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
栏目在征集中 - 用EMAIL告诉你要创建的栏目名称即可:[email protected]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人生百态
[主页]->[原创文学]->[人生百态]->[《乔奇不哭》第27---第30章]
人生百态
《乔奇不哭》
·前言
·第1----第5章
·第6----第11章
·第12---第20章
·第21---第26章
·第27---第30章
·第31---第35章
《情断西藏》
·《情断西藏》第一部分
·《情断西藏》第二部分
·《情断西藏》第三部分
·《人生》第一章
·《人生》第二章
·《人生》第三章
·郭痞“消失”引发的“蚁穴”动荡
·《人生》第四章
·《人生》第五章
·“喜马拉雅”—精神病人的国度
·老郭“大骗局”
欢迎在此做广告
     “姐,你等下,我去拿药给你。”庞田下了车转身跑回药店。
     “你这妹妹还真没白认,咱们今天省药钱了。”小雯凑过来没话找话。
     “韩风,麻烦你去看看庞田拿了什么药再帮我付钱好吗?”我白了小雯一眼,让韩风马上进去付钱,庞田赚钱不容易,我可不想剥削她。
     不一会儿,庞田回来了手里拿着两个白色的药袋。
     “姐,这是消炎的,这是外敷的,还有包扎用的。”她叽里咕噜说完一堆后把药袋分开我和小雯一个人一个。
     “姐,韩风神经病,刚才非要给我钱,你是我姐这一点钱我要是收了的话,那还叫人吗?”韩风走过来时,庞田不满的嘟囔。
     “对了,这个手机也要还给你,这两天如果不是工作太忙我早就去看你了,有个叫冀太太的人打过两个电话找你。”庞田把我送她的那部手机已经装好,连同手机配件一起还给我。
     “都说了是我送你的,那你没手机怎么办?”我有点气,今晚的庞田一股脑的给我拿药又还手机好象要马上跟我划清界线是的。
     “姐,有个人送我一部手机。”庞田的脸红了,然后伸手向后一指,我看到在她身后不远处,一个年青的男孩子站在那里不好意思的向我们这边张望。
     “哈哈,小丫头,可以嘛,才几天就有男朋友啦。”受伤后的小雯,嘴巴依旧不老实。
     “瞎说什么呢你。”我接过手机,白了小雯一眼,又对庞田说:“姐今天状态不好,就不跟他见了,什么时候有空的话带你朋友来家里吃饭吧。”
     “嗯。”庞田开心的用力点头,韩风上车后,我们告别离去。
     回到家里时,我才看到自己的脸伤并不比小雯轻多少,小雯的眼睛肿了,我的整个左脸也青了一片。这副尊容是无法上班了,索性发个手机短息给张景帆:重感冒,申请休假两天。”
     不知是心里还是身体的不舒服,整晚睡得都不安稳,临近清晨时,才昏昏睡去。
     睡梦中门铃一声在吵,还有个人在喊我的名字:“乔奇,乔奇!”不停的门铃响,不停的声音在叫,我慢慢睁开眼睛,声音更清晰了。真的有人在敲门。
