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
栏目在征集中 - 用EMAIL告诉你要创建的栏目名称即可:[email protected]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人生百态
[主页]->[原创文学]->[人生百态]->[《乔奇不哭》第27---第30章]
人生百态
《乔奇不哭》
·前言
·第1----第5章
·第6----第11章
·第12---第20章
·第21---第26章
·第27---第30章
·第31---第35章
《情断西藏》
·《情断西藏》第一部分
·《情断西藏》第二部分
·《情断西藏》第三部分
·《人生》第一章
·《人生》第二章
·《人生》第三章
·郭痞“消失”引发的“蚁穴”动荡
·《人生》第四章
·《人生》第五章
·“喜马拉雅”—精神病人的国度
·老郭“大骗局”
欢迎在此做广告
《乔奇不哭》第27---第30章

作者: 摩卡 文章录入:朱古力
   第二十七章 我和小雯遇到了抢劫
   第二十八章 小雯告诉我她恋爱了
   第二十九章 我竟然又见到了党羽

   第三十章 我决定和曾冰拍拖

第二十七章 我和小雯遇到了抢劫


   
    我和韩风刚坐在那间麦当劳里,小雯的电话便追了过来。
     “你在哪里?陪我去书城报名好不好?”
     “书城?你去学什么呀?”小雯什么时候这么上进起来,我既惊喜又好奇。
     “哎呀,别说那么多了,你在哪里,我去找你。”小雯问清我所在地方说了一句马上到,便挂了电话。
     我和韩风彼此相望却找不出话题,吸管已经被我咬得变了形,韩风终忍不住问道:“你是不是有话要和我说?”
     “我想给你讲个故事。”如果再不说等小雯来就没时间了。
     “说吧。”韩风笑着点点头。
     “从前有一个猎人,喜欢上一个小白兔,把它养在家里,后来一只大灰狼想和小白兔做朋友,猎人一直静静的看着大灰狼和小白兔交往,终于,猎人确定小白兔跟大灰狼在一起会快乐后,就让大灰狼带走了小白兔,并祝他们永远幸福。”我把故事讲完再抬起头看韩风时,他没有任何反映,良久,才突然冒出一句:“你忘记了把钥匙编在故事里。”
     “我故意没编钥匙的,如果小白兔真的要走的话,一把锁怎能锁得住。”我长长的吁了口气,聪明的韩风应该知道为了重新的回他这个朋友我选择了成全。
     “我和鹏鹏都说你是个好女孩。”韩风笑了,再不说一句话。
     小雯果然神速,在我讲完故事的十分钟后她的身影就出现在麦当劳。
     “嗨,韩警官,又找乔奇谈心啊。”她就是这么没正形,屁股还没坐稳就拿我和韩风取笑。
     “小雯,好久不见。”韩风站起来礼貌的跟小雯客套。
     “你要去书城学什么,这么急急火火的。”我拉小雯坐到我身边,让她这么胡扯下去指不定会说出什么话来。
     “学打字,我想做个小文员。”小雯说这话时竟不好意思起来,我一阵窃喜,她终于决定从良了。
     韩风把我和小雯送到深圳书城后离去,我和小雯跑到二十一楼左挑右选终于选好一家全日制的计算机培训中心。
     “一想到要重新读书了心里很兴奋呢。”走出书城的时候小雯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小玉姐那边怎么说?”我还是担心,小雯毕竟在那里做了一年,夜总会真的让她走的这么干脆?
     “什么怎么说?你姐姐我连押金都没要回来,说什么要提前辞职,他妈的,一笔烂帐,怎么说都是他们对。”小雯一定我提起夜总会就来气。
     “对了,告诉你,小玉姐走了。”
     “走了?去哪里了?她嫁人了?”我好奇谁有那么大的本事能把小玉姐带走。
     “什么嫁人啊,你不知道,原来她以前在老家结过婚的,还有一个十多岁的儿子呢,这次老公找到夜总会,当着很多人的面打她,她没脸再呆下去自然走咯。”小雯把两手摊开,又耸了耸肩。
     “啊?她结过婚的?那她老公以前知道她是做这行的吗?”
     “开玩笑,哪里会让她老公知道,只是听说这次是三个月没给家里寄钱了,她老公觉得奇怪就一路找过来了。”
     “后来小玉姐跟他老公回家了吗?”我再问。
     “你也不想想,她那种女人横行惯了的,会老老实实回家吗?我听婷婷说她回去几天后就跑回来了,好象跟了一个男人去海南开酒店了。”小雯不想再说小玉姐的事,拉着我跳上一辆出租车,
     “去哪里?”
     “陪我去卖清纯一点的衣服。”
     我和小雯象个购物狂一样,一路杀进华强北,挥舞着钱包,用一张张纸币换回一件件漂亮衣服,傍晚时分,当我们提着大包小包的购物袋跑到必胜客吃完披萨时,夜空中早已繁星点点。
     “给韩风打电话,让他来接你,我看他蛮喜欢你的。”小雯说她已经走得腿痛,非让我打电话让韩风来接。
