。
     “我可以帮你嫁入曾家,但你要帮我在曾冰那里打圆盘。”党羽白了我一眼,说出他此行的最终目的。
     “这就是你所说的和平共处?我没兴趣。”我真的快笑出来了,党羽啊党羽,你还是把乔奇看得太天真了,你甚至没弄清楚乔奇想嫁曾冰的目的是什么。
     “我也告诉你,乔奇,别以为你的过去曾冰会照单全收,如果给他知道你当过做台小姐那码事,你的下场可比我好不了多少。”党羽终于收起他那副假惺惺的嘴脸,在出门时,还不忘给我一句警告。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