     胡乱的披了件外套走去开门,门外站着的竟然是韩雨。
     “你怎么知道我家的?”我打个哈欠,不想不到他会来。
     “天,看见你没事我就放心了,听我哥说起时,你不知道我有多急。”韩雨一进屋就没停过,先是把他买来大包小包的东西送去厨房,然后拉着我的手到沙发边让我坐好:“给我看看,伤得怎么样?”
     “唉呀,真罗嗦,都跟你说了没事的。”我不喜欢韩雨每次见面都把我当成自己人的样子,说话动作毫不顾忌。
     “看你的样子一定是没睡好了。乖乖的再回去睡,我做菜给你吃。”韩雨换了鞋,一头扎进厨房,打开他买来的那些袋子,一道道的整理起来。
     这人怎么跟到了自己家是的。我笑,不再看他,反正我也要吃饭,他愿意做就做吧。
     我回到房间爬上床刚要继续睡时,手机响起来。
     “MISSU是什么意思。”电话刚一接通,小雯的声音便张牙舞爪的冲出来。
     “想你咯。”我懒懒的回应着,她什么时候说起了英文。
     “知道啦,谢谢。”小雯嘿嘿的笑着,说完便要挂线。
     “喂,你的伤没事了?一大早的发什么神经。”我搞不清小雯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其实也没什么啦,是昨天那个警察一直发信息给我,看样子好象对我有点意思。”小雯说这话时,颇具几分得意。
     “就是你昨天抱住痛哭流涕的那个?”我想起来了,昨天那个警察似乎对小雯还真有几分好感呢。
     “是啊是啊,什么时候都瞒不过你。”小雯笑着收了线,我有种预感,小雯要坠入爱河了。
     刚挂了电话,就听见韩风在厨房里喊:“谁的电话?”
     “是小雯找我。”我回了一句,准备继续睡。
     五分钟后电话又响起。
     “我说你烦不烦啊,没见过谈恋爱象你这么兴奋的。”我拿起电话劈头盖脸的便骂过去,肯定是小雯。
     “谁谈恋爱了?是你吗?”一个男声彻底将我激醒。
     韩风?如果不是韩雨在,我肯定会脱口而出他的名字。
     “是我,想问问你今天感觉怎么样,想吃什么,我等下过来买给你。”韩风的声音就是种致命的温柔。
     “啊?不了,韩雨在这里。”我不知是否应该告诉他韩雨正在做饭给我吃。
     “那算了,我明天再来看你。”韩风钝了一下,我听得出来他也很意外。
     “再见”我们同时收线。
     “又是谁呀?”这次韩雨直接冲到我房间里来,他似乎很想知道是谁三番五次的吵醒我睡觉。
     “还是小雯。”我看了他一眼,闭上眼睛装睡。
     “乔奇,不是我说你,找朋友也得找同一个档次的,象那种风尘小姐以后就别理她。”韩雨一边说一边向厨房走去。
     “你怎么知道我们不是一个档次的,我告诉你,如果在你眼里小雯是风尘女子,那我也是,不折不扣的是。”听到韩雨的话,我已经无心再睡眠,索性坐起来要与他大吵一顿。
     “好好好,你说是什么就是什么,你现在身体不好,我不跟你吵。”韩雨没想到一句话会引来我这么大的火气,他马上熄鼓收兵向厨房逃去。