     “拜托,现在是晚上十一点,你让人家深更半夜的跑出来?”我没理小雯挥手去拦计程车。
     “你看我买这么多东西,先送我回家嘛。”小雯又开始耍赖了,看样子今晚是非送她回去不可了。
     小雯住在泥岗桥的雅仕居附近,司机把我们送到泥岗桥下时便停在那里问我们要走桥过去,还是绕个大弯把我们送到家门口。
     我和小雯想了一下拿着大包小包的东西,下车付钱,向桥上走去。
     夜很深了,桥上空无一人,静静的只听到我和小雯的脚步声。刚走到桥中间时,对面来了一个男人,看到这个男子时我突然莫名的紧张起来,“抢劫”两个字马上蹦出脑海。
     “小雯!”我叫出小雯的名字时已经太迟了。
     不知何时起,身后又多出几名凶悍的男子和迎头走过来的那个一起将我们团团围住。我马上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你们干什么?”小雯没经过这种架势,张口喊出来。
     “要钱的话可以,别伤害我们。”我刚用手去握紧皮包,却只见一个男子噌的一把将我背包掳去。
     “抢劫呀!”小雯扯着嗓子喊了出来,随后我们被按倒在地上,几只大脚踩上来,我的手,脸,胳膊,阵阵撕心裂肺的痛。
     小雯一直在喊,我则咬紧牙一动不动的承受,心底却在滴血,我这是怎么了,怎么老是遇见抢劫这种事情,在准备回乡的时候遇上抢劫,冀哥送我回家的时候遇上抢劫,今天和小雯在一起又遇上抢劫。
     我不喊,在这条空空无人的泥岗桥上,喊破了嗓子也是没用的,只会遭来更严重的毒打,不会正义会从天而降,也不会有人来救我们,我希望的只是他们拿了东西快快离去吧。
     突然几个抢劫的男子带着我和小雯的包向桥的左方跑去。
     “不要跑!”耳边听见有人在喊。真的有人来救我们?我挣扎的站起来再去拉小雯。
     看清了,四五个突然出现的年轻追上了劫匪。
     不知过了多久,也许他们已将那几个劫匪擒获后,才有一个二十七八岁的年轻人走到我们身边,手里拿着两个袋子:问“这是你们的吗?”
     “是。”我和小雯齐齐点头。
     “我姓余,们是XX派出所的,麻烦你们跟我回去一趟做个笔录。”
     又有两个警察过来扶我们,小雯不知是不是被吓的,突然抱住扶着她的那个警察大哭起来。
     “别哭了,我们现在安全了。”我安慰她。
     坐上警车到派出所后,很快有人给我们做笔录。
     肖雨晴,这是我第一次听到小雯的真名。
     “肖雨晴是你朋友?”余警察问我。
     “是的。”我肯定的点了一下头。
     余警察告诉我们,这伙劫匪他们已经盯了三天了,今天终于被现场抓到。
     “你是说你们早看到他们的抢劫,只是等他们得手后才上来救我们?”我猜测着,肯定是这样了,既然他们已经跟踪了劫匪那么多天,如果不是刻意的等待他们的犯罪事实就不会在我们被打很久后才上来救人的。
     “小姐,你们已经很幸运了,毕竟东西没丢。”又一个警察走过来白了我一眼,似乎很介意我的不领情。
     “你们皮包里的现金只有这么多?”余警察忽然问出一句。
     “你以为会有多少?现在治安这么差,我总不能每天带几千几万块的出门吧。”我反白了那个警察一眼,劫匪见多了已经有了承受能力,警察再差也不会比劫匪凶吧。
     “我的意思是说如果这次他们抢劫的金额比较少,就像现在只有几百块钱的话是很难定他们的罪的。”余警察好脾气的笑笑,并没有与我计较。
     “什么?把我们打成这样子还不判刑?”小雯一听这话马上坐不住了,她捂着脸的手拿开时,我看到一个大熊猫眼,我忍着笑把脸别到一边。
     “小姐,我们量刑时要看犯罪金额的,并不是你说判多久就多久。”余警察笑出来,想必也是看到小雯那副被打后的尊容。
     “那,我想请问,银行卡里的钱可不可以算金额。”我明白了,如果想让这几个坏蛋得到应有的惩罚一定要在金额上有个肯定,刚才余警察的话明显是在暗示,毕竟他们等了几晚也不希望是这个结果。
     “可以。”余警察笑了。
     “我银行卡里有钱。”
     “我也有。”小雯马上跟着说。
     录完笔录,我发了个短息给韩风,睡了吗?
     很快韩风打电话过来:“你在哪里?”
     “在派出所。”听到韩风声音的那一刻时,我的鼻子在发酸,这个时候我最想见的人就是他,只有他的出现才会带给我那种安全感。
     韩风很快到了,他先去联系办案的警察,将此事来龙去脉问清后再接我们回家。
     “吓坏了吧。”一坐到车里,韩风便问我们。
     “我习惯了,已经三次遇抢了。”我出奇的平淡和冷静。
     “三次?”小雯叫了出来。“我以后再也不跟你走夜路了。”
     “小雯吓哭了。”我笑,告诉韩风。
     “切,我是看那个警察很帅的,反正当时也害怕就索性抱住他咯。”小雯还在死要面子。
     韩风不再说话,发动汽车向小雯家开去。
   

第二十八章 小雯告诉我她恋爱了


   
    韩风要带我们去医院检查一下受伤状况,我和小雯齐齐摇头。深更半夜的哪里还有医生愿意细心的为我做检查,再说伤在自己身上,自己比谁都清楚,我们现在最想要的是回家洗个热水澡,然后睡上一觉。
     韩风无法,开车转遍半个深圳市终于找到一家还未打烊的医店,他让我们在坐车等,自己下去买药。
     不一会儿,医店的玻璃开了,一个女孩子走出来直奔向我们汽车处。
     “庞田?”我惊讶庞田着庞田的出现,想不到她所说的药店就在这里。
     “姐,快给我开门,你怎么样?”庞田带着哭声敲打着车窗,我把车门打开,庞田马上坐到后面。
     “姐,你伤得怎么样?严不严重?”庞田满脸焦急的将我混身上下打量完后,才长长的吁了口气,“还好,看来好象只是外伤。”
     “姐没事,小伤而已。”我望着庞田一阵感动,想不到她会这么紧张我。
     “没良心的东西,就认识你姐,也不知道问问我怎么样?”一旁的小雯终于忍不住提出抗议。
     “小雯姐”庞田再象小雯望去时,也是止不住哈哈大笑,也难怪,小雯的熊猫眼太夸张了。
     “不好意思,我没想到庞田会在这里工作。”韩风走过来站在车门口,有点报歉的对我说。
     “没事,这也是天意吧。”我笑笑告诉韩风别担心,我并不在意太多人知道我又被抢劫。
     “是天意,是天意,我们平时关门都很早的,只有今天月底了要做盘点,才会这么晚的。”庞田马上接过话去,说再晚半个小时,她也走了。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