第二十九章 我竟然又见到了党羽


   
    休息了两天,韩雨一直寸步不离的陪着我。他的出现没引起我的感动,反而加重了我的反感,说实话,读书时候的韩雨是阳光善良的,可是两年过去了,走入社会的韩雨更多了几分油滑和市侩。
     冀太太打过两次电话给我,她想请我帮个忙,冀先生原在深圳有一家公司,主要帮别人做房地产评估,那间公司本来是冀哥出资,他朋友做法人,自从冀哥去世后那公司一直由朋友在打理,冀太太说自己不懂经商索性让我与那个朋友一起为此公司寻找买家,也就是找人来收购此公司。
     冀太太是何等精明的人,以她的聪明才智怎么会不懂冀哥一直经营的房地产,她这个决定也无非是因为中国太远,她无心来回跑。既然如此,我爽快的答应了。
     冀太太给了我四家公司的资料,这些都是有意收购冀哥公司的大公司,我记下这四间公司名字的时候有点吃惊,字数不多的一页纸上竟有两家公司和我有着或远或近的公司,其中一家是曾冰的公司,也是党羽曾经工作的公司,还有一间是张景帆的直接上属公司。
     我打电话给冀哥的合伙人,他满口商场上的客套,只是有意无意的暗示我,冀先生离去后是他一直在支撑着公司,所以在公司被收购问题上他有决策权,而我只需代表冀太太签个字就可以了。挂上电话那一刻我明白他已把公司暗许给那家港资公司,具体价格如何,合伙人却不便透露。
     我对于冀哥所从事的行业是一窍不通的,只是冀哥曾在我最落泊的时候帮过我,就凭这一点我也要做到尽力而为,需要做的事情已经确实,我只要把这几家公司资料调查清楚并如实的交给冀太太,让她定夺即可。
     世上很人的事情都在你毫无准备之时来临,就象我联络曾冰时,他的一句“我一直在找你,想不到我们真的有缘。”
     曾冰是喜欢我的,与他第一次面对面吃饭时,我便在他灼热目光的注视下感受到一个词。一见倾心。
     曾冰告诉我,早在我第一次去球场的时候他就已经注意到我了,只是我当时的视线只追随着韩风而忽视了他的存在。
     “后来你不再看韩风踢球了,我才知道你们是普通朋友。”曾冰很坦白的说那天打招呼只是想找个话题认识我一下,后来他一直后悔没有留下我的电话号码,却想不到我把电话打到他们公司而且刚好是他接的电话。
     我笑,看着曾冰一直在笑,怎么也无法相信眼前这个略带一点羞涩的大男孩就是征战商场的青年才俊。
     “我不问也不想知道你和这家公司的关系,因为我根本就不想和你谈商业上的事。”曾冰呷了一口茶水不紧不慢的说。
     “那可不行,我受人之托忠人之士,你总不能让我白来。”我马上急了,曾冰是否喜欢我是他的事,而眼前我要做的是帮冀太做前期的调查和谈判。
     “你放心吧,具体负责这件事的人我已经找好了,是我妹妹的老公,他叫党羽。”曾冰笑我太心急。
     我征在那里,一动不动的望着曾冰,半晌说不出话来。
     “怎么了你?”曾冰发现了我的反常。
     “没,没什么。”我以为随着时间的过去党羽不过已成为我生活中的一个符号。可是我错了,在心底的最深处我从来都没有忘记过他,原来爱一个人和恨一个人都不难,最难的是把他忘记。
     “可以再换个人选吗?”相见曾如不见,我试着与曾冰商量。
     “你不用担心他的能力,他已是我们家中的一份子。”曾冰让我只管大胆的与党羽谈,只是不管生意谈成与否,他都追定我了,说这话时,语气无比的坚决。
     当身穿制服的女秘书把我领到一间豪华的办公室时,西装革履的党羽正背对着门口打电话。
     “经理,蓝星公司的代表来了。”女秘书低声提醒党羽。
     “知道了,你出去吧。”党羽连头都没转过来,挥挥手让女秘书退下。
     我不动声色的自己走到沙发边坐下,看着党羽继续打电话。
     我没想到会以这种方式再次见到他,他终于打完电话了,转过身来,动作很轻很轻,接着我看清他胖了,也成熟了,或者说更有风度一些。
     党羽不经意的目光从我身边掠过,突然他愣了,在表情静止了几秒钟后,他有些慌乱的站起来,半跑似的去关门。
     门关上来,他轻松了许多,虽然表情上看不出来,但我感觉一种悲哀,那一刻他把我当成了敌人。
     “你怎么找来啦?”党羽的语气中带有几许责备。
     “党经理,你可能误会了,我来是代表蓝星公司谈些公事。”我轻蔑的白了他一眼,他太高估自己了,还以为我是找上门来纠缠不清或寻些补偿。
     “什么?你就是曾冰说的那个蓝星公司的代理负责人?”这个消息对党羽的打击可能更大,我亲眼看着他的脸色一点点变红,再到最后的惨白。
     我想曾冰一定会后悔他安排错了人选,整个下午党羽的表现都显得语无伦次,毫无逻辑。当我实在忍不下去起身辞职时党羽马上站起身来跟在我的背后,我送你。

第三十章 我决定和曾冰拍拖


   
    “你跟曾冰认识多久了?他好像有点喜欢你。”党羽一边驾车,一边与我闲聊。我就知道他要送我肯定是有原因的。
     “那是他的事。”我坐正矜持,避而不答。
     “你喜欢他吗?”党羽转过头来看着我,想在我的面部表情寻找答案。

[上一页][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